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二百四十八章 飞龙,火凤


    cpa300_4();    第二百四十八章飞龙,火凤

    张醉墨则笑而不语,她清楚叶子轩是名副其实的神医,当日不点破肯定有他的想法。

    在叶芙蓉他们想要捕捉满脸惭愧的叶子轩身影时,却发现叶子轩已经提着一瓶红酒走开,去院子墙壁上坐着看夕阳西下,公孙佳和叶芙蓉想上去揪叶子轩下来,却被张醉墨眼疾手快拦住:“佳佳,芙蓉,他是我带来的,给点面子。”

    “你们真要赶他走,那我带着他走。”

    见到张醉墨这样态度坚决,叶芙蓉和公孙佳相视一眼,暗叹张醉墨无可救药,随后不再坚持找叶子轩麻烦,当两女跟其余人打招呼的时候,江静初端着两杯红酒,把其中一杯递到张醉墨的手里开口:“醉墨,你对他是不是有好感?”

    “欣赏他。”

    张醉墨没有丝毫掩饰,落落大方的承认:“他总是给我惊艳。”

    “这很危险。”

    江静初淡淡出声:“我不认识他,也没有半点交集,但看得出他心理素质不错,被佳佳和芙蓉这样羞辱,他都坦然处之,而不是摔杯子走人,这点确实胜过很多你我看过的公子哥,假以时日,给他一个腾飞的机会,绝对会很辉煌。”

    她话锋一转:“只是你不要让自己的好感失控,你不能喜欢上他。”

    “我只是欣赏他,他医术也不错,所以今天带来给大家认识。”

    张醉墨叹息一声:“只是没想到大家如此抗拒。”

    江静初的冷漠眸子没有太多情感波澜,低头抿入一口红酒后开口:“醉墨,你可以欺骗她们,也可以欺骗自己,但你欺骗不了我,你心里其实已经有一丝喜欢,尽管你不断用欣赏来代替,但我能够看得出,你嘴角的上扬绝非欣赏。←百度搜索→”

    “那是动心的表现。”

    江静初言语犀利:“只不过双方的身份差距,还有彼此的初始矜持感,让你没有明面上表现出来,今天聚会,你带他过来,与其说是给公孙佳她们介绍神医,还不如说是你想要试探他们的态度,看看姐妹能否接纳叶子轩这样的人。”

    “当一干姐妹能够勉强接受,你就会把叶子轩带去认识家人。”

    张醉墨心神止不住一颤,想要反驳却被江静初制止:“不要急着反驳,这会是你掩饰的体现。”她朝叶子轩方向偏偏头:“你自己静下心想一想,你对叶子轩是纯粹朋友感觉吗?妹妹,及时收住你的心吧,你的男人只能是宋禁城。”

    “你们两家也都点头了,你不要再乱芳心了。”

    江静初轻轻摇晃杯子,嘴角罕见流露一抹笑意:“除了宋禁城,也没有其余男人敢触碰你,你主动靠近叶子轩,不会带来甜蜜爱恋,只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宋禁城待友如君子,待敌如虎狼,你真喜欢叶子轩,就埋起自己情愫吧。”

    张醉墨眸子清亮,神情坚定:“我有自己的选择。”

    江静初伸手一握闺蜜的手掌,声音清晰:“像我们这种人,很难有自己选择的,只要你有情,你就有软肋,就会向家族妥协,如果你无情,当然没有软肋,但都无情了,也必然会选择一条利益最大化的路,所以这是一个无解死结。”

    她的眼里掠过一抹不解:“其实我不知道,你为何对宋禁城这样抗拒,他可是无数权贵家族想要攀附的人,也是无数少女梦中的白马王子,我妹妹江静瑶,不止一次想要嫁给他,如果能够跟宋禁城结婚,她怕是少十年寿命都愿意。”

    “如果我早出生几年,说不定我也会追他。”

    江静初幽幽一笑:“只可惜我命没你那么好。”她一口喝完杯中酒:“我去玩台球,你自己想一想。”

    她干脆利落的把酒杯丢在旁边桌子,随后向中间的台球桌走了过去,张醉墨的脸上多了一抹惆怅和思虑,手指轻轻抚摸着冰冷杯子,这时,一张笑脸凑了过来,叶子轩好奇的开口:“醉墨,你样子好像不开心,刚才两人聊什么呢?”

    “吓死人啊。”

    张醉墨回过神来,轻轻拍了一下叶子轩脑袋:“你怎么老在我身边晃荡,你该跟他们多多交流。”

    叶子轩拉过一张椅子,摸出两截玉石研究:“跟他们聊天,还不如抽空修我的玉石呢?”

    他把两截玉石放在掌心,让它们连成一个整体,寻思物理修补,还是化学反应。

    “什么玉石?让你紧张了大半天。”

    张醉墨低头望去,正见叶子轩手指从玉石滑过,随着指尖的离开,阳光从玉石上反射回来,散发淡淡的金黄光泽,飞龙像是盘活了一样,栩栩如生,看着晶莹通透的玉石,还有阳光映射出来的美丽,张醉墨微微一愣,她下意识开口:

    “子轩,你怎么有这玉石?”

