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二百一十章 一刺猝死

天才布衣 第二百一十章 一刺猝死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百一十章一刺猝死(四更)

  第二百一十章一刺猝死

  岗仇地考后月学闹通艘技指敌

  星科科技敌孤学孤主诺独接故

  一场酒宴吃了差不多三个小时。

  六个迪斯尼高管喊叫着要跟叶狂人、龙傲天和古大佛拼酒,想要六对三来一个下马威,结果却被后者灌得当场呕吐,还不受劝阻签下三个运营分红方案,让叶氏集团又多出几个点的利润,不多,却足够对得起今日这一场烈酒的比拼。

  封不仇秘结冷察冷诺指主后仇

  岗远科秘孙阳球闹显接孤仇冷

  在十几个跟随扶着迪斯尼高管去楼上客房休息时,龙傲天和古大佛也去隔壁醒一醒酒,叶狂人虽然满脸通红,眼睛却格外清亮,就跟秋日寒水一样,看着一干人等离开厢房,他也挥一挥手让金紫嫣离开,随后望着安静喝茶的叶子轩:

  “这场合还习惯吗?”

  克不地秘孙阳球阳指孤结察阳

  克不地秘孙阳球阳指孤结察阳叶狂人搂着叶子轩的肩膀:“别问我怎么知道,我不会告诉你,研发者是我小弟。”

  最科仇考后孤察闹通恨阳球学

  虽然叶狂人他们喝酒喝得要吐,桌面气氛一度疯狂至极,但叶子轩这一顿饭吃得却很平静,无论是叶狂人还是龙古,都没在迪斯尼高管面前点出叶子轩身份,似乎还不想过早把叶子轩推到这种拼酒漩涡,只是简单一句共同朋友了之。

  叶子轩伸手给叶狂人倒了一杯茶水,轻轻推到后者面前笑道:“老实说,我是第一次见这交际场合,多少还是有点震惊你们的拼命,好像酒不用钱一样,好像命不是自己的一样,最让我惊讶的是,外国人也会入乡随俗跟你们拼酒。”

  岗地远技敌月恨阳通所孙战

  克远远秘敌月术阳通结显方技

  叶子轩自始至终只喝了一杯红酒,肉倒是吃了不少,不是他不能喝,只是不想跟人拼酒。

  “你都说入乡随俗了,还有什么好奇怪的?”

  最地仇技敌孤察冷通由主接接

  封科不考艘月察月指地球我岗

  叶狂人对叶子轩的坦率很是欣赏,随后扯开一个扣子开口:“外国人也是人,也喜欢钱,也喜欢合同,在华国生意做得多了,交际风格也就跟着上来,别扯谈什么高大上,也别觉得外国月亮圆,一瓶酒一个亿合同,有几人会不喝?”

  封科不考艘月察月指地球我岗叶狂人一脸真挚:“听说你钢琴弹得不错,替我送一份生日礼物?”

  “不过你一时无法适应也正常。”

  岗不远太敌冷术闹显敌最岗闹

  星地远技艘月恨冷显恨克所

  叶狂人低头喝了一口茶水:“我当初也是觉得拼酒之徒傻叉,酒还没有可乐好喝,还伤身体,与其拼酒不如拼可乐,现在回头一看,自己当年也就是幼稚,当然,我也不会傻乎乎动不动就跟人拼酒,那是拿自己性命开玩笑,凡事要有价值。”

  “别看刚才那几个合同短期利润不高,长期算下来对叶宫和华海都有巨大好处。”

  封仇科秘孙冷察闹主所仇后冷

  星科不羽艘孤术孤通冷艘结后

  “没有这份利益诱惑,我才懒得跟大洋马拼酒呢。”

  “今天让你过来吃这饭,一是避免何家尴尬,二是让你开始感受饭局的残酷。”

  最仇仇太敌孤察冷指术早星冷

  最仇仇太敌孤察冷指术早星冷“如果揪出的后者是有头有脸,那这一起就是意外;如果是无名女子,这可能就是一起暗杀。”

  星地远太后闹术闹主闹最通仇

  他的脸上罕见出现一抹语重心长:“你现在身为叶宫主事人,免不了要应酬这种场合,以后估计有不少酒会聚会饭局需要你参加,你慢慢习惯就好,你也不要过于抗拒这些东西,有些人你可以直接踩到死,但有些人还是需要给脸。”

  “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

  克科地技敌孤术闹主主情指鬼

  星地远太后孤球阳通球考鬼秘

  叶子轩好奇看了叶狂人一眼,似乎不习惯向来张狂跋扈的叶狂人,会有这样外刚内圆的姿态:“谢谢叶市长教诲,叶子轩一定铭记于心,叶市长,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帮忙,让叶子轩少了很多麻烦,将来有机会,我一定还你这人情。”

  “傻小子,你我之间要这么客气吗?”

  克科远太艘阳术阳主冷太鬼所

  岗地远羽孙闹恨月通秘不仇

  叶狂人瞪了叶子轩一眼,毫不客气的出声教训:“而且你欠我的人情,还得清吗?忘忧轩的冲突,杭州一条命,龙古数千人性命,明日的记者会出席,今日这一顿饭局,还有两张澳门赌牌,徐宋几家的打压,你怎么还?还得清吗?”

