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二百零零一章 锦衣令
readx();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百零零一章锦衣令

    第二百零零一章锦衣令

    星仇远技后月察冷通战结主克

    岗不远技后闹察月主月所恨技

    龙氏花园,悬有名画八马奔腾的书房,茶香四溢。

    相比外面冷肤刺骨的寒意,八十多平方米的奢侈书房要温暖多了,墙壁两盏橘黄色小灯,更是散发着柔和的光芒,水壶的水在低声呼啸,一副即将沸腾开滚的样子,只是这份动静,越发显得书房安静,尽管宽大的沙发坐着二老一少。

    封不不羽结闹术阳通吉冷察

    封仇科羽艘月察月通主秘远

    煮水声,风声,呼吸声,翻书声,杂乱却清晰。

    “叶少,你准备杀江大春?”

    克不远羽敌月学冷指技艘球

    克不远羽敌月学冷指技艘球“如今心情低落的江大春不知死活,还想在离开华海之前,跟凌小冰再来**一度,发泄一下戾气。”

    星不科考敌闹恨孤通羽吉情方

    靠在单人沙发的古大佛低垂着一只手,手指轻轻挪过温润的佛珠,随后向悠然自得看着时尚杂志的叶子轩发问,叶子轩连头也没有抬,脸上绽放一抹笑意:“不是准备杀江大春,而是我已经开始袭杀行动,最多两天,他必死无疑。”

    叶在轩手指滑过一个女星图像:“我不能让他活着离开华海。”

    封仇仇技结孤恨阳通太由阳早

    克仇地考后冷察闹通孤故主孙

    坐在叶子轩对面的龙傲天摸摸脑袋,眼里闪烁一抹光芒:“江大春确实是一个畜生,名义上是正义化身,暗地里做的龌龊事比我们多十倍百倍,而且他也是一个睚眦必报的小人,杀了他,确实可以少掉很多祸患,只是手法安全吗?”

    龙傲天伸手按掉呼啸不已的热水,目光炯炯的看着叶子轩:“江大春虽然不是人,这次也被双规查办,估计仕途要低落,可他终究是江家的人,杀他容易,杀他之后的手尾却麻烦,一旦处理不好被警方查出,咱们会有不小的麻烦。”

    岗科不考结闹察孤主吉羽术

    岗不不羽艘孤术孤指科敌艘接

    古大佛点点头:“他如果死了,警方一定会彻查,比谷小曼一案还要重视。”

    岗不不羽艘孤术孤指科敌艘接叶子轩把时尚杂志放在上面,脸上依然保持着一丝笑容:“我跟江大春的恩怨,我不会过于斤斤计较,将来有机会随时可以讨回来,但涉及到梅子书,我总是要做点事的,江大春对梅子书妹妹霸王硬上弓,事后还一把弄死了后者。】”

    谷小曼始终只是谷家子侄中一员,江大春却是**的华国大员。

    岗不地秘孙月察阳诺由毫显

    封地地太结月察孤诺球诺吉察

    龙傲天压低声音开开:“叶少,虽然你作出的决定,我们不该违背,但袭杀江大春不是一件小事,咱们现在又是百废待兴的多事之秋,如果你是看他不顺眼,或者报复他在监狱所为,我认为不急于一时杀他,缓几个月再动手不迟。”

    “而且有几个月的筹备,下起手来才不会有失误。”

    封不仇秘结冷察闹通战诺球太

    岗远仇技敌阳术孤指毫太所不

    古大佛也点点头:“现在报复,多少有些急躁,也容易落下把柄。”

    “我答应过梅子书,要把他永远留在华海。”

    星仇科考孙阳察阳主陌地克技

    星仇科考孙阳察阳主陌地克技戴局长望了一眼来人,毫不客气的笑骂:“小时候你就专门踩我家窗户,现在四五十岁还踩我窗户,如果不是看在你家老头的份上,我一巴掌把你抽墙上,呀,还有酒气?大白天喝酒,有没有出息?怪不得秦夕颜对你越来越远离,你就是阿斗。”

    最不不技孙冷恨冷主通恨艘鬼

    叶子轩把时尚杂志放在上面,脸上依然保持着一丝笑容:“我跟江大春的恩怨,我不会过于斤斤计较,将来有机会随时可以讨回来,但涉及到梅子书,我总是要做点事的,江大春对梅子书妹妹霸王硬上弓,事后还一把弄死了后者。”

    “更是把前去认尸的梅子书,诬陷成杀人凶手投入监狱。”

    封仇不羽艘冷球孤主学毫科主

    克仇科太敌闹察冷指陌秘方恨

    在龙傲天和古大佛竖起耳朵聆听时,叶子轩把梅子书跟江大春的恩怨和盘托出:“再过一些日子,就是梅子书妹妹的祭日了,他想要拿江大春的命让妹妹瞑目,我在监狱时也答应过梅子书,一定把江大春留下,所以我铁心要杀他。”

    龙傲天和古大佛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封仇地秘敌月察月显帆孤察鬼

    最仇不羽艘月术月显显由地学

    叶子轩眼里涌现着一抹坚定:“你们知道,我是不会失信兄弟的,所以我不能让江大春活着离开华海,我也知道杀专案大员有风险,搞不好掉脑袋,可我也不是鲁莽行事,我做了周密的安排,一个女星,一枚毒针,足够要他的命。】”

    最仇不羽艘月术月显显由地学一人跳入了进来,身穿警服的叶三少。

    古大佛眼睛微微亮起:“女星?毒针?”

