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二百四十九章 一杆清台


    cpa300_4();    (

    “斯诺克!”

    没有等江静初作出选择,公孙佳第一个喊出选择,随后又戏谑看着叶子轩开口:“只是,你,会不会?”

    斯洛克的意思是阻碍、障碍,所以也称障碍台球,使用的球分为一个白球,十五个红球和六个彩球共二十二个球,击球顺序为一个红球、一个彩球,直到红球全部落袋,然后以黄、绿、咖啡、蓝、粉红、黑的顺序逐个击球,最后以得分高者为胜。

    公孙佳她们虽然称不上一等一高手,也没有江静初这样热衷此技,但也是玩过无数次的主,所以知道斯诺克台球的难度,会玩很正常,但要玩好很难,在他们眼里,叶子轩会不会玩都成问题,毕竟后者很不美观的抓杆手势让人觉得菜鸟。

    江静初戴上一双手套,很高冷的开口:“我没问题。”

    张醉墨走到叶子轩身边,美丽眸子带着一抹关怀:“子轩,别跟静初玩了,她是此技高手,每一局都是破百分数,公孙佳她们没有一个是对手,你没有必要在意她们的刺激,更不需要在乎她们的讥讽,张醉墨的事,张醉墨能做主。”

    她的俏脸在阳光中赫然生辉:“不管她们说什么做什么,我都不会疏远你这个朋友,所以你也不用为此跟对方一赌,她们妨碍不了我们来往,除非是你想借机离开我,如果是这样的话,你根本不用玩这一局,直接跟我说再见就行。”

    “醉墨,你放心。”

    叶子轩又挥舞一下球杆,尽量找回一些手感:“虽然我有些日子没玩台球了,但还是有几分水准的,三局,我应该可以胜一局,而且我从来没有想过拿你做赌注,更没有想过跟你断交,跟江静初打这一场,主要是觉得奥迪九不错。”

    张醉墨轻轻摇头:“别闹了。”

    公孙佳见到两人嘀嘀咕咕,脸上又冒出一丝焦虑:“叶子轩,敢不敢应战?男人大丈夫,一口吐沫一口钉,你刚才喊着挑战,这时候撂挑子不干,可是要被人看不起的,斯洛克,能玩不?会玩不?有胆量就痛快一点,别拖拖拉拉。”

    叶芙蓉依然双手抱胸,翘嘴冷哼一声:“还是玩简单一点吧,不要规则,谁打进分多算谁赢好了,不然我担心他不会玩,就算知道一点枝枝蔓蔓,也不是局局破百的静初对手,来人,摆十五个球,一到十五分,给叶子轩一点机会。”

    公孙佳点点头附和:“有道理。”

    其余公子哥也都哄笑起来:“干脆抓大小好,这样他才有机会赢。←百度搜索→”

    “不用了,就斯诺克。”

    叶子轩伸手一握张醉墨手臂,随后扛着球杆缓缓走到江静初面前:“乡下人,电视看得多,手机玩得多,现实很少玩这个,但江小姐要挑战,子轩奉陪到底,就跟你玩三局斯诺克,不过要记得,输了,车子给我,紫荆城任我消费。”

    叶芙蓉他们闻言都笑了起来,眼里满是说不出的嘲讽,这小子,不是脑子进水就是故作深沉,还没开局就念叨着胜利品,待会见识江静初厉害就知道哭了,七八个跟江静初切磋过的公子哥,咬着没有点燃的雪茄摇头,言下之意清晰:

    不知死活。

    江静初很漂亮,却也很变态,这样的女人能够追近距离就不错了,还想着把后者征服,无知,狂妄。

    江静初依然一脸冷艳,双手一束三千青丝,露出一张完整的瓜子脸:“江静初三个字,价值百亿,说出的话,更是一诺千金,我会遵守我说过的每一个承诺,也会对每一个字眼负责,只是我也希望你能说到做到,输了,滚出京城。”

    张醉墨出声喝道:“静初,别这样为难子轩。”

    “没事。”

