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二百零七章 两张赌牌

天才布衣 第二百零七章 两张赌牌

  这是他难得的一个懒觉,练完易筋经和洗髓经一圈时,时间已经指向八点,叶子轩一边打开液晶电视,一边去洗手间洗漱,电视正播放着一则新闻,开张七个月的澳门金海集团,宣布收回投资赌场的五十七亿,年投资回报率保守百分百。

  最不科不情羽秘恨最察月学白秋画脸上绽放一抹明媚笑意道:“这个一时无法辨认,根据凌小冰的描述,她在江大春最兴奋、一口咬在他肩膀的时候,一针刺入江大春的臀部,刺的不浅,但江大春没有丝毫察觉,估计被快感掩饰住了,他也没有就此倒下去。”

  澳亚频道还在播报新闻,随着赌场每年数千亿的骄人收益,犯罪甚嚣尘上,澳门警察局表示,去年澳门共录得两千宗博彩罪案,而俗称出老千的赌场犯罪也较为突出,精湛熟练的出千技术,高科技设备以及和赌场内鬼伙,案件离奇程度堪比影视剧桥段。

  叶子轩洗完脸走了出来,刚刚发出一记感慨,就听到房门被敲响了,走过去打开,就见白秋画笑着走进来,一边把带来的早点摆在茶几上,一边向叶子轩轻声汇报:“江大春死了,心肌梗塞,调查组的法医查验过,这是一个意外。”

  白秋画脸上绽放一抹明媚笑意道:“这个一时无法辨认,根据凌小冰的描述,她在江大春最兴奋、一口咬在他肩膀的时候,一针刺入江大春的臀部,刺的不浅,但江大春没有丝毫察觉,估计被快感掩饰住了,他也没有就此倒下去。”

  最地仇远酷技秘恨最情远毫不叶子轩洗完脸走了出来,刚刚发出一记感慨,就听到房门被敲响了,走过去打开,就见白秋画笑着走进来,一边把带来的早点摆在茶几上,一边向叶子轩轻声汇报:“江大春死了,心肌梗塞,调查组的法医查验过,这是一个意外。”

  叶子轩微露讶然:“竟然不是一针致命?难道是我高估情侣杀手了?”叶子轩的原先设想中,这种毒素应该是一针毙命,却没有想到现实跟猜测有点出入,所幸江大春最终还是死了,不然就白白浪费凌小冰一个晚上,也浪费袭杀的好机会。

  白秋画倒了一杯牛奶:“当时没有毙命,洗澡时也没毙命,但当江大春走出来,喝了一口红酒时,他就毫无征兆的倒下了,不倒十秒就没了生息,凌小冰还探了探他口鼻,确认他当时就死了,她吓了一大跳,然后就收拾东西离开。”

  她把牛奶递给叶子轩,笑容依然灿烂迷人:“正如你所料,江家不相信他是心肌梗塞挂掉,觉得有人下黑手,今天会派医生来彻查一遍,只是我们并没有收买法医,因此后者对江大春的判定不会有水分,江家派再多的人也没有用。”

  最仇科地酷考技察最月术孙孤澳亚频道还在播报新闻,随着赌场每年数千亿的骄人收益,犯罪甚嚣尘上,澳门警察局表示,去年澳门共录得两千宗博彩罪案,而俗称出老千的赌场犯罪也较为突出,精湛熟练的出千技术,高科技设备以及和赌场内鬼伙,案件离奇程度堪比影视剧桥段。

  她把来意告知:“所以佛爷和龙爷让我跟你说一声,他们会暗中盯着一切动静,只是希望你跟凌小冰打个招呼,让她尽快回宝岛避一避,如果江大春是中毒而死,江家人未必会为难凌小冰,兴奋过度猝死,江家就难免会迁怒她了。”

  叶子轩轻轻点头,知道凌小冰多少被吓坏,于是一边喝着牛奶,一边给凌小冰发了一个短信,很快,他就得到凌小冰的回复,后者一个小时后就会回宝岛,处理完此事后,叶子轩把手机揣回袋里道:“这两天让兄弟们都安份一点。”

  最不地科独羽秘察克学不我星白秋画倒了一杯牛奶:“当时没有毙命,洗澡时也没毙命,但当江大春走出来,喝了一口红酒时,他就毫无征兆的倒下了,不倒十秒就没了生息,凌小冰还探了探他口鼻,确认他当时就死了,她吓了一大跳,然后就收拾东西离开。”

  叶子轩很快把牛奶和早点吃完,随后把白秋画带来的几份简报看了一遍,还拍板了几件大事,一晃就过了三个小时,看看墙壁上的时钟,叶子轩伸伸懒腰站起来:“剩下的事情由你们定夺吧,我知道你们想要维护和建立我的权威。”

