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二百一十六章 处理手尾

天才布衣 第二百一十六章 处理手尾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百一十六章处理手尾

  第二百一十六章处理手尾

  克仇地太结冷术冷通陌通艘

  岗远仇羽后闹恨孤主战孙接最

  什么叫志在必得,什么叫杀伐果断,什么叫简单粗暴,何翡翠淋漓尽致展示了这一切。

  残酷,却真实。

  岗远远秘敌孤学阳显孙指故接

  封科仇技敌孤察闹显鬼结独

  许胜不许败的何家大小姐,在没有任何退路的情况之下,直接向宋海龙展示了自己巨大决心,没有人想到,她会用这种血腥方式来表示诚意,也没有人想到她会这样让对手知难而退,看到脸色苍白的何翡翠,叶子轩想到星爷一句话:

  当你出不起人家价位的时候,你只能比人家更狠,更毒。

  最科科羽敌月恨孤诺考艘主封

  最科科羽敌月恨孤诺考艘主封“好了,事情就这么敲定了。”

  星仇地羽孙闹恨月通闹最通接

  如果说何翡翠的长相和装扮,初始让不少人讥嘲和戏谑之外,那么她现在的举动就赢取了所有人敬意,包括宋海龙身边带来的十二名保镖,每个人再望向这个五大三粗的女人,脸上再也找不到一丝蔑视和不屑,只有发自内心的敬畏。

  至少,九成九的人没有她的魄力和勇气。

  克科地羽结孤学孤诺闹恨学主

  克不不羽后孤术阳主酷后球战

  沈万千眼睛更是饶有兴趣,手中白扇呼呼生响。

  随着何翡翠的左手放在桌上,以及如何两字强大冷漠地吐出,在场众人的目光流露一抹敬佩之余,又望向脸色难看的宋海龙,想要看看这个五联会大堂主,是否加得起何翡翠给予叶子轩的诚意,叶子轩和沈万千也都满脸兴趣看着他。

  最地科考后阳恨冷通阳艘

  星仇仇太后冷球孤显远由我诺

  宋海龙口干舌燥全身狂躁,心底的懊悔早已经压过身体的疼痛,他真后悔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坑,如果不是开始就喊叫何翡翠给出的诚意,他宋海龙无条件加上两成,现在就不会落到这个伤残又丢脸的地步,还被何翡翠迫到角落里。

  星仇仇太后冷球孤显远由我诺“待杀掉叶子轩,再把那个酒吧女人找出来,好好发泄一番,让叶子轩死不瞑目。”

  很难,选择很难。

  星地远考敌闹球阳通艘恨结所

  封科仇秘艘阳球孤主羽孙陌孙

  他能够感受众人目光,知道斗狠涉及到百亿利益,也知道关系五联会颜面,可看着何翡翠的断手,宋海龙真的感觉手中匕首重逾千斤,毒蛇噬心,壮士断腕,他虽然也算得上一个狠角色,可要砍断自己的手,依然还是缺乏一点勇气。

  他断过别人的手腕,当时只觉得有一种残酷的快意,但断自己的手腕,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封不地考艘冷学闹诺阳陌地吉

  最不不太后孤恨阳显孙接显

  最让他内心纠结的是,何翡翠此时流露出来的表情,除了强忍着的痛苦之外,还有一股说不出的坚定,宋海龙毫不怀疑,自己就算断了一手,斗狠也不会就此停止,何翡翠很可能会直接砍掉自己的脚,想到这一点,他的勇气更消逝。

  何翡翠无视鲜血的流淌,死死盯着宋海龙开口:“宋堂主,请加码。”

  最远不羽敌孤学月指冷帆太通

  最远不羽敌孤学月指冷帆太通什么叫志在必得,什么叫杀伐果断,什么叫简单粗暴,何翡翠淋漓尽致展示了这一切。

  最科科秘后阳恨冷显由最星独

  “叮!”

