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二百四十一章 母子相认


    cpa300_4();    

    还本小姐初吻?

    张醉墨这一句话就让叶子轩僵直身体,虽然只是迫不得已的人工呼吸,可也确确实实是对方的香吻,张醉墨转到叶子轩面前,眼睛清亮盯着他:“为了救你,我可是连初吻都献出了,你现在跟我说男女授受不亲,会不会太不厚道?”

    叶子轩轻轻咳嗽一声,摸摸脑袋回应对方:“我只是为你着想,听公孙佳的语气,你好像有男朋友了,如果我大晚上跟你共处一室,还有肌肤相亲,哪怕我们没什么,传出去也会指指点点,我担心对你声誉不好,也会让你跟他产生嫌隙。”

    女人笑容恬淡:“真为我着想,还是担心沾惹麻烦?”

    叶子轩微微挺直身躯,坦然迎接着张醉墨的目光,一字一句的开口:“虽然叶子轩只是一介草根,但也从来不担心事非上身,这些日子招惹的麻烦一个接一个,我都没有皱眉,我是真心为张小姐声誉着想,没有其它任何得失权衡。”

    “你不怕事,我无惧清白,问心无愧,何必在意他人看法?”

    张醉墨一把拉住叶子轩手腕:“今晚,就你了。”她掩着小嘴一笑,拉着叶子轩走入一间病房,里面有几个男女在守护一名年老病人,张醉墨轻声问了几句,没有什么特殊情况之后,就带着叶子轩走到隔壁病房,落落大方脱掉外衣。

    随后,她慢慢卷起衣袖:“叶神医,展示你的医术吧。”

    她的笑容很灿烂:“我想看看,公孙先生的忘年之交,有没有妙手回春的本事。”

    脱掉外面大衣,张醉墨就露出大片白皙的肌肤,还凸显高耸的双峰,再加上一条晶莹明珠,知性和性感瞬间交织,她的左臂有着五个手指红印,有些发红肿胀,卷起衣服碰到的时候,张醉墨樱桃般的小口都不由紧咬一下,可见疼痛。

    “对不起,没想到会伤你这么深。”

    叶子轩看到张醉墨胳膊的瘀伤,脸上涌现一抹愧疚,从外形判断就知道这伤不小,公孙佳所说的差点捏断并非虚言,虽非本意,却也觉得自己欠了人家不少,当下散去乱七八糟的念头,慢慢站到张醉墨的身边,手指触摸上面的指印。

    只是轻轻触碰,张醉墨嘴唇就牵动一下。

    “我说过,这是你当时的本能反应,你不要自己怪责。”

    张醉墨扬起一丝笑意:“真觉得愧疚,那就治好它,我可是很相信公孙神医的话,而且你自己也说过,会缓解我的疼痛。”虽然她没见过叶子轩的医术,可不知道为什么,张醉墨对叶子轩有一股信任感,或许是他眼里的干净和清澈。

    这是在其他男人眼里看不到的。

    “好,我一定尽力而为。”

    叶子轩没有再多说废话,让人取来一副手套,还要来一些针水和药粉,他动作利索当场配制起来,看着灯光中聚精会神的男人,张醉墨的眼里兴趣更加浓郁一分,想不到认真起来的男人,跟刚才的玩世不恭、彬彬有礼有着天渊之别。

    只想治好张醉墨的叶子轩没有在意女人的目光,也没有过多关注外界的情况,他只是神情专注配制药水,随后就使出自己看家的本事,拿出了舍利子手套,带在了手上,倒入一些配制的药物,然后动作温柔给张醉墨受伤的胳膊推拿。

    张醉墨开始是好奇,是不以为然,在叶子轩触碰的初始,她还感觉到一股疼痛,可是一分钟不到,疼痛就变得轻了,胳膊生出一丝热热麻麻的舒服感觉,红肿颜色也变淡了,好像是雪块遭受到阳光的荣华,这让张醉墨变得无尽讶然。

    她抬头看着一脸认真模样的叶子轩:“这是怎么回事?”

    叶子轩悠悠一笑:“这是推拿,我在帮你疏导堵塞和破损的毛细血管,等会肿胀就该彻底消除了。”

    随后他继续神情肃穆的进行治疗,药物和舍利子双管齐下,没有十分钟,肿胀就消除了,疼痛也少了一大半,张醉墨开始还不相信,可后来那种酸麻的感觉蔓延,全身都是说不出的舒爽,似乎真如叶子轩说的一样,带动了血液循环。

    张醉墨有一种浑身发软、昏昏欲睡的感觉,还特别的舒服,不由得闭起眼睛开始享受、、、

    清晨,当叶子轩练完功收拾完自己,端着一杯温水站在阳台时,房门就被人轻轻敲响了。

    在他以为是叶夫人出现时,却见推门的叶荣华恭敬出声:“叶少,张小姐来了。”

