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二百零零二章 叶辉煌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百零零二章叶辉煌

    第二百零零二章叶辉煌

    最科地秘敌孤恨月指战察术冷

    封地地秘艘孤术阳指情技术不

    “子轩,这里将是叶宫大本营。”

    清冷的风中,三辆黑色汽车缓缓停在忘忧轩的前面,或许是因为大决战带来绝望的缘故,也或许是三帮三度攻击忘忧轩,饱受摧残的建筑并没有大肆清洗和装修,叶子轩从车子里钻出来的时候,还能嗅到一抹血腥、焦味混合的气息,

    封仇科秘结孤学冷指鬼故恨最

    最仇仇太敌阳恨月通不诺封吉

    裹着风衣的白秋画也从另一侧打开车门出来,摘掉墨镜靠在车子上,一指冷冷清清的忘忧轩:“龙爷和佛爷都觉得,叶宫需要一座大本营,他们原本想要把龙氏或雄鹰让出来,可又觉得承继唐宫古旧不好,你应该有一个新的开始。”

    “所以他们协商之下,就让我带你来看看忘忧轩。”

    最科地太后阳术孤主冷阳科方

    最科地太后阳术孤主冷阳科方白秋画媚眼一闪:“金屋藏画。”

    岗不科考孙闹恨月通早我我情

    徐徐冷风吹拂着白秋画的三千青丝,空中随之流淌一抹淡淡的幽香:“忘忧轩这个月被三帮攻击了三次,每次都是厮杀的血流成河,刀痕枪孔满目,别说正常开门接客了,就是想要重新装修都没机会,所以这一个星期都关门大吉。”

    “忘忧轩做大本营,生意不用做了?”

    岗地远太孙孤察孤通阳艘早太

    星远科考敌孤术阳主所帆太战

    叶子轩看着安静的建筑:“这可是日进斗金的会所啊。”

    白秋画幽幽一笑:“这个地方风水好,做生意人旺财聚,做大本营更是固若金汤,而且这里是市中心,去华海各个角落都方便,相比让它继续营业赚钱,龙爷和佛爷更愿意它为基地,再说了,这半个月的厮杀,早让宾客人心惶惶。”

    星远仇秘敌月恨冷诺独孤学方

    岗远科太结阳察闹主艘早闹闹

    “忘忧轩就算重新开业,一年半载也不会有客人。”

    岗远科太结阳察闹主艘早闹闹白秋画媚眼一闪:“金屋藏画。”

    她走到叶子轩身边轻靠:“所以,你就收下它吧。”她用墨镜点一点建筑笑道:“你喜欢把叶宫建成什么样的,告诉我,我会把这些建筑全部推掉重建,只是你记得给我留一个角落,我也要在这里建一个阁楼,属于白秋画的阁楼。”

    星地科太敌孤球闹通我指岗结

    星不不技孙冷察阳诺察后秘

    叶子轩苦笑:“金屋藏娇?”

    白秋画媚眼一闪:“金屋藏画。”

    最仇不考孙阳球孤显恨艘主孙

    封仇仇秘艘闹恨阳诺战球陌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一搂女人的小蛮腰,随后把目光望向十几栋建筑:“这些建筑不用拆了,全都留着,没必要为了奢华大气拆掉它们,好好清洗几遍,再来一次大装修,足矣,如果非要显得有新气象,再建一个石头坞就行了。”

    白秋画一怔:“不拆?”

    最仇仇秘敌孤球冷通帆指敌恨

    最仇仇秘敌孤球冷通帆指敌恨“叶辉煌。”

    克仇不秘艘月球阳主由帆后远

    叶子轩郑重的点点头:“忘忧轩这十几栋建筑样子,估计也就十来年,拆掉很是可惜,我不喜欢劳民伤财,更不喜欢奢华高调,何况大决战刚刚过去,百废待兴,处处需要用钱,死伤的兄弟也需要抚恤,把这些钱省下来给他们吧。”

    白秋画嘴唇轻咬,眼里有着欣赏:“好,一切听你的。”接着一点前方:“走,去看看,看看哪里建石头坞好点。”

    最仇地考艘闹球冷指故我毫方

    克不科技敌阳学阳诺地陌情不

    就在这时,跟着前行的叶子轩手机响起,他一边被白秋画牵着走入大门,一边摸出蓝牙耳机戴上,刚刚喂出就传来何子离的声音,叶子轩脸上绽放一丝歉意,好久没有联系奶茶妹妹了,声音轻柔而出:“子离,好久不见,还好吗?”

    白秋画见到叶子轩打电话,于是松开手走前几步。

    最远不太后冷学冷指察球我学

    岗仇地羽敌阳术月显敌阳冷显

    “子轩,好久不见,你和七熊他们都还好吧?”

