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二百五十一章 下一个


    cpa300_4();    

    见了鬼了!

    在三棱军刺兀自发出嗡嗡声响时,公孙佳和叶芙蓉他们脸上齐齐变得呆愣,不仅惊讶魁梧保安雷霆一击展示的凶猛,更是震惊对方胆敢光天化日之下行凶,潜入这个朝阳会所,对他们这个圈子无情袭击,不是脑子进水就是自寻死路。←百度搜索→

    这些究竟是什么人啊?

    公孙佳她们心里腾升一个巨大疑问,从出生到现在几乎横着行走京城的她们,在影视上见过不少杀伐血腥,在茶楼也听过作为笑资的悍匪,但她们从来没遇见过这种场面,打出家族旗号就能横行无忌的她们,很多时候连保镖都不用。

    可是没有想到,今天却见到了,军刺穿入车身的震撼,让她们久久无法反应过来。

    “拿下!”

    在叶子轩抱着张醉墨翻滚到车轮子旁边时,江静初已经果断的发出一个指令,今天过来虽然不是每个人都戴着保镖,但加起来还是有六七名可用的护卫,声音落下,七人就向五名魁梧保安扑过去,训练有素的他们很直接一个擒拿手。

    “砰!”

    不需要魁梧保安任何指令,三名中年汉子就悍然迎战七名黑装保镖,黑装保镖体格已经算高大,可相比这些人好却还是小了一号,对方从容的以一敌二,多出的一名黑装保镖还没触碰魁梧保安,就被后者身边一人挡住胳膊一脚踹出。

    只是一脚,黑装保镖就摔飞出五六米,喷出一口鲜血掉入了湖水中。

    叶子轩认出,魁梧保安正是古聊斋见过的过山虎,原来是找自己晦气来了。

    见到这伙人如此凶悍,公孙佳和叶夫人俏脸微变,正要喝叫安保人员和支援,却听到会所一角发生一记爆炸,一团火光冲天而起,整个会所变得喧杂起来,不少人向爆炸位置跑过去,稍微沉思,就猜到怕是魁梧保安声东击西的杰作。

    这五人有备而来,只是,他们要干什么啊?

    江静初冷喝一声:“你们要干什么?知道我们是谁吗?”

    “不管你们是谁,谁敢阻挡老子废掉他,我就弄死谁。”

    身上背负数十条人命,挖过不少王陵的魁梧保安冷笑一声,无视江静初冷艳杀伐的神情:“我知道你们非富即贵,也知道招惹你们不会太好过,但我们财路都被这小子断了,数百兄弟连肉都吃不起了,哪里还在乎什么后果不后果。”

    “再说了,干掉你们,老子撤去俄国境内,你们能奈我何?”

    魁梧保安流淌亡命徒的气息,俨然一副光脚不怕穿鞋的,他压住江静初的气势后,目光锐利盯着翻身而起的叶子轩,沉声喝道:“小子,断了我们财路,不仅没有夹着尾巴躲起来,还敢跑来这里寻欢作乐,你他妈的还真是带种啊。”

    “今天不废掉你,我都对不起自己。”

    叶子轩站了起来:“过山虎,你丫的找死?把我的新车刺一个洞,你知道要多少钱修吗?”

    他一脸痛心疾首:“你赔得起吗?”

    “小子,死到临头,还敢嘴硬?”

    过山虎流露一股让人惊惧的匪气:“待会你就会知道,不仅你车上有洞,你身上也有洞。←百度搜索→”他的拳头微微攒紧,顿时响起噼噼啪啪的动静:“你断了我们财路,让我们过冬的肉都没得吃,今天你非死不可,天王老子也保护不了你。”

    他忽然踹出一脚,一名退后的保镖躲闪不及,闷哼一声也跌入湖中。

    过山虎的凶悍,清晰可见。

    “住手,住手!”

    此时,公孙佳他们似乎捕捉到什么,忙站起来吼出一声,让六名保镖跟三名中年汉子分开,在双方神情狠戾戒备时,公孙佳向过山虎喊出一句:“冤有头债有主,你要找叶子轩麻烦,我们不会阻挡,但是你们也不得伤害我们的人。”

    “我是公孙佳,这是叶芙蓉,每一个都是京城有头有脸的人,你动了我们,绝对走不出这会所,走不出京城。”

    公孙佳呼吸变得急促:“这样,你做你的事,我们走我们的路,井水不犯河水。”

    张醉墨喝出一声:“佳佳,你怎么这样?”