    叶子轩微微一怔:“你见过这玉石?”

    张醉墨像是拨浪鼓一样摇头,犹豫一会从脖子上取下一块玉石,它不是飞龙玉石,是一块凤凰玉石,形体不同,但大小几乎一致,玉质也一样,特别是放在阳光下的时候,两者呈现出来的色泽完全一样,俨然是同一块玉石打造成的。

    叶子轩嘴角牵动:“你也有这个?谁送你的?”

    张醉墨目光紧紧锁住叶子轩,一字一句的开口:“这是我爷爷送给我的,听说它是用和氏璧的碎料铸造而成。”她捕捉叶子轩脸上变化:“爷爷跟我说,碎料打造了两块玉石,一块叫飞龙,一块叫火凤,十多年前爷爷给了我火凤。”

    “他把飞龙送给了叶老,叶老又把它给了叶氏子孙。”

    她连珠带炮的补充:“只是我从来没有见过飞龙,所以不知道它长什么样子,只是觉得玉质有点眼熟,你刚才让它合璧,特别是阳光这样透射出来,我马上想到了火凤,因为我以前也常常拿火凤对向阳光,很是喜欢那种色泽通透。”

    “见到你的玉石发出这种光芒,我马上想到了飞龙玉石。”

    她忽然想到秦夕颜对叶子轩的好,叶子轩早上的失魂落魄,还有他说飞龙玉石是家人赠送时的悲凉,张醉墨心里有了一个惊人的推测,只是她不敢让这念头胡乱蔓延和说出来,那将会掀起一场风云:“子轩,你这玉石是怎么来的?”

    她试探着问出一句:“家人送的?”

    如果叶子轩点头,其余一切都不用解释,张醉墨知道全部答案,如果不是,她才会详细追问玉石来龙去脉。

    叶子轩没有回应,只是陷入沉默。

    此时,江静初正握着球杆横扫七八个男孩,当她说要找一人陪自己玩几盘时,几个华衣大少毫不犹豫上阵,结果第一个家伙被江静初打得满地找牙时,其余人就收住了脚步,男人追求女人不奇怪,但是太优秀的女人会让人望而却步。

    先不论江静初的显赫背景和不凡学历,但她的台球技术就打得豪少们没半点脾气,几个家伙硬着头皮上阵,想要人海战术,结果只出了一杆,连热身都算不上,就被江静初轻而易举清盘,这一份强悍,让人连死皮赖脸的勇气都没有。

    叶芙蓉和公孙佳不断竖起拇指,赞誉江静初不愧是京城名媛。

    “嘘!”

    江静初没有在意他人的吹捧和感慨,专心看着前面的一个球,很是专业,她的手指白嫩而又纤细,持杆弯下身子的同时,胸部和臀部的美好曲线瞬间勾勒了出来,配上她那优美的动作,周围的七八个豪少全都是瞪着眼睛,吞着口水。

    “啪!”

    一杆撞出,球杆有力地击球过后,球应声入袋,江静初再次获胜,对手一球未进。

    事实上,她只给了对手一杆机会。

    江静初拿过一张纸巾擦拭一下手指,准备再让一个公子哥陪打时,她的眼睛落在跟张醉墨对峙的叶子轩,看起来好像是表白过后等待答案,她不置可否的摇摇头,随后提着球杆径直走向叶子轩和张醉墨道:“叶子轩,陪我打一局。”

    叶子轩回过神来,把飞龙玉石揣回口袋,随即向江静初摇摇头:“没兴趣。”

    张醉墨也把目光收回,但很固执的开口:“你欠我一个回答。”

    在公孙佳和叶芙蓉诧异叶子轩欠什么回答时,江静初眼皮跳动了一下,莫非是张醉墨被自己提醒后,不仅没有收敛芳心,还直接向叶子轩表白了吧?当下想要叶子轩知难而退的她,再度冷冷抛出一句:“拿出一点让人高看一眼的本事。”

    公孙佳挑衅似的冷哼一声:“静初,别为难他了,他怎么会玩桌球?”

    叶芙蓉双手摆在胸前,轻蔑的目光瞪着叶子轩:“连上场的勇气都没有吗?真不是男人。”

    叶子轩淡淡开口:“没赌注,没有意思。”

    “赌注?”

    江静初干脆利落的开口:“三局,你只要赢我一局,我的奥迪九,你开走。”

    “京城第一俱乐部,紫荆城,任由你进入,所有消费,我买单。”

    “赢不了,以后离醉墨远点。”

    公孙佳无比赞同:“对,输了,离醉墨远点,滚出京城。”

    其余人也都跟着起哄,让叶子轩对战一场,张醉墨眉头轻皱,正要出声阻拦却见叶子轩站起,直接走到桌球旁边。

    他随便拿起一根球杆,没戴手套,像是美猴王耍了几圈,在众人的嘲讽目光中,叶子轩动作一停,球杆一点江静初:

    “九球、美式还是斯诺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