    叶子轩向张醉墨绽放一个笑容,示意她不用担心自己:“三局,我怎么也能赢一局的,醉墨,等我十分钟,我很快就会赢了江小姐,到时咱们试一试奥迪九的性能,我想,江小姐的座驾应该不会让我失望,只是不喜欢里面的装饰。”

    “我明天开去4s店更换一下,搞几个叮当猫。”

    叶芙蓉他们眉头一皱,这小子,把车当自己的了,脸皮还真是厚啊。

    叶芙蓉喝出一声:“别浪费口舌了,见真章吧。”

    公孙佳也昂起头:“赶紧开战,我想见一见你哭丧的脸。”

    叶子轩把目光从张醉墨脸上收回,随后坦然望着江静初的俏脸:“开战。”

    他扭了一下腰身,动作很是怪异,公孙佳她们冷笑不已。

    十秒后,叶子轩彬彬有礼开口:“江小姐,女士优先,请。”

    “不占你这个便宜。”

    江静初没有跟叶子轩太多废话,她不想过多浪费时间,她拿着球杆,俯身,身躯构建成一道靓丽风景线,姿势很是养眼,啪的一声,她冲出一杆,打得很随意,并没有打防守,而是直接将球打散,显然不想让人觉得她欺负一个菜鸟。

    不,是一个可能连规则都不懂的小子。

    “漂亮。”

    公孙佳和叶芙蓉都能猜到江静初想法,知道她想用最羞辱的方式肆虐叶子轩,张醉墨脸上涌现一丝担忧,江静初玩得轻描淡写,但从手法和气质就可以判断,她比抓杆手势都不正规的叶子轩要专业,这时,公孙佳向叶子轩喊出一声:

    “喂,该你了。”

    叶子轩没有理会公孙佳的话,只是走到长桌旁边拿了一瓶净水,咕噜噜的喝了一个干净,在叶芙蓉他们觉得叶子轩消除紧张时,叶子轩已经走了回来,站到静立不同的白球前面,俯身,瞄准、击球,整个动作标准,干脆,一气呵成。

    “啪!”

    一声脆响过后,红球应声入网,白球撞击两下后,停在了叶子轩想要的位置。

    公孙佳微微讶然,下意识开口:“这小子运气不错。”

    叶芙蓉等几个人也都点点头:“确实有点运气,可惜,这年头还是实力说了算。”

    江静初微微眯起眼睛,诱人红唇没有说话,她刚才走了神,没有捕捉到叶子轩打球,所以无法判断对方实力,在张醉墨露出一抹笑意时,叶子轩又走到白球面前,再度俯身,嘴角翘起,锁定要打的彩球敏捷一撞,两球不轻不重碰击。

    “啪!”

    又是一声脆响,彩球很华丽的落网。

    公孙佳和叶芙蓉他们下意识出声:“这小子今天有点运气啊。”

    江静初的俏脸却变得凝重,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叶子轩出杆看起来很随意,可是对力道、速度以及整盘球局的控制,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江静初感觉这小子有点棘手,今晚怕是要拿出十二分精神,不然真可能会输上一局。

    她微微握紧球杆,准备等待叶子轩的失误。

    “啪!”

    “啪!”

    “啪!”

    在公孙佳和叶芙蓉他们的震惊目光中,江静初根本没有等来再上场的机会,一个红球,一个彩球,叶子轩动作流畅地把所有红球全部打入了进去,然后又依次把黄、绿、咖啡、蓝、粉、黑等彩球打入,结果要比江静初想象中的凄惨。

    一杆清台!

    叶子轩没有给江静初再出杆的机会,也没有给她留一点面子。

    “啪!”

    待最后一颗黑球入网停止转动后,包括张醉墨和江静初在内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呆呆地望着被清干净的球桌,似乎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更有几个公子哥觉得自己眼睛是不是了,传说中的斯诺克一杆清台竟然让他们撞见了。

    公孙佳和叶芙蓉齐齐揉着眼睛,怎么都不相信叶子轩一杆清台。

    事实残酷,江静初输个一塌糊涂!

    叶子轩放下球杆,弱弱伸出一只手:

    “江小姐,那个、、我奥迪九的钥匙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