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一百九十九章 你说,我是谁?
readx();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九十九章你说,我是谁?

    “砰!”

    见到这样自以为是的家伙,叶子轩没有丝毫浪费时间,直接一脚踹了出去,正翘起嘴角的平头青年来不及躲避,一声巨响就向后摔飞,闷哼着砸翻两三人,手里电话也啪啪落地,还差点把戴着墨镜的时尚女郎也弄倒,场面一片混乱。

    叶子轩按下电梯,眼神平静的离去。

    当电梯叮一声停在一楼时,平头青年才捂着腹部,在同伴搀扶下站了起来,小腿到现在还颤抖,可见叶子轩这一脚之力,他愤怒不已的盯着电梯,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抛出的漂亮话会被叶子轩这样蛮横撕碎,让他在女郎面前丢脸。

    在华海,在娱乐圈,他自认还算一号人物,带外地口音的家伙这样对他,简直就是自取灭亡。

    时尚女郎摘下墨镜看着他问道:“孙哥,你没事吧?”

    平头青年摇摇头:“谢谢凌小姐关心,我没事。”

    随行几名男女扶住平头青年,随后一个女子低声问出一句:“孙助理,要不要报警?”

    平头青年徐徐呼出一口长气,缓解腹部疼痛后冷哼一声:“报警太便宜那小子了,而且会引起小记者的注意,到时乱写就不好了,会对凌小姐有影响,我记得那小子的样子,在华海,我有不少黑白关系,待会我给姚少打一个电话。”

    “他早上跟我说过,他这两天来华海谈生意,还希望跟凌小姐吃一个饭。”

    时尚女郎美丽眸子一眯:“晋西的姚少?”

    孙助理重重点头:“没错,就是晋西豪门的姚少,虽然他算不上一线大少,但也是一个有能耐的人,待会就让他帮这个忙,作为回报,我安排凌小姐跟他吃一顿饭。”不待后者拒绝,他又贴在后者耳朵低语:“江大春已靠不住了。”

    “你需要多找一个靠山后备。”

    凌小姐迟疑一下,最终点头:“好,饭局你来安排,后续节目,要看我有没有心情。”

    平头青年连忙回应:“明白,明白。”

    他握着电话走到窗边,忽然眼光一凝,正见叶子轩走向后园、、、

    “轩哥,吃个烧鸡而已,干吗跑来这里啊?”

    在叶子轩走入一处约好的凉亭,把食盒放在石凳子上时,墨七熊、梅子书和唐薛衣就坐着轮椅出现,几个护工把他们推上凉亭后就恭敬离开,墨七熊伸手掀起盖子笑道:“这里凉飕飕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还不如在病房打火锅。”

    “一边看英雄本色,一边吃肥牛,多惬意啊。”

    梅子书没好气白了他一眼,虚弱的挤出一句话:“你还好意思说?住了两个晚上,你吃了两天火锅,如果不是看在轩哥的份上,护士都要把你打火锅了,偌大的病房,终日弥漫肥牛味道,如果不是怕添麻烦,我早就换一个病房了。”

    墨七熊脸上涌现一股歉意,向梅子书连连鞠躬笑道:“子书兄,对不起,对不起,只是这几天真馋这个,你放心,以后我保证不在病房吃了。”接着迅速偏转话题:“哥,这盒子挺精致的,闻起来也挺香的,是什么烧鸡?好吃吗?”

    此时的墨七熊就像是一个纯朴少年,眼里有着天真和纯净,常人绝对无法想象,这家伙一拳轰断洪震天的胳膊。

    “秋画送来的,板栗烧鸡,还有半斤花雕。”

    叶子轩一张石凳坐了下来,打开墨七熊野蛮拆封的手,把它推到唐薛衣面前,后者小心翼翼撬开盖子,一股香气顿时四溢:“她亲手做的,应该很不错,而且我在病房呆得实在烦闷,所以我就叫你们下来一起分享,顺便透一透气。”

    “真香啊。”

    当烧鸡和花雕齐齐打开,两股香气顿时充溢整个凉亭,让墨七雄不由自主的猛嗅几下,还不受控制舔一舔嘴唇,梅子书也吸了一口香气,脸上涌现一抹赞许:“烧鸡的手艺就不说了,就这花雕,至少二十年,绝对是一等一的好酒。”

    “只是看这份量,好像有点少啊。”

    叶子轩一笑:“半斤。”

    墨七熊拿起花雕,闻了几下,随即一脸真诚:“哥,这个真不够我喝,喝吧,不够塞牙缝,还会勾起瘾,不喝吧,又对不起自己!”接着他连连摇头:“白小姐也真是,不来个十斤八斤,这样我们就可以一醉方休,现在难于选择。”

    梅子书也点点头:“白小姐给我们出了一个难题。”

