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二百三十六章 临门一脚

天才布衣 第二百三十六章 临门一脚

  cpa300_4();  

  京城冬天的早晨,总是昼短夜长,还带着一股子寒意。

  当叶子轩醒来练完易筋经和洗髓经后,已经是早上六点,但推开窗户,四周依然黑蒙蒙的,刺骨的寒风迎面扑来,路灯也变得惨白,抬头望望,路上,除了戴着口罩,抄着扫帚的清洁工,几乎看不到人影,就跟稀稀落落的枯叶一样。

  也跟门口几辆亮着灯的车子一样,孤零零承受着清晨的寒冷。

  “砰!”

  打了一个冷颤的叶子轩又把窗户关上,随后走入洗手间收拾自己,他没有过于思虑西山别墅的案子,也没有太多纠结林宝之的可疑,甚至海维斯等待的重要目标,叶子轩也没有开口探听,他心里清楚,有些东西不是自己可以涉及的。

  这年头,知道的越多越辛苦,也越容易丢了性命,还不如活得简单一点纯粹一点,这样日子才会快乐,叶子轩一边转着念头,一边刷牙洗脸,随后一如既往打开新闻频道,屏幕上正在播报早间新闻,其中就有十九号别墅的特别报道。

  正如叶子轩所料,为了减少民间影响以及人心惶恐,真相被很直接的掩埋,女主持人神情肃穆告知,十九号别墅违反规定自行扩建,施工不当,导致燃气管道爆炸,数名施工人士当场丧生,别墅也毁于一旦,官方出动军警维护现场。

  最后,主持人还呼吁权贵尊重法规,不要擅自违规扩建酿造惨祸。

  “真相没了不要紧,要紧的是,本少的奖金不能少啊。”

  叶子轩端起一杯温水,看着新闻喃喃自语,他不是一个贪财的人,可是拿命换来的东西,该得到的东西,他也不会大方放弃,他随便掐算了一下,这次少说两千万美元进账,如果算上金发女郎的话,这次赚的赏金可以买一个四合院。

  “这么早就起床了?”

  话音刚刚落下,房门就被人轻轻推开了,还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叶子轩抬头望去,正见一张轮椅缓缓驶入进来,上面坐着秦夕颜,一如既往儒雅端庄,身后跟着叶儒生和叶荣华等几人:“你昨天受了不少的伤,也不多睡上一会?”

  叶子轩见状微微一怔,似乎没有想到秦夕颜会过来探视自己,随后忙放下水杯,笑容灿烂的迎上去:“叶夫人,早上好,你怎么过来了?还来得这么早?我是习惯早起练功,所以不管有伤没伤,冷或不冷,都差不多是这时候起床。”

  “夫人,其实你不用过来看我,你身上还有伤,我准备下午过去拜访你呢。”

  秦夕颜近距离的看着叶子轩,见到那一抹阳光笑容,她捕捉到一抹叶辉煌的神韵,这个发现让她原本已经平静的心里荡起了道道涟漪,她的目光情不自禁地在叶子轩身上停留了片刻,然后强行逼迫自己将目光挪开,保持平时的风范。

  嗯?

  察觉到秦夕颜目光中那一丝不寻常,叶子轩心中隐隐觉得不对劲,却又想不出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早睡早起,好习惯,要保持。”

  秦夕颜眼神温柔的看着叶子轩,还让叶儒生把带来的食盒放下,打开,摆出七八款精致的点心:“你是为了我的蛇毒复诊而来,还出手救了叶荣华一命,我怎么也该过来看看你,再说了,相比我快痊愈的伤口来,你的行动更不便。”

  她还轻轻一指餐点:“对了,亲手做了一些糕点,你尝一尝,看看合不合口味。”

  叶子轩彬彬有礼回道:“谢谢叶夫人。”

  “一些糕点而已,不用这么客气。”

  秦夕颜带着一抹疼惜:“我向医生问过你的伤势,你需要一个礼拜疗养,不然伤口难于痊愈,这期间没事就不要乱跑了,也不用去飞龙园探视我,我会每天过来看看你。”她伸手一摸叶子轩手背的伤口:“傻孩子,怎么总玩命?”

  叶子轩嘴角止不住牵动,虽然知道秦夕颜高看自己一眼,对自己也有十足的照顾,可是今天女人相比昔日有些变化,言行举止更多温柔和体贴,逾越两人以前相处的距离,这让他多少有点不适应,不过叶子轩也没立刻挣脱自己的手。

  “纯粹是一个意外。”

  叶子轩苦笑一声,伸手拿起水壶,给秦夕颜倒了一杯温水,躲开那份让他难于言语的温柔:“华哥当时在场,他知道我拼命是迫不得已,如果不是想到龙秋徽可能在里面,我和华哥早就回家吃火锅了,哪会再冲进去跟海维斯死磕?”

