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二百二十五章 较量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百二十五章较量(四更)

  第二百二十五章较量

  “嗖!”

  西山别墅,十九号酒窖,不大,只有七十多平方米,一灯如豆,四个角落躲藏着四名相似年纪的劲装女子,每个人手里都握着一把枪械,目光死死盯着四平方米左右的铁门,铁门已被三个酒架堵住,其中还有十余个盛满红酒的酒桶。

  四个人的脸上都呈现着紧张神情,枪口也直挺挺对着门口,让人觉得只要铁门有任何动静,她们就会毫不犹豫开枪,其中一个身材高挑蹲在最前面的女人,正是消失多日的龙秋徽,冰山美人一如既往的萧杀,只是眸子多了一丝焦虑。

  “秋徽姐,他们往酒窖灌水了。”

  跟龙秋徽相互交替监控铁门的一个黑装女子,眼尖见到铁门缝隙不断流淌液体,脸色一变向龙秋徽喊出一声:

  “怎么办?”

  今天中午,十二人正吃着火锅唱着歌,结果却遭遇一伙西方男女强横突袭,十二名同伴顷刻倒下一大半,如非龙秋徽枪法精准,射伤两人,压制住对方肆无忌惮的冲突,还第一时间躲入这个严实的酒窖,十二人怕是一个都不会剩下。

  也正因为龙秋徽的出色表现,让残存成员找到了主心骨,不仅迅速恢复了平静,还构建出防线对抗敌人,让西方男女数次进攻都无功而返,反而伤了四五人,增加了几分信心,只是此刻见到他们灌水,三名女子的脸色就止不住一变。

  “别担心,对方这种水流速度,十个小时也填不满酒窖。”

  龙秋徽呼出一口气,揉一揉被飞刀擦伤的大腿:“哪怕水流挤压空气,我们也能存活五个小时,而这个时间,要么警方赶赴过来,要么培训我们的人出现,对方诡计不会得逞的,他们现在灌水,不过是玩心理战,让我们生出恐惧。”

  “让我们自乱阵脚。”

  她的俏脸不带太多人类感情:“这样,他们就有机会冲破铁门杀入进来,所以不要被这些水流乱了心神,它们对我们遭不成伤害的,只要我们守住这个铁门,我们就能活过今晚,就能活着看对方死去,如果守不住,我们必死无疑。”

  她心里有一丝疑惑,对方久攻不下为什么不赶紧撤离呢?拖得越久对袭击者越不利!是对方狂妄自大一定要全歼十二人,还是酝酿更大的阴谋?龙秋徽猜测后者的可能性多点,不然对方攻击不会不温不火,至少没有全力冲击这酒窖。

  她都想到几个放手一搏的破窖方案,对方这些老手会想不到?

  只是龙秋徽不能说出这些疑问,无论对方心里打着什么算盘,她都必须带着三人最大可能活下去。

  听到龙秋徽有理有据的分析,黑装女子和其余两名同伴轻松些许,握枪的手紧了一紧,随后黑装女子又流露一抹悲愤:“这些混蛋究竟是什么人啊,二话不说就出手杀人,萍姐和青妹她们连拔枪都来不及,就被他们刀枪齐下杀了。”

  她们这些人一个个都算是精英,无论是身手还是反应都远远超出常人,否则也不会被上级挑选来这里秘密培训,可面对外面的西方男女,她们连防守都感觉勉强,更不用说进攻了,昔日一个个都是傲然的霸王花,如今却成凋零黄花。

  强烈反差,让她们自信开始动摇,如果不是事关生死以及姐妹血仇,三人怕会失去对抗的念头。

  “他们应该是雇佣兵。”

  龙秋徽轻轻咳嗽一声,轻声宽慰着三名姐妹:“还是杀过不少人的雇佣兵,单兵作战能力不会高我们太多,但对方胜在突袭、经验以及团队配合,最重要的是,我们从来没有想到,有雇佣兵来杀我们,要知道,我们隶属国家力量。”

  “对我们下手,等于对首长挑衅,这种行为一定会遭到华国官方报复。”

  龙秋徽目视前方,声音平缓而出:“谁都没有想到这伙亡命之徒,会不管不顾对我们下死手,所以我们才会吃大亏,如果真给予一个公平环境,我们未必会这么狼狈,以你们的质素,就算杀不掉一个对手,拉着同归于尽毫无悬念。”

  其实龙秋徽心里知道,她们单打独斗必败无疑,依靠枪械或许有三成胜算,只是她此时不能再打击三人,不然整个团队就会变得消极,根本扛不住对方再度攻击,事实也如她所料,话音落下,三名同伴微微挺直胸膛,眼里闪烁光芒:

  “没错,我们也是精英,想要杀我们,没那么容易。”

  “滋!”

