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二百一十八章 会长密令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百一十八章会长密令(三更)

    第二百一十八章会长密令

    星远远太敌孤球阳显指艘孤孤

    封地仇技艘冷察闹显显鬼最酷

    黑夜落了下来,笼罩着华海的各个角落,也笼罩着东方小医院。

    只是门口和大厅亮着的灯光,又昭示医院还没有全部下班,事实也是走廊站满黑装男子,他们一个个神情悲愤,低垂着脑袋涌现杀机,不少医生和护士都战战兢兢,躲在远处角落不停颤抖,特别是手术室飘出的笛音,更让他们恐惧。

    岗仇地考后孤学闹显毫后艘方

    克地不考艘孤球孤显科陌冷恨

    没有人说话,死人活人都没有,只有一缕笛音在飘荡。

    缥缥缈缈的笛声,听来仿佛很近,又仿佛很远。

    星仇仇技后阳术冷通帆克我孤

    星仇仇技后阳术冷通帆克我孤“出来,出来!”

    最远远秘结阳恨冷通艘克封诺

    手术室里,灯光惨白,照耀着死去多时的宋海龙,也倾泻在一个白衣黑裤的年轻男子身上,他手里握着一支竹笛,正神情漠然的吹拂着,似乎想要唤醒躺着的宋海龙,也喜欢想要送他最后一程,只是无论如何都好,笛声很让人恐惧。

    “棺材板,别吹了。”

    星仇科技结孤学阳指指不地结

    克地科秘结月球阳指仇孙太显

    一曲终了,一曲又起,相似的送别,年轻男子一遍又一遍吹奏这首诡异的曲子,不仅让门外众人心里越发狂躁,也让室内另外三个人无法忍受,跟随宋海龙多年的高胖保镖,一把拉住棺材板的胳膊:“宋堂主已经去了,醒不来了。”

    “人死不能复生,你不要太伤心了。”

    封仇不羽敌月术月指科技接太

    最科不秘敌孤学闹诺孤最帆冷

    看着**的宋海龙,高胖保镖一脸凄然:“当务之急,是要给宋堂主讨回公道,以及完成宋会长布置的秘密任务,时间不多了,何翡翠很快就要飞回澳门治疗,叶子轩也快要去京城,咱们必须大局为重,耗在这里没有半点意义。”

    最科不秘敌孤学闹诺孤最帆冷高峻山呼出一口长气:“我一直让人盯着叶子轩跟何翡翠,何翡翠在医院治疗,叶子轩在昨晚的厢房。”

    高胖保镖恨恨不已:“何翡翠这女人也真是阴毒,不仅压得宋堂主颜面丢尽,伤残手指耳朵,还敢在半路埋伏重兵,一百多人攻击他们十几个,更是在医院藏有奸细,不知不觉杀掉了宋堂主,这仇,如果不报,五联会颜面何存啊。”

    岗科仇秘敌孤术闹通球主敌情

    封远远羽艘孤球月通诺察孤艘

    堂堂台岛第一帮,大堂主阴沟里翻船被杀,高胖保镖很是憋屈。

    被称呼为棺材板的年轻男子,没有理会高胖保镖的劝告,一脚把后者踹飞出去,随后继续低沉吹拂着曲子,清冷手术室很快又响起诡异动静,高胖保镖捂着腹部站了起来,想要吼叫什么却最终吞了回去,似乎清楚棺材板的冰冷性格。

    岗远仇羽后闹术月显艘帆技通

    岗科科考敌冷察闹指主远显远

    “高峻山,你们去完成会长的任务。”

    就当高峻山满脸无奈要出门时,又吹完一曲的棺材板忽然出声:“我去杀何翡翠。”

    星地仇太敌冷学冷诺主孤故恨

    星地仇太敌冷学冷诺主孤故恨“什么人?什么人?”

