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二百四十四章 修补玉石


    cpa300_4();    (五更)

    叶子轩拿着玉石站在医院门口,看着车来车往涌现茫然。

    他对叶辉煌和秦夕颜真没有半点恨意,他清楚两人这些年的执着和努力,也就明白两人承受的痛苦和折磨,可是他也无法抱住秦夕颜嚎啕大哭,不是叶子轩冷血无情,而是他的记忆找不到双方的过往点滴,无法发自内心喊一声妈妈。

    他不断捶击自己脑袋,希望能够想起更多的记忆,哪怕昨日的梦境痛苦重现,叶子轩也愿意,只是脑海始终都没有浮现想要的情感,他对秦夕颜和叶辉煌,既有一丝冥冥之中的熟悉,又有一种岁月久远的尴尬,心情有着说不出复杂。

    “呜——”

    就在叶子轩像是雕石一样站在门口不动时,一辆白色宝马缓缓驶到他的身边,棕色车窗落下,是戴着墨镜的张醉墨,她看了失魂落魄的叶子轩一眼,讶然他跟一个小时前完全不同,眉间有着一抹让人心疼的挣扎,她下意识低呼一句:

    “子轩,你去哪里?我送送你。”

    呆立不动的叶子轩打了一个激灵,低头望去,见到正摘下墨镜露出俏脸的张醉墨,他本能扬起一抹笑意,刚想摇头说自己也不知道去哪,忽然感受到左手掌心的冰凉,他轻轻咳嗽一声:“我想去玉石店,你知道附近哪里有店铺吗?”

    他艰难张开掌心,露出两截飞龙玉石:“玉石坏了、、我想要修好它。”

    简单修好两字,于叶子轩却有着特别意义。

    张醉墨眼里闪烁一抹惊讶,伸手打开副驾驶座车门,邀请眼前男人上车:“玉石店?修补玉石?我们还真是有缘啊,我恰好要去玉石店取一件礼物,还以为要特意送你一程,却没有想到是同路,上车吧,我带你去一个老牌玉石店。←百度搜索→”

    叶子轩点点头:“谢谢。”

    当叶子轩坐在副驾驶座系好安全带,张醉墨就一脚踩下油门,白色宝马缓缓驶出医院辅道,向前方玉石店驶去,叶子轩沉默靠在座椅上,没有欣赏两边景色,也没有跟张醉墨说话,只是一动也不动发呆,手指无意识抚摸着两块玉石。

    不知道玉石能否修好?不知道再遇是否释然?

    张醉墨是一个冰雪聪明的女孩,她看得出叶子轩肯定遇到一些过不去的事,不然不会跟早上判若两人。

    她很是好奇这一个多小时发生了什么事,让玩世不恭还医术惊人的叶子轩变得沉闷,但从小就受到的良好家教,接人待物的礼仪,一切的一切,又让张醉墨清楚知道,这样探听别人的伤心事是冒昧的,搞不好会让叶子轩变得更痛苦。

    张醉墨抿了抿嘴唇,流瞳轻转,压抑心中的好奇,放上一首轻音乐,驾驶着车辆向前。

    沉静下来的张醉墨,有着一种水莲从寒水中悄然绽放的古典。

    这小丫头,还是真是善解人意啊!

    叶子轩看得出张醉墨的念头,苦楚的心腾升一抹感激,随后扬起一丝笑容开口:“张小姐,不用担心我,我没事。”

    “不管有没有事,我相信你能熬过来的。”

    十字路口等待红灯的时候,张醉墨摘下墨镜看了叶子轩一眼:“虽然咱们只认识两天,但你给我一种阳光坚韧之感,我也相信我跳入冰水中救上来的人,不是遭遇挫折就一蹶不振的主,我不想问你发生什么事,只是想要你知道、、”

    女孩展露着自己的霸气:“如果需要帮忙,作为朋友,张醉墨愿意给你一个依靠。”

    叶子轩点点头:“谢谢。”

    “对了,作为救命恩人,跟你约法三章,不要叫我张小姐,叫我醉墨。”

    张醉墨没有再纠结叶子轩的心事:“我也叫你子轩,不然感觉怪怪的。”转而望向他左手的两截玉石:“修补玉石?费用很高的,常常高过玉石的价值,如不是有特殊意义,没有必要去玉石店修补,自己用专业胶水黏补一下就行。”

    叶子轩咳嗽一声:“只要能修好,多少钱都无所谓。”

    张醉墨幽幽一笑:“家人送的?”

