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二百三十八章 三千宾客

天才布衣 第二百三十八章 三千宾客

  cpa300_4();  

  多次从昏迷之中醒来,又多次沉入更深的昏迷之中。

  叶子轩就像是一个垂死挣扎的人,脑海中闪现着纷乱的异象,一个画面接着一个画面变幻着,游走着,这些画面奇异而特别,有些景色,有些面孔是他连想象都想象不到的,仿佛在向他证明着什么,演示着什么,也让他记起着什么。

  无穷至大的空间,风尘迷离之中,叶子轩依稀能够感受到一个孤独的小孩,羡慕的看着不远处一群孩子欢声笑语,还有春灿烂中追逐蝴蝶的快乐,他渴望的靠过去却被他们毫不留情撞倒,还肆无忌惮的讥讽,说他笨,说他死心眼。

  某个晚上他提着小灯笼经过家里园子时,一条从没见过的大黑狗忽地窜出,汪汪直叫,把他吓得当场摔倒在地,几个身穿僵尸衣服的孩子在丛中哈哈大笑,从此之后,小孩再也不敢靠近他们,只是一人蹲在角落安静看着蚂蚁搬家。

  饶是如此,视野中的蚂蚁也被几次踩散。

  从此,他抗拒跟人玩耍,也不再喜欢交流,最大乐趣就是看蚂蚁搬家,一天又一天,直到蚂蚁影像纷飞碎裂,随后有一男一女出现在他身边,轻声细语说着什么,还给他买来一屋子的玩具,可是他的脸上却没半点笑容,依然蹲回角落沉默。

  一男一女陪伴他的时光越来越多,哄着他玩的样也越来越温馨,小孩脸上看似没有太多的高兴,被动接受着他们赋予的一切,像是他们跟自己毫无关系一样,但其实心里已有了一丝松懈,他开始不再看蚂蚁打架,他开始依赖两人。

  他爱着他们。

  叶子轩想要看清对方面孔,可总是不清晰,越是想看个明白,对方越是变模糊。

  再久远一点,梦境之中,还有两个身躯笔挺精神抖擞的老人,白发苍苍,君临天下,他们常常在一棵大榕树下,一边谈笑风生下着象棋,一边和蔼看着观棋的小孩,争执的时候,两个老人还让小孩给他们做主,随后又笑着给他喂食点心。

  梦境飘飞,某个热闹的日子,一个老人把一块玉石,亲自戴在小孩脖子上。

  叶子轩这次能够看清,那块玉石就是一条飞龙。

  孤独与悲苦,欢喜与体悟,叶子轩觉得自己仿佛溶入了梦境,仿佛又多了一段人生经历,只是当他脑海中浮现一座大桥,一条奔流不息的江河,还有飞驰而来的黑色轿车,叶子轩身躯一震,双手止不住在半空飞舞,像是溺水的孩子。

  一个妇人的面孔放大,还伴随一记喊叫:天龙!

  天龙?难道自己叫天龙?

  “轰!”

  叶子轩脑海中的所有画面都随着妇人喊叫,不可遏制地炸裂开来,成为无数碎片,碎片又变成了粉未,粉未变成了泪水,晶莹透剔,一种温暖的感觉流淌而下,就如电流在四肢百骸流动一般,叶子轩忍不住闷哼一声,他睁开了眼睛。

  “叶少,你醒了?”

  “师父,你总算醒过来了?”

  视野中,轻舞和叶荣华的脸庞出现在叶子轩面前,脸上都带着一股无法掩饰的欣喜:“谢天谢地。”

  叶荣华还第一时间拿出了手机,神情带着一丝激动:“我要马上告诉夫人,让她不要担心,你不清楚,知道你溺水,她都快急死了,如果她不是在红墙开会,估计早就过来,你醒过来就好,如果你有事,我就是枪毙一百次都不够。”

  想到当时站在岸边等叶子轩游起来,叶荣华差点又赏自己两个耳光,如果自己第一时间冲下去,叶子轩肯定不会溺水昏迷,搞到叶夫人担心大半天,轻舞也忙个不停:“叶少,你身体虚弱,不要乱动,我待会让医生再给你查查。”

  “不要检查了,我就是医生,他是我师父,他醒过来就没事了。”

  轻舞拿着热乎乎毛巾,为他轻轻擦拭脸颊,暖流随之蔓延全身:“只是需要保暖休息。”

  “究竟怎么回事?”

  叶子轩忍不住问出一句,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声音嘶哑,细若蚊蝇,浑身乏力,呼吸都有些急促,轻舞白了叶子轩一样,恨铁不成钢的开口:“威猛无敌大杀四方的叶少,你老人家琴棋书画,天文地理啥都精通,怎就不会游泳呢?”

