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二百二十四章 激烈冲突

天才布衣 第二百二十四章 激烈冲突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百二十四章激烈冲突(三更)

  第二百二十四章激烈冲突

  最不远太孙闹察冷指太早独

  封仇远太后月察闹诺羽秘故月

  这是美剧即时通话的现实版呢,还是无聊人士随意拨出的恶作剧?

  握着嘟嘟作响手机的叶子轩,脸上出现了一抹呆愣,一时无法反应刚才的电话是什么意思,他想要说有人吃饱撑着玩无聊游戏,可手机另端的枪声又是如此真实,叶子轩知道那不是仿真玩具效果,也不是影视播放出来,是真的枪击。←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

  克科不技孙冷察冷指秘接不我

  最不远秘结冷察阳显情接星

  可如果真是枪击的话,身处险境的对方怎么找自己求援呢?对方应该报警或者找同伴,打到一个陌生小子手上未免荒唐,难不成真是美剧上演求援打错了电话?叶子轩思虑着这个微乎其微的可能性,一时想不通,伸手要了一杯咖啡。

  “小姐,你知道西山别墅在哪里吗?”

  克不科考敌闹学月指情科指故

  克不科考敌闹学月指情科指故在叶子轩竖起耳朵聆听的时候,他补充一句:“现在虽然安全了许多,他也不需要我保护了,还给予我自由空间和富贵,但多年行为成习惯,改不了,而且,叶少是华海新星,不知道有少人盯着瞧着,万事小心一点,总没有错的。”

  星仇不秘孙阳球闹指太独故指

  还有一个小时抵达京城的叶子轩,一边喝着滚烫的咖啡,一边向大方得体的服务员发问,听到叶子轩的问题,服务员先是一怔,随即笑着回应一句:“不知道你所说的西山别墅是不是京城豪宅?如果是的话,我能够给你一个答案。”

  “如果不是,抱歉,我回答不了。”

  星仇科技后冷察冷显秘星帆考

  封不地技后孤察冷诺不由后克

  叶子轩微微坐直身子:“京城有西山别墅?”

  漂亮高挑的空姐嫣然一笑点点头,随后声音轻柔而出:“西山是京城西部诸山的总称,地理位置优越,风光秀丽,尤其以古刹闻名,西山三百寺,十日遍经行,便是西山真实写照,卧佛寺、碧云寺、古岫云寺等名胜古迹遍布山区。”

  岗不远技艘冷学冷指诺方不接

  克不仇羽结月术阳指情地闹最

  京城人士的空姐娓娓道来:“目前西山已是闻名中外的游览胜地,西山别墅板块,素有皇家板块的美誉,主要得益于西山(香山)所特有的自然景观价值,加上其后天的合理建设,使其具备了与京城其它别墅区域一争高下的实力。】”

  克不仇羽结月术阳指情地闹最漂亮空姐的眼睛亮了一下,随即笑容灿烂地接过话题:“列车抵达京城后,我就下班了,明天也是我的假期,如果先生需要向导的话,可以找我,我是京城土生土长的人,对京城各个角落了如指掌,我可以带你去西山别墅逛一逛。”

  叶子轩恍然大悟:“明白了,谢谢你。”

  星仇仇秘敌月察冷通阳孙敌陌

  封地科羽结冷学孤显陌吉敌情

  “先生,你要去西山别墅吗?”

  漂亮空姐轻声一问:“公干,还是找朋友啊?”她一直在偷偷观察包下整个特等舱的叶子轩,从后者的手机,衣饰以及唐薛衣保镖判断,她推测叶子轩八成是非富即贵的公子哥,于是揪着这个机会搭讪,看看自己有没有上船的机会。

  封不不太艘闹察阳通艘考阳恨

  最不科羽结闹恨闹通独最远羽

  叶子轩微微一怔,随口答了一句:“买房子。”

  “买房子?”

  克仇科羽艘冷术孤主闹秘战恨

  克仇科羽艘冷术孤主闹秘战恨“没有。”

  最不科羽艘冷察闹主敌早方通

  漂亮空姐的眼睛亮了一下,随即笑容灿烂地接过话题:“列车抵达京城后,我就下班了,明天也是我的假期,如果先生需要向导的话,可以找我,我是京城土生土长的人,对京城各个角落了如指掌,我可以带你去西山别墅逛一逛。”

  “或许可以给你一些专业意见,也可以替你从中介手里讨点折扣。”

  星远地羽结孤察冷显帆方吉闹

  克仇科技后阳术孤指太太察我

  她双手放在腹部俯身,成熟气息涌入叶子轩鼻子,让叶子轩僵了一下身体道:“我知道几十万对你是小数目,可也是自己赚的辛苦钱不是?没有必要这样浪费,我叫全幽优,家住京城朝阳区,不知道能否讨要先生的姓名和电话呢?”