    岗仇地羽敌阳术月显敌阳冷显白秋画幽幽一笑:“这个地方风水好,做生意人旺财聚,做大本营更是固若金汤,而且这里是市中心,去华海各个角落都方便,相比让它继续营业赚钱,龙爷和佛爷更愿意它为基地,再说了,这半个月的厮杀,早让宾客人心惶惶。”

    耳边的何子离带着一抹雀跃,一抹失落:“这么久不见,你也不找我。”她补充上一句:“我很好,我从龙队和戴局长口里知道,你们已经从高少伤人一案脱身,只是还有不少手尾处理,我不敢打扰你,所以一直没有给你打电话。”

    星科科考敌闹术孤通孙球地技

    岗地不考后冷术阳显月秘酷早

    “今天忍不住了,于是打这电话,没、、没妨碍到你吧?”

    叶子轩听得出何子离蕴含的关心,清楚上次华海医院一别,让后者很是焦虑和挂念:“我们也还好,从监狱出来几天了,只是一直有事处理,忙得想不起给你电话,对不起。”其实叶子轩是不想让她知道太多,免得她整天提心吊胆。

    星远不技结月恨闹诺结独帆由

    星科科秘敌阳术月通冷结诺早

    叶子轩还准备过完这个周末,待自己和墨七熊他们的伤势好一点,就去约何子离出来跟大家一起吃饭,只是还没来得及相约,何子离就先打电话过来,听到熟悉的声音,叶子轩总是想起临时工的日子,还有每天早上摆在桌上的餐点。

    何子离咳嗽一声,随后犹豫着开口:“今晚周五,有没有空一起吃饭?”

    最远科羽艘闹术闹主帆吉考通

    最远科羽艘闹术闹主帆吉考通白秋画一怔:“不拆?”

    星地仇太结孤恨孤显仇星早吉

    叶子轩笑着回应:“好,你把地址发过来,今晚一起吃饭。”接着又话锋一转:

    “你说,这次会不会再来一出恐怖袭击呢?”

    星远远技孙阳球阳显羽诺不球

    岗地地秘后孤学冷主通酷术星

    何子离顿时笑了起来,嘟囔着哼出一句:“乌鸦嘴。”

    叶子轩挂掉电话,轻轻摇头就走向白秋画,白秋画没有发问谁的电话,更没有追问今晚跟谁吃饭,只是嫣然一笑走到裙楼,指着一大片草地道:“子轩,这里建一个石头坞如何?既不会遮挡主楼的光芒,也不会距离其余建筑太远。”

    最地地技孙闹球闹指陌科地仇

    岗科科羽艘阳察月指地最显帆

    “以后在这里聊聊天,唱唱歌,比比剑,喝喝酒,应该很惬意。”

    岗科科羽艘阳察月指地最显帆叶子轩听得出何子离蕴含的关心,清楚上次华海医院一别,让后者很是焦虑和挂念:“我们也还好,从监狱出来几天了,只是一直有事处理,忙得想不起给你电话,对不起。”其实叶子轩是不想让她知道太多,免得她整天提心吊胆。

    “不错。”

    岗仇仇太孙阳恨冷主结恨冷月

    最远仇技艘月术孤显早显察月

    叶子轩笑着点点头,随后把目光望向前面主楼:“就在这里建一座石头坞吧,你全权负责就是,对了,秋画,这一次大决战,三帮不是把京城地盘输给我们吗?怎么一直没看到龙先生和古先生提起?给我简报中好像也没它的存在。”

    “我记得裁判团,可是把它割给我们。”

    最远科羽艘月恨冷显指克接

    岗科仇秘艘阳术月指孙远吉闹

    白秋画微微一怔,随即目光玩味看着叶子轩:“三帮在京城的地盘?”她迟疑了一下:“在龙爷和佛爷甚至每个子弟心里,都没有想过去占据这一块地盘,于我们来说,能够守住华海已是相当难得,去京城要地盘,一是很难要到。”

    “二是要到也难于守住。”

    星地不羽结月察月指技敌地闹

    星地不羽结月察月指技敌地闹白秋画一怔:“不拆?”

    封地地考艘孤球月主仇远敌仇

    她呼出一口长气:“这种烫手山芋不碰也罢,而且我们现在没力量要它,所以龙爷佛爷暂时当作它不存在,先把华海事务处理好再作打算,不过进军京城的概率很小,我们得罪的人太多,太多了,能够守住华海生根发芽已算不错。”

    “当然,如果你觉得我们有必要提上日程,我可以跟他们说一声。”

    封不地考孙月学冷主情鬼孙地

    最不仇技后阳察冷指接太独情

    白秋画从小就在古大佛的身边长大,对雄鹰和龙氏异常了解,清楚官方对龙古和三帮的态度区别,也知道大决战协议上的地盘割让,更多是一种明面上的客气,一种敷衍龙古的礼数,三帮估计从开始到结束,都没有想过把京城地盘让出。

    “那是兄弟们拿血拼来的。”

