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宋少会不高兴的

第二百三十九章 宋少会不高兴的



    cpa300_4();    

    轻舞给叶子轩煮了一碗面条,卧了两个鸡蛋,很简单,却做得色香味俱全。

    在叶子轩大口大口吃完后,轻舞又给叶子轩检查了一遍,确认后者没什么大碍就起身回家,她没有向叶子轩询问金芝林一事,她看得出叶子轩情绪不是太好,想必是这八个小时的噩梦所致,所以轻舞准备改天再跟叶子轩要一个答案。

    当初极其强烈想要一个答案的轻舞,经过这些日子的沉淀,特别是公孙水对她的指点以及宝芝林的熟悉,让她开始对公孙水少了几分抗拒,事实第一名医也确实有点道行,因此不管叶子轩出于什么目的,轻舞都觉得对自己有益无害。

    轻舞提着手袋离开之后,叶子轩端着一杯热乎乎的牛奶,站在窗边看着点点灯火。

    也不知道是不是梦境的缘故,他心里第一次感觉到失落。

    万家灯火,却没有一盏是自己的归家之灯,他已经记起梦境中给自己戴上玉石的老人是谁。

    可叶子轩下意识抗拒他跟杂志封面的老人重叠。

    “这梦还真是荒唐。”

    叶子轩低头喝入一口温热的牛奶,大力摇头驱散不太真实却死死刻在脑子的梦境,随后就听到叶荣华敲门,他一脸歉意告知没有找到漂亮女孩,明天会想法调看监控来辨认,叶子轩笑了笑,喝光牛奶,告知自己一人去四楼晃荡一下。

    他担心女孩见到叶荣华他们会故意匿藏,毕竟后者气场过于强大,叶荣华想要跟上叶子轩却被后者挥手制止,无奈之下,只能把漂亮女孩的样貌和衣着大概告知叶子轩,叶子轩默记在心就坐着电梯落到四楼,神情平静绕着走廊慢行。

    “叮!”

    也不知道绕了多少圈,在叶子轩再一次经过电梯门口的时候,铁门一声脆响打开了。

    一阵香风涌出,走出两男两女。

    走在前端的女人双眉弯弯,鼻子微微上翘,脸如白玉,颜若朝华,她服饰打扮也不如何华贵,只是项颈中挂了一串昂贵明珠,发出淡淡光晕,映得她更是粉装玉琢一般,她如碧波伴清澈的眼睛看着叶子轩,带着一抹愕然,一抹笑意:

    “你没事了?”

    在靓丽女孩身边还有一个瓜子脸女生,冷冷审视着叶子轩,相似青春年纪,身材也足够傲人,只是容貌相差一个等级,气质更是迥然不同,少了靓丽女孩的淡雅高贵,多了一抹王熙凤之类的犀利和冷傲:“小子,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两名类似保镖的男子没有说话,只是站在两侧默默保护两个女孩。

    听到靓丽女孩向自己发问,叶子轩闻言一怔,扫过两眼就锁定靓丽女孩,她跟叶荣华描述一样,于是马上扬起一抹笑容:“我叫叶子轩,听我的朋友说,早上是你跳下湖泊救了我,他没有问到你的名字你的号码,但是见到你上了四楼。”

    “所以我过来碰碰运气。”

    叶子轩伸出右手,一脸真挚:“我想要当面谢谢你。”

    不待靓丽女孩出声回应,瓜子脸女生眉头一皱,毫不客气的开口:“醉墨救了你,不要你们赔偿,不要你们感谢,就是不想跟你有交集,你还找到这里来?你是不是发现醉墨身份高贵,所以借着感谢的幌子来搭桥?这样会不会太幼稚?”

    叶子轩彬彬有礼:“纯粹是想当面谢谢,没有其它用意。”

    “公孙佳,不要这样说人家,不感谢,你说人心冷漠,特地感谢,你又说居心叵测,你要闹哪样啊?”

    靓丽女孩轻轻一扯女伴,不让她向叶子轩发难,随后落落大方伸出右手,笑容有着别样的清雅:“本来我想说举手之劳,没有必要放在心上,可你都找上门来了,我再不收下这歉意,只怕会让你觉得高傲,我叫张醉墨,刚回京大读书。”

    她彬彬有礼:“叶子轩,很高兴认识你。”

    叶子轩笑着握上:“我也很高兴认识你,我还要谢谢你救了我,如果不是你及时出手,估计我这次不死也会脱层皮了。”他很诚实的回应:“我不太会游泳,甚至可以说有一点怕水,当时跳进去也是本能使然,没想到招惹出这么大麻烦。”

    公孙佳似乎很讨厌叶子轩出现:“害人害己。”

    张醉墨扯一扯公孙佳,笑容淡雅的开口:“子轩,对不起,公孙佳向来就是这个脾气,得罪不少人,但她是刀子嘴豆腐心,希望你别在意。”接着善意补充一句:“不过救人确实要量力而行,不然不仅救不了别人,还会把自己折进去。”

    “没事,我不放在心上。”

    在公孙佳娇哼一声时,叶子轩摸出钱包问道:“对了,听说你的手机在现场被偷走了?多少钱?我来赔偿。”

    张醉墨绽放一抹恬淡的笑容:“不用了,手机已经找回来了。”她扬一扬手中的土豪金出声:“完好无损的回来,你不用赔偿我,也不要给我感谢费,虽然我不耻趁火打劫的人,但也不习惯钱财衡量善举,救你,就跟你救小男孩一样。”

    “好!”

