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二百二十章 乱国毒士

天才布衣 第二百二十章 乱国毒士

  readx();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百二十章乱国毒士(五更)

  第二百二十章乱国毒士

  “嗖!”

  棺材板猛地踏前一步,阴森气势顷刻间爆发出来,

  “杀!”

  棺材板低喝一声,磅礴的气势猛地爆发而出,整个人突然消失在原地,下一瞬间便出现在唐薛衣的面前,没有半点废话,一刀狠狠劈出,空气瞬间爆裂开来,一股无与伦比的强大力量轰向唐薛衣,唐薛衣右手一抬,竹刀横挡了出去。

  一声闷响,两刀相交,两人各自向后退出三步,虎口都生出一抹疼痛。

  “你很强!”

  唐薛衣挤出一句:“不愧是五联会影子杀手。”

  棺材板冷冷开口:“你是谁?”

  唐薛衣淡淡回应:“等你的人。”

  神情漠然的棺材板没有丝毫停滞,身形一稳又冲了出去,嗡!一刀直斩而下,带着惊人的气势,眼看惊天刀芒就要斩落到唐薛衣的头上,唐薛衣的身体突兀消失,棺材板虽然能捕捉到唐薛衣的身影,但他的脸色依然露出了凝重神色。

  绝对的速度!唐薛衣像是一颗流星,甚至已经超过了刀芒的速度。

  “轰!”

  没有太多念头,号称五联会影子杀手的棺材板,再次挥冷漠斩出一刀,三尺白刀在被他灌注力量之后,威力再上一个层次,一道白光忽地炸开,空间好似在剧烈震荡,无数阴寒,周围的几条树枝断裂七八截,像是雨点一样纷纷落地。

  唐薛衣的身影快速闪动,从容躲过棺材板的刀芒,由始至终,他都没有被对方白刀伤到。

  他身上还带着伤势,跟对方硬碰没有绝对把握拿下,只能依靠灵活身法消耗棺材板力气,这样,才可能在对抗的最后赢取胜利,棺材板连出七招,可最后都落了一个空,那张满是阴狠的脸狰狞起来,白刀发出更为清脆洪亮的呼啸声。←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

  刀风四起,气流颤动。

  唐薛衣躲开第八招。

  “嗖!”

  就在这时,棺材板身躯一挺,就像是僵尸炸开棺材一样,忽地变速,挟裹着刀再次向唐薛衣冲来。

  他此刻像是一支离弦的箭,迅猛锐利,快到唐薛衣面前的时候,棺材板忽然挥出白刀,毫不留情切向唐薛衣右边的肋骨,这招并不是什么精妙的武功,甚至根本全无变化,但因为实在太准,太快,不给对方留下太多闪避招架的机会。

  唐薛衣眼里终于有了一丝波澜,退后一步,竹刀斜在身体右侧。

  “当!”

  一记酸牙脆响,唐薛衣的竹刀又刚好挡住了棺材板的白刀,如果有外人在场,肯定不明白唐薛衣随意的动作,为何总是恰到好处的挡住了棺材板的攻击,棺材板却明白,他刚才的一刀劈出了七个变化,唐薛衣的防守也换了七个位置。

  只是太快,快得让人瞧不出来。

  双方分开,虎口流血,隔着五米对视。

  “你我是同一类人。”

  看着唐薛衣冷酷坚定的眼神,棺材板罕见地挤出一句话,他不知道唐薛衣是否跟自己一样,有着让人愤怒又悲戚的过去,但他能够嗅到两人身上都有相同气息,近似野兽的敏锐,让他死死盯着面前的唐薛衣问道:“你有没有饿过?”

  唐薛衣平静出声:“有!”

  “你有没有冻过?”

  “有!”

  “你有没有吃过腐烂的东西?有没有死过一次?”

  “有!”

  “你有没有被人鄙视过,羞辱过?”

  “有!”

  “有没有像狗一样活过。”

  “有。”

  “你有没有半夜哭醒过,痛苦过,嚎啕大哭过?”

  “有!”

  “你有没有醉过?温暖过?”

  不待唐薛衣回答最后一个问题,棺材板吼出一声:“你我不该这样对抗。”

  唐薛衣冷冷回道:“我来医院就是等你。”

  棺材板低喝一句:“你知道我要来?”

  唐薛衣很直接开口:“你叫棺材板。”

  他还补充一句:“我刚才已经说过,叶少想要问问,宋会长为何要下密令杀他,叶宫跟五联会无怨无仇。”

  “真算有过节,也只不过是跟何家合作,但那是宋海龙胆魄不如人,怪不得叶宫选择何翡翠。”

  对方的眼睛瞬间亮了一下,就像是坟墓中一抹鬼火跳跃,但很快又恢复了死水一样平静:“你能在这里等我,还知道我叫棺材板,看来高峻山出卖了我。”他牢牢握着手中的刀:“我是不会跟你走的,也不会告诉你什么会长密令。”

  看到对方如此固执,唐薛衣也不再废话,挺直胸膛喝道:“出手。←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

  他没有十足的把握留下对方,但总是要全力一搏。

  棺材板神情漠然凝聚目光,他的眼比风更冷,比夜更黑,他的眼睛里仿佛也有把刀,仿佛想一刀剖开唐薛衣的胸膛,挖出这个人的心来,他实在无法相信,唐薛衣怎么会跟自己如此相似,连身法和刀法都殊途同归,他有些惺惺相惜。

  只是此刻又没有别的路可选。

  “嗖!”

