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二百四十七章 聚会
  cpa300_4();  

  朝阳会所,坐拥三百亩土地,建筑华丽恢宏,风景宜人。

  这里不仅有餐厅,影院,度假别墅,高尔夫球场,还有人工滑雪场和狩猎区,各种人工溪流温泉也是星罗棋布,虽然它算不上京城最奢华的会所,但也不是普通人能够出入的地方,人均最低五千的消费,挡住了不少平民百姓的足迹。

  换成平时,叶子轩肯定也不会过来,他对朋友很大方,但对自己还是有着苛求,让他拿五千块来这里吃喝,他还不如去吃一顿大排档,不过张醉墨带他过来聚会,不用自己出钱,他还是很乐意欣赏景色,一路上对各种景致啧啧不已。

  此刻的他,好像已经忘却早上相认的茫然。

  张醉墨从容控制着车速:“本来想要去紫荆城会所聚会的,那里环境和私密性更好一些,只是那边会所常常碰到一堆熟人,单单打招呼寒暄就要浪费不少时间,所以还是这个中规中矩的会所好点,不会撞见太多熟人,少很多麻烦。”

  这还是中规中矩的会所啊,叶子轩叹息一声:“你们城里人真会玩。”

  张醉墨驾驶着车子朝目标小院驶去:“小样,别冷嘲热讽的,是不是又想说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很多时候真跟炫耀没什么关系,纯粹是生活方式使然,你自己也拿一个苹果手机,在一些人眼里,你肯定是为了泡妞和装门面。”

  “但在你心里呢,你用苹果手机是为了炫富吗?”

  叶子轩一脸无辜的回应:“我好像什么都没说。”

  车子很快抵达一处人工湖泊中心,这里有一个占地三百平方的院子,院内设施齐全,中间还有一张台球桌,碧绿湖水环绕,浮萍流淌,小船静候,一座宽大木桥连接小院和岸边,二十米的距离,让这座院子成为静中之静的休闲圣地。

  这座小院叫天地人,会所消费最贵之地。

  在临靠湖边的陆地上有十二个车位,此刻正停了七辆车子,法拉利,保时捷,迈巴赫,玛莎拉蒂,车型和色调透着浓浓的脂粉气,当张醉墨中规中矩的白色宝马挤入进去时,整个奢华车队顿时有点不和谐,公孙佳坐在院子围墙喊道:

  “醉墨,你怎么开这辆车过来啊?”

  她的喊叫引得院子中人纷纷侧头:“你的黄金跑车呢?”

  张醉墨从车里钻了出来,不浓不淡的一笑:“坏了,去修了,这宝马也不错,熟手。”

  在张醉墨带着叶子轩走向小院的时候,公孙佳把目光落在叶子轩脸上,柳眉止不住一竖,显然很是反感这个对父亲无礼的人:“醉墨,你怎么把他也带过来了?今天是咱们这个小圈子欢迎你回归京城,让一个外人来掺合不太好吧?”

  叶子轩彬彬有礼打招呼:“公孙小姐,下午好,又见面了。”

  公孙佳轻哼一声:“不好。”

  “醉墨!”

  “张小姐。”

  在几个娇艳女孩和公子哥靠过来时,张醉墨落落大方跟他们打招呼,十几个人,有不少熟悉姐妹,但也有几张陌生面孔,一个个都对自己毕恭毕敬,再也找不到京大附中时的自然感觉,她没让公孙佳叫江静瑶他们就是不想彬彬有礼。

  只是这些旧时姐妹,同学,随着阅历增长,成长了,也变得拘谨了。

  寒暄一阵,她拉着叶子轩走入院子,向闹着情绪的公孙佳淡淡一笑:“什么外人不外人,大家聚在一起就是为了放松心情,只要高兴,什么人有什么所谓呢?”她还向几个笑容热情的公子哥偏头:“而且这里也有好几张陌生面孔。”

  公孙佳一抿嘴唇:“他们是我和芙蓉的好朋友。”

  张醉墨也向叶子轩偏头:“他也是我的好朋友。”

  在几个女孩和公子哥细细审视叶子轩时,公孙佳把张醉墨拉到旁边,压低声音开口:“醉墨,你搞什么啊?怎么把他带到聚会,他跟我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这会很扫大家的兴致,你是不是跟宋少吵架了,所以摆他出来气宋少?”

