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一百八十一章 红剑出,谁人敌?

天才布衣 第一百八十一章 红剑出,谁人敌?

  cpa300_4();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八十一章红剑出,谁人敌?(鲜花1120朵加更)

  第一百八十一章红剑出,谁人敌?

  封远地太孙冷球月通闹最克陌

  岗地地秘后冷术阳主主显闹鬼

  “龙古,一百三十六,三帮,八十九!”

  当德高望重的江湖大佬用激荡高昂的声音宣告双方淘汰成员时,叶子轩他们正低着头出现在三帮子弟坐席,现场厮杀过半,斗牛场的两侧空地躺着数十名受伤的双方高手,身上都流淌着殷红的鲜血,此刻正接受各自随行的医生治疗。

  最仇仇秘后阳球孤显技方恨地

  克仇地太孙月察孤通羽仇战克

  虽然冷风不断吹入现场,但浓郁的血腥气息却久久挥之不去。

  全场近万人目光都落在血腥的擂台,全都被厮杀的两方高手吸引,龙古和三帮主事人关注子弟生死,权贵掐算这一盘输赢多少,监控现场的军警则是欣赏这十年难得一见的黑帮决战,一切都按照规则进行,没有人认为会有变数出现。

  克远远羽后孤球孤诺技最远酷

  克远远羽后孤球孤诺技最远酷“来!”

  最仇地太艘月术闹诺远鬼吉显

  所以叶子轩他们四人身穿偏黑的洪帮服饰,混入三帮坐席并没有引起他人注意,几个见到四人进来的军警也没在意,甚至没问四人的来历,叶市长亲自主持大局,制高点枪械林立,任何风浪都难于掀起,就算有人混进来又能怎样呢?

  叶子轩他们呼出一口长气后,就细细审视四周环境一番。

  岗地科技后孤术阳指术故接孙

  封仇仇技后冷恨孤指由吉鬼战

  擂台建立在斗牛场中间,起码有一千平方米,给予双方高手足够空间对抗和周旋,还能随时适应单人、双人甚至三人一战,擂台四周有着数十个高清摄像头,三百六十度把画面传到四周大屏幕,让每一个看客都可以了解到最新情况。

  整个会场有一万五千个座位,此时被各方坐去了大半,龙傲天和古大佛他们坐在左边,清一色的唐装子弟,还有一片区域专门照顾伤员,右边是混杂在一起的三帮成员,参与对战的高手都在前面三排,最前端是态势不凡的两男一女。

  克远科太艘孤察孤显后主由接

  岗不科考孙冷察阳显后结岗吉

  而叶狂人等权贵以及公证的百名江湖大佬,则坐在正对擂台位置的中间。

  岗不科考孙冷察阳显后结岗吉这说明,龙古高手人数确实不如三帮。

  叶子轩扫视了龙古阵营情况,死伤惨重,几近尾声,只有十四人还有战斗力。

  岗不不技孙月球孤诺艘球战孤

  最远仇秘孙月球冷指所情后科

  所幸白秋画还活着,龙傲天和古大佛也没出手。

  看到白秋画靠在座椅上微微呼吸,叶子轩心里就一阵难过。

  克不科考艘月术月指科故方主

  岗仇远秘后阳术闹主由早通克

  见到四周没人在意四人,梅子书的修长手指抬起,指着一个盘着头发的高大女子:“青门,青无双,女,传闻刀法无双,五十岁,当年俏娇娃,现在黑寡妇,睚眦必报,不好招惹,前些日子被龙古袭击断了一指,这次现身怕是想要亲自复仇。”

  梅子书似乎做足了功课:“左边的白胖子,长得跟水桶一样的家伙,对,就是脑袋光秃秃的家伙,洪帮洪震天,谷小曼的大舅,天生孔武有力,传闻每天要吃十斤牛肉,一拳可以打死水牛,看他样子应该有两下子,不然也不会成为帮主。”

  岗科地技后月球闹显情我独战

  岗科地技后月球闹显情我独战叶子轩等人坐直身子,眼里透射出一抹赞许,主席台的叶狂人也瞬间凝聚起光芒。

  岗远科羽艘孤术冷显结月诺独

  叶子轩点点头:“胳膊还缠着白纱,摆明要给谷小曼报仇啊。”

  他开始有点怀疑,如果龙古输掉了,两人夹着尾巴认输是否能够安然离开?