    他的脸上有着一丝玩味,也有着一丝恍然大悟,总算想起营救叶子轩的女孩是谁了,同时感慨叶子轩就是厉害,不仅去四楼把救命恩人找出来,还跟人家有了不浅的交情,不然张醉墨怎么大清早来找叶子轩?这可是张家的小公主啊。

    身后,站着张醉墨,巧笑倩兮:“叶神医,我是来感谢你的,你昨晚让我很舒服。”

    叶子轩差点把嘴里的水喷出,强忍吞下后笑道:“张小姐,请进,请进。”

    在关闭房门的叶荣华微微一怔时,张醉墨也觉得自己失言了,手指弯曲放在嘴边掩饰笑意:“不要想歪,你应该知道我刚才的意思,你真是一个小神医,昨晚被你推拿过的胳膊,红肿已经不见了,虽然还有一点疼痛,但无大碍了。”

    她还转一转左臂,相比昨日自由灵活。

    叶子轩笑容灿烂:“这是我该做的,是我伤了你,自然该我治好你,何况你还是我救命恩人。”

    他给张醉墨倒了一杯温水。

    张醉墨眸子清亮的看着叶子轩:“既然我是你的救命恩人,那你是不是该回报我呢?”

    叶子轩嘴巴微微长大,装出一副惊讶害怕的样子:“回报你?以身相许?张小姐,咱们也就人工呼吸、、、”

    张醉墨没好气地白了叶子轩一眼:“以身相许?想得美呢,你脸皮还真厚,被我救了还不忘记占便宜。”接着咯咯轻笑:“放心,没有什么高难度任务,我只要你今天陪我出去逛逛,我回来京城有些日子,可还没跟其余姐妹一聚。”

    “我让公孙佳组织了下午小聚,带你过去给她们认识一下,也好知道你小神医的名头。”

    张醉墨看着叶子轩:“不准拒绝。”

    她还直接要了叶子轩的电话号码。

    “原来是这样。”

    叶子轩一口喝完温水:“舍命陪君美女。”接着又停滞动作:“不对,你男朋友呢?这种聚会,你应该带男朋友出现啊,带一个外人算什么?我跟你过去,你姐妹和男朋友岂不砍死我?我还是以后报答你吧,免得让你们就地开战。”

    张醉墨微微抬头:“不准讨价还价。”

    还没等叶子轩回应什么,房门砰地一声被推开了,出现秦夕颜那一张端着素雅的脸,还有难于掩饰的激动和兴奋,她的眼里没有张醉墨的存在,只有叶子轩的影子,那份执着和热烈,像是要把后者刻入心里一样,嘴角抖动挤出两字:

    “天、、、天。”

    “叶夫人!”

    见到秦夕颜等人出现,叶子轩和张醉墨几乎同时齐声,向前者热情喊叫了一句,张醉墨原本还不太相信叶子轩,他在叶家有着尊崇的地位,如今见到秦夕颜出现,还是一脸激动的样子,她就知道没有水分,叶子轩真是叶夫人的贵客。

    跟在秦夕颜身边的轻舞,见到叶夫人有些失态,忙轻轻一握她的胳膊:“叶夫人。”

    “子轩,醉墨,早上好。”

    秦夕颜死死握住手里的三份报告,随后恢复两分平静,只是不断起伏的胸膛,昭示着她内心激动,她牵动嘴角挤出一丝笑意,向张醉墨和叶子轩点头招呼:“醉墨,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去看看阿姨?你很久没吃阿姨做的饭菜了。”

    张醉墨嫣然轻笑:“刚回来几天,正想明天去拜访你和叶老呢。”接着她又问出一句:“阿姨,你找子轩?”

    秦夕颜很是诧异张醉墨跟叶子轩混在一起,只是此刻重点不在这里,她把目光望向叶子轩开口:

    “子轩,我想跟你单独聊两句,不知道你方不方便。”

    “方便,阿姨,他很方便。”

    张醉墨善解人意走前两步,声音轻柔开口:“阿姨,我是感谢子轩治疗我伤臂的,该聊的已经聊完,你们好好聚。”接着又向叶子轩打出一个手势,告诉他别忘记答应过自己的事,随即彬彬有礼向秦夕颜道:“阿姨,我改天再拜访你。”

    换成昔日,秦夕颜肯定会照顾张醉墨感受,今天却多了一份执着,她的目光始终落在叶子轩脸上:“好,改天见。”

    “你们也出去吧。”

    在张醉墨笑着离开房间后,秦夕颜也让轻舞他们暂时离开:“没有我命令,任何人不得靠近。”

    十余人恭敬离开,叶子轩眉头轻皱:“叶夫人,神情激动,气息急促,有事?”

    “子轩,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飞龙玉石?”

    秦夕颜的心情越来越激动,手指紧捏三份报告开口:“能不能让我看看那东西?”

    叶子轩“呃”了一声:“叶夫人,你们怎么对飞龙玉石都如此有兴趣呢?”

    秦夕颜实在是忍不住了,一直紧握的左手缓缓张开:

    半截龙尾玉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