    叶子轩没有再坚持,笑着又跟对方握手:“那我就铭记于心吧。”

    这一次晃动,张醉墨手臂抖动了一下,还露出一抹痛楚。

    叶子轩忙松开:“你胳膊受伤了?”

    “小子,还不是你捏的。”

    不等张醉墨出声回应,公孙佳又重重哼出一声:“醉墨好心好意把你救上来,你倒好,活过来的第一秒,就把她的手臂抓肿了,如果不是保镖及时拉开你,估计整个胳膊都会被你捏断,忘恩负义,农夫与蛇,形容得就是你这种人。”

    “胡说什么?这是本能反应,又不是他故意的!”

    张醉墨觉得闺蜜所言过分,毫不客气出声阻止:“佳佳,不要用胡乱揣测他人意思,这样对你对子轩对我都不好,他今天是来感谢我的,希望你能尊重一点他,也是对我的尊重。”随后向叶子轩一笑:“别听她夸大其词,只是一点小伤。”

    “溺水反应,挣扎正常。”

    看到眼前女孩不骄不亢,还流露一股善解人意,叶子轩眼里好感又多了一分,犹豫一下轻声开口:“张小姐,我会一点医术,妙手回春算不上,但多少还是有点用的,如果不介意的话,让我给你推拿一下,十分钟就可以缓解疼痛。”

    “小子,你就别占便宜了。”

    公孙佳听到叶子轩要给张醉墨按摩,马上嗤之以鼻地开口:“靠这小手段亲近醉墨,会不会太俗气太老套了?大言不惭说自己会医术,真能妙手回事,又怎么会淹个半死?而且你知道本小姐是什么人?我父亲叫公孙水,我家开金芝林、、”

    “这医院,金芝林也有股份,你的医术拿得出手?”

    叶子轩望着她:“你父亲叫公孙水?”

    公孙佳一脸傲然:“京城第一名医,连张元帅、、。”

    她改口补充一句:“我已经叫了父亲过来,亲自给醉墨看看伤势,你就别卖弄了,哪里凉快哪里睡去?”

    在叶子轩感慨世界真小时,张醉墨黛眉微微皱起,望着公孙佳很是无奈开口:“佳佳,你怎么口无遮拦?不要把每个人都想得有目的,他掉进水里差点溺死,这毫无水分,如果没有我出现,很可能就挂了,他会这么愚蠢用这方式接近我?”

    “我救了他,他出现这里感谢我,也是知恩图报之举,你干吗想得这么龌蹉呢?”

    “张小姐,你们别吵了。”

    叶子轩显然不想张醉墨为难,今晚过来是感谢人家,而不是给对方带来麻烦,鞠躬一下轻声开口:“没必要为我一个外人,乱了姐妹多年的情分,张小姐,我不打扰了,今晚过来就是问一个名字,当面感谢一声,改日有机会再报答。”

    “别走,你不是会医术吗?给我看看胳膊的淤青,疼的有点厉害。”

    张醉墨一把拉住叶子轩,还调笑着开口:“你下的手,你来摆平,我相信你有过人之处。”

    “醉墨,不要这样。”

    公孙佳低声开口:“宋少会不高兴的。”

    “叮!”

    这时,电梯门打开,走出一个气势不凡的老者以及几名华衣男女,公孙佳见到老者马上高兴起来,踏前两步喊道:“爸,你来了?怎么来的这么慢啊?醉墨等着你给她看看伤势呢?你再不出现,她就要病急乱投医了,不,有人趁机扮神医了。”

    她指着叶子轩冷笑一声:“他要给醉墨看伤势呢。”

    “赶紧把这种人踢走,不要让他在这医院住下,我怀疑他是医托呢。”

    公孙水一眼看到叶子轩,神情微微一怔,山羊胡子抖动了两下,随后径直走到叶子轩面前:

    “叶少。”

    “印堂发黑,毒近心脾,再过两天,回天无术。”

    在公孙佳和张醉墨震惊的目光中,叶子轩捏捏公孙水的老脸:

    “小水,服不服?”

    ps:谢谢半城迷酔打赏本作品888逐浪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