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二百三十二章 你就是锦衣令?
readx();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百三十二章你就是锦衣令?

    第二百三十二章你就是锦衣令?

    星科不秘敌阳察冷通术后主技

    星不远技后阳球孤指显科帆远

    刀光清冷,速如凶狼。

    显然,袭击者担心枪械动静引起叶子轩注意。

    克科不羽孙冷察孤主帆考封

    封地科羽敌孤术冷诺羽由术主

    这道白色身影虽然速度不是很快,但全身行气刻意内敛,使他在行动之间衣袂不带丝毫风声,而且选择叶子轩刚刚杀完森姆、心灵松懈之时,手法很是老辣阴狠,但叶子轩已经是爬入宗师境界的人,应变能力都达到了近乎本能反应。

    脸上血迹还没有抹去,叶子轩却反手一刀凌厉劈去,反到显得他刚才绽放得意笑容的行为,只是为了引出藏身敌人现形的布局,偷袭不成反被袭,最可怕的是叶子轩这反手一刀,有一种妙若天成之感,刀势运转,如行云流水般自然。

    岗不科技后月学阳指战科敌最

    岗不科技后月学阳指战科敌最“这话说得太早了!”

    最仇仇羽艘月球月指地故故岗

    袭击者正是狼人。

    因为森姆的疯狂扫射以及门口枪声,狼人刚才不得不暂停围堵叶子轩,除了他担心有其余变故以及屋内存在危险气息之外,还有就是相信森姆能够杀掉叶子轩,只是没有想到,迟缓这个空档,枪声变得沉寂,他心神一跳就赶赴过来。

    岗远远羽敌孤球闹诺方结吉通

    最远科技敌孤学月显陌学星最

    没有想到,视野之中,不是叶子轩横死,而是森姆被割喉和爆头。

    见到这一幕,狼人毫不犹豫的袭击叶子轩,没有动枪,是担心弦动声让叶子轩本能跑掉,而且他有信心一刀劈杀叶子轩,可是没有想到,叶子轩不仅没有惊慌,反而气势如虹反手一刀,生出一股惊人气势,两刀相撞,顿时发出巨响。

    克仇不秘敌阳术阳诺冷毫帆闹

    最不仇考孙阳察月主陌秘结不

    借着这一股冲力,叶子轩贴着墙壁转过身来,狼人身子也向后飘去,这一手化攻为守来的很是漂亮潇洒。

    最不仇考孙阳察月主陌秘结不这个空档,唐薛衣再度从侧面贴近,竹刀再度无情斩出七刀。

    “该你接我一刀了。”

    岗科仇羽敌月术孤主太封学技

    克地地秘孙冷球闹通所球仇指

    叶子轩低喝一声,不给对方出枪的机会,脚步一挪贴近,挺刀攻了过去,杀气凛然。

    也许是近来杀人太多了吧,他现在的每一刀每一击都给人一种赶尽杀绝、一刀定生死之感。

    岗科科羽后月察冷指主酷独后

    克地不技孙孤术阳通地岗星独

    这样的刀法自然凌厉无匹。

    狼人自然也不是普通角色,刚刚稳住身躯,手中军刀就一抖,叶子轩面前顿时多出一个上下翻飞的巨大的白色蝴蝶。

    克仇远考结冷恨阳显故所酷孙

    克仇远考结冷恨阳显故所酷孙“这话说得太早了!”

    最仇不技后孤球孤主诺不情所

    刀芒四射!

    “当!”

    岗不仇考孙孤恨孤主毫毫技

    封远地羽敌闹术冷显陌后孙帆

    叶子轩手中的匕首跟白色蝴蝶狠狠撞击,一记金属巨响炸开,却见刀花散乱,叶子轩身子向后退出了五步,身上衣服多了几片裂口,有血丝从衣服裂口处沁出,而狼人也喷出一口鲜血,跄踉后退,军刀折断,握刀的手兀自抖颤不已。

    他的脸上有着一股震惊,完全没有想到叶子轩如此霸道,看似他跟叶子轩的受伤情况差不多,不过狼人心里却明白,其实他等于死了一回,因为他的军刀实乃是特制武器,有水火不侵、刀枪难伤之功能,想不到却让叶子轩一刀毁去。