    岗地仇太孙月恨闹显仇不帆主

    封地不羽敌闹察冷主陌通球秘

    叶子轩轻轻点头,看着古大佛开口:“上次我进夕阳监狱的时候,为了让林国兴能够更好的取信江大春,就找到花名册上标记的凌小冰,跟心浮气躁的江大春**一番,最终让两千万贿赂顺利实行,成为高家跟江大春交易的铁证。”

    “如今心情低落的江大春不知死活,还想在离开华海之前,跟凌小冰再来**一度,发泄一下戾气。”

    封科仇羽艘冷察孤诺地恨酷仇

    封不地太艘冷术月主方后岗艘

    叶子轩把江大春最新动向告知:“你们说,这是不是天赐良机?”

    古大佛手指滑过佛珠:“名册确实标记江大春喜好凌小冰,我也相信两人会**一度,可是你怎么能保证,凌小冰会出手杀他?又怎么敢保证杀人后她不爆你出来?就算她守口如瓶,警方也可能从毒针找到线索,最终又把你锁定。”

    最地远秘后阳学阳诺太不科球

    最地远秘后阳学阳诺太不科球龙傲天和古大佛一怔,随后叹息一声:“叶少好算计。”

    克不不太艘冷恨月指艘故显鬼

    他低声补充一句:“警方一旦铁心办案,毒针很容易成为突破口。”

    “这枚毒针不是我的,也不是我配制的毒药。”

    克地科秘敌月术孤诺酷考指鬼

    封远地太孙孤察闹显孙接毫克

    叶子轩接过龙傲天递过来的茶水:“我曾经在一列从华海去京城的高铁上,撞见一对情侣杀手对一个来历不凡的男子下毒手,他们使用的就是一枚毒针,中年男子身手不凡,背景显赫,所以杀人者使用的毒针,也一定是一针封喉。”

    “而且死的必然是无声无息。”

    克科不技孙孤学月通察我陌鬼

    克地不考艘闹察月通主毫战所

    他手里又摸出那一个管子,扭开露出一根细长的银针,银针在灯光中闪烁一抹光泽:“因为中年男子还有几个同伴,一旦死前有惨叫,或者无法瞬间死透,情侣杀手就会被他们当场毙掉,所以这一针,九成可以瞬间要江大春的命。←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

    克地不考艘闹察月通主毫战所“更是把前去认尸的梅子书,诬陷成杀人凶手投入监狱。”

    “警方就算彻查,循着这毒也找不到我。”

    星不科羽后孤球闹指通术独最

    封仇地羽艘月球闹指孙仇由诺

    只要凶器跟自己没有关系,叶子轩就能坦然面对警方。

    龙傲天和古大佛一怔,随后叹息一声:“叶少好算计。”

    克科不羽后冷术闹显帆孙仇察

    最远仇秘孙冷恨闹通远我技显

    不过古大佛犹豫了一下,随后又挤出一句:“只是就算毒针没问题,警方追查转向杀手组织,你怎能肯定凌小冰敢下手杀江大春呢?凌小冰就是一个戏子,名气大点交际广点的戏子,她估计连鸡都没杀过,让她杀人会不会不现实?”

    叶子轩发出一阵爽朗笑声,似乎早料到这个话题了:“我跟凌小冰聊过,我看得出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热衷娱乐生涯已经到了变态地步,只要不让她名声扫地,不对她进行封杀,她什么事情都愿意去做,还愿意为此付出一切。”

    最不地秘敌孤察闹显孤通秘帆

    最不地秘敌孤察闹显孤通秘帆靠在单人沙发的古大佛低垂着一只手,手指轻轻挪过温润的佛珠,随后向悠然自得看着时尚杂志的叶子轩发问,叶子轩连头也没有抬,脸上绽放一抹笑意:“不是准备杀江大春,而是我已经开始袭杀行动,最多两天,他必死无疑。”

    克远地秘孙阳恨月指独冷情后

    “而且我又不是叫她用刀杀人,只是用毒针轻轻一刺,她容易承受的。”

    在古大佛轻轻点头的时候,龙傲天呼出一口长气:“她肯狠心出手,那又如何保证凌小冰守口如瓶呢?我担心警方吓唬她几下,她就什么都招了,她见过不少大世面,可未必扛得住警方手段,有她这个人证,江家一定会对你发难。”

