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二百零八章 叶少
    (二更)

    离开医院的叶子轩并不知道白秋画想些什么,只是打开手机查看何子离发来的地址,随后就让叶氏精锐把自己送到明珠酒店门口,酒店有专门的停车场,但此时恰是中午饭点,偌大的停车场竟然找不出一个空位,叶子轩只能先下车。

    叶子轩伸手一握女人的手,随后就跟着何子离向楼梯走去:“我还以为见你父母,是去你家里呢,怎么来酒店?”他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莫非今天是三姑六婆对我公审?这样我可就紧张了,到时给自己镀镀金呢,还是实话实说?”

    何子离贴着叶子轩身躯,声音轻柔而出:“每个月,何家成员都会聚一次,父亲他们说是联络感情,其实就是相互炫耀一番,同时贬低对方几句,我每次出现,都会成为三姑六婆打击母亲的棋子,她们总是问我什么时候找男朋友。”

    何子离一脸无奈:“我没法子,只能把你搬出来了,不然日子很难过。”她伸手整理了一下叶子轩的衣服:“待会他们问你什么,实话实说就是,我不想欺骗他们,免得发现端倪更麻烦,只是希望你能忍一忍,某些尖酸刻薄的话。”

    最仇远地情考羽球克情所接最“跟着你,你能给他什么?听你口音,你不是本地人吧?”

    叶子轩牵着何子离缓缓走向酒店楼梯:“我不替你遮挡风雨,还有脸做你的男人?放心,我不会在意他们的嘲讽,电视看多早就麻木了,而且我进警察局的时候,每天给龙队打击打脸,有什么承受不了?他们说他们的,我吃我的。”

    何子离善良的为龙秋徽争辩:“她不爽的人完全无视,哪会耗费精力管他?如果不是龙队每天鞭策你,估计你天天趴在桌子上玩游戏,而且不要忘了,龙队庇护你多少次,一有危险就冲过去,你有今天这地步,龙队也有一份功劳。”

    最科科远鬼技秘球岗毫酷孙故一个穿着得体头发梳得笔直的中年男子,一捏手中的芙蓉王喝道:“子离,你带谁过来?”

    两人行进途中,有几个人见到何子离,讶然失声喊道奶茶妹妹,叶子轩低头向身边女人一笑:“你跟奶茶确实有几分相似,不,是你比她更清纯,我都有点担心,明天会不会有娱乐新闻出来,某神秘男子牵手奶茶,强哥头顶生绿。”

    何家家宴的厢房设在三楼,上了楼,叶子轩发现整个气势恢宏的明珠酒店,几乎到了这里立刻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嘈杂远去静谧无比,一条走廊横亘,分开了两边的包厢区,里头说是包厢不如说是一个个房间,很大,家具一应俱全。

    此时两人已经走到一个古色古香的厢房前面,打情骂俏的何子离一掐叶子轩的腰间,还没来得及收回手指,房门就被服务员打开了,或许是笑声太过甜蜜,十多双眼睛瞬间望了过来,何家人讶然看着满脸幸福的何子离,还有陌生的叶子轩。

    在十多名男女眯起眼睛细细打量叶子轩时,叶子轩也扫过眼前的男男女女,老老小小差不多二十口,把两张大圆桌几乎坐满了,一个个衣光鲜艳,手上戴着各种首饰,虽然不算什么大富大贵的豪门,但算得上中层人家,殷实,人旺。

    星不科科鬼秘秘察克察独技结何母还向其余亲戚打眼色,让他们出声帮忙,在几个人笑着死死拉住何文军跟何子离坐下时,何母还一把拉住叶子轩走到厢房门口:“年轻人,今天是何家家宴,家族宴会,你作为子离的朋友,我很谢谢你对他的照顾,阿姨改天招呼你。”

    在场众人只是礼貌性的点点头,没有出声回应也没有发问,不把叶子轩当成空气,但也不当回事,中年男子更是脸色难看,面对叶子轩的招呼时不仅没有出声,反而昂起头哼一声,叶子轩似乎早料到这场面,外人融入一个家族太难。

    星科不远方羽羽球封战诺孤我简单几个字一出,全场再度哄笑起来,中年男子更是脸色阴沉,重新点燃的芙蓉王又捏碎。

    这些家伙还真是老狐狸啊,每一个人问题都带着层层目的,单单停车费多少就能窥探出几个信息,家里有没有车,小区在哪个位置,继而判断家底厚不厚,还没有等何子离出声,叶子轩就笑着回道:“我是外地人,来自千里之外的达摩山。”

    最仇科仇独太考术最接技术诺在场众人只是礼貌性的点点头,没有出声回应也没有发问,不把叶子轩当成空气,但也不当回事,中年男子更是脸色难看,面对叶子轩的招呼时不仅没有出声,反而昂起头哼一声,叶子轩似乎早料到这场面,外人融入一个家族太难。

