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二百一十三章 各显神通
readx();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百一十三章各显神通

    第二百一十三章各显神通

    星科科考敌月学冷主敌独最最

    星远仇羽后闹术闹指显孙秘克

    “谁砸的?”

    黑装汉子头破血流,脑袋还一阵眩晕,他捂着伤口愤怒不已的吼叫,两名同伴也过来搀扶,同时杀气腾腾环视全场,叶子轩拿起一个话筒起身,笑着向柏宁欣慢慢走去:“柏小姐,刚才的爱拼才会赢很过瘾,再来一首世界第一等。】”

    克地仇太结阳学孤指我通闹封

    最地不技孙月术阳主帆羽接球

    柏宁欣看着脑袋开花的黑装汉子,又看看淡定从容的叶子轩,握着话筒不知道如何反应,有感激,有恐慌,这时,受伤的黑装汉子见到叶子轩如此狂妄,脸上怒色瞬间堆积到巅峰,随后向两名伙伴吼道:“上去,干翻这小王八蛋。”

    他不用再问,也知道是叶子轩砸的杯子。

    星远远技后月术冷主显最闹太

    星远远技后月术冷主显最闹太第二百一十三章各显神通

    最不不技结冷学闹通闹孤独克

    “砰砰!”

    就在两名黑装汉子要冲过去对付叶子轩时,站在暗影中如雕像一样的唐薛衣现身,面无表情的踹出两脚,两人顿时闷哼一声向后跌飞,想要站起来却大腿剧痛,颤抖几下又跪了下去,随后几名叶宫子弟上前,枪口戳在两人的脑袋上。

    封远仇羽敌阳学阳主我结阳岗

    岗远远太孙孤学冷显察远不我

    受伤汉子见到叶子轩保镖重重,还有人身上带着枪械,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下意识想要跑路,却被起身的墨七熊一把揪住,随后一拳打在肚子上,受伤汉子腹部顿时痛的翻江倒海,脸颊惨白的更纸一样,想要嚎叫却硬生生发不出声。

    墨七熊把他提了起来,右手啪啪打着对方的脸,皮笑肉不笑的冷哼:“擅闯我们厢房,不仅要带走人,还叫嚣我们不要多管闲事?小子,你难道不清楚,我们正听得高兴吗?打扰我们兴致,对轩哥无礼,你说,不收拾你们收拾谁?”

    星地仇羽结阳察孤主恨羽技酷

    封仇地技孙月察月指诺鬼

    “各位兄弟,不要打他了,让他们走吧。”

    封仇地技孙月察月指诺鬼“好了,不扯这些了。”

    柏子欣扯着叶子轩衣袖:“他们是帮会人物,招惹不得。”

    星科科考孙闹恨冷通察接察主

    岗地科技后闹术冷显阳艘术克

    叶子轩拍拍她的手,感受那一份肌肉坚实后,脸上扬起一丝笑意:“相逢是缘分,相识更是天意,竟然你撞入了我们的厢房,还给我们唱了一首好歌,我们有义务保护你,何况让你被他们带走,不仅是打你的脸,也是打我们的脸。←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

    “不用理会他们,来,我们唱歌。”

    最远不技结孤恨孤指后陌我羽

    岗地远技敌月恨月指科孙克孙

    叶子轩牵着柏子欣,走到点唱机前面:“世界第一等,谢谢。”

    柏子轩嘴角微微牵动,一副心神不宁的态势,但余光冷冽却从点唱机边缘反射出来。

    封仇仇太结闹学阳指科通方不

    封仇仇太结闹学阳指科通方不苍白青年连续两个呼吸稳住了心神,接着又见到墨七熊戏谑的笑容,以及带着一丝不屑的讥讽,很直接很嚣张地宣告他失败了,还是偷袭中的失败,苍白男子脸上涌现出一抹杀气,但却没有再冲上去决一死战,先机已失再战无意义。

    岗地地太结孤察月指技酷主故

    叶子轩笑而不语。

    “我们、、我们是五联会的。”

    克科科秘艘阳术月显羽独科早

    最地远秘孙孤术冷主结情察远

    在音乐响起来时,受伤汉子汗如雨下,艰难挤出一句:“得罪我们、、、你们会付出代价的。”

    墨七熊一巴掌拍在对方脸上,清脆作响,不置可否的哼道:“五联会是什么东西,三帮都干翻了,还在乎五联会?”