    封远科羽孙阳球月通陌后显由

    封不仇羽后闹球月指闹结闹主

    “还是那句话,她重视娱乐生涯胜过一切,包括生命。”

    叶子轩眼中有着一股坚定:“我手里有花名册,这会成为死死压着她的法宝,当然,我也没有强迫她下手,我在华海医院的时候,告诉她有两条路可选,第一,完成这个小忙,我会给她资源大力扶持,让她将来成为国际一线女星。”

    封不地技孙闹术冷主陌星所方

    克远不考敌冷球冷通主球故独

    “第二,她忘掉我跟她说过的话,回去宝岛息影归隐。”

    克远不考敌冷球冷通主球故独“如今心情低落的江大春不知死活,还想在离开华海之前,跟凌小冰再来**一度,发泄一下戾气。”

    叶子轩端起茶水,抿入一口:“我让她今天答复我,估计下午会有消息反应。”随后他又站起来,走到龙傲天和古大佛的背后笑道:“今天过来找两位,是希望你们看看哪里有漏洞,或哪些细节需要完善,帮我运作一下减少手尾。”

    克不科羽后闹术阳诺帆接早主

    克地不羽艘冷察孤主由显帆艘

    “叶少吩咐,我和老古一定全力以赴。”

    龙傲天笑着开口:“只是叶少何必让一个戏子去杀人,我们派人搞点意外要他命不就行了?”

    星远地考艘闹恨月显敌冷战远

    岗地地太孙月察冷指羽独由克

    “车祸,高空砸物,漏电、、都行。”

    叶子轩轻轻摇头:“江家不是蠢货,越是意外他们越会怀疑,还不如一个戏子,他们怎么都不会想到,林凌心胆敢出手杀人,更想不到会是这种非意外手段杀人。”他还淡淡一笑:“放心吧,放手安排,凌小冰真招供我,我也有办法脱身。”

    最不不羽孙阳恨闹主地封诺远

    最不不羽孙阳恨闹主地封诺远“车祸,高空砸物,漏电、、都行。”

    最科远羽后冷球冷主酷独岗秘

    听到叶子轩如此有信心,龙傲天和古大佛一愣,只是没有再开口追问,要说的,叶子轩自然会说,不想说的,自己也没资格问,随后,他们又听到叶子轩抛出最后一句:“对了,听说江大春感冒,让医生在他臀部上多刺几个针眼。”

    龙古身躯一震,随后竖起拇指:“高。”

    岗仇不羽孙冷恨冷通酷察地由

    星不远秘孙闹球月显太察陌独

    叶子轩转到窗边,推开,一阵冷风灌入:“这风,真痛快啊。”

    几乎同个时刻,戴局长的简陋办公室里,戴局长正拿一把鱼粮喂着几尾小金鱼,阔大金鱼缸游荡拇指大的金鱼,显得格格不入,只是戴局长却喂得满脸笑容,看着它们争先恐后的抢夺鱼粮,他就涌现一抹乐趣,这时,窗户被人推开。

    克科地考后孤术月指月仇术

    岗仇远秘后孤学闹显显显早接

    一人跳入了进来,身穿警服的叶三少。

    岗仇远秘后孤学闹显显显早接不过古大佛犹豫了一下,随后又挤出一句:“只是就算毒针没问题,警方追查转向杀手组织,你怎能肯定凌小冰敢下手杀江大春呢?凌小冰就是一个戏子,名气大点交际广点的戏子,她估计连鸡都没杀过,让她杀人会不会不现实?”

    “叶辉煌,你大爷的,又爬窗户?”

    岗科地技敌阳恨阳诺察孙羽显

    最不科秘孙闹恨闹通陌封陌结

    戴局长望了一眼来人,毫不客气的笑骂:“小时候你就专门踩我家窗户,现在四五十岁还踩我窗户,如果不是看在你家老头的份上,我一巴掌把你抽墙上,呀,还有酒气?大白天喝酒,有没有出息?怪不得秦夕颜对你越来越远离,你就是阿斗。”

    “老戴,别浪费时间了。”

    最科远秘孙阳恨月诺帆太学秘

    封远远太敌阳察孤诺早鬼

    叶辉煌淡淡开口:“动用密令叫我过来,有什么要事?赶紧说,我待会要回京城。”

    “一号让我问问你,你是不是动用了锦衣令。”

    星科远秘后冷术冷诺主地主显

    星科远秘后冷术冷诺主地主显龙古身躯一震,随后竖起拇指:“高。”

    星地地羽后月术阳诺察岗情诺

    戴局长咳嗽一声:“叶狂人的锦衣令,应该是你给的吧?一号需要一个理由。”

    “没有理由。”

    封地不羽后月学冷指酷鬼通孤

    克科仇羽后孤术阳指后星术后

    叶辉煌冷冷出声:“非要理由的话,我看好你的远房亲戚,想要培养他为新的血液。”

    戴局长讶然失声:“叶子轩?”

    星远远秘孙闹术月显考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