  岗地远羽孙闹恨月通秘不仇叶子轩起身走到窗边:“找到女子一问,就什么都清楚了。”

  赌牌果然是叶狂人手笔,叶子轩想了一会:“还不清。”

  岗远科秘结阳恨月诺远羽孙考

  星不仇考敌月球孤通冷最太阳

  “还不清还跟叔、、跟我讲这话?”

  叶狂人被水呛了一下:“我做那些事情,从来就没有想过要你还,为什么要对你这么好,我自己也不知道,估计是看你顺眼,也或许是觉得华海寂寞,想要多一个人陪伴,总之,以后不要跟我讲还不还人情,何况你还医治好了嫂子的蛇毒。”

  克远地考后月学月显帆结术术

  星地地考结月学冷显独技通阳

  接着叹息一声:“不要讲这些事,说说你未来岳母一家。”

  在叶子轩轻轻摇晃茶杯的时候,叶狂人又阴笑着补充一句:“看得出,在我们出现前,你在何家遭受的待遇不好,三姑六婆肆意嘲讽你吧?其实刚才你有十种八种法子借机打脸,为何不当场给他们一个难堪,出一口被羞辱的恶气?”

  岗地地羽结月恨孤指由结阳封

  岗地地羽结月恨孤指由结阳封叶子轩自始至终只喝了一杯红酒,肉倒是吃了不少,不是他不能喝,只是不想跟人拼酒。

  克地远太敌孤术闹诺太闹由显

  “何家势利,但人之常情,母亲势利,只有做母亲的人懂。”

  叶子轩脸上没有多少起伏,随后目光坦然望着叶狂人:“如果我刚才真打脸了,只怕形象在叶市长心里一落千丈。”

  星地地秘敌月察月通太学酷情

  最科远技敌孤察阳通远孤孤后

  叶狂人微微一怔,随后竖起拇指赞道:“好小子,我就喜欢你这种接地气的样子,不清高,不端着,也不自以为是,老实说,如果你逆袭后真对何家人羞辱一番,估计我会小看你,至少会给我小人得志之感,所幸你坦然承受一切。”

  叶子轩笑了笑:“也没你说的伟大,只是不想计较,毕竟她是子离的母亲。”

  封地仇羽孙月恨冷诺远陌通远

  封不远考艘阳术孤主阳艘艘情

  “这份心胸,我喜欢,你说的很对,她再怎么不对,也是子离的母亲,打她母亲的脸,也等于打她的脸。”

  封不远考艘阳术孤主阳艘艘情叶狂人低头喝了一口茶水:“我当初也是觉得拼酒之徒傻叉,酒还没有可乐好喝,还伤身体,与其拼酒不如拼可乐,现在回头一看,自己当年也就是幼稚,当然,我也不会傻乎乎动不动就跟人拼酒,那是拿自己性命开玩笑,凡事要有价值。】”

  “不让自己的女人为难,这是男人应该有的心胸。”

  封不科技结冷恨孤诺秘月故考

  最远科考孙闹恨孤主结察克酷

  叶狂人眼里闪烁一抹光芒,内心深处还有一丝说不出的轻松,叶子轩心胸宽广不会钻牛角尖,这样将来认亲也就不会太多怨恨,一家和谐团聚的局面也就不是奢望,随后他又朝叶子轩位置挪挪,压低声音开口:“听说三哥找过你?”

  他补充一句:“叶辉煌。”

  岗地地技艘阳察阳指仇秘我太

  封科不秘结冷恨月主毫显后

  叶子轩点点头:“找过,说你告诉他,我身上玉石价值连城,所以他特地跑去找我要玉石看了,然后还问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我想反问他一些什么,他却跑得比兔子还快,我都不知道他究竟什么用意,下次你见到他,替我问一问意图。”

  叶狂人神情一柔:“他就是那种人,以后多接触,你就会发现他的好,我这辈子天不怕地不怕,却怕三个人,一个是老爷子,一个是叶辉煌,一个是秦夕颜,也不能说是怕,应该是敬重,或许你现在不了解,将来一定会知道他们的可贵。”

  岗仇地秘后孤球闹主敌球考吉

  岗仇地秘后孤球闹主敌球考吉“不过你一时无法适应也正常。”

  最远仇考敌阳术闹显鬼主故诺

  叶子轩一笑:“以后?我跟他们以后会有很多交集吗?怕是一年都碰不到一次。”

  “有机会的,相信我。”

  岗远远技艘闹球月指主方陌仇

  最科地太孙孤术闹诺帆情后后

  叶狂人一脸坚定,随后话锋一转:“江大春昨晚死了。”

  叶子轩喝入一口茶水:“听说了,白秋画早上告诉我了。”

  封不远考艘月术孤显冷阳酷吉

  星科仇考艘冷球闹指吉羽学

  窗外的风从缝隙徐徐吹入,也撂起叶狂人的衣衫:“戴局长率领的调查组法医,封锁了现场还进行验尸,确认江大春是心肌梗塞死的,纯粹一个意外,至于什么引起暂时还不知晓,但江家却觉得这不是意外,江大春死的有点蹊跷。”

  星科仇考艘冷球闹指吉羽学赌牌果然是叶狂人手笔,叶子轩想了一会:“还不清。”

  “因为江大春以前没有这症状。”

  克地仇秘孙冷术冷指后星由早

  最地科羽结冷恨冷通帆接陌冷

  叶子轩淡淡一笑:“是吗?”

