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二百四十三章 叶家老人

天才布衣 第二百四十三章 叶家老人

  cpa300_4();  (四更)

  京城某处地下室,灯光昏暗。←百度搜索→

  看着半死不活狼人的叶辉煌,捏出一块酒精巧克力抛入嘴里,正寻思着如何利用这一颗棋子,他的加密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只有三个人能够打通他这个手机,一个是一号,一个是父亲,还有一个就是妻子,所以最快速度戴上了耳塞。

  同时还落下一扇隔音玻璃。

  “什么?”

  电话来自喜极而泣的秦夕颜,听到三份报告的比对结果,向来从容淡定的叶辉煌,也止不住抖动了一下手腕,带着一股难于掩饰的惊喜:“他真的是我们、、、我们儿子?叶子轩真的是失踪十三年的天天?三份报告结果完全一致?”

  秦夕颜点点头:“是,是,他就是,他就是我们的孩子。”

  叶辉煌扯开一个衣领口子:“你们在哪里?我马上过去。”

  秦夕颜泣声轻微:“他一时无法接受结果,他出去静一静了,这种事,你让他马上承受,是绝对不可能的,任何人都无法坦然处之,不过你放心,我感觉得出,他对我们没有恨意,也没有抗拒,他出去的时候,还拿走了两截玉石。”

  “你怎么不跟我商量一下,这样草率就跟他直接相认。”

  叶辉煌听到叶子轩离开,心里止不住地揪紧:“换成谁也无法一时承受,毕竟十三年的分离,咱们应该慢慢来,当初老四跟我说起飞龙玉石,我也一度想过直接去基因比对相认,就是顾虑到他的安全,他的感受,才没有操之过急。”

  “我无法慢慢来,我等了十三年了。”

  秦夕颜言语带着一股急促:“没有实打实的鉴定报告,我可以慢慢来,但确认他就是我的儿子,我一分钟都等不了,他一个心善的人,他会懂得一个母亲的心情,而且,他拿走了两块玉石,这就表明他认可我们,迟早会回归叶家。”

  “如果他怨恨我们,抗拒我们,没有必要带走两块玉石。”

  她的神情忽然一冷:“他的安全,谁再敢伤害我儿子,我秦夕颜倾家荡产也要株连他九族。”

  叶辉煌能够感受到妻子的激动,点点头叹息一句:“我会向老爷子汇报,只是你先不要四处宣扬此事,不是担心他安全的问题,而是希望给他一个缓冲阶段,由他自己来接受我们接受叶家,不然闹得满城风雨,只会认为我们逼宫。”

  叶辉煌看得很是透彻:“他不提认祖归宗,咱们也不要催促,他虽然心性善良玩世不恭,但是很抗拒道德打压舆论威迫,而且叶家于他来说都很陌生,至少他感觉不到亲情的相承,让他回归只会事倍功半,先让我们用心温暖他吧。”

  秦夕颜思虑一会,点点头:“好,就照你说的做,我们默默付出,默默弥补,一切随天天意愿。”

  叶辉煌脸上绽放一丝笑意,轻声宽慰着女人:“夕颜,放心吧,他一定会叫你妈妈,你哥哥,老四,可以知会一声,他们跟我们一条心,可以信任,大哥二哥和五妹,过些日子再说吧,我待会就动用你我的力量,暗中保护好天天。”

  “你说得对,当年没有保护好他,如今绝不能让他有闪失。”

  挂掉电话,叶辉煌整个人瞬间焕发一抹光彩,像是深埋地底的宝剑破土而出、、、

  叶家园,山顶东侧,风高云淡,大鸟掠空。

  叶家老人所住的居所有六千多平方米,泳池,枪场,园,高尔夫和网球场一应俱全,恢宏大气,充满着奢华的现代化气息,后院空地还有两架先进的武装直升机,各个出入口以及园四周,常年有近百名荷枪实弹的警卫来回巡逻。

  他们的尽忠尽职,只为保护其中一座小院,一个老人。

  在叶氏园的角落位置,有一座石头堆砌成的三房一厅,看年头少说有数十年历史,显得有些破旧,甚至外墙的颜色都变得有些暗淡了,还没有彻底风化的‘哨所’两字,也昭示着它曾经的面貌和底蕴,它的存在很是破坏叶氏园美观。

  只是没有人敢声言拆掉,也没有想过把它装修一番,因为它是叶家老人的书房,老人强大的历史权威,足够抵消它的格格不入,在这历史产物的房里,百余平方只有一套藤木沙发,两张褪色的黄色书桌,还有几把老式却坚固的椅子。

