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二百四十五章 过山虎

天才布衣 第二百四十五章 过山虎

  cpa300_4();  

  瓶落地,碎裂成十几块。

  清脆响亮的声音不仅让汤兮兮和张醉墨他们目瞪口呆,就连其余客人和鉴定者也呆愣当场,他们怎么也不敢相信,有人会直接砸碎瓶,不禁连连惊呼,五大三粗的魁梧男子更是傻眼,盯着地上瓶碎片脸色难看,宛如摔的是儿子。

  汤兮兮最先掩嘴失声:“你怎么摔碎了啊。”

  商叔也是捶胸顿足:“这可是康熙年间的官窑,有钱都难于买到啊,罪过,罪过。”

  一米九的魁梧男子直接攒紧拳头,土匪气息迸射:“六百万,你他妈的赔钱,不然我弄死你。”

  其余客人和鉴定者都纷纷摇头,暗呼真是暴殄天物,要被雷劈。

  张醉墨一把拉住叶子轩:“子轩,你怎么了?”虽然两人只是认识两天,但以她对叶子轩的了解,他不是这种冲动鲁莽之人,可现在当众把古董瓶砸碎,这让张醉墨难于置信,寻思莫非是他心中存有怨气,一时迷了心智砸掉瓶?

  叶子轩却像是没事人一样,拍拍双手向张醉墨一笑:“价格谈完了,给个十万润手费就行。”

  商叔和十几个围过来的客人一愣:“这小子疯了,疯了。”

  几个鉴定者也是一推眼镜:“估计忘记吃药了。”

  在张醉墨死死抓住叶子轩衣衫的时候,汤兮兮也瞪大美丽眸子看着叶子轩,已经不能用言语来形容眼前这傻小子了,你不会砍价,不懂古玩,你也不能直接把人家瓶砸了啊,失心疯砸了就砸了,怎么反过来要收人家十万砸瓶费啊。

  张醉墨哪里认识这样一个人啊。

  她还准备把叶子轩列入黑名单,不让他再出现在古聊斋,今天砸瓶一事传开,估计卖主再来都会掂量风险,随后又把目光落在魁梧男子身上,后者虽然衣冠楚楚,但给人一种草莽英雄气息,看那一对三角眼,就知道不是好打发的主。

  她思虑今天一事该如何摆平,钱不是问题,声誉才最重要。

  张醉墨看着地上碎片也摇摇头,好好一桩生意变成这样,不仅失去给叶老的拜寿礼物,还给古玩店带来声誉影响,让她多少有点无奈,但又不好对失魂落魄的叶子轩说些什么,她总觉得是叶子轩心情郁闷,一时情绪失控做出这种事。

  从怀里掏出支票簿,张醉墨准备替叶子轩摆平这事。

  叶子轩是她带过来的,自然该由她解决事端,不能牵连上汤兮兮和古聊斋。

  此时,魁梧男子正踏前一步,眼里闪烁一抹浓郁凶意,这股气势迸发,顿时让四个安保人员眼皮一跳,他们都看得出魁梧男子的悍然,这是一个不简单的主:“小子,掏钱,六百万,一分不少,不然你绝对无法活着走出这个大门。”

  每一个字都是迸出来的,没有人认为他是在开玩笑。

  四个安保人员盯着魁梧男子,手里警棍无形中握紧,倒不是他们认为魁梧男子错了,而是后者散发的食肉野兽气息,让退役军人的他们本能反应,如果不是他以买主身份出现,只怕四人都要认为他是悍匪,来古聊斋是抢夺古玩字画。

  “先生,别生气。”

  张醉墨拿出签字笔开口:“这六百万,我给。”

  叶子轩却无视对方的咄咄逼人,也不在乎他眼里涌现的杀意,一把拉住要开支票的张醉墨笑道:

  “你傻啊,给他什么钱?是他该给我十万块润手费。”

  他伸脚一扫地上的碎块补充:“这钱,你还不给吗?莫非要等我把警察叫过来?”

  “给你五分钟,给钱,滚蛋。”

  汤兮兮微微黛眉,贴着叶子轩出声:“叶先生,不要这样。”

  “小子,你什么意思?”

  在其余客人纷纷摇头叶子轩失心疯时,魁梧男子脸色已经一变,随后手指一点叶子轩喝道:“砸掉我的古董瓶,不仅不原价给我赔偿,还拿警察来压我?甚至要我十万?你是古聊斋的人,仗恃跟警察关系好专门欺骗顾客是不是?”

  “你要不要这样装疯卖傻。”

  没等汤兮兮解释,叶子轩嘴角勾起一抹戏谑:“我真是古聊斋一伙欺骗顾客,我吃饱撑着砸碎瓶?”

  “砸碎了,也就是一拍两散,对古聊斋有什么好处?这反而影响声誉自断财路。”

  “我这么傻,古聊斋也不会陪我傻,别在这里扯淡了。”

  “给我十万块润手费,然后有多远滚多远,不然你日子就难过了。”

  “欺人太甚!”