  轻舞向来以打击叶子轩为乐:“早上,你见到有小孩落水,跳下去把人家扔回岸上,结果自己却沉了下去,华哥他们当时没有反应过来,毕竟谁都没有想到,英明神武的叶少竟然不会游水,待冲下湖泊的时候,你已经吹泡泡了。”

  叶荣华也握着电话开口:“是啊,我还等着你跳上来呢,结果你却沉下去了。”

  命运总是如此喜欢戏弄世人。

  叶子轩张大嘴巴想了一下,随后记起救人的情形:“当时救人心切,忘记自己不会游水了。”

  轻舞又给叶子轩擦拭了一下额头:“不会游水就不要逞能,别到时人救不了,把自己折了进去,你知道吗?你已经昏睡了七个小时,还经常满脸痛苦手舞足蹈,额头也是阵阵虚汗冒出,放在上个世纪,大家绝对会说你是鬼上身。”

  叶子轩咳嗽一声,这才明白自己为何声音嘶哑,全身乏力:

  “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放心,以后不会再胡乱救人了。”

  他轻描淡写跳过这个话题,没有告诉轻舞和叶荣华,自己不怕高不怕黑不怕鬼不怕神,就怕呆在双脚无法触碰的水里,那种无助和绝望感会束缚他全身神经,所以这十多年从来没有去什么江河中游水,最多也就是泳池浅区站一站。

  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有这个阴影,但他清楚这是一个致命的因素,所以小男孩掉入湖泊的时候,叶子轩一度犹豫,只是良心和本能让他最终跳进去救人,他想到会有严重后果,可是没有想到会让自己昏睡七八个小时,还是噩梦连连。

  “华哥,谢谢你们救了我。”

  叶子轩偏转话题:“给你们带来麻烦,真是不好意思。”

  打完电话的叶荣华连连摆手,一脸愧疚和苦笑:“叶少,你太客气,保护你是我们的职责,这次已经失职了,你不责怪我们已是万幸,哪里还谈什么麻烦?而且这次救你的不是我们,是一个年轻的女子,她第一时间跳进水里救你。”

  “救上来之后,也是她给你施救,还、、人工呼吸。”

  轻舞适时抛出一句:“真是艳福不浅啊。”

  她跟叶子轩相处很轻松,就像是哥们一样自然。

  叶子轩微微愣然:“一个年轻女子?”

  叶荣华轻轻点头,笑着接过话题:“叶少放心,她长得挺漂亮的,人工呼吸你丝毫不吃亏啊。”他总感觉那个女孩有点熟悉,只是一时想不清在哪里见过:“对了,人家救你的时候,手机还被偷走了,我想要给她赔偿却被她客气拒绝。”

  轻舞用热毛巾擦掉叶子轩变小的汗珠:“要好好感谢人家,不能让美女湿了身又寒了心。”她还幽幽一笑:“听说你救的小男孩,人家父母第一时间就带着他们离开了,连一个红包和感谢都没留下,显然担心你出事情了要负责。”

  她起身去把水倒掉,还给叶子轩冲了一杯麦片。

  “有没有人家名字或者电话?”

  叶子轩叹息一声:“我给人家送一份厚礼,亲自说一声谢谢。”

  他记不得当时情形,但叶荣华不会欺骗自己,叶子轩也就要谢谢女孩。

  叶荣华轻轻摇头:“没有名字和电话,对方什么都不肯说,把你救醒之后,她就帮忙医生把你送到这栋大楼,随后她上了四楼,应该也是病人或者家属,那是眼科病人住院楼层,待会我让几个兄弟转几圈,相信会找到女孩的下落。”

  他没有把一个细节告诉叶子轩,那就是叶子轩苏醒过来的第一秒,捏着漂亮女孩喊了一声妈!

  那一句妈,无比无助,无比绝望,还带着一股子泪水。

  叶荣华不知道叶子轩当时发生什么事,只是觉得说出来会让后者尴尬,于是隐去这部分。

  叶子轩靠在病床上点点头:“一定要找她出来。”

  在叶荣华笑着离去,轻舞把麦片端上时,叶子轩的眼里有着一抹思虑,虽然他已经醒了过来,可是刚才的梦境并没有完全消去,记得面容模糊却宠爱小孩的一男一女,记得女人凄声喊叫的天龙两字,还记得那两个身躯笔挺的老人。

  “我为什么会记得这些?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叶子轩陷入了沉思:那个给自己戴上飞龙玉石的老人是谁?那个小孩是不是自己?

  如果是自己,岂不是说,自己曾经有一个家?有一个爱自己的母亲?

  天龙、、、、难道就是自己的真名?

  在他念头转动之中,轻舞又把一本杂志放在他的面前:

  “师父,你身体虚弱,先喝点麦片,翻翻杂志,我去给你准备晚饭。”

  叶子轩没动,目光僵直,死死盯着杂志封面的老人:

  叶大元帅八十大寿,三千宾客齐聚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