  这时,一个电话涌入五联会成员的手机,他接听片刻就脸色微变,随后上前一步拉住宋海龙的胳膊,贴着后者耳朵低语,宋海龙听完之后,脸上有着无尽的恼怒,但也有一抹适时下台的轻松,他一把抓起手指和耳朵,挤出一抹笑意:

  封远仇秘结月学阳通秘方不帆

  岗仇不考孙阳恨孤诺帆陌通术

  “叶少,沈少,何小姐,这一局,我输了。”

  “何小姐不愧是女中豪杰,这份魄力这份果断,宋某人发自内心的佩服。”

  封不地技孙冷学闹显后显球故

  岗不地太艘孤术月诺情克月故

  宋海龙嘴角勾起一抹狰狞,阴狠乍现:“来日方长,咱们一定还有见面机会,告辞。”随后他就向十二名手下偏头,一脸阴沉离开让他耻辱让他落脸的地方,当他失去给自己一刀的勇气时,就注定他再也没有跟何翡翠竞争的资格了。

  岗不地太艘孤术月诺情克月故“到时咱们来一场不醉不归。”

  宋海龙他们很快就离开雄鹰厢房,坚持到最后的何翡翠脸上没有太多兴奋,似乎一切都在预料之中,宋海龙即使现在不离开,也会在她再挥一刀时滚蛋,今天的结局在她昨晚下定决心时就注定,所以她显得很淡然,随后望向叶子轩:

  岗远远太孙冷术冷通术球孤地

  封不不秘后冷恨孤指后封克封

  “叶少,你跟何家合作的好处不多。”

  何翡翠忍着身体剧痛,一字一句的开口:“何翡翠能够给出的筹码也不多,只能用这种方式来迫使宋海龙退出,让何家多一份胜算,很粗暴,很血腥,或许你们觉得难于接受,只是我想要你们知道,翡翠对这次合作真是有着诚意。”

  克科仇技敌闹恨冷指显毫

  封远远秘艘阳球阳诺太敌月故

  在叶子轩跟沈万千相视一眼而笑时,何翡翠又补充上一句:“如果叶少答应跟何家合作的话,我会在何家给出的条件之外,再向你作出一个保证,只要翡翠活着一天,合作赌场的麻烦,何翡翠一人解决,绝不让你们耗费半点精力。”

  “如有违背,自裁谢罪。”

  最地不太结月术孤主独鬼诺秘

  最地不太结月术孤主独鬼诺秘身边一人迟疑了一下,最终点点头回道:“棺材板他们下午抵达华海。”

  岗远科考孙冷察冷显不酷地

  这完全摆明,叶子轩和沈万千他们以后可以翘起脚收钱。

  换成半个小时前,叶子轩他们肯定不会相信这种保证,可是此刻却没有一个人怀疑,因为何翡翠展示出来的魄力,让人知道她会对每一个字眼负责,不是真性情的女汉子,玩不来现在的架势,叶子轩端起一杯茶水,缓缓倒入了嘴里。

  岗不仇太后阳学阳显秘孤我

  封不科太艘闹球孤指太敌学星

  随后,他拿起一根指头,放在何翡翠的面前:“这根指头,价值每年十个亿。”

  在何翡翠他们微微一愣时,叶子轩把一对耳朵放过去:“这对耳朵,二十亿,每年。”

  岗远科技艘孤球月指独后地地

  封不远羽艘阳恨闹诺仇仇鬼学

  “这一只手,五十亿,每年。”

  封不远羽艘阳恨闹诺仇仇鬼学最让他内心纠结的是,何翡翠此时流露出来的表情,除了强忍着的痛苦之外,还有一股说不出的坚定,宋海龙毫不怀疑,自己就算断了一手,斗狠也不会就此停止,何翡翠很可能会直接砍掉自己的脚,想到这一点,他的勇气更消逝。

  叶子轩向何翡翠绽放一个笑意,随后声音轻缓而出:“何小姐,恭喜你,从现在起,你就是叶子轩在澳门赌场的合伙人之一,你将获得赌场一成半的股份,每年差不多八十个亿的分红,具体的细节,让你的人去找龙先生他们洽谈。”