  魁梧男子嘴角牵动一下:“小子,你和古聊斋要倚势欺人吗?不仅不赔偿,还要勒索我十万?这未免太霸道,天底下哪有这样的人。”他还不忘记煽动周围顾客:“大家都看到了,这小子完全就是一个土匪,古聊斋也是一间黑店。←百度搜索→”

  商叔他们脸色一变:“各位,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其余客人也都纷纷附和,指责叶子轩过于嚣张,怀疑古聊斋是幕后黑手。

  汤兮兮想要解释叶子轩跟古聊斋无关,但碍于张醉墨又不便推脱责任,她只能带着一丝焦急出声:“各位,不是这样的,你们多虑了,古聊斋开门五年,从来都是童叟无欺,讲究的就是诚信两字,倚势欺人哪还有今天声誉和地位?”

  “有声誉,有地位,那就赔我六百万。”

  魁梧汉子喷着一股热气:“不管这小子是不是你们的人,我是在你们店里被砸东西的,古聊斋就有责任。”

  张醉墨叹息一声:“嫂子,这钱我来给。”

  叶子轩淡淡开口:“还有三分钟。”

  同时,他踢一踢被人忽略的瓶碎片。

  商叔几个鉴定者原本惋惜康熙官窑的碎裂,摇头叶子轩的自以为是,以及古聊斋声誉要受损,可是叶子轩这么一踢,他们的眼睛顿时变得亮起来,四个人几乎齐齐蹲了下去,抓起几块碎片审视,随后兴奋地喊叫起来:“这是假的。”

  “这个康熙瓶是假的,是仿造出来的。”

  四人喊叫顿时让全场一怔,汤兮兮和张醉墨更是瞪大美丽眸子,她们对古玩不是很内行,但商叔他们都是这一行的泰山北斗,这一惊呼让她们很是费解,汤兮兮低声问出一句:“你们说什么?瓶是假的?商叔刚才不是说真的吗?”

  魁梧男子变了脸色,但很快吼叫起来:

  “大家看到没有,为了挽回声誉,为了不赔偿,他们现在诬陷瓶是假的。”

  这一次没有几个人附和,汤兮兮挺直胸膛,轻轻哼一声:“商叔是这一行的泰山北斗,他的声誉和眼力,六千万都不止,几个鉴定师也都是大师级人物,会为六百万做假鉴定?古聊斋也从不做这事,我不会为这点钱损害五年声誉。”

  她的声音带着一股子傲气,跟着起伏剧烈的,是一对高挺圣女峰。

  魁梧男子立刻冷笑一声,反驳开口:“这年头,人心叵测啊,瓶怎可能是假的,商叔刚刚明明说它是真,怎么又变假的了。”说着连忙弯腰将几块碎片捡起,递给其余客人喊道:“你们看看这工艺,这材料,实打实的康熙官窑。”

  “大家不用看了。”

  商叔拿起几个碎片放在手里,声音带着一股权威:“是我开始看走了眼,这点是我的错,我丢人,对不起古聊斋。”

  在张醉墨和汤兮兮她们的讶然中,商叔吹一吹碎片上的粉末,然后一脸愧疚地开口:“我刚才说这瓶是真的,是因为真假掺杂,瓶其中有三分之一部件是真的,另外三分之二则是后人仿造,然后利用拼接的手法重新烧造而成。”

  “如果烧制的好,几近可以以假乱真,从外表看,不会有什么破绽。”

  在众人恍然大悟点点头的时候,商叔又把碎片递给众人审视:“但瓶摔碎之后,破绽就变得明显了,我重新查看了这些碎片,我现在百分百断定它是仿造,你们看看,手中碎片,能从内部看出一些驳接痕迹,它算不上康熙官窑。”

  “它也不值六百万。”

  张醉墨和汤兮兮跟着众人细细审视,果然在瓶内部有三条细小的痕迹,像是重新烧制过,接着,又有一名鉴定者从中抽出一小抹瓷片:“是啊,表面看不出破绽,但摔碎就很多破绽了,瓶仿造的不错,只是金玉其表败絮其中。”

  “仿造者烧制的时候,还不小心混入一块现代瓷。”

  听到商叔他们发言,汤兮兮他们都点点头,看向叶子轩的目光完全不同,这小子不是疯子,而是一个高人啊。

  “就算它是仿造的,你也没有权力摔我瓶。”

  魁梧男子脸色变了变,随后对着叶子轩吼道:“仿造品也值不少钱,我大哥五百万买来的,一分不能少。”

  汤兮兮他们微微皱眉,这也确实是一个棘手问题,无论如何,叶子轩无权摔碎人家瓶。

  “还有八十一秒。”

  张醉墨正想一百万解决事情时,叶子轩悠悠一笑:“要落个跟金大牙一样的下场吗?”

  听到金大牙三个字,魁梧男子咄咄逼人的气势顿时僵直,目光也瞬间变得阴冷,他看着笑容玩味的叶子轩,又看看四个蠢蠢欲动的安保人员,随后挤出一笑:“小兄弟果然是一个高人,不卑不亢,干脆利落,行,今天算我走了眼。”

  “过山虎认定你了,以后山不转水转。”

  他转身就要离开。

  叶子轩喊出一句:“十万。”

  过山虎拳头攒紧,随后松开,瓶碎末飘落,他摸出一大叠钞票:“辛苦兄弟砸瓶了。”

  叶子轩拿起钞票拍一拍:“虎哥常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