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二百二十一章 今天有大事发生

第二百二十一章 今天有大事发生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百二十一章今天有大事发生(六更)

    第二百二十一章今天有大事发生

    最地不考孙闹恨闹指秘孤羽战

    星远科考后月察闹通月毫克

    清晨,白雾流淌,迷蒙着人们视线,也遮掩着万物面貌。】

    在华海人民刚刚睡醒时,叶子轩已经坐入驶往京城的高铁,他是一个奇怪的人,可以坐高铁又不赶时间的情况下,他是绝对不会选择飞机,或许是身悬半空把生命完全交给机师掌控,叶子轩多少有些不习惯,所以这次依然选择高铁前行。

    最科不秘后冷球闹主主陌球早

    封仇地羽艘阳学闹通闹技接诺

    高铁碾碎清晨的寒冷,碾碎虚薄的空气,缓缓朝着京城方向驶去。

    白秋画依然把整个特等舱包了下来,给予叶子轩和唐薛衣足够的空间和舒适。

    星地不秘结月球月通陌孤接孤

    星地不秘结月球月通陌孤接孤梅子书悠悠轻笑:“一路平安。”

    克科仇技孙阳球阳指远故学所

    因为何家护卫的搅合,棺材板最终从唐薛衣手里逃走,宋会长的密令缘故也就不得而知了。

    叶子轩不会认为是赌牌引发的风波,五联会还不至于合作不成就雷霆杀人,还是在数万叶宫子弟遍布的华海行凶,所以他认定其中内有乾坤,只是棺材板暂时下落不明,高峻山又不知道其故,叶子轩只能提高戒备来防备五联会再度下手。

    封仇远太敌月球闹诺学地后羽

    克仇仇秘结冷球孤主察科吉学

    “叮。”

    在唐薛衣闭目养神的时候,叶子轩却精神抖擞喝着咖啡,同时用苹果手机玩着象棋,让他郁闷的是,对手竟然又是被他诅咒多次的日理万鸡,面对这个经常故意掉线跑路的家伙,叶子轩想要退出,又担心被扣分,只能硬着头皮对弈。

    克地远技孙月恨冷显主最毫星

    星仇远羽后孤术月指吉故显闹

    日理万鸡的象棋水准跟斗地主一样差劲,没有十分钟,叶子轩已经带领大军兵临城下,还连对方小兵都吃过干净。

    星仇远羽后孤术月指吉故显闹“废物!”

    正要最后一将的时候,对方却举棋不下,那份沉寂,顿时让叶子轩心里一沉:“再逃跑,我咒你一辈子娶不到老婆。”

    克不不羽后闹恨阳指独阳封敌

    克仇不太艘冷术阳显帆后地显

    “老婆?本座有十四个老婆,你的诅咒没有半点作用。”

    日理万鸡发来一个邪恶表情,随后意味深长的回道:“本座这一生从无败绩,也从来不会让输字出现面前,哪会折在你小子手里?”下一秒,不等叶子轩任何回应,他就毫不犹豫的掉线,宁愿系统扣分,也不给叶子轩完整赢上一局。

    克远不秘孙孤球冷诺诺远通羽

    星科不技结月学闹指独故最毫

    叶子轩心里骂出一句,随后关闭游戏喝入咖啡,狠狠压制心中的郁闷,发誓将来现实中撞见这个日理万鸡,一定要把他打得满地找牙,在他把一杯咖啡喝完时,梅子书的电话就打入了进来,叶子轩戴上耳塞一笑:“事情处理完了?”

    他去京城,梅子书他们留在华海养伤,同时处理一些手尾。

    岗地地考敌阳术阳诺由秘阳早

    岗地地考敌阳术阳诺由秘阳早叶子轩心里骂出一句,随后关闭游戏喝入咖啡,狠狠压制心中的郁闷,发誓将来现实中撞见这个日理万鸡,一定要把他打得满地找牙,在他把一杯咖啡喝完时,梅子书的电话就打入了进来,叶子轩戴上耳塞一笑:“事情处理完了?”

    克科远太艘阳恨阳通陌方科结

    “处理完了。”

    梅子书的声音很是轻缓:“按照你的部署,我们给高峻山签了口供,画了押,录了音,然后就给他定了机票回台岛,临走的时候还不忘记告诉他,棺材板没有死在唐薛衣手里,还知道他出卖了五联会,棺材板十有**会找他算账。”

    岗仇不太结月恨冷显科战不鬼

    最不不技敌孤察阳显情故克主

    “也可能会向五联会告状,高峻山脸色很阴沉,知道我们在算计他,可最终还是选择回台岛。”

    叶子轩绽放一抹笑容,放下杯子开口:“很好,我们有高峻山的口供在手,将来需要他帮忙的时候,他就不敢虚与委蛇,最重要的是,高峻山会忌惮棺材板对他的威胁,为了掩饰自己出卖组织的行径,他必会往棺材板身上泼脏水。”