  她不忘记提醒张醉墨:“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告诉你,不仅无法刺激到宋少,还会给叶子轩带去危险,宋少大度,可能不会说什么,但他身边的人一定会对叶子轩下绊子,他一个无背景的神棍,拿什么跟人家对碰?你是要害他啊。”

  “佳佳,你真误会了。”

  张醉墨的俏脸划过一丝无奈,随后轻声向闺蜜解释:“我跟宋少真的没什么,更没有吵架争执,我带叶子轩来这里,除了他是我朋友之外,还有就是想要给你们介绍,他的医术真得十分厉害,我手臂上的伤势,一夜之间好了八成。”

  如果不是在场有不少男人,张醉墨会把衣服脱下堵一堵公孙佳的嘴,公孙佳知道张醉墨不会撒谎,可是看到端着果汁慢慢品尝的叶子轩,脸上又多少带着疑问:“他真会医术?不相信,可能是你瘀伤时间到了,自己慢慢消了下去。”

  “你吃了九个包子,叶子轩不过是恰好让你饱的第十个。”

  接着公孙佳又讶然失声:“哎哟,你昨晚真让他摸了?天啊,他还有没有侵犯你其它地方?如果被宋少知道了,他不死也要脱层皮,想不到小混蛋胆子这么大,敢对你摸来摸去,我昨晚真不该跟父亲离去,让你白白被他占便宜了。”

  在公孙佳捶胸顿足时,张醉墨叹息一声:“无药可救。”

  “呜——”

  这时,又有一辆白色奥迪九呼啸出现,很是嚣张横在停车位置,车门打开,钻出叶芙蓉和一个黑衣女孩,服饰相似的华丽,容颜也几乎一样精致,只是相比叶芙蓉的俏丽和傲然,戴着墨镜的黑衣女子更多一抹冷漠,乍一看去,有杀手风范。

  黑衣女子身高超过一米七五,即使身穿平底鞋,依然让她鹤立鸡群,一副价值不菲的墨镜,以及随意束缚的三千青丝,把这个女人形象从平面勾勒到立体,高挑,强势,寻常男人是不敢站在这样女人身边的,公孙佳靠在张醉墨身边笑道:

  “难得出门的江静初也来了?醉墨,看来还是你面子大啊。”

  在公孙佳话音落下时,叶子轩也把目光望向了叶芙蓉,从古聊斋到会所的路上,叶子轩有意无意打听了叶家情况,知道叶老的长子一房最为强大旺盛,叶建国一共有一子两女,一子就是叶宗,汤兮兮丈夫,两女就是叶清水,叶芙蓉。

  叶子轩上次在秦夕颜家里看过叶芙蓉,知道她是一个傲娇的大小姐,脾气有点火爆,能力也不高,但是品性不坏,从她找公孙水给秦夕颜看病,和加强门口护卫来看,想要表现,想要从秦夕颜处获得利益,但不会玩见不得人的心机。

  至于公孙佳口中的江静初,叶子轩不认识,也没有见过,不过掏出手机输入名字,很快就有了她的资料。

  对于江静初来说,“官三代”的头衔从小跟她如影随形。

  五岁时,也就是江家巅峰时,她就和各国元首共进晚餐,坐私人飞机,有红学专家陪读《红楼梦》。

  十五岁时,江静初提起箱子远渡重洋,只身前往美国学习法国文学和摄影,后又到巴黎进修法文。

  二十岁回来华国,创建华国第一俱乐部,被不少媒体称呼为第一名媛。

  “静初,芙蓉!”

  张醉墨踏前两步迎接了过去,跟叶芙蓉她们打过招呼后,她就直接跟黑衣女子来了一个拥抱,没有话语,但笑容很灿烂,看得出两人感情比其余人要深,叶子轩微微眯起眼睛扫视对方一眼,女人很强势,跟醉墨好像不是同一个频道。

  但感觉两人不是泛泛之交。

  黑衣女子摘掉墨镜,俏脸更添清冷。

  在张醉墨她们跟叶芙蓉两人打过招呼后,叶子轩也向叶芙蓉挥挥手:“叶小姐好。”

  他还向江静初点头轻笑,只是后者没有半点回应,眉间一股子冷漠。

  “医骗子!你怎么来这里了?”

  叶芙蓉一如既往的有胸无脑,见到叶子轩影子马上毫不客气地训斥:“谁让你来这里的?你有什么资格来这?是不是偷偷混进来忽悠人?我告诉你,三婶一事,我还没有找你算账,你敢在这里装神弄鬼,我把你揪去警察局,快走。”

  张醉墨淡淡一笑:“芙蓉,叶子轩是我带来的。”

  公孙佳则瞪大兴奋眼睛:“芙蓉,你说他是骗子?怎么回事?”

  “啊?醉墨?你请他过来?”

  叶芙蓉一副难于置信的样子,随后拉着张醉墨连连摇头:“这是一个小骗子啊,他为了骗取赏金,装成神医去给三婶治疗蛇毒,他哪里会治疗啊,完全就是瞎折腾,当场就被我和公孙医生揭穿了,三婶心善,没有把他揪去警察局。”

  “还让他在飞龙园住了几天,我以为他早滚蛋了,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他。”

  她连珠带炮的把当日事情说了一遍,不少人恍然大悟点头,对叶子轩不置可否的摇起头来。

  公孙佳扬眉吐气一拉张醉墨:“墨墨,我说的没错吧,他就是一个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