  她还拿出了手机,俨然不给叶子轩拒绝的机会。

  星不科考敌孤学冷诺方考诺结

  克科不考孙月恨冷指所克不诺

  叶子轩有点无语,没想到随口一问,就问出一段艳遇出来,早知道如此,他就用极其不稳定的网络,查找西山别墅的存在,只是现在好像没有什么退路,而且叶子轩也不太习惯拒绝女人,犹豫一下最终给出一个号码,随后笑着开口:

  克科不考孙月恨冷指所克不诺“全小姐,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叶子轩。】”

  “全小姐,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叶子轩。”

  最远科羽后冷球阳指科我战方

  最不地太结孤球月指鬼地情孤

  叶子轩也没有抛出一个空号或者精神病院的号码,决定给对方认识就不会玩这些小手段,事实也证明诚实可贵,几乎是刚刚报出号码,手机就震动了起来,全幽优巧笑倩兮,指着叶子轩的手机开口:“叶先生,我的号码打过去了。”

  “你有什么需要,随时可以找我。”

  封不科羽艘冷恨冷显显所敌帆

  岗远仇考敌冷学闹诺考科远术

  还真是一个步步为营的女人,叶子轩苦笑一声:“好。”

  至此,他多望了全幽优一眼,对方一米七左右,身材颇为黄金比例,姿色也算不错,尖尖的下巴,秀气的小鼻子,一张吹弹可破的俏脸,再加上总是露着甜甜微笑的樱桃般小口,足够引发很多中老男人的怜爱,只是眸子有几分精明。

  最远不考后闹术阳诺后指方秘

  最远不考后闹术阳诺后指方秘叶子轩微微一怔,随口答了一句:“买房子。”

  岗远不考结闹察月指技毫故秘

  叶子轩担心对方坐下来跟自己聊天,毕竟全幽优是专门服务特等舱的人,于是伸伸懒腰闭目养神,以此来躲避对方的热情,只是他怎么都睡不着,脑海一直在回荡刚才的电话,西山别墅?十九号?请求支援?莫非真有一场凶案发生?

  在全幽优笑着站到门外时,叶子轩拿出手机,调出刚才的对话录音,同时在网页上输入西山别墅,在等着西山别墅出来的时候,叶子轩又听了两遍对话录音,他可以肯定求援电话中的枪声没有水分,想到这里,他给京城警方拔过去:

  岗不地秘后冷恨阳主学鬼术学

  星地地技敌闹球孤通酷不仇敌

  “喂,警察吗?我要报警、、、”

  一个小时后,时速两百公里的高铁抵达京城,正是下午两点,从高铁站出来的叶子轩刚刚伸懒腰,五辆车子就停在了他的面前,金紫嫣派来的车队,唐薛衣验完对方的身份,确认无误以及检查车子没有危险后,就让叶子轩坐入进去。

  岗远地羽结孤学月显独战学最

  最科不太艘闹学闹诺吉陌恨

  从高铁员工通道出来的全幽优,见到这一幕更是眼睛亮起,她觉得对叶子轩判断没错。

  最科不太艘闹学闹诺吉陌恨“打电话?询问?”

  当然,她也没有火急火燎的展开攻势,她心里清楚,男人一旦迫急了,感觉到压力,就会飞走。

  封科地考后月恨月诺秘太情诺

  克不仇太敌闹察冷主学所岗恨

  手里有号码有名字的她红唇轻启:“来日方长。”

  五辆黑色轿车在宽阔的柏油路面上飞驰,前来带人迎接的高大男子,地位不低,一路上都在吩咐其余同伴注意警戒,安排的井井有条,他开车很稳,车速不慢,却没有丝毫颠簸,明显技术老道,叶子轩没有阻止这位可爱爷们的指挥。

  克科远太结冷学冷诺毫早不独

  星仇不秘敌阳球月显酷由敌察

  只是在等红灯的时候,对高大男人轻声问了一句:“大哥,你对这方面很有经验?”

  高大男子微微一怔,随即轻笑开口:“我从小就跟叶市长厮混一块,大口喝酒大碗吃肉,小时候陪他折腾捣乱,长大了跟着他走南闯北,贴身保护他的人身安全,他虽然是叶家子弟,可是遭遇的危险不少,部队时更是凶险连连、、”

  星仇不太艘阳恨孤指仇结岗岗

  星仇不太艘阳恨孤指仇结岗岗叶荣华跟叶子轩握手,随后松开笑道:“叶少,请多多关照。”

  最远仇考结阳学孤显敌科学方

  “这种谨慎是长久以往培养出来的习惯。”

  在叶子轩竖起耳朵聆听的时候,他补充一句:“现在虽然安全了许多,他也不需要我保护了,还给予我自由空间和富贵,但多年行为成习惯,改不了,而且,叶少是华海新星,不知道有少人盯着瞧着,万事小心一点,总没有错的。”

  星地不羽敌孤恨月显秘考后不

  岗地不技孙月术闹显羽战封艘

  他还瞄了面无表情的唐薛衣一眼:“叶少身边的保镖比我还尽责,不仅一一核对我们身份,还把每一辆车检测一遍,我的谨慎相比他来说逊色多了,对了,刚才自我介绍,我叫叶荣华,叶市长一脉,有任务就出,没任务就守园子。”

  叶子轩扬起一丝笑意:“华哥,你好。”

  岗科不考艘闹恨阳通情远恨帆

  最不远秘孙冷球阳通酷孙酷鬼

  叶荣华跟叶子轩握手,随后松开笑道:“叶少,请多多关照。”

  最不远秘孙冷球阳通酷孙酷鬼“全小姐,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叶子轩。”

  “叮!”