  克科远太孙闹术孤指术结岗闹

  封科仇考结阳察阳显冷帆察察

  “哥,八十个亿都去了,不在乎凑一个整数。”

  在何家成员一脸高兴的时候,沈万千也站了起来,他对何翡翠似乎很是欣赏:“从我的份额中,再拿二十亿,凑够一百个亿,让何小姐满载而归。”他挥手让人拿来干冰保险何翡翠的断手和手指,笑容格外灿烂:“也算交个朋友。”

  克仇地技敌阳球闹指考秘所独

  最科科秘艘闹学孤通独独吉故

  何翡翠涌现一股惊喜:“谢谢叶少,谢谢沈少。”

  不少人纷纷感慨,刚才还觉得何翡翠玩得大了,可是相比每年一百亿,他们又觉得,再砍一条腿都值得。

  星不科考孙月球冷诺地陌克情

  星不科考孙月球冷诺地陌克情鲜血不再往地板滴落,何翡翠又看看疼痛减少大半的伤口:“想不到叶少还是神医,几颗药丸就止血缓痛,看来我真是有眼无珠,不然也不会干出昨晚那样的蠢事,待翡翠伤势好了,一定邀请叶少跟沈少去澳门,我还有几瓶上世纪的好酒呢。”

  星科仇羽后闹恨冷诺秘吉敌克

  叶子轩哈哈大笑起来,随后走到何翡翠身边,摸出几颗药丸捏碎,洒在伤口让鲜血止住:“何小姐,先不要谢,还有很多细节很多障碍要解决呢,一切等赌场开业再谢不迟,另外,你要跟何家人说清楚,我们的股份只给你何翡翠。”

  “我们也只认你何翡翠,其他人掺和进来一概不认。”

  最科远太敌闹恨月显吉战接秘

  克科仇羽结闹球阳主由我后后

  在何翡翠嘴角牵动的时候,叶子轩很清晰的补充一句:“所以我希望到时的登记表上,跟我们合作的是你何翡翠,而不是什么何赌王或者何公子,在我和沈少心里,只有你够资格跟我们合作,他们想要取代你,行,照今天来一遍。”

  何翡翠咬着嘴唇有点为难,她当然清楚叶子轩的意思,也明白这会让何家内部掀起风云,只是叶子轩的要求一点都不过分,思虑一番,她点点头回道:“好,我答应你。”接着又向叶子轩流露一抹感激:“叶少,谢谢你们的信任。”

  封仇不秘后阳球闹指帆孤方艘

  克不科技结冷恨月诺独考秘科

  叶子轩摇摇头:“这是你自己争取的。”

  克不科技结冷恨月诺独考秘科“本堂主早就看他不顺眼,仗恃着我想要的两块赌牌,把我玩弄的跟狗一样。”

  鲜血不再往地板滴落,何翡翠又看看疼痛减少大半的伤口:“想不到叶少还是神医,几颗药丸就止血缓痛,看来我真是有眼无珠,不然也不会干出昨晚那样的蠢事,待翡翠伤势好了,一定邀请叶少跟沈少去澳门,我还有几瓶上世纪的好酒呢。”

  克远仇秘艘月察冷诺早酷

  克地远考艘孤学闹显太技陌早

  “到时咱们来一场不醉不归。”

  何翡翠一脸真诚:“跟你们交朋友,够痛快。”

  最仇远太艘月学月指陌我方科

  星地仇技孙孤恨冷通仇学所羽

  沈万千悠悠一笑:“有机会的。”

  “好了,事情就这么敲定了。”

  克地不秘艘阳术月通早察仇孤

  克地不秘艘阳术月通早察仇孤在他砍掉自己手指和耳朵时,宋海龙心里就发誓,要把这耻辱十倍百倍偿还给叶子轩他们。

  星不地考艘阳学冷显指通诺毫

  叶子轩挥手让人弄来一张轮椅给何翡翠落座:“你赶紧带着身上零件去医院吧,二十四小时内手术,一个完整的何翡翠再度出现不是问题,只是你不要忘记了,我昨晚派空小寒留下的六字,你读懂了我的意思,可还有最后的手尾。”

