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二百四十章 男女授受不亲

天才布衣 第二百四十章 男女授受不亲

  cpa300_4();  

  见到父亲老脸被捏,还被人叫小水,公孙佳和几个助理下意识就要抽叶子轩。

  只是公孙水眼疾手快一拦,还毫不客气喝斥一声:“别胡闹,这是叶家的贵客,叶少,不是你们可以冒犯!”随后挤出一抹笑容开口:“叶少,小女有眼无珠冲撞了你,还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给她一个机会,也给老夫一个机会。”

  公孙佳脸色变得难看:“爸——”

  她又愤怒又惊讶的看着叶子轩,不知道父亲为何要对这小子如此低声下气,别说只是叶家的贵客,就是叶家子弟见到父亲,也更多是恭敬和礼让,毕竟公孙水三个字摆在哪里,叶家再牛气哄哄,也难免哪一天用得上京城第一名医啊。

  张醉墨眼里也闪烁一丝光芒,她跟公孙水有过几次交集,也知道他在京城的地位,凭借医术和金芝林,面对自己也只是三分礼让,没有太多的讨好,如今却对无名小子毕恭毕敬,不得不让她好奇,这差点淹死的叶子轩有啥过人之处。

  “闭嘴!”

  在张醉墨对叶子轩腾升一抹兴趣时,公孙水正扭头对女儿喝道:“没叫你说话,不要说话,这是叶夫人请到京城的贵客!”随后,他向张醉墨歉意一笑,拉着叶子轩走出十余米,在楼梯口低声开口:“叶少,老夫服了,心服口服。”

  “给一条活路吧。”

  公孙水脸上涌现一抹无奈,还有说不出的心力交瘁:“保全我的名节以及子侄利益下,我接受你的全部交易,随时可以签订有效的文件,只是希望能够秘密签定,让我可以再风光几年,这对叶少也有莫大好处,希望叶少能够恩准。”

  现在的公孙水再也没有当初京城第一名医派头,自己怎么都没有想到,向来习惯抢夺他人胜利果实的他,会被叶子轩一针刺破手掌,性命攸关和身败名裂双管齐下,拿捏夺去多年的心血金芝林,什么叫现世报,公孙水算是体会到了。

  他开始不服,不甘,不仅想过无数法子对抗,还全力破解毒素。

  只是叶子轩躲在飞龙园,后来成为华海新星,让公孙水失去非法手段报复的机会,一度想过拿下轻舞作为对抗筹码,可又担心惹怒叶夫人,无法用卑鄙手段获取解药,公孙水只能绞尽脑汁研究,但竭尽全力也只能迟缓毒发速度。

  他始终不能一劳永逸解决,而期间毒素发作了两次,每次都是午夜时分,遭受的折磨和剧痛,渐渐崩溃他的信心。

  “痛快!”

  叶子轩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拍拍公孙水的肩膀开口:“我还以为你长能耐了呢,可以自己化解掌心毒素,不然怎会撑到现在?如今看来还是高估你了,毒素已经开始侵蚀你的身体,最多两天,你就要一命呜呼,还是身败名裂挂掉。”

  公孙水脸色一变:“真的只剩下两天?这么快?”

  在自认还有个把星期活命的公孙水额头渗出一抹冷汗时,叶子轩不置可否的笑道:“你以为呢?你觉得自己胡乱倒腾的解药,能让你活二十年二百天?不相信的话,你两天后再来找我,如果还能活着站在我面前,解药无条件赠送。”

  公孙水连忙摆手:“不,不,我相信叶少。”

  不远处,张醉墨看着嘀咕的两人,俏脸扬起一抹笑意:“这叶子轩还真有点意思。”

  公孙佳眼皮跳动了两下,不置可否的哼出一声:“他能有什么意思?我父亲也就是看在叶夫人面子上,对他多两分礼貌和谦让而已,也不知道父亲搞什么,要对他这么好的态度,如果不是他喝斥我,我真想一脚把无知小子踹出去。”

  张醉墨笑了笑:“你父亲叫他叶少,他又跟叶夫人关系密切,莫非是叶家人?”

  “怎么可能是叶家人?”

  公孙佳毫不犹豫的否决,傲然接过话题:“我跟叶芙蓉、叶清水姐弟这么熟络,从来都没有听他们提起这个人!”接着她又微微皱眉:“醉墨,看你好像对他很感兴趣?我告诉你,最好不要跟他过于交集,不然他会粘着你不放的。”

  “而且宋少知道、、、、他也会不开心的。”

  公孙佳拉着张醉墨的手臂,压低声音劝告:“他再过几天就要回来了,如果被他知道你这冰山美人,对一个无知小子感兴趣,只怕他会很愤怒很痛苦,我可是很看好你们的,还准备了红包等着喝你们喜酒呢,千万不要出什么差错。”

  张醉墨淡淡开口:“我可从来没答应嫁给他。”

  公孙佳一脸讶然:“你们两个青梅竹马,而且宋家可是向张家提亲了,你父母可都答应了。”

