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二百五十章 悍匪凶猛


    cpa300_4();    

    夕阳跳跃,满地的斑驳,风景很美,却没有人欣赏。

    每一个人都把目光落在叶子轩身上,他们至今都无法接受叶子轩一杆清台的结局,这哪是一个山里小子的水准,直爆职业球手都绰绰有余,原本等着看好戏的叶芙蓉和一群公子哥,像是风干多年的雕石动也不动,只是神情很是难看。

    江静初也重新审视着叶子轩,一直觉得这小子有点过人之处,不然不会被张醉墨这样看重,可是没有想到他会扮猪吃虎这么深,她还猜测到,开球前抓杆手势的菜鸟以及女士优先的刺激,不过是他主动示弱麻痹自己,小子心机深啊。

    她输了,输的不甘,却承认败局。

    在张醉墨嫣然一笑的时候,叶子轩晃动一下手指,依然眨着清澈的眼睛:

    “江小姐,要不要数一数得分?”

    看着叶子轩伸出的手,看着那张人畜无害的脸,公孙佳很想一巴掌扇过去。

    这混蛋小子,太猖狂,太嚣张了,她扫过干干净净的球桌,跟叶芙蓉他们一样无法相信叶子轩的清台。

    她不断告诫自己,这肯定是幻觉,肯定是叶子轩走运。

    “叶子轩,别他妈嚣张,有本事再跟静初来一局。”

    在江静初要开口说话时,公孙佳俏脸含霜抢先喝道:“我就不信,你还有这好运。”

    叶子轩摇摇头:“不来。”

    “不就是想要赌注吗?”

    公孙佳一指自己的法拉利:“你跟静初再来一局,赢了,把我的车子也开走,输了,把奥迪九留下,远离醉墨。←百度搜索→”

    叶子轩摇摇头:“不来。”

    叶芙蓉也喊出一句:“赌注太小?我出两百万,这个数目够大了吧?”

    公孙佳手指一点:“我再给一百万。”

    其余人也都纷纷出声,还各自加上大大小小的赌注,要叶子轩跟江静初再来一局,这样输得很是憋屈窝囊,他们觉得刚才胜利更多是叶子轩运气,以及江静初的轻敌大意,如果第一杆不是过于随意,叶子轩又哪会有轻而易举的胜利。

    叶子轩还是不为所动:“没兴趣,我现在只想要奥迪九。”

    “你——”

    公孙佳和叶芙蓉他们都快被叶子轩气疯了,这小子见好就收让她们没有机会扳回输局,更让他们觉得叶子轩刚才是运气使然,也不知道是该说他呆子,还是聪明人,公孙佳重重哼了一声:“叶子轩,你真不是男人,这都不敢应战。”

    在张醉墨眼神欣赏看着叶子轩、江静初保持着一如既往冷漠时,叶芙蓉脸上涌起一丝讥嘲,点着叶子轩言语刺激:

    “我们赌注翻了五倍半,你的赌注依然没有改变,这么大便宜你都不占,是不敢占吧?看来你刚才真是靠运气得胜。”

    “运气也好,实力也罢,总之我赢了。”

    叶子轩很从容的笑对她们:“赢了,就该把赌注给我,给完赌注再说其它的事不迟,一账未清,一账又起,没意思,那是空中楼阁。”他把目光落在一脸冷艳的江静初脸上:“当然,江小姐也可以直接赖账,反正我又奈何不了你。”

    “啪。”

    江静初从口袋掏出两样东西,神情冷漠丢在球桌上,一把钥匙,一张金卡:

    “这是奥迪九的车钥匙,以及紫荆城零零零一的贵宾卡。”

    “我虽然觉得这一战输得憋屈,还想要再跟你来一局,但江静初说过的话,一言九鼎,从不会赖账。”

    叶子轩悠悠一笑:“谢谢。”

    “小子,你真敢拿静初的车子?”

    公孙佳脸色一冷:“你好意思?”随后又望向张醉墨:“醉墨,说说他,说说他。”

    张醉墨呼出一口长气,踏前一步看着众人开口:“我怎么说他?是你们向他挑战的,也是你们要打斯诺克的,赌注也是你们提出的,如今要他放弃胜利品,会不会过分一点?而且就算叶子轩不要战利品,你们觉得静初会收回来吗?”

    江静初点点头:“还是醉墨了解我,你们不要添乱了,免得我成为赖账笑话。←百度搜索→”

    在公孙佳她们的跺脚中,叶子轩把钥匙和金卡拿到手,笑容灿烂看着江静初:“谢谢江小姐。”

    “战利品已经收到,一账已经清了,敢不敢再来一局?”