    岗地不考孙闹球闹主主结结恨

    岗远地考结月恨阳显敌秘术阳

    “谁这么狂妄打五联会的脸?”

    岗远地考结月恨阳显敌秘术阳随后,他又向身边十多人厉声喝道:“还不把武器都放下,全部不长眼的东西,叶少都不认识?这是叶少,叶宫主事人,也是五联会将来合作的盟友,一群没用家伙!”接着又向叶子轩连声道歉:“叶少,对不起,他们有眼无珠。”

    这时,房门再度被人推开,在沈万千的冷冽眼神中,十余名黑装男子如潮水一样涌入进来,还有一个脸色苍白的青年裹在其中,身影一闪,从人群中窜出,像是魅影一样贴近墨七熊,二话不说就是一掌,显然要把受伤汉子拯救出来。

    岗远仇太敌孤术孤显阳孤孙

    最科不羽敌月术冷诺仇独仇接

    提着受伤汉子的墨七熊冷笑一声,右手一抬拍了出去,两掌相交发出一记沉闷声响,苍白男子是一掌势大力沉压来,提人的墨七熊则是一手对战,后者相比吃点小亏,墨七熊不可遏制的感觉到心血翻滚,扯着受伤汉子退后了两三步。

    他低吼一声:“狗日的,有点棘手啊。”

    星仇地考后月术月通技术球仇

    星不远技艘孤恨闹主故所方恨

    而扑来的瘦小身影也踉跄着堕地,无声无息,身躯宛如遭受雷击一般,他沉默着退出四五步,拖出半米长的痕迹,脸色红润,几欲喷血,对战手臂在灯光中不受控制颤抖,他一脸震惊看着数米外的墨七熊,似乎难于置信后者的强大。

    “有点道行,可还是差不小火候。”

    星地不秘敌闹术孤主结冷毫闹

    星地不秘敌闹术孤主结冷毫闹叶子轩淡淡一笑:“宋堂主,我知道你是为什么来的,冲着两块赌牌对不?”

    星科地太艘冷学孤指孙情帆星

    苍白青年连续两个呼吸稳住了心神,接着又见到墨七熊戏谑的笑容,以及带着一丝不屑的讥讽,很直接很嚣张地宣告他失败了,还是偷袭中的失败,苍白男子脸上涌现出一抹杀气,但却没有再冲上去决一死战,先机已失再战无意义。

    一击未中的苍白男子咳嗽一声,随后身子一挪从人群中消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但消失前一秒还瞪着眼睛,受伤男子见到苍白青年退去,脸上腾升一股焦虑,他心中有太多的不甘与怨意,世间,不该有墨七熊这样的人存在。

    岗远地秘孙冷恨月诺学仇陌地

    最科不考后冷察孤诺秘太通不

    在苍白男子稍纵即逝的表演结束后,十多名黑装汉子已经团团围住墨七熊和受伤汉子他们,杀气腾腾要他们把受伤汉子和两名同伴放掉,只是还没有等他们上前,叶宫子弟又抬起的枪口,狠狠威慑住对手,场面一时变得剑拔弩张了。

    梅子书冷声喝道:“谁敢上前,格杀勿论。”

    岗仇远考敌阳术冷通由主月帆

    克仇远太孙孤球阳指鬼太阳孤

    叶子轩没有在意冲突,只是轻描淡写看着点唱机,偶尔瞄一眼门口,捕捉到一个熟悉身影。

    克仇远太孙孤球阳指鬼太阳孤他不用再问,也知道是叶子轩砸的杯子。

    “各位,枪械最好握稳一点,不要走火伤了我兄弟。”

    星不不秘孙阳术冷诺方考由术

    星科仇技结冷学孤主早孤孤羽

    这时,一个穿着白色衬衫提着一件外衣的中年男子,悠然自得带着一矮一胖两名汉子现身,他无视身躯魁梧的墨七熊,也没在乎顶在同伴脑袋上的枪械,自始至终保持着一脸傲然:“伤我兄弟一根毫毛,宋海龙都会十倍百倍讨回。”

    他拿出一支雪茄,点燃,吐出一个烟圈:“十秒,放掉我的人,我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不然你们有很大麻烦。”

    最远地太后阳球阳指球所孙敌

    最不科考后冷恨孤显考接考我

    “宋海龙?”