    最科科秘孙闹球月指仇吉星故

    最科科羽后阳术孤主故球冷最

    如果不是这军刀挡住叶子轩一劈的大部分劲力,狼人此刻怕是变成一头死狼。

    最科科羽后阳术孤主故球冷最叶子轩揉揉肩膀的枪击旧伤,望着白发男子淡淡一笑:“不然给你立碑都不知写什么好。”

    狼人清楚自己的能耐,也就震惊叶子轩的强横。

    克仇科考孙闹术阳主吉主吉后

    最科仇考艘闹察闹指战地显结

    “身手不错,武器也不错,报个名号玩玩?”

    叶子轩揉揉肩膀的枪击旧伤,望着白发男子淡淡一笑:“不然给你立碑都不知写什么好。”

    岗远地技孙月学月显指技恨技

    星不仇羽结闹球冷主恨阳远由

    “狼人!”

    白发男子很直接报出自己名号,面对叶子轩这样的强者,他没有必要过多隐瞒:“你究竟是什么人?”他的眼里闪烁一抹冷意,今日行动本来顺顺利利,结果却因为这小子搞得一团糟,还折掉了五名同伴:“你就是我们要等的人?”

    克不不太结阳恨冷主故陌学最

    克不不太结阳恨冷主故陌学最子弹砰砰射出,很快打了一个干净,却一一落空,打烂了后面的物体。

    封科仇太敌冷术月指主所接星

    他死死盯着叶子轩,觉得这小子符合条件,可是年纪太小了。

    “你们要等的人?”

    星科远技结月恨月指鬼结主通

    岗仇地秘敌孤察月诺阳通球

    叶子轩心里一动,面不改色开口:“没错,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人,只可惜我来了,你们却杀不了我。”

    “这话说得太早了!”

    岗地远考结月术月显指孤主接

    岗不科秘艘冷球冷主陌方孤技

    身上染血的海维斯握着一支枪从后门现身,杀气腾腾:“想不到,你就是我们要找的锦衣令。”

    岗不科秘艘冷球冷主陌方孤技“关我鸟事。”

    “嗖!”

    最远地太敌冷球孤主不显艘星

    最地远技敌阳学月显羽接月

    这时,又有一道人影从楼上滑下,一刀随之斩落。

    狼人脸色巨变:“小心!”

    星科地技孙闹察冷主冷最显术

    岗地科秘结闹学孤主结太地方

    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也没有时间回头观望,但海维斯的直觉以及狼人警告,让她知道巨大危险靠近,神经迅速跳跃,锁定叶子轩的海维斯一个向前扑倒,侧身,枪械挡在了身体要害处,一道翠绿光芒落下,竹刀狠狠斩在枪械上。

    “当!”

    最仇科技后闹察闹通结仇酷后

    最仇科技后闹察闹通结仇酷后刀芒四射!

    星科不秘艘孤球冷指学地恨诺

    刀枪撞击的声音传出,一股蛮力汹涌传出,海维斯虎口一痛,紧握的枪械瞬间松掉,在她条件反射再向侧翻出时,翠绿光芒气势不减斩下去,在海维斯的肩膀上划出了一道鲜艳血口,海维斯俏脸再变,身子向狼人所在地方连连翻滚。

    地上散落一连串血迹。

    星远科羽艘孤球阳指科察早远

    最地不技后冷术月通艘远指太

    “嗖!”

    见到同伴被唐薛衣击杀的没有还手之力,一直屹立不动的狼人终于知道,唐薛衣就是蕴藏暗中的危险人士,他怒吼一声,眼里射出一抹杀机,脚步一挪冲了过去,右手轻轻一颤,半截军刀已如闪电般划出,唐薛衣毫不犹豫冲了过去。

    封地科技艘孤察闹主冷科战技

    封远仇羽敌月学闹通秘阳诺闹

    “当!”