  就在三人心里腾升一股勇气和自信的时候,一道蓝色光芒忽然从铁门一闪而逝,龙秋徽脸色巨变,还没来得及躲避,整个人就被电了出去,像是断线风筝一样跌出两三米,另一名站在对面的同伴,也是闷哼一声向后摔出,全身酸麻。

  “快,快,全部站在酒桶上,不让踩到水流上,该死的家伙,开始玩电击了。”

  龙秋徽顾不得身上的酸麻,抓起枪械的时候,也扯着电伤的同伴退后几步,随后各自跃上一个木箱子,身后两名女子也都退后,踩到高一点的地方防止电流,就在她们阵脚微乱时,铁门砰砰作响,有人正死命的撞击,酒架当当作响。

  “扑!”

  在铁门挤出一条缝隙的时候,龙秋徽毫不犹豫扣动扳机,一颗子弹喷出,精准打在缝隙弹出,随即就听到闷哼一声,好像有人被射中了,铁门撞击随之停止了,但没有想象中的惨叫,龙秋徽脸色一黯,十有**又打在对方防弹衣上。

  同时,她目光忧虑落在变大的铁门缝隙,这点空间虽然还不足于冲进对手,但相比初始可以更从容施放手段。

  “秋徽姐就是厉害,弹无虚发死死威慑对方。”

  黑装女子流露一抹敬佩:“照这种程度,我们支撑五个小时不是梦。”

  在龙秋徽苦笑一声点点头时,黑装女子又轻声问出一句:

  “秋徽姐,咱们刚才从大厅撤退时,你为了解救秋兰,临时把暗线电话交给我呼叫,你是打给警方还是培训人啊?”

  接着又一脸遗憾:“可惜还没确认对方是否收到,就被金发女郎追杀过来,还踩烂了电话。”

  她还一阵后怕,如非自己躲得快,两颗子弹就爆掉她的脑袋。

  听到黑装女子这一句话,龙秋徽的俏脸忽然滞住了,神情多了一抹复杂,她拨出的号码不是给警方,也不是给上级培训人,而是给一个传闻混得风生水起的王八蛋,也是她整天恨铁不成钢的临时工,龙秋徽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拨那个号码。

  但拿到暗线电话,下意识就输入一连串数字。

  龙秋徽微微抬头,目光如水清冷:“哗众取宠的家伙,希望你没有接到电话。”

  此时,金碧辉煌的大厅外面,金发女郎正低头喝入一口红酒,随后看着一名手下咬牙处理胳膊枪伤,嘴角勾起一丝戏谑:“这姓龙的女人还真有两下子,几把破枪把酒窖守得这么严实,还先后伤了我们四人,看来这华国还是有人才的。”

  白发男子抬头:“海维斯,为什么改变方案活捉她们?依我看,直接端掉她们。”

  金发女郎不置可否摇摇头:“我们今天目的又不是纯粹干掉这些菜鸟,我们守株待兔等待关键人物出现,留着这四个人,既可以给我们找点乐趣,也可以留着做退路,万一对方强势杀来,有她们四人在手,杀出去或者谈判都从容很多。”

  白发男子问出一句:“你就不担心,对方实力秒杀我们?到时任务没有完成,反而折掉自家兄弟,依我看,还是迅速杀掉四个人,然后把整个别墅布置成爆炸状态,通过摄像头来监控,她们的培训人一出现,咱们就远程遥控引爆。”

  “就怕阿狗阿猫的人物出现,撞坏我们的设置,让我们功亏一篑,收不到尾款。”

  海维斯淡淡开口:“关键人物不死,后面两个亿,一个子儿都收不到。”

  白发男子把军刀一晃:“相比尾款来说,我们更需要注重安全。”

  海维斯淡淡开口:“你说的也有道理,行,听你的。”

  她手指一挥:“直接引入燃气,迫出她们,做成人肉炸弹。”

  “叮!”

  还没等两名手下去准备,门铃又刺耳的响了起来,海维斯偏头,一人出门。

  此时,叶子轩正穿着一袭制服,笑容满面的按响十九号别墅门铃。

  一名体格强壮的西方壮汉,空着双手走到门口,脸色阴冷喝道:“什么人?找谁?”

  “城.管。”

  叶子轩指一指别墅楼顶阁楼:“违建了。”

  西方壮汉吼出一声:“滚!”

  叶子轩歪着头:“城.管你都敢叫滚?”

  西方壮汉隔着铁门栏杆,手指一点叶子轩:“滚!”

  “我调三千兄弟来。”

  叶子轩一本正经拿起电话:“踏平整个别墅。”

  “杰克。”

  这时,又有一个戴着耳环的壮汉,握着对讲机走了过来:“海维斯说,请这位先生进来。”

  “知道怕了吧?”

  在叶子轩笑着走入大门时,唐薛衣正从另一侧潜入进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