  白色的墙壁全用木板铺垫,迟缓着石头被时间的腐蚀。

  老人的书房跟其余权贵完全不同,没有什么名贵字画,也没有自己的墨宝,古董瓶更是不见一只,墙上挂着的只有画像,开国领袖、华国八大元帅和十二大将军,画像也有一些年代,即使玻璃密封保护,也开始有一些褪色和泛黄。

  八大元帅的后面,还有两个空位,没有画像,但位置擦得一尘不染。

  而侧边两扇墙壁,则挂着数不清的勋章和锦旗,还有一幅幅红箭参差的地图。

  那是叶家老人的历史功绩,随便丢出一件都赫赫有名。

  此刻,白发苍苍身躯魁梧的叶家老人,正躺在可以摇摆的古老藤椅上,一边闭着眼睛审视画像,一边手指轻敲椅子,明媚阳光透过天窗落在他的脸上,斑斑驳驳,让他披上一抹祥和安宁的色彩,乍一看去,跟普通老人没有什么区别。

  可是只要这个老人愿意,他一根指头就能让华国甚至国际掀起风云。

  在老人的藤椅旁边,还有一张小马扎,放在角落,很安静。

  偏移的阳光让叶家老人微微眯起,他先看看旁边一个数据表,随后落在元帅画像中的一副:“老澎啊,再过几天就是你的忌辰了,到时我给你送两壶好酒去,你在那边可要好好的,不要动不动就骂娘,二十一世纪了,要与时共进。”

  他脸上皱纹绽放开来,眼里也多一份笑意:“不过我最喜欢你老小子性格,一副爱谁谁的样子,够坦率,够性情,够男人,可惜你走得太快了,连咱们拼酒的承诺都没实现,一晃好多年过去,估计你都忘记了,我却记得一清二楚。”

  “老周啊,我过两天就要八十大寿了。”

  叶家老人唠叨一番之后,又把目光转到另一幅画像上:“应该说终于八十了,一只脚踏入鬼门关了,看你们一个个走得跟兔子一样,我不止一次抽自己,岁数咋就比你们小这么多呢?搞得熟人就剩下我和老张,你可知道我多寂寞?”

  “如果不是不能随便糟践性命,这个国家还需要我们两把老骨头沉一沉,真想去找你们唠嗑啊。”

  叶家老人有着一抹惆怅:“真怀念咱们的峥嵘岁月啊。”

  老人看着画像,看着熟悉的面孔,眼睛多了一丝恍惚。

  恍惚之中,他看到黄埔军校的笔挺身影、、、

  恍惚之中,他看到了井冈山盛开的儿,还有鲜血染红的旗帜、、、

  恍惚之中,他看到城墙上的一排老兄弟,万人走过广场的一幕、、、

  冬日的阳光显得虚弱而忧伤,那三扇坚固的哨所墙上,写满世事的苍凉变迁,天窗残存的白雪,看不见生命的色彩,只是叶家老人的回忆,让整个书房变得明媚起来,也让他如黄土高坡龟裂的皱纹,变得轻和起来,老人咧开嘴笑着。

  那笑容,像极了一株晚菊,却不知又藏了多少心酸?

  硝烟的战火渐渐远去,曾经最苍凉最厚重的大人物,在岁月的河流里渐渐逝去,不知再过二十年还有谁能铭记?

  他还把目光望向旁边的小马扎,似乎看到了那一个乖巧孩子。

  唯一一个愿意安静聆听自己不断重复故事、还对自己画像、勋章和书籍感兴趣的孩子。

  那曾经也是他一个慰籍,只可惜,老天不想让他过得太舒服,十三年前,让这个孩子跟老兄弟一样,灰飞烟灭。

  “叮!”

  在叶家老人沉浸在战火纷飞的年代时,门口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随后一记敲击清晰传来,叶家老人眼皮跳动了一下,随后把目光从墙壁上收回来,他咳嗽一声,带着一抹不满开口:“老山,什么事?不知道我这时要安静吗?”

  跟随多年的老警卫微微沉默,声音嘶哑而出:“叶老,有要事。”

  他没有推开房门直接进来,这书房,除了叶老以及十三年前失踪的孩子,没有第三个人进入。

  “有什么要事?天塌下来,还是华国变天?”

  军旅出身的叶家老人很是不客气:“一点小事还要问我吗?我死了,地球就不转了?”

  能够成为叶家老人身边的警卫,自然有着过人胆识和身手,可是面对隔着一扇门的老人,曾经参与老山战役血战九场的老山,此刻却如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低着脑袋呢喃回应:“对不起,叶老,我知道这是你聊天时间,不该打扰、”

  叶家老人手指摩擦着藤椅:“知道就好,不管什么事,晚上再说。”

  “辉煌求见。”

  这时,一个恭敬声音传入进来:“爸,飞龙合璧。”

  叶老瞳孔陡然放大,声音略微颤抖:“飞龙合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