  面对跟自己一样固执的唐薛衣,棺材板眼神一冷,脚步一蹬,再度出手,一连斩出七刀,倾泻而出。

  连绵七刀,虽然招式不同,攻击有先有后,但因速度实在太快了,看去好像是七把白刀,同时出手,宛如一大片月光倾泻,照耀着唐薛衣全身,月圆之夜,阴气最盛,棺材板就如刚刚吸收完夜华的僵尸,向唐薛衣绽放最霸道的刀法。

  唐薛衣脚步一挪,不退反进,直接向刀芒最盛中间撞去,手里竹刀也刺向棺材板的胸膛。

  这是两败俱伤的方法,棺材板脸色一滞,心里微微迟疑,白刀停滞一秒,随后回防一圈。

  “叮!”

  在这千载难逢的瞬间,一道翠绿光芒闪过,白芒立刻消去,棺材板向后跌了出去。

  唐薛衣咬着嘴唇后退三步,唇边多了一抹血迹,棺材板在半空中扭腰落地,背靠医院后门抖动嘴角。

  他的肩膀有一个伤口,深入一寸,鲜血肆意流淌。

  他虽然全力回防,但终究慢唐薛衣半拍,只格挡了一半,避开了胸膛,却没有让肩膀躲开。

  “我以为你不怕死。”

  唐薛衣淡淡开口:“没想到,你还不舍得死。”

  这是很打脸的羞辱,棺材板脸色却如水沉寂。

  “他们在这,他们在这,拿下,拿下。”

  就在这时,十几个何家护卫吼叫着追了过来,何文军的死让他们爆发出不小潜力,转了一圈最终来到后门,虽然不知道棺材板和唐薛衣是不是凶手,但见到两人都有武器还有人受伤,他们就下意识当成凶手包围,分成两队各自锁定。

  “我是叶宫唐薛衣,盟友。”

  见到四个何家护卫围过来,唐薛衣喝出一声:“他才是凶手。”

  “不准动,我们不认识什么唐薛衣,如果是盟友,你不用动,不然休怪我们无情。”

  四个何家护卫一脸狐疑盯着唐薛衣,显然不是很相信他的话,三人握着武器死死监督着他,一人拿手机想要汇报,唐薛衣不想引发误会也不想伤了他们,只能站在原地,而棺材板已经冷笑着出手,他对包围过来的何家护卫毫不留情。

  “啊——”

  一名何家护卫还没靠近,咽喉就已经被白刀刺穿。

  “嗖!”

  见到同伴横死,五名何家护卫怒吼一声齐齐出手,唐薛衣想冲过去,助何家护卫——臂之力,但四人困着他。

  而且还没有等他念头落下,就已看到两名何家护卫倒下。

  两把匕首在触及棺材板衣衫的那一刹那,两人全身的力气突然消失。

  白刀已经刺穿他的咽喉。

  棺材板并不比他们快很多,只快一分。

  一分就已经足够了。

  随后,肩膀染血的棺材板身躯一扭,对着另外三人的匕首迎接上去,像是一个送死一人,在三人微微一愣时,白刀又划过他们的咽喉,三人像是铁塔一样倒下,脸上充满了惊讶和恐惧,实在不能相信世上有这么快的刀,这么准的刀!

  突然间,四下一片死寂,没有人再敢出手,何家护卫脸上都带着惊慌。

  “嗖!”

  在唐薛衣从四人包围圈中闪出时,棺材板已经像是魅影一样翻过铁门,几个起落就拉开了双方距离。

  “你刚才问我,有没有醉过,有没有温暖过。”

  唐薛衣望着棺材板背影,像是利箭一样射出一个字:“有!”

  远处,棺材板身躯一滞,随后彻底消失。

  与此同时,叶子轩疗伤的医院,叶子轩正跟梅子轩如水平静对棋,一红,一黑,棋局交错,双方僵持不下,梅子书喝入一口中药,看着棋盘悠悠一笑:“叶少,你兵强马壮,大军压境很有黑云压城之感,只是子书收缩兵力,只守不攻。”

  “你没有三百步,无法攻破我的中宫。”

  叶子轩手指摸着一个炮,看着守成一潭死水的梅子书,揉揉脑袋:“确实有点棘手,虽然可以一步一步各种进攻,然后利用你疲惫的精神状态或者疏忽,取得这一局的胜利,可是这失去了策马平川的快感,也没有对战江湖的乐趣。”

  叶子轩眼睛微微眯起,扫过震动的一眼手机,唐薛衣发来的信息。

  他悠悠一笑:“双方气息相近,惺惺相惜,不忍痛下杀手,又有一个外因横生,此局看来要不胜不败啊。”

  梅子书笑了起来:“叶少,不胜不败,只是明面上对抗僵持,真要手段尽出,这世上没有和局这一说。”

  他感受嘴里的甘苦:“有时候,阳谋难于达成的目的,你可以利用阴谋来完成。”

  叶子轩来了一点兴趣:“此话怎讲?”

  梅子书手指捏起自己中宫的‘士’,意味深长的开口:“如果这个士,是叶少的卧底,我这个将,岂不早死了?”

  叶子轩大笑:“子书,你放在乱国,绝对是一个毒士。”

  ps:谢谢霎那芳华打赏本作品100逐浪币。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