  叶荣华叹息一声:“叶少有情有义,就算龙秋徽真不在现场,你也未必会袖手旁观。”

  他直指佛心看穿叶子轩的本质。

  叶儒生也点点头:“叶少确实是仁善之人。”

  两大叶家老臣对叶子轩都有着高度好感,叶子轩拿起一块红豆糕,塞入嘴里苦笑:“你们抬举我了。”

  秦夕颜靠在轮椅上,带着几分出于关怀的责备:“无论如何,下次都不能这样冲动,你可知道,你昨天处境多么危险啊?一不小心就会死在悍匪手里或者背后黑枪,你一死了之容易,可是你想过你的家人没有?想过你的师傅没有?”

  “你有事了,他们怎么办?”

  叶子轩神情再度一怔,完全没有想到秦夕颜会这样关心自己,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点点头:“夫人教训的是,以后我一定保护好自己,绝对不胡乱冒险。”接着他迅速偏转话题开口:“夫人,你的伤势怎样了?毒素全部排清没有?”

  秦夕颜不为他的话所动,依然毫不客气的教训:“小子,不要转移话题,记住,以后不得胡乱冒险,更不得为那点赏金玩命,不然我饶不了你。”随后,她手指轻轻一挥,让叶荣华他们出去,缓缓卷起长裤,露出白皙修长的小腿道:

  “几乎没事了。”

  秦夕颜任由叶子轩检查伤口:“这几天,医生每天给我服食药物,还按照你教的法子针灸放血,伤口渐渐痊愈,小腿也重新变得灵活,倒是公孙水脸色越来越难看,也不再每天出入飞龙园,估计是竭尽全力也解不了自己的毒。”

  叶子轩戴着手套蹲下身子,细心审视秦夕颜的伤口:“他收了轻舞为徒,但没有明确答应跟我交易,显然心里还存有一抹侥幸,希望可以依靠自己解毒,只可惜这恒蛇之毒注定他会失败,公孙水使上全身解释,也就多迟缓几天。”

  “他很快就会来找我了,除非他找到印王解毒。”

  秦夕颜眼里闪烁一抹光芒:“放心,印王解毒,代价只会更大。”随后,她把双手放在叶子轩的头上,在后者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手指捏住一根头发开口:“子轩,你有白头发了,看来你最近真是劳累过度了,我替你拔掉它吧。”

  她手指微微用力,两根头发落在手里。

  叶子轩揉揉疼痛的脑袋,从地上缓缓起身,瞄了其中一根白头发笑道:“谢谢叶夫人。”

  秦夕颜没有立刻丢掉头发,只是看着叶子轩灿烂一笑:“好了,检查完了,我的伤势,你应该放心了,你赶紧洗手消毒吧,然后把所有早餐全都吃完,不然就冷了,这样冷的天气,不多吃一点东西保暖身子,以后怕有更多白头发。”

  叶子轩笑了笑,去洗手台消毒双手,这个空档,秦夕颜把两根头发放入一个玻璃瓶,然后不着痕迹揣入怀里,在叶子轩回来之后,她又督促着叶子轩把餐点吃完,随后让人把碟子筷子全部收拾好,看他吃饱喝足,秦夕颜才笑着离去。

  临走时,她还叮嘱叶子轩好好休息。

  “叶少,你真是好福气啊。”

  在秦夕颜带着叶儒生他们离开后,留下来的叶荣华扬起一丝笑意,轻声附和一句:“叶夫人知道你受伤,本来昨晚就想要过来看看,我们劝告她,你需要休息,而且警方也需要录口供,让她今天早上再过来,夫人听从了我们劝告。”

  “但没有闲下来,凌晨三点起来做早点。”

  在叶子轩微微愣然的时候,叶荣华又笑着补充上一句:“就是你刚才吃的食物,全是夫人亲自做的,佣人想要帮忙,她都坚决不肯,这十三年,她第一次给人做早餐,做好早餐之后,她就用保温盒装好,然后马不停蹄地赶来医院。”

  “五点钟就出现在医院楼下。”

  叶子轩想起门口车队,随后又听叶荣华叹道:“但是担心你睡觉,她一直呆在车里没有出来,直到你房间的灯亮起,她才掐算着时间进来,叶少,我认识夫人差不多二十年,从没有见她对一个后辈这样关怀,看来叶夫人很欣赏你。”

  叶子轩靠在沙发,单手撑起脑袋,喃喃自语:“这对夫妻,确实怪怪的。”

  五分钟后,秦夕颜的车队驶出医院大门,秦夕颜所在的车里,只有一个身躯笔挺地司机,那就是叶辉煌,他戴着一顶雷锋帽,也不知道是防御寒冷还是遮挡面目,总之显得很有个性,他一边踩着油门,一边抛出一句:

  “何必亲自过来取样本呢?”

  叶辉煌淡淡开口:“子轩住了几次医院,样本随手可得。”

  “有些事,不亲力亲为,总是不放心,失望太多,伤心太久,我不想希望变成绝望。”

  秦夕颜平静开口:“两根头发,我会通过秘密渠道,第一时间送往德国和美国鉴定。”

  “碗筷上的样本,留在京城秘密检验。”

  “三份报告合一,我才会相信他是我的、、、”

  “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