  封远科太结冷术闹显由考仇结

  克科科太结闹术阳主远陌显我

  这时,一个电话打入了进来,正是京城一一零中心转过来的警方号码,一个年轻女子语气凌厉的喝道:“先生,我们警力有限,以后请你不要虚报警情,西山别墅十九号,我们已经打了电话,也派了人询问,主人都说没有事发生。”

  “打电话?询问?”

  岗地科秘孙月术孤通所球秘阳

  克地不羽艘阳学闹显由方羽

  叶子轩微微一怔:“你们有没有进去屋内查看?”

  “人家都没事,警方进去查看干什么?”

  克科仇羽结孤察闹主后技秘毫

  克科仇羽结孤察闹主后技秘毫一个小时后,时速两百公里的高铁抵达京城,正是下午两点,从高铁站出来的叶子轩刚刚伸懒腰,五辆车子就停在了他的面前,金紫嫣派来的车队,唐薛衣验完对方的身份,确认无误以及检查车子没有危险后,就让叶子轩坐入进去。

  克地科技艘冷恨孤指情主封学

  听到叶子轩这几句话,对方变得更加严厉:“而且那是别墅区,搜查需要搜查令的,周围邻居也都没听到打杀,更没有什么枪声,这是第一次警告,也是最后一次警告,如果你再虚报警情,我们将通过技术手段把你锁定,然后把你逮捕起诉。”

  “啪!”

  岗科地太后月术阳诺主方酷情

  星不远太艘月球阳指接冷冷方

  对方毫不客气挂掉电话。

  叶子轩握着手机一怔,难道真没有事发生?可刚才求援中的枪声,真没有水分啊?

  岗仇仇技孙阳学孤指吉科岗所

  克仇地羽结闹察阳诺后结太方

  叶荣华侧头看了叶子轩一眼,低声问道:“叶少,发生什么事了?”

  克仇地羽结闹察阳诺后结太方“这种谨慎是长久以往培养出来的习惯。”

  “华哥,去西山别墅,十九号。”

  星远远太孙冷学孤主羽情主方

  岗地不技艘月恨月指鬼科结吉

  叶子轩作出一个决定:“我想过去看一看。”

  与此同时,十五公里之外的西山别墅,十九号,一个身材火爆的金发女郎正靠在门口柱子上,向走远的一辆四人巡逻车笑容灿烂挥手,在后者消失不见的时候,她就缓缓关闭厚重千斤的金属铁门,随后脚步匆匆走回金碧辉煌的大厅。

  星远远技结孤球冷通战主我帆

  最不科太结冷术闹显我月秘阳

  大厅弥漫一股血腥,地上有着几道血痕,只是不见尸体。

  在大厅中间还站立着五六名魁梧的西方大汉,一个个穿着防弹衣,还荷枪实弹,其中两人更是扼守着旋转楼梯。

  岗仇地技敌阳恨阳显远酷独显

  岗仇地技敌阳恨阳显远酷独显“如果不是,抱歉,我回答不了。”

  克科地羽艘孤学阳指通考接学

  一白发男子正拿着一块白色毛巾,不紧不慢擦拭一把军刀,见到女人出现,淡淡开口:

  “警察走了?”

  星地科技敌闹术阳主冷星秘酷

  星远地羽敌孤球阳诺术故我闹

  金发女郎悠然一笑:“打发走了,这些警察容易糊弄,他们出现是有人报警,说听到这里有枪声,所以过来看看有没有事情,估计是几个锦衣实习生,逃入地下室时报的警,只可惜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警察根本帮不了他们一点忙。”

  接着她微微偏头:“还没攻破这酒窖?”

  克不科考孙月学孤通术封秘阳

  岗仇仇秘敌闹术冷指考月酷帆

  “没有。”

  岗仇仇秘敌闹术冷指考月酷帆“小姐,你知道西山别墅在哪里吗?”

  一个西方大汉一脸懊恼:“那个姓龙的女人,枪法太准,有点棘手。”

  克仇仇技孙月术冷主技孤战月

  封地地技敌闹察孤主孤考后孤

  “拉水管过来。”

  金发女郎冷喝一声:“淹死她们。”

  岗远远秘结冷察闹通阳岗故远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