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危机再起


    cpa300_4();    

    过山虎离开之后,古聊斋又恢复了平静。

    地面碎片被人迅速打扫干净,还擦拭的一尘不染,为了给在场众人压压惊,汤兮兮还给每个顾客送了一包价值不菲的茶叶,随后亲自给叶子轩和张醉墨泡了一壶好茶,今日一事,危机变成了机会,这事传开,古聊斋的声誉将会更响。

    想到刚才瓶一砸带来的广告效果,汤兮兮对叶子轩就腾升一股好感。

    她亲自给后者倒上一杯清茶,轻声柔和开口:

    “子轩,刚才一时惊慌蒙蔽双眼,我和商叔言语不小心冒犯,兮兮赔罪了,还请你大人大量,不要跟小女子计较。”

    叶子轩此时正数完最后一张钞票,没有理会汤兮兮的媚意笑容,只是把钞票丢在张醉墨的面前:“张、、不,醉墨,这里有八万八,那家伙还真是吝啬,说好十万润手费,却只给八万八,早知道把他拖住,让警察铐他进去审一审。”

    “钱你收下,砍价有点失败,改天再完善完善。”

    张醉墨把钞票推回到叶子轩面前:“这钱是你跟人家要的,你给我干什么?”她嘴角勾起一抹欣赏弧度:“我还要感谢你呢,如果不是你砸掉对方瓶,我怕是丢出六百万买了回来,钱财不要紧,送仿造品给叶老可就丢人显眼了。”

    张醉墨轻轻吹着杯中茶水,笑容很是恬淡:“你给我挽回六百万损失,还让我保住了面子,别说这八万八,就是八十万,我也可以开给你,当然,我知道你不会收我支票的,所以这钱你自己留着,另外,待会修玉石的费用,我出。”

    她越来越欣赏叶子轩的性格了,比起刘援朝他们的客客气气,深沉阴狠,这份率性而为太难得。

    “这钱哪要妹妹出啊。”

    汤兮兮双腿一错,让身躯绷直起来,笑容却是更加迷人:“子轩给你挽回损失,也拯救了古聊斋和商叔声誉,你真买下那个真假混淆的瓶,商叔以后都没脸在这一行混了,古聊斋也会成为同行们笑谈,所以子轩修补玉石,免费。”

    “如果他喜欢,还可以任挑一件玉器,算是感谢,也算是交一个朋友。”

    叶子轩看张醉墨的表情,知道她不会要八万八,于是也不客气揣入自己口袋,改天买一个礼物给女人好了,随后又起身去洗了一个手,坐回椅子端起茶水抿入一口,望着汤兮兮灿烂笑道:“谢谢汤老板好茶,刚才的事也不用谢我。”

    “我纯粹就是心情不爽,想砸点东西发泄一下,恰好撞见过山虎的瓶,恰好它就是假的,它运气不好。”

    汤兮兮闻言娇笑了起来,这个全身散发成熟气息的女人,顿时让这个小角落变得媚意丛生,引得不少男人偷偷投来垂涎的目光,如非知道她是叶家夫人,怕会有登徒子过来搭讪,几个类似商叔的老人皱眉,第一次见汤兮兮这么开心。

    汤兮兮捏起茶壶,给叶子轩倒上一杯:“墨墨,他真的很有趣。”

    张醉墨幽幽开口:“应该说,他就喜欢哗众取宠。”

    汤兮兮靠在座椅上嫣然一笑:“有趣也好,哗众取宠也罢,能够给自己给他人带来开心,那就比什么都好,对了,子轩,你能不能给我一个答案,你是怎么看出瓶的破绽?商叔这样的老手都差点走眼,你瞄几眼就敢把它砸碎了?”

    叶子轩苦笑一声,想起自己第一天进华海时遇见的烟凶案,为了找出线索,不仅把整个屋子走了一遍,还对屋内二十一个明清瓶研究了一番,当时就看出瓶半真半假,值点钱,但每个撑死百来万,诸多高仿摆在屋子怕要出售。

    只是跟案情无关没放在心上。

    后来从龙秋徽口中知道,金大牙是古墓盗贼出身,尽管他身兼洪帮和雄鹰两职,古墓盗贼只是一个掩饰,但改头换面后为了来历可查,也可能真是盗墓带来巨大利润,金大牙暗中跟盗贼来往密切,发展速度远远超出古大佛他们期望。

    金大牙不仅倒卖文物,还拿碎片废物利用高仿出售,只可惜,他被唐薛衣一刀杀掉。

    叶子轩不认识过山虎,但对真假掺杂的瓶已有认识,一看过山虎手中瓶,就看出它工艺跟金大牙瓶一模一样。

    高仿也是一门技术活,因此叶子轩推断金大牙跟过山虎有牵扯,至少都认识同一个仿造高手。

    所以他抬出金大牙,没想到还真把过山虎糊弄走。

    当然,叶子轩不可能跟汤兮兮他们说这些,端起茶水喝入一口笑道:“子轩从小对古董有些研究,眼力比常人要好,虽然只是几眼,但总感觉色泽融合度不是太好,而且以前在华海接触过这种高仿,所以才会冒险把它摔个稀巴烂。”

    “不管怎么说,你就是一个人才。”

    汤兮兮给叶子轩添上茶水,随后修长手指一点四周:“你这种眼力,来古玩界混,必定是大师级,子轩,刚才姐姐的话真不是客套,这古聊斋的东西,你喜欢哪一件,尽管挑去带走,算是姐姐感谢你今日出手,也算是交一个朋友。”

    此话一出,叶子轩倒没有什么,张醉墨握着茶杯的手却无形中一滞,她清楚古聊斋的档次和价值,这里最差的东西也是百万起步,最昂贵的有过亿字画,叶子轩今天虽然帮了忙,但不值得汤兮兮这样豪爽,她怎么忽然抛出这样手笔?