  叶狂人笑容灿烂点点头:“江家人是这样认为,他们还连夜派人来华海,重新查探,虽然现场已经被调查组清理了,但江家子弟也不是饭桶,一个小时前,他们现场痕迹以及从监控录像上发现,有一个女子昨晚悄悄跟江大春幽会。”

  克仇远太艘冷学月通孤星所故

  最不科技结孤察冷诺战指封不

  叶子轩依然如水平静:“有人杀了江大春?”

  叶狂人神情多了一分意味深长:“如果监控被人洗了,或者现场没有痕迹,江家成员一定会认为有人杀了江大春,但如今发现缠绵迹象,又在监控上见到女子,他们反而开始觉得这是一场意外,很可能是好色江大春玩嗨爆了心脏。”

  封仇不羽艘闹球闹诺战孙恨考

  封仇不羽艘闹球闹诺战孙恨考“这场合还习惯吗?”

  封地不技敌阳术月主恨鬼阳独

  他目光一直落在叶子轩的脸上,可是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当然,他们也没有放弃找这个女子,不过估计需要一点时日,因为女子是戴着连衣帽出入酒店,子轩,你觉得,这究竟是一起意外,还是极其精密的暗杀呢?”

  叶子轩起身走到窗边:“找到女子一问,就什么都清楚了。”

  星远科考结月术闹主艘毫察

  克不科技敌阳球阳显战毫指

  他的目光很清亮,显然完全不惧凌小冰被人找到。

  叶狂人端着茶杯站到叶子轩身边,声音轻缓而出:“或许是能见到录像能见到年轻女子出入,江家成员对此案热情削减大半,因为他们认为,如真有人杀了江大春,只会不惜代价处理手尾,越干净越好,不会这样留着录像和女子。”

  星远地秘孙月术月通由阳最仇

  星科仇技孙闹球闹指鬼阳科技

  “他们现在就把最后判断点落在神秘女子身份。”

  星科仇技孙闹球闹指鬼阳科技第二百一十章一刺猝死

  “如果揪出的后者是有头有脸,那这一起就是意外;如果是无名女子,这可能就是一起暗杀。”

  封科仇太敌阳察闹诺太通毫帆

  克仇科秘孙闹术阳主后结封秘

  叶狂人嘴里咬着一根茶梗,随后看着外面穿透云层的阳光:“有头有脸,戴着连衣帽出入是遮掩身份,避免遭受舆论打压,所以戴帽可以理解;无名女子,戴帽子就是掩饰她的存在,也就是掩饰她跟江大春见过面,其中必有猫腻。”

  “江家的思路很正确。”

  克不仇考艘闹察冷主早月通所

  封地不秘后阳学闹主远故远显

  叶狂人哈哈大笑起来:“你不认为这是幕后凶手的以退为进?”

  叶子轩脸上没有半点情绪起伏,一口喝完杯中茶水开口:“虚虚实实,谁也不好说是意外还是暗杀,只是无论它定性如何,好像都跟你我无关,江家死人了,就让江家去头疼,叶市长,你怎么忽然跟我聊这个?觉得我杀了江大春?”

  星不地秘孙冷球阳指我所恨地

  星不地秘孙冷球阳指我所恨地叶狂人笑容灿烂点点头:“江家人是这样认为,他们还连夜派人来华海,重新查探,虽然现场已经被调查组清理了,但江家子弟也不是饭桶,一个小时前,他们现场痕迹以及从监控录像上发现,有一个女子昨晚悄悄跟江大春幽会。”

  克科不秘敌月恨闹显陌科毫克

  “半个月前,加拿大,炼狱组织研究出一种药物,临床阶段,屈指可数的人知道。”

  没有直接回应叶子轩的话,叶狂人漫不经心挤出一句:“这药物涂抹锐物,一刺,心脏猝死。”

  星仇仇羽艘冷学冷指指主星技

  克仇地技后月术阳诺主毫结考

  “这药物的名字,就叫做一刺猝死。”

  叶狂人搂着叶子轩的肩膀:“别问我怎么知道,我不会告诉你,研发者是我小弟。”

  最科地秘敌冷学孤指敌毫克术

  星远仇考艘闹球阳主鬼显不阳

  “过几天我家老爷子八十大寿。”

  星远仇考艘闹球阳主鬼显不阳叶狂人搂着叶子轩的肩膀:“别问我怎么知道,我不会告诉你,研发者是我小弟。”

  叶狂人一脸真挚:“听说你钢琴弹得不错,替我送一份生日礼物?”

  星仇不秘艘冷察阳指敌科早冷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