  张醉墨如水平静:“他们的事,于我何关?我的人生,我自己做主。”随后她又拍拍公孙佳的手背:“好了,别讨论这个话题了,有些事情你不懂,也不知情,别跟着刘援朝他们掺和,我回来京城只跟你们来往,就是不想听这些。”

  她神情犹豫了一会,最终挤出一句:“明日叫芙蓉她们出来坐一坐。”

  公孙佳看着闺蜜,沉默,良久点点头:“好。”

  此时,叶子轩正从怀里摸出一个瓶子,从里面倒出三颗黄色药丸,递给公孙水悠悠笑道:“这是早就为你准备好的解药,三颗,每隔三天吃一颗,可以让你多活两个星期,只是我希望,这段时间内,咱们可以把所有合法手续搞定。”

  “只要搞定了,我就会再给你一颗终极解药。”

  这一接,就意味着妥协,意味着性命保住,金芝林失去,很是沉重。

  公孙水咬咬嘴唇,最终接过三颗药丸:“谢谢叶少。”

  “好好珍惜活命的机会。”

  叶子轩摸摸公孙水山羊胡,脸上绽放一抹笑容:“也好好夹起尾巴做人。”他还朝公孙佳方向偏偏脑袋:“与其把全部精力放在摘果子上面,还不如抽点时间管教一下女儿,牙尖嘴利,不是给自己招惹麻烦,就是给你老人家挖坑。”

  公孙水点点头:“叶少教训的是。”

  两人很快走回了公孙佳和张醉墨面前,公孙水恢复了一如既往的肃穆,不怒自威,叶子轩则变得温润儒雅,没有了刚才的嚣张和跋扈,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叶子轩被公孙水教训了一顿,公孙佳抢先一步开口:“爸,你跟他说什么啊?”

  “区区叶家一个客人,有什么了不起?凭什么这样戏弄你?”

  公孙佳一脸愤怒看着叶子轩:“爸,这种人,你要狠狠教训。”

  还没有等公孙水出声,叶子轩向他来了一个鞠躬,淡淡一笑:“有些日子没见公孙先生了,思念在心间沉积如山,今日一见有点情不自禁,所以一时高兴失了礼仪,还请公孙先生多多包涵,你大人大量,不要跟一介无知小子计较。”

  公孙水微微一怔,似乎没有想到叶子轩如此给足面子,挥手制止公孙佳再捣乱,清清嗓子咳嗽一声:“老夫此生救死扶伤无数,见过的病人死人都要胜于活人,早已经看淡了尘世间很多事情,叶少一时高兴失礼,又算得了什么呢?”

  “一切恩怨,就此勾销吧。”

  公孙佳一跺脚:“爸——”

  公孙水没有理会女儿的委屈,随后望着张醉墨和蔼一笑:“张小姐,听佳佳说你手臂受伤,很是疼痛,此事对于公孙水来说小菜一碟,只是现在有一个垂危病人要公孙水出诊,伤势很是严重,在我眼里,只是病情急缓,没有富穷,”

  “所以今晚没有时间给张小姐治疗了。”

  公孙水说起来完全就是一个悬壶救世的好医生,脸颊还一点都不红:“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叶少,叶兄弟是我一个忘年之交,他医术有我四分水准,区区瘀伤和疼痛,他一样可以手到病除,如果你不避忌的话,可以让他一展身手。”

  张醉墨看着叶子轩,笑容恬淡,随后又望向一本正经地公孙水:“谢谢公孙先生建议,醉墨心里有分寸,公孙先生有要紧的事就先去忙,毕竟他人性命攸关,我这点小伤没有什么大碍,是佳佳过于紧张了,所以麻烦公孙先生赶来。”

  公孙水摆摆手:“救死扶伤是公孙天职。”

  叶子轩想笑却死死忍住,最终点点头:“小水,不,公孙神医实乃医界典范,佩服,佩服。”

  公孙佳见到父亲压住叶子轩,马上喊叫一声:“闭嘴!我父亲不是你有资格评判的!”接着又一脸不满当场抗议:“爸,你不建议醉墨找他治疗,万一出什么差错,到时会连累你的,而且男女授受不亲,醉墨不能让这种男人触碰。”

  “闭嘴!”

  公孙水直接扯着女儿进入电梯:“走!”

  在公孙水带着心不甘情不愿的公孙佳离去之后,叶子轩也向张醉墨微微一笑,声音轻缓而出:“张小姐,今晚打扰你了,还让你们姐妹差点闹翻,很是不好意思,天色已晚,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改日有机会,叶子轩再报救命之恩。”

  张醉墨绽放一丝恬淡笑意,洋溢这淡淡的温馨,嘴角的弧度似月牙一般完美:

  “叶神医,小女子的伤,你不管了?”

  叶子轩迟疑一下:“男女授受不亲、、、、”

  担心给对方招惹麻烦,叶子轩多少有些改变主意。

  张醉墨手指轻轻一点:“还本小姐初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