    江静初也柳眉一竖:“这样不厚道。”

    她对叶子轩虽然也没太多好感,也知道这是叶子轩自己招惹的祸事,江静初甚至还愤怒他差点连累张醉墨,可姐妹坚定站在叶子轩一边,作为姐妹只能共同进退,像是公孙佳他们这种撇清行为,她很是不屑,这也会让张醉墨寒了心。←百度搜索→

    公孙佳显然还没有吞下台球的怨气:“我们跟这小子本来就存有芥蒂,如果不是看在醉墨份上,只怕会水火不相容,如今这些人找上叶子轩,我们不落井下石已经不错,没有必要让我们抛弃前嫌一致对外,我不是圣母,我做不到。”

    叶芙蓉也挤出一句:“私人恩怨,私人解决,我们不要掺和。”

    其余人也都纷纷出声附和,虽然他们恼怒过山虎的嚣张,但更想看叶子轩的生死困境。

    听到公孙佳这一番话,过山虎的眼里闪烁一抹光芒,随后戏谑看着叶子轩,还以为今天要一并得罪这些公子小姐呢,没想到叶子轩也被叶芙蓉他们排斥,当下手指轻轻一挥,示意三名兄弟不要把保镖当对手,转而堵住叶子轩的去路。

    他不怕麻烦,可也不想太多麻烦。

    江静初眼神一冷:“他们这已经是挑衅我们,而且还差点误伤了醉墨。”

    “醉墨,静初,你们傻啊。”

    叶芙蓉恨铁不成钢的喊道:“他们目标是叶子轩,不是你们两个,掺和进去干吗呢?而且今天保镖又不多,能否自保都是一个问题,又哪有能力保护叶子轩?再说了,虽然我们有权有势,可是七尺之内,匹夫一怒,照样血溅三尺。”

    公孙佳也不断挥手:“你们赶紧过来。”

    张醉墨站在叶子轩身边,昂首挺胸:“我不会抛弃子轩的。”

    在公孙佳跺脚的时候,江静初也走了过去:“我跟你们并肩作战。”

    叶子轩看了神情坚定的两女一眼,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道:“两位美女,这件事是我招惹下来的,我自己处理就好了,你们真没必要跟着掺和。”叶子轩扫过过山虎五个人,踏前一步开口:“区区几个盗墓贼,本少还是能够打发的。”

    张醉墨和江静初齐齐娇喝:“退后。”

    两女直接把叶子轩扯到身后,叶子轩愣然不已:“又要美女救英雄?”

    公孙佳大声喊道:“叶子轩,要女人保护,你不是男人。”

    叶芙蓉他们显得很矛盾,不想卷入这场事非,但两名姐妹又介入进去,如果不帮忙,双方交情怕是到此为止。

    过山虎拳头攒紧,杀意迸射:“你们找死,那就怪不得我辣手摧了。”

    “大猫,大狗,撂了她们。”

    留下两人盯着公孙佳和叶芙蓉等人,过山虎就向两名得力干将喝出一声,两名中年汉子脚步一挪,怒吼一声,顷刻就向江静初和张醉墨靠近,两人身上带出了一连串骨头脆响,而且越来越响亮,就好像炸弹在他们身上连续爆炸一般。

    涌现着让人难以置信的能量。

    张醉墨又踏前一步:“静初,我来。”

    “扑!”

    跟一名中年汉子对上的张醉墨不退反进,平底鞋一挪,身子像是落叶一样迎风飘动,姿势一如既往养眼,躲过对方势大力沉的轰击后,张醉墨双手一伸,扣住中年汉子的手臂,脚下旋转用力,身体以一种诡异却极其优美的弧度弯下。

    “砰!”

    一声闷响,一米八的中年汉子,被张醉墨一个超高难度的过肩摔摔在地上。

    下一秒,张醉墨一脚踢出,地上的中年汉子砰一声飞出,重重跌在过山虎面前,吐出一口鲜血,肋骨断了两根。

    静如处子,动如狡兔,张醉墨一招制敌,让叶芙蓉和公子哥他们无比吃惊,几个人还下意识揉着眼睛,以为自己出现眼情况,可摔倒在地上的悍匪,却清晰告诉他们,这一切都是真的,一直狞笑的过山虎笑容微滞,凝重开始腾升。

    叶子轩也瞪大眼睛:“这妞,有点彪啊。”

    江静初淡淡开口:“知道差距,就适可而止吧。”

    此时,张醉墨扫过公孙佳他们,淡淡开口:“公孙佳,叶芙蓉,你们以后不用找我了。”

    简单一句,却直接断了姐妹多年情感。

    公孙佳两人俏脸巨变,叶子轩也微微讶然,没想到张醉墨果断起来如此霸道。

    “杀!”

    见到张醉墨一招撂翻自己同伴,另一名悍匪脸色微微一变,右手一沉,毫不留情砸向张醉墨。

    面对中年汉子的强大攻势,张醉墨表现地似乎并不着急,在原地躲过对方两圈,然后才迎了上去。

    白鹤亮翅!

    手挥琵琶!

    揽雀尾!

    高探马!

    双峰贯耳!

    十字手!

    ……

    张醉墨很从容的以柔克刚,一招招太极攻势,从她修长双手连绵不断使出。

    中年悍匪招架不住,节节倒退。

    “砰!”

    中年悍匪跌回过山虎娇羞,口鼻全是鲜血。

    张醉墨望着过山虎他们,勾一勾手指:“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