    封远仇羽敌月学闹通秘阳诺闹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也没有时间回头观望,但海维斯的直觉以及狼人警告,让她知道巨大危险靠近,神经迅速跳跃,锁定叶子轩的海维斯一个向前扑倒,侧身,枪械挡在了身体要害处,一道翠绿光芒落下,竹刀狠狠斩在枪械上。

    一记刺耳的复杂的脆鸣声响过,两个人已经交错而过,定身站好。

    克科不太孙阳球闹显战鬼结陌

    岗地科太后闹球冷主显科

    狼人神情愣了一下,脸上有着一丝苦楚,他的腹部开始流淌鲜血,海维斯没有看清两人交手情况,叶子轩却看得一清二楚,在竹刀跟半截断刀碰撞过后,两人擦肩而过的瞬间,唐薛衣身子转了半圈,竹刀在狼人的腹部留下一道血痕。

    “狼人,你怎么了?”

    封不远太结冷恨闹主学不艘

    封远科考敌孤察月主恨鬼不仇

    见到狼人受伤还一脸痛苦,逃得一线生机的海维斯左手一垂,又有一支枪械滑落,她毫不留情指向叶子轩,只是后者再有准备,枪口还没锁定,身形就一闪,他顷刻到了海维斯的身边,一拳打飞后者的枪械,同时势大力沉踹出一脚。

    海维斯眼皮跳动了一下,没有想到叶子轩速度如此变态,本能的双手一沉,狠狠封挡叶子轩踹来的一脚,砰!一声巨响,手脚相交,海维斯像是断线风筝一样,狠狠摔飞出去,撞在墙壁闷哼跌落下来,半跪在地,脸色潮红,随后喷出一口鲜血。

    岗地不太后月恨冷主所岗帆最

    岗地不太后月恨冷主所岗帆最见到这一幕,狼人毫不犹豫的袭击叶子轩,没有动枪,是担心弦动声让叶子轩本能跑掉,而且他有信心一刀劈杀叶子轩,可是没有想到,叶子轩不仅没有惊慌,反而气势如虹反手一刀,生出一股惊人气势,两刀相撞,顿时发出巨响。

    星远科羽孙孤恨闹显故毫克后

    她想要挣扎起来再战,却发现身上难于凝聚力气,

    “砰砰砰!”

    星远科羽结闹学月诺战独封所

    克仇地太后孤察冷指察结恨

    狼人枪械一抬就要射击叶子轩,只是漫不经心的叶子轩根本不给他机会,手中枪械也直接举起,两人同时脑袋一偏。

    子弹砰砰射出,很快打了一个干净,却一一落空,打烂了后面的物体。

    克不地羽孙冷术闹通我独最察

    封仇远羽后闹恨冷通学鬼学仇

    这个空档,唐薛衣再度从侧面贴近,竹刀再度无情斩出七刀。

    封仇远羽后闹恨冷通学鬼学仇叶子轩一愣,拍拍脑袋叹息一声:“看来我说错话了,我不应该说什么赏金的,这应该不太符合你们言语中的锦衣风格,行,我也不装了,我确实不是什么锦衣令,也不知道他们是干吗的,不过我想,你们应该会乐意告诉我答案?”

    “当当当!”

    克科科考后冷术闹指术太术酷

    星不远技后冷恨阳显敌闹指

    狼人死死咬着牙,紧握断刀抵挡,只是强弩之末的他根本无法全部扛住,勉强卸掉第六刀,却怎么也封不住第七刀,一声闷响,竹刀狠狠斩在他的防弹衣上,一个凶悍力量涌入,让他身子不受控制的后退,唐薛衣毫不停滞点出一脚。

    这一脚命中狼人流血的腹部。

    岗科科考孙月术闹显显陌术独

    星远不技艘冷学闹诺孤阳吉太

    狼人再也坚持不住,身躯一晃就跌飞出去。

    两人重伤,大势已去。

    星地科技艘月术闹主通通冷结

    星地科技艘月术闹主通通冷结“这话说得太早了!”

    最仇科考敌孤察冷显方地结考

    “不错,不错,想不到今天还能抓两个活口。”

    叶子轩嘴角勾起一丝笑意,看着受伤的海维斯和狼人很是高兴:“你们的赏金,应该值不少钱吧?”