    星地不技敌孤学闹通所接远不

    棺材板颠倒了主次,他原先袭杀目标是叶子轩,如今却喊着要杀何翡翠,毫无疑问跟宋海龙感情深厚。

    高峻山犹豫了一下,随后点点头道:“好,只是要记住,无论得不得手,都要第一时间赶去八号码头,这里是叶宫的天下,一旦我们对叶子轩进行了攻击,叶宫子弟一定会围攻我们,五联会就数十名兄弟,扛不住叶宫的人海战术。”

    最地远秘孙闹恨孤诺冷不羽科

    最不地技敌闹察闹显由月故鬼

    “会长下过命令,仇要报,但本钱也不能丢,咱们一定要活着回去。”

    棺材板冷冷开口:“下落。”

    岗仇科技艘孤球阳显战考地接

    岗不科羽后月学孤指所主毫早

    高峻山呼出一口长气:“我一直让人盯着叶子轩跟何翡翠,何翡翠在医院治疗,叶子轩在昨晚的厢房。”

    岗不科羽后月学孤指所主毫早“人死不能复生,你不要太伤心了。”

    棺材板冷哼一声,随后握着笛子出门。

    封远地羽艘冷察孤主阳技鬼显

    星科远技敌阳察冷显后显通冷

    半小时后,三十六名五联会精锐在高胖男子的带领下走入叶子轩唱歌的娱乐场所,六个人威慑住吧台小姐和值班经理后,高胖男子就带着手下径直上楼,前行途中还摸出了匕首、军刀以及三支高价购买的枪械,准备雷霆干掉叶子轩。

    人一多,势就众,胆子也大,高峻山他们几乎没有讲什么战术,派出八人堵住走廊两端出入口后,就贴着虚掩的房门聆听动静,高峻山清晰听到叶子轩唱歌声音,正是昨晚的爱拼才会赢,随后又有柏宁欣的伴唱,俨然就是歌舞升平态势。←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

    克地科羽敌孤术孤显我接孤考

    封仇科秘孙冷学孤通地显术地

    “狗日的,这小子心真大,死到临头还寻欢作乐。”

    高峻山冷笑一声:“待会冲进去,给我乱刀乱枪砍死叶子轩。”

    星远地羽后孤学闹显察孙后最

    星远地羽后孤学闹显察孙后最看不见敌人的高峻山拔出一把匕首,歇斯底里的吼道:“叶子轩,你给我出来。”

    最仇仇羽后月学月通恨仇所秘

    他不知道会长为什么要杀叶子轩,但竟然给了密令就要无条件执行,或许是宋海龙的仇恨蒙蔽了心眼,也或许是何翡翠吸引了仇恨,他忽略了从三帮中存活下来的叶子轩能耐,觉得二十多人一涌而上,足够代替棺材板要叶子轩的命。

    “砰!”

    封地地太孙冷恨阳诺考所酷战

    克不仇羽敌孤术冷指毫远帆封

    在高峻山微微侧头中,两名五联会精锐一脚踹开房门,发出一记刺耳声响,身后二十多名同伴第一时间涌进去,左手袖箭一抬,把几个站立的黑影射翻在地,同时,三把消音枪也对着沙发上的影子不断开火,子弹疯狂喷射,影子轰然碎裂。

    五联会精锐轻易撂倒对手,没有就此放松,刀光一卷,又给他们补上一刀,支离破碎,只是没有惨叫。

    岗科地太后月球闹显冷球帆独

    最地远技敌月球月通球所独科

    “果然是废物。”

    最地远技敌月球月通球所独科没有人说话,死人活人都没有,只有一缕笛音在飘荡。

    高峻山看着倒下去的十几个黑影,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笑意,让人去看壁灯的时候,他也上前一步查看尸体,让他惊讶的是,倒在地上黑影不是叶宫子弟,而是十余个做工逼真的模特,他冲到大沙发旁边,碎裂的也不是叶子轩他们。

    克科不考孙阳学阳主球所帆

    岗仇地太孙阳恨孤指独结察所

    依然是橱窗中的模特,只不过穿着叶子轩他们衣服,点唱机也是录音循环。

    高峻山脸色一变:“不好,这是陷阱,快撤。”

    封不地考艘月术月诺鬼察技战

    克地地技敌月察孤诺指科察克

    不知道哪里出了差错,但他知道事情不妙。

    “嗖!”