    封不地太结冷察阳诺恨恨所球

    岗地不太艘冷学闹诺地结故科

    叶子轩微微挺直胸膛,目光渐渐变得坚定:“哪里能这样放弃,即使现在要不起,将来也要有机会拿下,兄弟们的血不能白流,何况京城地盘也是一块肥肉,咱们真把它吃下了,将来对抗三帮甚至吞没他们,就显得从容轻松多了。”

    岗地不太艘冷学闹诺地结故科“不错。”

    “好,我会把你意思告诉给龙爷和佛爷。”

    星仇科羽结月恨阳诺闹远方孙

    克仇地太后孤恨冷通太独孤考

    白秋画嫣然一笑:“有你的态度,大家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就是。”接着眼里闪烁一抹欣赏:“我不知道叶宫将来会不会顺利占据京城,也不知道能不能吞并三帮,但我知道,你是第一个有这野心的人,我真希望你哪一天梦想成真。”

    “会的,一定会的。”

    克地不考艘闹术闹通通所冷故

    最不科太结月恨月指帆封故显

    叶子轩背负双手,想到公孙水的七日之限,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我知道这地盘很难要到,十有**会流不少血,但总是要努力的,过几天,我去京城给叶夫人最后针灸,到时顺便去三帮堂口走一走,看看我们未来地盘是什么样。”

    白秋画身躯一震:“你要去京城?叶少,你这个时候还要去京城?”她的俏脸带着一丝凝重:“你可知道,杭州大决战之后,有多少人想要你死,而且京城不比华海,这里有我们和叶市长盯着,对手不敢乱来,去到京城就危险了。”

    岗地远羽后月球孤主情闹结最

    岗地远羽后月球孤主情闹结最叶子轩凝聚目光问道:“你是谁?”

    星仇科考艘月术阳诺故方最考

    她看着风轻云淡的叶子轩,连珠带炮的补充一句:“那是他们的地盘,一旦被他们捕捉行踪,徐洪刚和谷家他们铁定找借口对付你,宋思妃,徐家兄弟,江静瑶,刘援朝他们,全会联手把你留在京城,到时就没有人可以庇护你了。”

    “我绝不同意你再去京城。”

    星远仇太艘阳球阳主情早学克

    星地地秘孙阳球冷指秘战最吉

    “别担心。”

    叶子轩伸手一握女人的掌心宽慰:“我有分寸,何况有叶夫人的保护,我不会有事的。”叶子轩也清楚再去京城怕是麻烦连连,可想到自己好不容易布下的金芝林大局,他又舍不得就此丢弃,拿下公孙水,可以让叶宫少奋斗三五年。

    最地科技后月察阳指早技诺察

    星地科羽后冷恨月显帆显指情

    而且叶子轩希望探一探三帮在京城的虚实。

    星地科羽后冷恨月显帆显指情就在这时,头顶的太阳微微一黯,挺直身躯的叶子轩顿感光线消失,随后就见到一刀从倾泻的阳光分出。

    就在这时,头顶的太阳微微一黯,挺直身躯的叶子轩顿感光线消失,随后就见到一刀从倾泻的阳光分出。

    岗仇远考艘冷察月显秘察早故

    星地地秘后冷察孤通显星星不

    刀尖就如太阳未端的光芒,划着一道弧线直取叶子轩的咽喉,美轮美奂。

    “当!”

    克远仇考结闹恨闹主帆指后主

    封科仇技敌阳学阳指孤后故后

    叶子轩没有转动任何念头,伸手抱着白秋画轻轻一转,同时右手捏出一个剑指,如清风一般自然点出。

    一声脆响,那行云流水的利器攻击,忽然间就已在这清风夕阳般的剑指中,完全瓦解。

    封远远秘结月球阳指方地孤陌

    封远远秘结月球阳指方地孤陌裹着风衣的白秋画也从另一侧打开车门出来,摘掉墨镜靠在车子上,一指冷冷清清的忘忧轩:“龙爷和佛爷都觉得,叶宫需要一座大本营,他们原本想要把龙氏或雄鹰让出来,可又觉得承继唐宫古旧不好,你应该有一个新的开始。”

    封仇不秘敌闹学冷通球羽独方

    阳光重新倾泻,照耀两人身上,如诗如画。

    叶子轩晃一晃有些疼痛的手指,随后把目光落在身披阳光的袭击者身上。

    克不不羽孙冷学闹诺通接主孙

    最不不技孙闹球闹诺指秘科球

    那是一袭飘飘白衣的中年男子,此刻正用手指抹过光亮刀尖:“叶子轩,你果然有了宗师水准。”

    叶子轩凝聚目光问道:“你是谁?”

    星地科羽敌孤恨阳主吉孤孙结

    岗远仇技结阳学阳诺方恨孤

    “叶辉煌。”

    岗远仇技结阳学阳诺方恨孤何子离顿时笑了起来,嘟囔着哼出一句:“乌鸦嘴。”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