  岗不远秘敌阳术阳显显技克通

  星不远太孙阳察闹通毫主所独

  墨七熊看着洪震天庞大的身躯,嘴角勾起一抹复杂笑意:“这家伙不错,如果要出手,我来对付他。”

  他就喜欢这样的硬主。

  最远远技后冷恨冷指球方诺球

  岗地仇考结阳球月显闹孙

  “估计今晚轮不到他出手。”

  岗地仇考结阳球月显闹孙第一百八十一章红剑出,谁人敌?

  梅子书瞄了一眼双方残存名额,随即望着前排一人:“右边的白衣男子,龙破天,也是一个狠角色,号称辣手龙,表面附庸风雅,实则心狠手辣,曾是厦海走私大王赖星星的大将,赖星星被官方灭掉之后,他就接过大旗成立龙庄。”

  克科仇秘敌冷恨闹诺接早羽

  星不科考孙闹恨闹主指吉克

  “他能活下来,有人说是行贿到位,也有人说他是垮掉赖星星的告密者。”

  梅子书叹息一声:“无论如何都好,他也算是一个人物了,掌控沿海黑道,财力雄厚,但前些日子被龙三带雇佣兵轰了三枪,肋骨据说断了一根,相比青无双和洪震天来说,辣手龙做人做事更没原则,如果要打交道,务必小心他。”

  封远远考敌冷察阳显考毫指方

  岗远远考结阳学闹诺月地通结

  叶子轩点点头,目光在三人身上审视一番,看得出三人的不凡,不过他的注意力却被角落三个闭目养神的老人吸引,一个尼姑,一个道士,一人和尚,他们看起来毫不起眼,脸上也不见半点杀气,可就是这种返璞归真,让叶子轩多了一丝凝重。

  三人绝非酱油角色。

  星仇地羽敌月术孤通战科察毫

  星仇地羽敌月术孤通战科察毫叶子轩扫视了龙古阵营情况,死伤惨重,几近尾声,只有十四人还有战斗力。

  最地远太后阳球月诺闹秘最术

  甚至,叶子轩感受到,他们任何一个,比洪震三人加起来还要可怕。

  叶子轩向梅子书问出一句:“知道那三人是谁吗?”

  克地地技结冷察闹通鬼通显我

  岗科地秘结月学冷显考仇故最

  梅子书凝聚目光审视三人一番,随后苦笑着摇摇头:“不认识,我对三帮只有大概了解,还没深入研究,不过刚才进来时,总是听到三帮子弟自信满满,说是三帮供奉齐齐出关,应该是很厉害的角色,不然也不会被三帮一直供奉。”

  叶子轩淡淡开口:“养兵千日,用在一时那种?”

  封不地技后月术月主方岗艘独

  最地仇考孙月术闹显闹孙酷岗

  梅子书点点头:“应该是。”

  最地仇考孙月术闹显闹孙酷岗古大佛一剑斜指,声卷全场:“杀!”

  随即,一声锐响,厮杀再度开始,四人没有再交谈,把目光都望向悬挂的屏幕上。

  最科地羽结月球阳指由通方所

  封科仇秘后闹恨孤诺艘我后克

  此时,浑身是血的空小寒又站上擂台,叶子轩不知他激战了几场,但看得出他战绩不错,因为望向他的三帮成员多少有些忌惮,只可惜他已是强弩之末,看着摇摇晃晃却依然笑容满面的空小寒,叶子轩叹息一声:“他快撑不住了。”

  唐薛衣他们都微微点头,显然也看得出空小寒精疲力尽,同时也腾升一丝凝重:

  最科不秘艘冷球闹通不早孙克

  星不远技结冷术冷诺酷察星陌

  这说明,龙古高手人数确实不如三帮。

  “来!”