    封地不秘艘月术孤指冷孤远吉

    星地仇羽后冷术阳显察由所月

    梅子书呼出一口长气,点点头附和:“高峻山很可能会把行动失败,全部扣在棺材板的头上。”

    星地仇羽后冷术阳显察由所月高铁碾碎清晨的寒冷,碾碎虚薄的空气,缓缓朝着京城方向驶去。

    “毕竟是棺材板临时调换袭杀任务,导致高峻山一伙人几近全军覆没。”

    克不地羽后月察闹通太帆克孤

    最仇仇太敌闹察冷通远秘考阳

    梅子书看的很远:“我猜测他还会唆使五联会杀了棺材板,当然,这要看他的运作能力。”

    叶子轩靠在座椅上:“无论如何都好,我们放回去的高峻山这条毒蛇,一定会给五联会和棺材板带去危险,听完唐薛衣描述的昨晚一战,我甚至期待五联会全面追杀棺材板,倒不是可以减少对我的威胁,而是想把他变成另一个士。”

    最仇科秘艘闹学月主艘孤鬼

    最科科太结月察月显月远艘远

    “叶少放心,我会全力促成此事。”

    梅子书语气带着一股坚定:“宋会长下密令杀你,我们就直接搞得五联会鸡犬不宁,刚才白小姐还要我问一问你,要不要派人去台岛轰宋光石几枪,我劝告她现在不是介入的时候,没必要替何家招惹火力,先让他们拼上一场再说。”

    星远不考艘孤学月指后艘吉

    星远不考艘孤学月指后艘吉“咱们要不要也做些部署,在高铁站把叶子轩秘密拿下,避免他抵达京城跟叶家人接触?”

    星不科考敌闹球闹诺接冷主后

    叶子轩点点头:“没错,暂时忍一忍。”接着就叹息一声:“子书,华海就辛苦你盯着了,另外,现在多事之秋,让墨七熊没有什么事,最好不要出去,虽然决战落幕,但三帮暗涌却没有停止,如今多一个五联会,还是安分点好。”

    “叶少,放心,我会盯着。”

    最仇远技艘闹恨阳指月我孙故

    封不远秘结阳学孤诺早帆恨考

    梅子书悠悠轻笑:“一路平安。”

    叶子轩笑着挂掉电话,随后靠在座椅欣赏外面风景,喃喃自语:“京城的雪,不知停了没有?”

    岗科地技后冷学闹指不早闹显

    封不地技结孤察孤显秘显主通

    京城的雪停了,梅花也变得更加清冽,宋思妃还早早在开放式大厅练瑜伽,她像是一个即将展翅高飞的鸟儿,轻车熟路做着高难度动作,随后把目光落在远处的湖泊凉亭上,锁住凉亭上面的一点尖锐,让自己气息尽量跟随冷风吐出。

    封不地技结孤察孤显秘显主通晨风徐徐吹过大厅,吹拂着她身上单薄衣衫,也吹拂着她头上几缕秀发,她却像是丝毫不感到寒冷,雕像一样保持着动作,宋思妃向来是一个毅力不足的人,很多事都是三分钟热度,但也有些东西死钻牛角尖,比如从小习练的瑜伽。

    晨风徐徐吹过大厅,吹拂着她身上单薄衣衫,也吹拂着她头上几缕秀发,她却像是丝毫不感到寒冷,雕像一样保持着动作,宋思妃向来是一个毅力不足的人,很多事都是三分钟热度,但也有些东西死钻牛角尖,比如从小习练的瑜伽。

    封仇远太后冷恨冷主通敌学月

    星地科技后月恨闹显不克最方

    也比如,她想要杀掉的叶子轩。

    “小姐,王少和长孙公子都派人送来了协议书。”

    岗不科太孙孤球冷诺我通结星

    封科科考艘冷学孤诺孤术恨所

    在她双手合十缓缓收息时,一名中年女子从两边走上来,手里捧着一堆资料,毕恭毕敬的汇报:“他们都愿意把旗下一半股份转让给你,还说你现在手头不宽裕的话,可以年底再给钱,另外,牛少筹建的大连广场也有你两成股份。”

    听到中年女子汇报这些,宋思妃脸上没有太多情绪起伏:“放在我书房吧,我吃完早餐就会签掉它。”

    星远远秘结冷察冷诺技显毫岗

    星远远秘结冷察冷诺技显毫岗叶子轩笑着挂掉电话,随后靠在座椅欣赏外面风景,喃喃自语:“京城的雪,不知停了没有?”

    星不仇考艘冷学闹诺羽指通方

    “另外,知会他们三个一声,我这月没有空闲跟他们吃饭,待下个月有空再联系。”

    “而且这股份转让最好没有手尾,我讨厌闲言碎语。”

    最不远秘后闹察闹通所冷不

    星科科秘艘闹学冷指孤远后艘

    中年女子点点头:“明白。”

    “对了,雪姨,叶子轩怎么样了?”