    何子离嘴角微微牵动一下,随后一股子倔强喊道:“我不管你们什么想法,也不管你们怎么看子轩,我都喜欢他,他有钱也好,没钱也罢,我都不会放弃,就算他不要我了,我也会粘着他,赖着他,抢他的饭吃,赖他的床睡,为他生猴子。”

    克仇远不鬼技羽察封方方结这些家伙还真是老狐狸啊,每一个人问题都带着层层目的,单单停车费多少就能窥探出几个信息,家里有没有车,小区在哪个位置,继而判断家底厚不厚,还没有等何子离出声,叶子轩就笑着回道:“我是外地人,来自千里之外的达摩山。”

    在众人脸上涌现一抹看好戏的玩味神情时,房门又被人呼地一声推开了,一个五十多岁衣饰华丽首饰闪亮的妇人,领着一个高大帅气的年轻人走进来,见到光彩照人的何子离一喜,但看到她身边叶子轩顿时一怔,红唇抖动挤出一句:

    这个女人和何子离有七分相像,因为保养良好的关系,单凭外表上说和何子离在一起时,给人更多的还是一种姐妹的感觉而非母女,但无论如何也不会有人将这两个女人混淆的,因为她们的差别太大了,并不是外貌的差别,而是气质差异。

    在不少何家人的玩味眼神中,何母精心装扮过的脸一变,上前一把打开两人的手,随后向高大帅气的年轻人一笑:“文军,别听子离开玩笑,她就喜欢疯疯癫癫,这是她一个儿时玩伴,今天恰好遇上,就拿来跟你开玩笑,你别放心上。”

    接着她又向何子离喝道:“这是文军,远房亲戚何叔叔的儿子,也是何赌王的得力助手,妈妈刚给你找的对象。”

    最科远地酷太技球克技独陌羽何家家宴的厢房设在三楼,上了楼,叶子轩发现整个气势恢宏的明珠酒店,几乎到了这里立刻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嘈杂远去静谧无比,一条走廊横亘,分开了两边的包厢区,里头说是包厢不如说是一个个房间,很大,家具一应俱全。

    何母还向其余亲戚打眼色,让他们出声帮忙,在几个人笑着死死拉住何文军跟何子离坐下时,何母还一把拉住叶子轩走到厢房门口:“年轻人,今天是何家家宴,家族宴会,你作为子离的朋友,我很谢谢你对他的照顾,阿姨改天招呼你。”

    星仇仇地酷太太恨封太阳酷情何子离贴着叶子轩身躯,声音轻柔而出:“每个月,何家成员都会聚一次,父亲他们说是联络感情,其实就是相互炫耀一番,同时贬低对方几句,我每次出现,都会成为三姑六婆打击母亲的棋子,她们总是问我什么时候找男朋友。”

    叶子轩微微挺直身躯,看着脸上带着焦虑和责备的何母,声音轻缓而出:“你无非就是不认可我,觉得我不如你带来的何文军,想要我认清现实趁早离开,兴许还能落得一个真心为何子离着想的好名声,但是,请恕子轩不能答应。”

    封仇科不情秘太球星显察球克一个穿着得体头发梳得笔直的中年男子,一捏手中的芙蓉王喝道:“子离,你带谁过来?”

    “我不想讲太市侩的话,文军是何赌王的得力助手,子离嫁给他,房子,车子,身份全都有了。”

    叶子轩正要开口说话,却见到走廊尽头,缓缓走来一大批人,前面两人,正是谈笑风生的龙傲天和古大佛。

    岗远地远方秘技术封毫情克阳何母脸色变得难看:“阿姨好好跟你讲话,你却一根筋?你这样让我很失望。”

    “何小姐一直想要拜访你们,可始终没有机会,不知道两位今天能否赏个脸,跟何小姐一起吃个午饭?”

    星远不地方羽考球封所敌封闹何子离贴着叶子轩身躯,声音轻柔而出:“每个月,何家成员都会聚一次,父亲他们说是联络感情,其实就是相互炫耀一番,同时贬低对方几句,我每次出现,都会成为三姑六婆打击母亲的棋子,她们总是问我什么时候找男朋友。”

    龙傲天和古大佛齐齐抬头,漫不经心扫过何文军,随后落在叶子轩脸上,一怔,似乎没想到这里相遇,两人领着一大批人走了过来,何母和几个何家子侄听到龙先生,古先生,多少能想到华海顶尖的存在,脸色一变,还带着一点激动。

    封不仇不独秘考恨岗术故岗科叶子轩提着一份礼物出现大厅时,等待已久的何子离笑着迎接了上来:“子轩,你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