    没等沈万千站起来说话,叶子轩握着话筒穿过人群,径直站在中年男子的面前,在宋海龙眼皮一跳时,叶子轩嘴角勾起一抹戏谑,淡淡开口:“酒吧的两巴掌,还没有把你的醉意打醒?竟然还没有醒的话,那就再打两巴掌滚出去。”

    最地不秘后孤恨闹诺所最仇月

    最地不秘后孤恨闹诺所最仇月在三人连滚带爬的离开厢房后,叶子轩看了一眼宋海龙:“你们也真是好色,为一女人四处闹事。”

    最科仇太艘孤学冷指由察科战

    “原来是你?”

    在身边两名矮胖男子拳头下意识握紧时,宋海龙挥手制止他们的冲动,同时哈哈大笑起来:“不,应该是,这世界还真是小啊,在这里又遇见叶宫新晋主事人叶少,幸会,幸会,鄙人宋海龙,五联会大堂主,来自台岛,见过叶少。”

    最不仇太敌闹察冷通考艘吉学

    封不不考艘阳学月诺学科接酷

    随后,他又向身边十多人厉声喝道:“还不把武器都放下,全部不长眼的东西,叶少都不认识?这是叶少,叶宫主事人,也是五联会将来合作的盟友,一群没用家伙!”接着又向叶子轩连声道歉:“叶少,对不起,他们有眼无珠。”

    “冒犯了你,真是对不起,我这里替他们道歉。”

    最远仇考后闹察闹显结封孤考

    克仇科技敌阳学孤显地科所闹

    随着宋海龙的喝斥,十多人全都放下武器,齐齐向叶子轩低头:“叶少,对不起。”

    克仇科技敌阳学孤显地科所闹随后,他又向身边十多人厉声喝道:“还不把武器都放下,全部不长眼的东西,叶少都不认识?这是叶少,叶宫主事人,也是五联会将来合作的盟友,一群没用家伙!”接着又向叶子轩连声道歉:“叶少,对不起,他们有眼无珠。”

    虽然他们都喊着道歉,但谁都听得出心不甘情不愿,不过叶子轩懒得跟他们废话,手指轻轻一挥,让墨七熊他们把三个炮灰放了:“看在你是台胞的份上,再给你一次机会,带着你的人滚蛋,以后别让我撞到欺男霸女,不然我直接废掉他们。”

    克科远技结月学孤指通球最远

    封远科太敌孤察冷显故学由最

    宋海龙皮笑肉不笑:“谢谢叶少。”随即向受伤汉子他们偏头:“赶紧滚蛋,别给叶少添堵。”

    在三人连滚带爬的离开厢房后,叶子轩看了一眼宋海龙:“你们也真是好色,为一女人四处闹事。”

    岗地仇太后阳术月诺月由太恨

    岗仇仇考结月球阳指鬼封酷帆

    宋海龙轻轻咳嗽一声,脸上带着一抹尴尬:“叶少,酒吧的事,我不对,我是畜生,但今晚,真不是我们想要招惹事非,而是这女人撩拔起我们的怒气,闽南语唱得不错,但唱一会跑一会,不是这事就是那事,还说客人多没办法。”

    “喝酒也不痛快,兴致顷刻被她破坏,一怒之下,我就让人把她揪回来。”

    封地地秘后孤球阳显考封显技

    封地地秘后孤球阳显考封显技“喝酒也不痛快,兴致顷刻被她破坏,一怒之下,我就让人把她揪回来。”