    唐薛衣忽然把烧鸡和花雕拿了过来,随后让人去拿来一个酒精块,放在盘子中点燃,还没有等墨七熊和梅子书搞清意思,他就把板栗烧鸡煨在火上,把那瓶花雕倒在碗里,他的每一个动作都非常优雅,就像是一个厨师摆弄厨艺一样。

    墨七熊和梅子书居然就这么样像观众一样看着,因为他们感觉唐薛衣在暴殄天物,浪费了一壶好酒。

    十分钟后,鸡热了,汤也热了,酒已在汤里,汤已在鸡里。

    香气四溢,勾着每一个人的食欲。

    唐薛衣找到了两块纸巾,把烧鸡重新放在四人中间,随后接过一个瓷碗,拿起汤匙舀了一大碗汤,一口一口喝下去。

    他脸上立刻露出非常满意的表情。

    叶子轩也拿起了碗,舀了一大碗汤:“喝酒是一种乐趣,伴着鸡汤喝,更是乐趣。”

    墨七熊和梅子书同时拿起汤匙,这种鸡汤能醉人,两人争抢的风采也能醉人。

    唐薛衣的眼里闪烁一抹温暖,像是回到孤儿院的温暖家庭。

    “靠,这么香的花雕,你们也不叫我?”

    就在四人吃得正高兴时,忽然一道洪亮的声音传了过来,随后,沈万千就像是一个圆球滚了过来,一把抱住只剩下汤渣的花雕烧鸡:“还是花雕烧鸡这么奢侈的吃法,你们太没良心了,太没义气了,还有没有王法?还有没有法律?”

    “我告诉你们,这剩下的,都是我的了。”

    叶子轩看着抱住整个坛子还蹦开的沈万千,一口喝完碗中的温热鸡汤笑道:“沈少,我们就这么一只小烧鸡,半斤花雕,自己都不够塞牙缝,再叫上你这个大胃王,估计渣都吃不到几口,最重要的是,我们都不知道你今天会过来。”

    “你不是去收钱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见到沈万千像是饿狼一样抢走汤渣,还目光炯炯盯着自己碗里的鸡汤,梅子书他们顷刻把碗中汤汁喝完,墨七熊更是把鸡腿塞入嘴里,沈万千遗憾的看着四人空荡荡的碗,直接用手拿起一个鸡翅膀啃起来:“我收钱又不用收整天。”

    他顷刻把一个鸡翅啃没了:“收完就跑来看你们了,没想到你们偷偷吃烧鸡,这花雕,至少三万一两,应该是来自忘忧轩的原酒,味道这么浓郁,少说半斤的份,哼哼,这次就原谅你们的行为,下次再有这么好的东西,记得叫我。”

    “再忙,也要过来吃一吃二十万的烧鸡。”

    他一脸委屈:“我长这么大,还没吃过这么贵的烧鸡呢。”

    三万一两?二十万?

    墨七熊把要吐出来的鸡骨头吞了回去。

    叶子轩哈哈大笑:“行,下次一定叫你。”

    “姚少,就是他了。”

    “就是他刚才对凌小姐不敬。”

    就在沈万千靠在一根柱子独自消灭汤渣时,一个声音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正用纸巾擦拭双手的叶子轩抬头望去,刚才电梯遇见的平头青年他们,带着一伙陌生男女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神情傲然,气势汹汹,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

    十几号人瞬间把叶子轩他们围住,叶子轩伸手制止墨七熊他们的冲动,也打出手势暂时不让保镖介入,

    “你,刚才踹孙助理?”

    一个戴着金框眼镜和身穿阿玛尼的青年走了上来,嘴角微微翘起颇有一股人上人气势:“还对凌小姐不敬?小子,你胆子还真大啊。”他忽然声音一沉,厉声喝道:“你知道凌小姐是谁吗?宝岛第一女星,她是你们这种人可以不敬的。”

    孙助理附和一句:“就是,简直不知死活。”

    身周十余个时尚男女牛逼哄哄藐视叶子轩他们,凌姓女星落后半拍观看,想要看叶子轩如何求饶。

    阿玛尼青年一拍桌子,再度喝道:“现在知道她是谁吗?”

    叶子轩摇摇头:“不知。”

    阿玛尼青年眼睛一瞪:“知道我是谁吗?”

    叶子轩还是摇头:“不知。”

    “无知小子,这是姚少,晋西豪门的姚少。”

    一个漂亮女子娇喝一声:“姚少,你都不认识?”

    一群人用鄙视的眼神看着叶子轩三人。

    被称为姚少的青年极其自负:“井底之蛙。”

    啃完一个鸡脚的沈万千回头,丢下坛子,双手油腻腻的走到劳力士青年面前,笑容灿烂,眸子却有一股阴狠。

    “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自负青年眼睛一眯:“你是?”

    “你爹,你爷爷,你太爷,见了我,得低声下气喊沈少。”

    他把手上的油腻冷汁,擦在自负青年的阿玛尼上:

    “你说,我是谁?”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