    想到她意味深长的交个朋友,张醉墨眼里闪烁一抹耐人寻味,她左脚微微触碰叶子轩,示意不要贪这个小便宜。

    谁知叶子轩却欣喜若狂,一口喝完杯中茶水喊道:

    “汤老板,我真的可以任意挑选任何一件东西?我最喜欢占便宜了。”

    汤兮兮笑容柔和:“当然。”

    叶子轩手指一点:“挑你。”

    “扑!”

    汤兮兮差一点就把茶水喷出来,拿起纸巾强忍笑意擦拭嘴角,心里荡开一抹涟漪。

    张醉墨微微一怔,随后一拍叶子轩手指:“叶夫人都敢调戏,找打啊?再说了,叶夫人是东西吗?”

    叶子轩瞪大眼睛:“叶夫人不是东西?”

    张醉墨一拍额头:“真恨不得天收了你。”

    叶子轩晃动一下疼痛的手指,看着笑得偏头过去汤兮兮,很是无辜地抛出一句:“把汤老板挑走,不就等于挑了整间古聊斋吗?点石成金,要金子干什么,有手指就啥都有了。”接着又揉揉脑袋叹息:“算了,我还是不要贪心了。”

    “胡说八道。”

    张醉墨轻轻一捏叶子轩腰间,丝毫不觉得有什么避忌:“赶紧修玉石,待会还要跟我参加聚会呢。”她向汤兮兮笑着解释:“嫂子,别跟他一般见识,这孩子整天天马行空,我今天跟芙蓉她们约了小聚,时间差不多了,要过去了。”

    “礼物的事,嫂子帮我挑一件合眼的,现在再淘多少来不及了。”

    汤兮兮点点头:“好,我会帮你安排。”她又望向叶子轩笑道:“子轩,除了人之外,你可以挑任何物件。”

    叶子轩环视琳琅满目的店铺一眼,脸上没有太多的兴趣:“我挑过了,就不再挑了,不然醉墨会揍我一顿的。”在张醉墨轻哼一声时,他又补充上一句:“如果非要给我的话,给我一套修补玉石的工具,我今晚回去自己慢慢修补。”

    “我这里有大师傅——”

    汤兮兮说到半句,随后一笑:“行,送你一套工具。”她很快让商叔拿来一套最专业的修补工具,体积不大,只有一本书大小,她把袋子递到叶子轩的手里,还跟后者来了一个握手,力度相比刚见面时厚重了不少,叶子轩笑着回应:

    “谢谢汤老板。”

    五分钟后,叶子轩提着一套修补工具,又抱着两筒茶叶钻进张醉墨车里,在后者一脚踩下油门的时候,叶子轩把茶叶和工具箱都一一拆开,随后认认真真地翻了一遍,张醉墨见状微微一愣,轻声抛出一句:“子轩,你在找什么呢?”

    “奇怪。”

    叶子轩摸着脑袋,很是不解:“这茶叶和工具箱,怎么没藏着支票或古玩啊?不好送明礼,应该来暗礼啊。”

    张醉墨差点就来一个急刹。

    “你傻啊,你看不出她要收揽你吗?”

    张醉墨没好气的看了叶子轩一眼:“听说叶家第三代现在斗得很厉害,长孙叶宗,也就是汤兮兮的丈夫,跟堂弟叶平荡明争暗斗,一个想要巩固位置,一个想要冒头,汤兮兮让你随便挑一件古玩,俨然就是想要多拉一个人才助阵。”

    “这种家族纷争,实打实的真金白银,你不要掺和进去,不要死无全尸。”

    叶子轩微微讶然:“叶老还活着,他们就想着争权了?”

    张醉墨迟疑一下,随后叹息:“听我爷爷说,叶老身体很不好,展现外人面前的硬朗,都是出于稳定需要的假象。”

    叶子轩身躯微微僵直,想起封面上的历史老人、、、

    在张醉墨车子呼啸着驶出辅道时,一辆吉普车晃悠悠的跟了上去,后座靠着体型魁梧的过山虎,驾驶座上有一个戴毡帽的汉子,一边开车,一边问道:“虎哥,收到其他兄弟电话,整个京城,大小古玩店,忽然之间全部拒收瓶?”

    “二十二个瓶,只出手了两个。”

    他压低声音补充一句:“这没法向大哥交待啊,都怪金大牙,那么早死干吗,少了最大的销赃客户。”

    过山虎没有太大惊讶,只是眼睛微微眯起:“有人断了咱们寻龙派的财路罢了。”

    “跟紧那部宝马,调集兄弟,找机会废掉那小子。”

    毡帽汉子迟疑一声:“虎哥,这是京城,容易踢到铁板。”

    “干完就回黑龙江,有毛铁板。”

    过山虎冷哼不已:“不然怎么向大哥交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