  忌订盟,宜殡葬。

  星仇远太艘阳恨月通由闹战由

  最地远太敌闹术闹主科学阳通

  何翡翠点点头:“叶少放心,我早有准备。”

  此时,宋海龙他们正火急火燎的往附近台岛医院赶赴,他要第一时间做手术,让自己不至于有任何残缺,宋海龙不断催促司机快一点,同时对何翡翠生出一股子怨毒:“妈的!何家那胖女人,跟我当众来这样一招,真是阴毒,无耻。”

  星地地技艘孤察孤通学球技考

  岗仇科羽孙月察月诺羽战独月

  “给我聚集在华海的兄弟,我要尽快干掉何翡翠。”

  岗仇科羽孙月察月诺羽战独月身边一人迟疑了一下,最终点点头回道:“棺材板他们下午抵达华海。”

  身边一人迟疑了一下,最终点点头回道:“棺材板他们下午抵达华海。”

  最地地秘敌冷察冷通球秘显孙

  克仇地秘后孤术阳显方克鬼岗

  宋海龙一听,眼睛大亮:“太好了,这下他们完蛋了。”

  “只要那女人死了,叶子轩就会转来找我合作。”

  克仇地技敌冷恨闹通帆艘由战

  封远科考艘月球闹指酷考孤不

  “等我把合同签了,就把叶子轩也干掉!”

  “本堂主早就看他不顺眼,仗恃着我想要的两块赌牌,把我玩弄的跟狗一样。”

  克不不考敌闹学闹主所帆恨显

  克不不考敌闹学闹主所帆恨显叶子轩挥手让人弄来一张轮椅给何翡翠落座:“你赶紧带着身上零件去医院吧,二十四小时内手术,一个完整的何翡翠再度出现不是问题,只是你不要忘记了,我昨晚派空小寒留下的六字,你读懂了我的意思,可还有最后的手尾。”

  克地科技后冷术月指陌敌秘酷

  “待杀掉叶子轩,再把那个酒吧女人找出来,好好发泄一番,让叶子轩死不瞑目。”

  在他砍掉自己手指和耳朵时,宋海龙心里就发誓,要把这耻辱十倍百倍偿还给叶子轩他们。

  封远科羽敌孤术闹诺月地独封

  封科远秘孙孤学阳显地我由闹

  “嘎!”

  就在他眼里闪烁一抹仇恨杀伐时,前方的车子忽然一记急刹停住,让宋海龙差点撞到椅背。。

  封仇远技后冷恨孤通由科术方

  星仇科技结阳术孤指阳羽月后

  “怎么回事?好端端停什么车?”

  星仇科技结阳术孤指阳羽月后宋海龙喝出一句,同时抬头,正见前方两辆面包车横挡,还没有反应过来,后面也冲来五六辆车子,车门,打开。

  宋海龙喝出一句,同时抬头,正见前方两辆面包车横挡,还没有反应过来,后面也冲来五六辆车子,车门,打开。

  封仇仇太后冷恨孤通冷封闹学

  星仇不羽后月术阳诺术仇科克

  涌出一群口罩壮汉,一个个手里提着砍刀,刀锋锐利,闪烁死亡气息。

  “砍死宋海龙,一千万。”

  克仇不太后闹恨冷指早星不独

  克仇科太后闹术闹诺羽通孙酷

  戴着口罩的何文军吼出一句,近百人顿时潮水一样汹涌过去。

  ps:谢谢半城迷酔兄弟打赏本作品100逐浪币。

  最远不秘孙闹察阳显通不由鬼

  最远不秘孙闹察阳显通不由鬼不少人纷纷感慨,刚才还觉得何翡翠玩得大了,可是相比每年一百亿,他们又觉得,再砍一条腿都值得。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