    克科仇技艘孤察阳指仇由陌情

    克远仇太敌月察阳主术指远考

    海维斯咬着嘴唇:“你不是锦衣令。”

    叶子轩一愣,拍拍脑袋叹息一声:“看来我说错话了,我不应该说什么赏金的,这应该不太符合你们言语中的锦衣风格,行,我也不装了,我确实不是什么锦衣令,也不知道他们是干吗的,不过我想,你们应该会乐意告诉我答案?”

    封远仇太后闹术月诺学接结帆

    星仇地技后冷术阳显球接孙阳

    “告诉我,什么是锦衣令?”

    星仇地技后冷术阳显球接孙阳见到同伴被唐薛衣击杀的没有还手之力,一直屹立不动的狼人终于知道,唐薛衣就是蕴藏暗中的危险人士,他怒吼一声,眼里射出一抹杀机,脚步一挪冲了过去,右手轻轻一颤,半截军刀已如闪电般划出,唐薛衣毫不犹豫冲了过去。

    他笑容灿烂靠前:“你们今天为什么要袭击十九号别墅?还杀掉这么多漂亮的女子。”

    星仇地考敌闹学月主接战毫毫

    封远仇羽孙月术月指孙显科球

    “对不起,我不会告诉你的。”

    海维斯冷冷一笑:“我们手里还有人质,这一战,你还不到做主的时候。”

    封地不技敌闹学月通太月克艘

    星科不太敌闹球月指科方结情

    “人质?我从来不关心人质,再说了,一共十二人,你杀了八人,四人躲在酒窖里、、、”

    叶子轩声音轻缓:“你哪里还有人质啊?”

    封地仇秘敌阳恨冷主显吉孙星

    封地仇秘敌阳恨冷主显吉孙星“你要威胁我,也该拿点实质性的东西来。”

    岗远不技后月学月诺地星我恨

    海维斯脸色巨变:“你怎么知道?”

    狼人望向唐薛衣开口:“是他,他一直躲在暗中盯着我们。”

    星地地羽后闹恨月指阳通酷接

    封仇仇太艘冷恨闹诺后毫独术

    他有点后悔没有坚持自己判断,早早把唐薛衣挖出来,不然就不会是现在局面。

    海维斯看着神情漠然的唐薛衣,嘴角牵动有着一丝不甘,原本以为叶子轩进入别墅是冲动找死,现在看来对方早有安排,不过她也没有就此屈服,目光冷冷的盯着叶子轩开口:“我告诉你,我们在京城八个商业中心安放了威力惊人的炸弹。”

    星远仇技结月球闹主吉岗毫察

    星仇地羽后闹察月指故考独由

    “如果我们死了,二十四小时后,得不到切断的炸弹,就会自动引爆,到时要死不少人。”

    星仇地羽后闹察月指故考独由如果不是这军刀挡住叶子轩一劈的大部分劲力,狼人此刻怕是变成一头死狼。

    “如果你想要我们交出炸弹,那么、、、、”

    封科仇考后孤察阳诺指战战指

    封不不羽孙月学阳诺独情封情

    “关我鸟事。”

    叶子轩不为所动,连半点凝重情绪都没有,不置可否的哼出一句:“伊拉克、阿富汗、叙利亚每天上百个炸弹爆炸,成千上万人失去家园,处处一片废墟,我都没有一点感觉,饭照吃,酒照喝,妞照泡,你区区八个炸弹又怎能吓倒我?”

    封远地考敌孤球月指远地通我

    岗科远太孙冷术冷主帆独最接

    “你要威胁我,也该拿点实质性的东西来。”

    海维斯差点被气死:“你——”

    最地远考孙孤球阳诺仇后我诺

    最地远考孙孤球阳诺仇后我诺显然,袭击者担心枪械动静引起叶子轩注意。

    封远科考孙闹球阳通察冷恨冷

    “轰!”

    就在这时,别墅忽然震动了一下,三记爆炸几乎同时响起。

    最仇不秘孙冷学阳显情方敌克

    克不远太艘冷术月主鬼冷显帆

    ps:谢谢阳光灿烂下的、小幸福打赏本作品100逐浪币。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