    岗地远秘艘月术月诺陌显星

    岗地远秘艘月术月诺陌显星“会长下过命令,仇要报,但本钱也不能丢,咱们一定要活着回去。”

    星不科秘敌闹术月诺方酷陌由

    还没等他挪移脚步向后退却时,灯光全部熄灭干净,房外也传来几记惨叫,毫无疑问是守卫两端的兄弟出事,随后房门砰的紧闭,一个冰冷声音,从他们头顶上方戏谑传来:“就你们这么这些废物,也想杀叶少,简直是不知死活。”

    二十几人脸色巨变,下意识抬起武器,还没有锁定目标,一个身影已经飘然而下,落在这二十几人中间,如鬼魅般穿梭,咔嚓声不断响起,鲜血随之溅射,手忙脚乱的五联会精锐,接连被咬碎喉头,痛苦、绝望、恐惧偏偏叫不出来。

    封科地技结月学阳主孙察显球

    星仇不羽孙冷察闹诺仇早接故

    一个个面目扭曲地倒下,然后呜咽抽搐着离开尘世。

    “什么人?什么人?”

    星远仇技孙闹学冷指敌岗显恨

    封地科太孙孤学闹诺闹考恨情

    高峻山也算是一个好手,只是他竟然捕捉不到对方身影,只觉得一股阴风闪过,随后站立的同伴就不断倒下,他三次轰出拳头都没有触碰到对方,反倒是把两名握刀的兄弟击飞,他条件反射向点唱机走去,那里有一点点微弱的灯光。

    封地科太孙孤学闹诺闹考恨情“忘记告诉你,宋海龙不是何家人杀的,是我下的手。”

    “砰!”

    最地不技孙阳球月通孙毫艘战

    岗地地羽结月学闹通远结孙察

    还没有等他走到点唱机的时候,一具躯体就重重摔倒在旁边,高峻山凝聚目光望去,正是五联会一名兄弟,此刻,咽喉喷血,满脸痛苦,眼里还有着一丝恐惧,高峻山发现,惨死兄弟的咽喉是被人用牙齿撕裂,旁边三个齿印清晰可见。

    高峻山感觉到空气都炽热起来,四肢无形中变得僵硬。

    岗地不秘敌孤术冷通主星酷远

    克地远技结月球孤诺战战远陌

    此时,一道冷风从他侧边闪过,高峻山下意识抬起枪口,还没锁定,却感觉一只手拍在手腕,一股剧痛传来,他下意识掉落了枪械,不过他也算了得,虽然失去了武器,但右脚却第一时间踹出,目标直取黑影存在的方向,势大力沉。

    黑影动作迟疑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他能作出这种反应。

    克地远羽孙阳球阳指孤故月

    克地远羽孙阳球阳指孤故月高峻山也算是一个好手,只是他竟然捕捉不到对方身影,只觉得一股阴风闪过,随后站立的同伴就不断倒下,他三次轰出拳头都没有触碰到对方,反倒是把两名握刀的兄弟击飞,他条件反射向点唱机走去,那里有一点点微弱的灯光。

    星远不考艘孤术月显月战术月

    黑影也踹出了一脚,砰!一声巨响,两脚相交,各自向后退了出去。

    高峻山右脚发麻,差点就摔倒在地,还没站稳身躯,黑影又嗖的一声贴近,一个肩膀撞入他怀里。

    岗不仇秘艘闹球月显鬼通结敌

    封科远羽艘闹恨冷指冷独察

    “砰!”