    江静初的脸上没有太多情绪起伏,目光清冷看着叶子轩发出挑战:“赌注就是刚才公孙佳她们押下的,当然,这些全部由我来买单,而你的赌注依旧,还是离开醉墨这一个小条件,无论输赢,你今天都赢了一部车子一张卡,如何?”

    在公孙佳她们的期盼目光中,叶子轩叹息一声:“不来。”

    他一把拉起张醉墨向外面走去,头也不回的抛出一句:“我这个人不贪心,更喜欢见好就收,今天收获已心满意足,而且我赢你们这一辆车子,你们就喊打喊杀想要我的命,如果我再赢一局,估计你们更会恨死我,我想多活两天、”

    “这一局,就不来了。”

    在公孙佳她们脸色微变时,江静初美丽眸子眯起:真是一个聪明人啊。

    这一个聚会,姐妹感情没有怎么联络,叶子轩也没有想象中被踩下,反而让江静初丢了一部车子和一张卡,公孙佳和叶芙蓉她们寻欢作乐的兴趣消减大半,特别是张醉墨离开,她们相视一眼,也就挪移脚步走出小院,结束这次聚会。

    在叶子轩钻入车里研究着车子各项功能时,张醉墨向江静初报于一个抱歉笑容,随后上前两步把宝马钥匙给她:

    “静初,我知道你今天是为了我好,我也发自内心的感激你。”

    “只是我真的长大了,可以为自己做主,希望你能够理解。”

    “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喜欢他,也无法否认你刚才推断是不是心声、、、”

    张醉墨拉着闺蜜的手:“我只知道,且行且珍惜,你应该清楚,我们本来就没有多少人生自由,喜欢的权利更是微乎其微,现在再不任性一会,我怕再也没有机会,也许我会喜欢叶子轩,也许我会嫁给宋禁城,只是无论如何都好、”

    “希望你可以支持我。”

    江静初握着车钥匙,良久叹道:“我怕你陷得深,伤得深,痛得深。”

    张醉墨笑容如:“伤得深,痛得深也是人生一种经历不是?”

    江静初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她要做的已经做,要说的已经说了,张醉墨决定了要在刀尖上跳舞,她只能祈盼闺蜜不会受伤,或者在她需要的时候,伸手扶一把,再来今日一出,只怕朋友都没得做,江静初看了叶子轩一眼,神情复杂。

    这小子夺走她心爱的车,要好的闺蜜,还常常一句话堵死她,可是江静初对他却没多少恨意,相反有一丝淡淡欣赏。

    “今天的损失,一切算我的。”

    当江静初把目光落在捣鼓奥迪九的叶子轩时,张醉墨跟江静初来了一个重重拥抱,笑容如春风温暖:“知道你不喜欢坐别人的车,只是这里回紫荆城有一段距离,你先开我的宝马回去吧,明天我找你,我不能让呵护我的姐妹吃亏。”

    江静初拿起墨镜戴上,恢复一如既往的高冷:

    “自家姐妹,就不要算这些小钱了,何况这是我输掉的赌注,你千万不要讨回来,那会让我成为笑柄的。”

    “今天的事,估计很快会传到宋禁城耳朵里,你提醒一下那小子,出入小心一点。”

    张醉墨点点头:“谢谢静初。”

    “醉墨,我们走吧。”

    在张醉墨跟江静初分开的时候,叶子轩从车里钻了出来,向张醉墨挥一挥手:“上车。”

    四周拉开车门要离去的公孙佳和叶芙蓉她们,看到叶子轩兴奋样子想要讥讽会不会开车,但犹豫一会最终散去念头,这小子很是可恶,搞不好又是扮猪吃虎,还是暂时不要讨这无趣,公孙佳转身喊出一句:“叶子轩,山不转水转。”

    “咱们还会再相见的。”

    叶子轩耸耸肩膀:“没兴趣。”

    就在这时,叶子轩的视野映入五名膀大腰圆的保安,在他们经过车队的时候,他忽然嗅到一股说不出的危险,下意识凝聚目光望去,正见五人从前方道路转身,齐齐面向院子车队,步履很大,快而迅捷,更有着一种碾碎千军的果敢。

    他们向车队这边走了过去。

    虽然五人都带着墨镜,但叶子轩还是感觉到了,在墨镜后面,有五双阴冷刺骨的眸子盯住了自己。

    叶子轩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被猫盯住的老鼠。

    这绝对不是保安,保安没有这种气势,叶子轩还感觉其中一人面熟,当下声音低沉喝道:“什么人?”

    在江静初和公孙佳她们偏头望去时,一个魁梧保安踏前一步,右手忽地一抬。

    一道光芒瞬间爆射。

    “小心!”

    叶子轩低喝一句,一把扑倒张醉墨。

    “当!”

    仿佛雷霆的一击,三棱军刺如闪电般从半空闪过,狠狠钉入雪白的奥迪车身。

    入门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