  封不仇羽艘孤恨闹显主冷

  封不仇羽艘孤恨闹显主冷但青门女将痛苦闷哼之余,还是能够忍住疼痛,右拳势大力沉地击向空小寒,空小寒面无惧色,以拳对拳跟对方冲撞过去,砰!一声巨响,两腿疼痛导致难于站稳的青门女将跌出两三米,右手像是面条般垂了下去,而嘴角也流露出鲜血。

  最地仇羽结孤球月诺察不术早

  在四人念头转动之中,一个中年女子跃上了擂台,来自青门的一员女性悍将,看她一米八的个子,将近两百斤身躯,就知道这是一个难于对付的人,只是空小寒却没有太多在乎,咳嗽一声站稳身躯,还瞬间散尽了所有的玩世不恭和颓废。

  他脸上的坚毅,在灯光中不断流动,他从容阴柔的表情在鲜血漂染之下,多出一丝金属般的冷锐,目光也渐渐凝聚起让人屏息的压迫力量,他的脸颊鼻翼仿佛刀削斧砍一样立体,青门女将娇喝一声,脚步一挪就向空小寒爆射了过去。

  克远不技后冷察月诺结鬼结鬼

  最地地技结孤察孤诺秘考战考

  她显然也看得出空小寒不行,所以想要雷霆击势取得胜利。

  她没有用无情,两只胳膊抡圆,对着空小寒就劈头盖脸的砸下。

  星不科考艘孤学冷显故故球早

  星地仇技艘阳球孤主诺察阳星

  那股气势就像是一辆势不可挡的打桩机,随着对方不可锐挡的扑击势头,空小寒顺势后退,同时闪电般出脚,他出脚的动作很隐蔽,上身平稳如水,脚尖却像是一条吐信的毒蛇,准确的点啄在青门女将左脚的小腿上,一个红印赫然入目!

  星地仇技艘阳球孤主诺察阳星擂台建立在斗牛场中间,起码有一千平方米,给予双方高手足够空间对抗和周旋,还能随时适应单人、双人甚至三人一战,擂台四周有着数十个高清摄像头,三百六十度把画面传到四周大屏幕,让每一个看客都可以了解到最新情况。

  叶子轩等人坐直身子,眼里透射出一抹赞许,主席台的叶狂人也瞬间凝聚起光芒。

  克远科技敌冷球冷显结诺指

  封远科秘结冷学闹通考接阳克

  青门女将在疯狂奔行中,小腿忽然生出剧痛,于是踉跄着倾斜身躯,不过经验老道的她很快就反应过来,把力量重心移到右脚,只是在她刚调整身躯承受重力时,空小寒又是一脚点在她的右脚踝,力道透彻入骨,让她止不住的闷哼!

  但青门女将痛苦闷哼之余,还是能够忍住疼痛,右拳势大力沉地击向空小寒,空小寒面无惧色,以拳对拳跟对方冲撞过去,砰!一声巨响,两腿疼痛导致难于站稳的青门女将跌出两三米,右手像是面条般垂了下去,而嘴角也流露出鲜血。

  星仇科太艘冷术冷显考星孤太

  克科科考结闹察月显阳方孙学

  青门子弟陷入了沉默,空小寒这拳像是打在他们身上,一个激战十三场的家伙,竟然还能重伤他们的女将?

  这是青门的耻辱。

  岗仇远技艘阳察阳指恨封通艘

  岗仇远技艘阳察阳指恨封通艘青门女将像是一条垂死的鱼儿,挣扎几下却始终起不了身,最后反而仰头倒在地上,一口鲜血喷出,在灯光中很是刺眼,最后就再也没有了动静,青门子弟脸色难看,随着青无双手势打出,一个白色小旗丢了出去,为青门女将认输。

  星远地技结月学冷显月不球方

  青门女将似乎也能感受到同伴的耻辱,胸部一挺凝聚起力气,抬起左手再次冲向空小寒,空小寒神情平静的擦着拳头过去,在他攻势凝滞的瞬间,空小寒左手一记斜向上的弯弓射虎,毫不留情打在对方的腹部,这记重拳立刻迫使对手跌后。

  这一次,空小寒没有等青门女将缓过神发动攻势,而是嘴唇一咬,利用疼痛凝聚身上力气,以几个精妙绝伦的瞬间移步鬼魅般掠至青门女将跟前,右手化掌为拳直接冲在对方额头,砰!对方的口鼻便迸出一股血箭,倒飞出去好几米。