  叶子轩很清楚龙傲天和古大佛的心理,信奉一山一虎,对外低调,避免官方枪打出头鸟,对内却放大叶子轩重要性,以此来稳固后者在叶宫中的地位:“只是真没有必要这样做,我能坐在这个位置上,更多是叶宫上下的真心支持。”

  克科远远酷羽秘学岗主科主孙十三年前,澳门何家在博彩业经营权上的垄断地位宣告终结,澳门政府向多家境外赌场投资商发放了五张赌牌,形成六张赌牌平分天下的格局,外资的涌入掀起了澳门博彩业新一轮的爆炸性增长,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第一赌城”。

  白秋画俏脸一扭,一口咬住叶子轩手指,眼睛流露无尽柔情,在叶子轩感觉一抹疼痛时,小妖精又松口放开,诱人小嘴很诱人,随后娇柔一笑:“哪天,我要给你留一个深深痕印,这样,你才不会忘记我,也让你不敢随意触碰其她美女。”

  克不地科方技羽察岗由诺察吉他对奥门整个环境和赌牌还不熟悉,无法现在就拍板两张赌牌的运作,于他来说,叶宫自己独吞利润是最好的,但势必会招致无数人打击,所以需要查看一番资料后,再对此事作出决断,今时不同往日,每一个决策都关系数万人的饭碗了。

  白秋画拉住叶子轩的手,轻轻抚摸几个齿印:“大决战之后,也不知是不是叶市长运作,龙爷曾经运作的二张澳门赌牌全都下来了,获得在澳开设赌场的资格,澳门从明年开始停止发放赌牌,龙爷手里的两张,算得上价值连城了。”

  叶子轩闻言微微一怔,他对澳门赌牌没有太多了解,但从电视新闻看过,无数权贵为了获得赌牌打得头破血流,官方也一度捏着赌牌难于定夺,传闻每一张赌牌都是一座金矿,因此龙傲天拿下两张,叶子轩很是惊讶:“两张赌牌?”

  白秋画点点头:“懊门这些年来,一直只有六张赌牌,官方为了更好的提高赌场服务质量,也为了刺激当地经济再度发展,年初又丢出三张赌牌公开竞投,准备形成九大财团并存的格局,同时扬言十年不再发放赌牌来提高含金量。”

  克地仇科方秘考察克科术太有利益的地方就有纠纷,何况是利益巨大的地方。

  十三年前,澳门何家在博彩业经营权上的垄断地位宣告终结,澳门政府向多家境外赌场投资商发放了五张赌牌,形成六张赌牌平分天下的格局,外资的涌入掀起了澳门博彩业新一轮的爆炸性增长,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第一赌城”。

  白秋画眼里有一丝敬佩:“龙爷操作的两个集团都获得赌牌,他高瞻远瞩,通过内部消息知道澳门要发牌后,就早早开始调用人力物力暗中操作,还分成三个集团去申请,撒网捞鱼,三十个财团,三张赌牌,龙爷一下子拿到两个。”

  岗远远科酷羽考恨星酷不结地“凌小冰现在不听我们的,只听来自你的指令!”

  白秋画笑容变得灿烂起来,没有否认叶子轩的猜测:“一共发放三张赌牌,龙氏独占两张,这不仅意味着以后日进斗金,还意味着叶宫在澳门的崛起,不过捣乱的人暂时还没有,毕竟赌牌无法转让无法抢夺,杀了龙爷也没有意义。”

  她笑着告知最新情况:“他们现在都想着跟龙爷合作,希望可以从两张赌牌中分一杯羹,毕竟每间赌场一年下来最少三百亿收入,所以台岛的五联会,懊门的何家,还有香江的陈氏,都派了使者带了厚礼来华海见龙爷,想要入股。”

  星地地远独羽太恨克仇阳仇显叶子轩沉默一会,随后抛出一句:“给我两天,我好好考虑一番,现在一时也无法权衡得失。”

  在叶子轩转动着念头时,白秋画又柔声补充一句:“龙爷和佛爷让我问问你的意思,让你这几天抽空做一个决定,是准备自己开设呢,还是跟人合作,前者利益巨大,但风险不小,后者利益中等,但可以借助合作者驱除各种障碍。”

  他对奥门整个环境和赌牌还不熟悉,无法现在就拍板两张赌牌的运作,于他来说,叶宫自己独吞利润是最好的,但势必会招致无数人打击,所以需要查看一番资料后,再对此事作出决断,今时不同往日,每一个决策都关系数万人的饭碗了。

  克不科远鬼羽考球最吉酷考秘白秋画一怔:“都快吃午饭了,还去哪里?”

  星不仇科鬼羽技恨最艘鬼科显“这件事跟我们计划有些出入,可以说老天眷顾,但也可能存有变数。”

  她没有太多吃醋,白秋画清楚两个人的关系,更清楚何子离跟叶子轩在影剧院的经历,她对何子离只有一丝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