    在她看来,女朋友是不可能送飞龙的,只是她感觉这玉石有点眼熟。

    “家人、、、、”

    叶子轩刚刚平复的心绪,又被轻轻撩拔了一下,微抬着头,他的目光凝定在遥远天空,脸部的轮廓,在阳光中是棱角分明的坚硬,但同时又有着饱经沧桑的悲凉,他的眼眸,无形多了一抹莫名的忧伤:“这玉石,确实是家人送的。”

    过程很短,稍现即逝。

    随即,叶子轩的双眼,便又恢复了那种看不见内心波澜的深邃,但侧头瞅向叶子轩的张氏女孩,却正好捕捉到了这一幕,她忽然间,对叶子轩产生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好奇,叶子轩无意间流露出来的忧郁,像是闪电一样击中了她的心。

    张醉墨觉得叶子轩这个人,充满了神秘,她相信在叶子轩的身上,一定有着动人的故事。

    “美女,开车。”

    在张醉墨微微呆愣中,叶子轩拍拍她的手腕:“再不开车,小心后面车主上来踹你。”

    “没事,反正你欠我一命,你一定会舍身保护我的。”

    张醉墨一脚踩下油门:“来,给恩人笑一个,八颗牙齿、、、、”

    十分钟后,白色宝马横在一间古玩店门口,叶子轩一边解安全带,一边瞄了一眼店铺,古聊斋,心里暗呼一声莫不是古代闹鬼之地?随后就听到张醉墨推开车门,向叶子轩勾勾手指开口:“这是京城有名的古玩店,什么玩器都有。”

    “店里师傅也很老道,搞定你手里玉石轻而易举。”

    叶子轩点点头,没有出声,随后就跟着张醉墨推门而入,外面看似安静,店内却有十几个形态各异客人,一个个被分开在角落洽谈事情,还有五六个年过半百的老师傅,拿着放大镜对着手里玩意看个没完没了,流露一股肃穆和专业。

    其中一个身穿虎皮大衣的魁梧男子,坐在西侧角落大模大样喝茶,在他对面有一个戴眼镜的老人,正审视一个瓶。

    很认真,很细心,额头还有细汗。

    毫无疑问,魁梧男子就是瓶的卖主了。

    “墨墨,你来了?”

    就在叶子轩站在大厅张望时,一个声音从后院通道传过来,随后就见一个身穿连体毛衣的年轻女子现身,二十六岁的年纪,一张美丽动人的面庞,一双水汪汪的媚眼,一抹樱桃般的红唇,一对高挺的圣女峰,散发着少妇的魅惑风情。

    浑圆高挑,臀型翘挺,用尤物两字形容,丝毫不为过。

    张醉墨见到年轻女子出来,马上绽放一丝笑容:“叶夫人,下午好。”

    年轻少妇嘴角微微一翘:“叫我兮兮就好了,叶夫人三个字,不适合你我。”

    张醉墨把墨镜放在胸口上,上前跟年轻少妇来了一个拥抱,随后笑着回应一句:“叶宗大哥可是叶家长孙,将来的顺位第一继承人,你是叶大哥的妻子,我不叫你叶夫人,那可是对叶大哥和叶伯伯他们不尊重,爷爷也会责备我没规矩。”

    叶子轩身躯微微僵直,讶然看着眼前的年轻少妇,似乎没想到她也是叶家夫人,按照辈分的话,岂不是自己的嫂子?在他感慨世界真小之余,也下意识把飞龙玉石藏好,不是他担心身份泄露招惹麻烦,只是暂时不想跟叶家人有交集。

    “你啊你、、、”

    年轻少妇似乎拿她没办法,随后向西侧微微偏头:“发现一个好东西,康熙年间的官窑,适合你送礼,老爷子也肯定会喜欢,我正让商叔做最后鉴定,价格大概六百万,物主急钱用,估计可以打个折,少个二十万,嫂子不赚其中的差价。”

    “你待会直接谈,谈好直接拿走。”

    在叶子轩远远瞄瓶一眼时,张醉墨一脸欣喜握着年轻少妇的手:“谢谢嫂子。”

    年轻少妇幽幽一笑,很是娇媚动人:“咱们姐妹这么多年感情,何须这么客气?再说了,如果不是三叔的孩子当年出了事,你现在可能也是叶家人。”在张醉墨神情微微一黯时,年轻少妇看着叶子轩话题一偏:“墨墨说,这位先生是?”

    想要说张醉墨的男朋友,但知道宋禁城的她,又很快否定这个念头。

    “哦,只顾着跟你叙旧,忘记介绍了,他叫叶子轩,朋友,想要驳接玉石,我顺路带他过来。”

    张醉墨一拍自己额头,随后向叶子轩笑道:“子轩,这是古聊斋老板汤兮兮,也是叶家夫人。”

    叶子轩彬彬有礼伸手:“汤老板好。”

    汤兮兮笑着回应:“叶先生好。”

    接着眼里闪烁一抹好奇:“墨墨,你这朋友很是有趣,这么多人跟我认识,都是喊我叶夫人,只有他叫我汤老板。”

    张醉墨幽幽轻笑:“他这是没礼貌。”

    叶子轩松开汤兮兮的手:“我是习惯哗众取宠。”

    汤兮兮掩嘴一笑,显然对叶子轩的坦然有点欣赏,正要说什么却见商叔向自己挥手,于是马上向张醉墨和叶子轩偏头:“商叔已经鉴定好了,瓶没有什么问题,我们过去吧,墨墨,我不收他这件瓶,所以待会你直接跟他谈价。”

    张醉墨弱弱开口:“我好像不会砍价。”

    叶子轩叹息一声:“我来。”

    已经走到魁梧大汉和商叔面前的叶子轩,拿过那个康熙年间的瓶,往地上一丢。

    “啪!”

    瓶碎裂,震惊全场。

    ps:谢谢九星飞珠兄弟打赏20000逐浪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