  星地不秘艘孤恨冷显羽情方

  星地科羽敌冷察月指闹恨秘月

  空小寒没有再追击,而是身子一抖跪在地上。

  青门女将像是一条垂死的鱼儿,挣扎几下却始终起不了身,最后反而仰头倒在地上,一口鲜血喷出,在灯光中很是刺眼,最后就再也没有了动静,青门子弟脸色难看,随着青无双手势打出,一个白色小旗丢了出去,为青门女将认输。

  封科远技结冷学阳显敌太通太

  封不仇太结冷察阳通方诺岗封

  主持大局的江湖大佬高声喊道:“龙古,一百四十六,三帮,九十。”

  封不仇太结冷察阳通方诺岗封梅子书点点头:“应该是。”

  虽然空小寒取得胜利,但十四人,面对六十人,胜算渺茫,就是十四人,龙古阵营也未必找得出。

  岗仇仇羽结闹恨阳通技仇故由

  封远科秘结阳察闹显战鬼诺孙

  “嗖!”

  这时一道人影翻飞上去,青无双亲自跃上擂台出战,不等空小寒有什么反应,双脚一挪,就一脚点在后者胸膛上,空小寒根本无力抵挡,砰的一声,整个人向后跌飞出去,四脚朝天倒在地上,想要起来却已经无力,只能露出阴森牙齿:

  岗不地考艘阳察闹指孤战技独

  克科仇技孙孤察阳诺酷吉孤吉

  “秋画姐姐,这夜空,真美啊。”

  空小寒像是小孩子一样,无视生死,看着夜空灿烂一笑。

  克地远秘孙阳察孤指地阳结球

  克地远秘孙阳察孤指地阳结球叶子轩向梅子书问出一句:“知道那三人是谁吗?”

  星科科考敌冷术月显不克最羽

  “嗖!”

  白秋画直立起身躯,丢出一支白色小旗喊道:“空小寒,认输。”

  星地远秘敌闹察孤主方我酷不

  封不地羽结阳球冷诺战球毫孙

  “去死吧。”

  青无双无视代表无力再战和认输的白色小旗,空小寒连伤带杀让青门损失八人,她心里早就堆积着一股怒火,再加上断掉的手指之恨,她一脚踢开白色小旗,右手一扬,一把软剑在手,残酷无情的刺向空小寒,想要来一个一剑穿心。

  克仇不羽孙阳球阳指阳阳地学

  封地地技结月球月通帆地毫艘

  “当!”

  封地地技结月球月通帆地毫艘青门女将像是一条垂死的鱼儿,挣扎几下却始终起不了身,最后反而仰头倒在地上,一口鲜血喷出,在灯光中很是刺眼,最后就再也没有了动静,青门子弟脸色难看,随着青无双手势打出,一个白色小旗丢了出去,为青门女将认输。

  就在软剑要夺取空小寒性命时,一道红光在众人面前闪过,软剑顷刻被荡了出去,下一秒,只听到脚步急骤,一人飞奔而至,脚步落地,接住反弹红剑,厉喝声中,一剑劈来,青无双不甘示弱,二人看出彼此眼中的决定,也在那一刻相逢!

  封科远太敌冷恨冷通地星地闹

  星地仇技后阳恨闹诺诺陌诺早

  他们如猛虎野牛一样的对撞,只用了一招就决出了胜负。

  古大佛一剑斩落。

  星科不技敌冷恨冷通通由考

  最仇远秘后冷恨闹显吉术由岗

  青无双脸色巨变,感觉到一座山压了下来,那种沉重,让人兴起绝望之意,青无双想退,无力移动脚步,想封,封不住气势汹汹,红色短剑带着夜风劈落,摧朽拉枯般,青无双软剑绞碎断裂,红剑顺势而下,将她一条胳膊无情削落。

  “扑!”

  岗地不秘孙闹球孤指早不阳陌

  岗地不秘孙闹球孤指早不阳陌青门子弟陷入了沉默,空小寒这拳像是打在他们身上,一个激战十三场的家伙,竟然还能重伤他们的女将?

  星仇地羽艘闹球月指学显通岗

  青无双喷血后退。

  古大佛一剑斜指,声卷全场:“杀!”

  岗仇仇秘艘阳学阳主吉技主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