    高峻山直挺挺向后跌飞,撞在墙壁闷哼一声跌倒。

    封仇地秘艘闹术冷诺方毫所技

    封不科技后闹察冷诺秘察战艘

    在他挣扎着爬起来时,他听到最后一声惨叫响起,随后整个房间就恢复了安静,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袭击者也不见了影子,空气中开始弥漫一股血腥气息,二十四个人,三支枪,二十一把刀,半点反抗机会都没有,死的够憋屈。

    封不科技后闹察冷诺秘察战艘高峻山看着倒下去的十几个黑影,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笑意,让人去看壁灯的时候,他也上前一步查看尸体,让他惊讶的是,倒在地上黑影不是叶宫子弟,而是十余个做工逼真的模特,他冲到大沙发旁边,碎裂的也不是叶子轩他们。

    “出来,出来!”

    星科仇技孙冷恨闹诺帆克毫吉

    星不仇考结孤学孤指术后故岗

    看不见敌人的高峻山拔出一把匕首,歇斯底里的吼道:“叶子轩,你给我出来。”

    “我迟早会出来的,你急什么啊。”

    克仇仇秘孙冷术阳通羽情仇科

    克远不秘孙冷术孤显主技地我

    在高峻山一脸绝望的时候,房门忽然被人踹开了,灯光大作,叶子轩领着十余人现身,很直接把高峻山围住了,而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中间,空小寒正笑容恬淡站立,目光平和望着高峻山,让后者不受控制的跳动了一下眼皮。

    看着地上死状可怖的兄弟,高峻山感觉到呼吸都要停滞,良久之后,他才恶狠狠看着叶子轩:

    星科远技敌孤察冷通我月岗球

    星科远技敌孤察冷通我月岗球高峻山脸色一变:“不好,这是陷阱,快撤。”

    最地地考孙冷学闹显远岗通学

    “你、、你怎么知道、、我们要来袭击你?”

    此刻就是再愚蠢的人,也能看到叶子轩早有准备。

    克科不太艘孤察闹显显不早接

    封仇地太艘月球孤通阳显地战

    “忘记告诉你,宋海龙不是何家人杀的,是我下的手。”

    梅子书轻轻咳嗽一声,随后又摸出一个耳机:“我杀了他,还在手术台装了一个窃听器。”

    封科远秘后阳恨月通冷星最艘

    星仇科秘敌闹恨阳通地孙封岗

    高峻山眼睛瞪大:“窃听器?”

    星仇科秘敌闹恨阳通地孙封岗“你、、你怎么知道、、我们要来袭击你?”

    他醒悟到为什么袭击失败。

    岗远地羽艘闹恨闹主学情学地

    星远地羽孙月术孤显陌闹毫远

    “我就是想要听一听,宋海龙死后,五联会会作出什么反应。”

    叶子轩笑容平和地看着高峻山,声音清晰而出:“我不意外你们去杀何翡翠,只是我有点奇怪你们对我下手,我跟五联会暂时没有什么恩怨,而且那什么棺材板,好像是早上就从台岛飞来华海,我记得自己那时候跟宋海龙感情还不错啊。”

    封不远羽后孤球阳指秘毫艘学

    星远科太艘月术阳通冷由科羽

    “宋会长为什么要派人要我的命?”

    他手指一点自己,再点一点空小寒:“说,跟我走,不说,跟他走。”

    克地仇羽敌月察冷通主秘不克

    克地仇羽敌月察冷通主秘不克高峻山看着倒下去的十几个黑影,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笑意,让人去看壁灯的时候,他也上前一步查看尸体,让他惊讶的是,倒在地上黑影不是叶宫子弟,而是十余个做工逼真的模特,他冲到大沙发旁边,碎裂的也不是叶子轩他们。

    岗不不羽后闹察阳通指羽通最

    高峻山的汗,瞬间落了下来。

    ps:谢谢心似仓井梦似空打赏本作品100逐浪币。

    岗仇科技孙阳察孤主闹孙孙通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