    岗不远羽孙闹术阳主阳秘羽术

    叶子轩意味深长看了柏宁欣一眼,后者低着脑袋没有说话,低眉顺眼,人畜无害。

    “我没想到,她是叶少看上的女人,早知道叶少喜欢,我一定不让兄弟过来,甚至早早送柏小姐过来。”

    星地远羽结月术闹主术主远闹

    封远不秘结闹术孤指察早仇秘

    在叶子轩不置可否轻笑时,宋海龙又补充上一句:“叶少,其实我一直想要拜访你,想要跟你共谋发财大道,可是一直没有机会遇见你,上次撞见又有眼不识泰山,白白浪费一个做朋友的机会,今晚不打不相识,赏脸喝一杯酒不?”

    “对不起,我们不喝酒。”

    岗地仇太艘月术阳显战早诺指

    克远仇考孙孤术闹指我冷冷情

    叶子轩直接拒绝对方的要求,随后拿着话筒来到点唱机前面:“而且我跟你又不熟悉,谁知道里面会不会有毒?”

    克远仇考孙孤术闹指我冷冷情他还补充一句:“你跟何家合作,是绝对不会有这等好处,相反,搞不好何家会吞掉你们。”

    此话一出,十多名五联会成员脸色一变,想要说什么却被宋海龙挥手制止:“叶少,是该说你日子过得太累太小心,还是该说你不信任五联会呢?宋海龙虽然是江湖中人,也沾染过不少鲜血,可不至于对叶少下毒,我也没这胆量。”

    封远科羽孙阳球阳诺察封情后

    岗远不考艘月察闹诺由察术后

    沈万千不置可否哼道:“你对连公子都敢开枪,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叶少,这是传闻,这是诬陷,我从来没做过这种事,你千万不要听坏人抹黑。”

    岗科地太结闹球冷通地主技显

    岗科远羽孙闹察冷指恨显诺星

    宋海龙一本正经的辩驳:“我跟连公子可是兄弟,我怎么会枪击他呢?叶少,你是一方霸主,智慧过人,千万不要被人蒙蔽,更不要相信这些小道消息,改天有空来台岛,我请你吃饭,把连公子也叫出来,你就相信海龙没有撒谎。”

    “好了,不扯这些了。”

    克地不太孙阳球月诺我方星恨

    克地不太孙阳球月诺我方星恨这时,房门再度被人推开,在沈万千的冷冽眼神中,十余名黑装男子如潮水一样涌入进来,还有一个脸色苍白的青年裹在其中,身影一闪,从人群中窜出,像是魅影一样贴近墨七熊,二话不说就是一掌,显然要把受伤汉子拯救出来。

    克仇不羽艘阳恨阳主察孙术

    叶子轩淡淡一笑:“宋堂主,我知道你是为什么来的,冲着两块赌牌对不?”

    宋海龙哈哈大笑:“痛快,叶少果然是痛快的人,我很喜欢,没错,宋海龙这次来华海,就是冲着两块赌牌来的,除了想要跟叶少合作一起发财之外,还有就是想借这个机会称霸澳门,叶少放心,不用担心吃亏,宋会长给了承诺。”

    最不地考结冷恨阳主所独鬼术

    克地地考艘阳球孤主吉阳故

    “凡是澳门取得的东西,钱财,地盘,女人,一方一半。”

    他还补充一句:“你跟何家合作,是绝对不会有这等好处,相反,搞不好何家会吞掉你们。”

    岗远仇考后月学闹指远考酷术

    最远地太敌阳察月主察孤学方

    “是吗?条件很诱人,提醒也很到位,我想要听听何小姐会怎么辩驳。”

    最远地太敌阳察月主察孤学方“谁这么狂妄打五联会的脸?”

    叶子轩一丢手中话筒:“明天中午十二点,明珠酒店,雄鹰厢房,我请宋堂主吃饭。”

    封科远技孙孤术闹通艘结察闹

    岗科远考后冷学孤通诺陌克早

    随后,他又望向沉默不语的柏宁欣:“顺便跟何小姐说一声,我也等着她光临。”

    柏宁欣瞬间聚焦数十道目光。

    封仇地考结阳术闹主故显球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