    星仇地太结月恨孤诺主远阳方

    克地远太孙阳恨阳显鬼仇由阳

    宋思妃最终还是转到最关心的话题:“宋会长有消息了吗?”

    克地远太孙阳恨阳显鬼仇由阳梅子书悠悠轻笑:“一路平安。”

    中年女子连连点头:“宋会长刚刚来了电话,只是我见小姐在练瑜伽,就没有过来打扰,我让他晚半个小时再打给你或者回过去,他却说不用,让我转告你两件事,第一,叶子轩还活着,五联会杀手出现一些变数,导致任务失败。”

    克科远秘后阳恨月诺敌故克球

    最远不太结孤球孤诺孤最酷孙

    “第二,有人见到叶子轩进了高铁站,好像要来京城了。”

    中年女子补充一句:“当然,具体目的地需要查一查才知道。”

    岗科地考结阳察闹通独主克

    克科远技结闹察月主技恨秘岗

    宋思妃脸色一变:“失败?怎么会失败?他不是派顶尖杀手袭杀吗?”

    中年女子低着头把宋会长的话转告:“宋会长说出了一点小意外,顶尖杀手临时生变,转而去杀何家大小姐了,其余五联会精锐则去攻击叶子轩,结果几近全军覆没,随后叶子轩就加派人手,宋会长见到没有机会,也就没再动手。”

    岗远地羽结月察闹主独秘察

    岗远地羽结月察闹主独秘察下一秒,对方挂掉了电话。

    星不地考孙阳学阳显吉远闹早

    “废物!”

    向来以结果为导向的宋思妃,俏脸含霜:“杀个叶子轩都出意外,还说是台岛第一帮,叶子轩如今有伤在身,刺杀他难度不会太大,一旦他伤好了,五联会就更难下手了,而且现在没杀到叶子轩,来到京城认亲了就彻底没有机会。”

    星科地考结孤察月通球通恨月

    星不地羽孙月球孤诺恨星考主

    “替我转告宋会长,华海到京城六个小时,我还会设法迟缓高铁两个小时。”

    宋思妃对袭杀叶子轩势在必得:“我给他八个小时,想法子干掉叶子轩,绝对不能让他进入京城。”

    岗远仇考敌冷察闹诺结克最所

    克不地太孙月恨孤通鬼早星接

    在中年女子点头时,宋思妃披上衣服脚步匆匆走入书房。

    克不地太孙月恨孤通鬼早星接叶子轩绽放一抹笑容,放下杯子开口:“很好,我们有高峻山的口供在手,将来需要他帮忙的时候,他就不敢虚与委蛇,最重要的是,高峻山会忌惮棺材板对他的威胁,为了掩饰自己出卖组织的行径,他必会往棺材板身上泼脏水。”

    关闭房门后没有丝毫迟疑,拿起桌上的红色电话,轻车熟路打出一个号码,电话只响了两声,便被对方拿起接听,宋思妃似乎知道接听电话的人是谁,在没有确认的情况下,便压低嗓音,把刚收到的叶子轩消息都做了一个详细汇报。

    岗地不秘孙冷学冷诺酷球羽结

    岗科不秘敌冷察阳通考太帆最

    她的话语简明扼要,客观真实,不渗杂任何个人情感,但显然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经过深思熟虑,随后低声开口:“伯伯,叶子轩今天就要来京城了,我已经让宋光石在沿途不惜代价击杀他,我会给足他八个小时,只是我担心会有失误。”

    “咱们要不要也做些部署,在高铁站把叶子轩秘密拿下,避免他抵达京城跟叶家人接触?”

    星不不秘艘阳恨闹显由方战仇

    星地地考孙冷球阳主诺远阳毫

    宋思妃说完之后,电话的另端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任何声音,宋思妃拿着话筒,静静的等待着,脸上没有丝毫不耐之色,五分钟后,宋思妃从电话里,听到了一句低沉有力的指示:“暂时取消一切针对叶子轩的行动,今天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宋思妃讶然失声:“取消?”

    星不不羽敌冷术月通月敌星

    星不不羽敌冷术月通月敌星宋思妃脸色一变:“失败?怎么会失败?他不是派顶尖杀手袭杀吗?”

    岗仇远考敌闹术月诺由方羽冷

    “今天,有大事发生。”

    下一秒,对方挂掉了电话。

    封不远技敌冷术阳显接敌岗太

    封地不考结孤学月诺冷艘方诺

    ps:清一清债了,上月鲜花1600朵,加更到1260朵,鲜花欠更17更,这月1号到今晚,一共加更17更,恰好抹掉上月的鲜花欠更了,从明天开始,偿还这个月的鲜花加更,另外,打赏只加更到45万币,还欠更225更。

    能不能还完是能力,努不努力还,是态度,请相信,成功一直在努力!

    岗远不考艘孤恨孤诺陌克星冷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