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二百五十二章 宋禁城

天才布衣 第二百五十二章 宋禁城

  cpa300_4();  

  下一个?

  张醉墨的悍然,不仅刷新公孙佳他们对她的认识,也让叶子轩露出一抹好奇,江静初似乎看出他的讶然,红唇轻启抛出一句:“醉墨从小就跟着张老练太极,十六年的火候,再加天资的聪慧,武当名师的精心指导,有今日成就很正常。”

  “显赫的身世,彪悍的身手,绝世的容貌,你有能耐驾驭?”

  叶子轩拔出车身的军刺,欣赏着上面的放血沟槽:“再大的差距,也挡不住滚滚的缘分啊。”他还向江静初悠悠一笑:“江小姐,我们今天不打不相识,你还挺身而出为我挡刀挡枪,你说,咱们会不会有缘分?会不会有浪漫的故事发生?”

  江静初俏脸一寒:“你想多了,我不是救你,我是跟醉墨并肩作战。”

  叶子轩一脸苦楚:“真让我失望。”

  江静初无语,直接不理会叶子轩。

  此时,张醉墨正看着过山虎:“还不出手?”

  听到这一句话,又看看地上两名吐血的同伴,过山虎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两边横肉不受控制的抖动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这女娃如此彪悍,轻而易举就把饱经杀伐的两名兄弟撂倒,他喷出一口粗气,向另外两名杀气腾腾的同伴微微偏头:

  “三胖,阿狼,你们联手废了小丫头。”

  他想要速战速决,干掉叶子轩就离开会所,张醉墨的摇身一变,那股气势让他感到不太舒服,就好像当年扯着绳子深入陵墓一样,时时都可能葬身在墓底中,随着他的指令发出,两名魁梧保安闻言马上转身,恶狠狠的向张醉墨扑了过去。

  “喝!”

  被称呼为三胖的悍匪显然见识到张醉墨厉害,双手一握变成拳头,对着张醉墨连连轰击,不过他不像是前面两名同伴面对面攻击,而是跟拳击一样采取游斗方式,不给张醉墨缠住自己双手的机会,十几个拳头像是炮弹一样绕着她轰过去。

  另一名叫阿狼的悍匪,也抬起右脚连连点出,宛如佛山无影脚一样。

  “砰砰砰!”

  凌厉的攻击一同攻来,张醉墨脸上却没半点波澜,身体像一根柳枝一样,随着拳头轰击不断摇摆,轻而易举躲过所有攻击,不少人内心震撼,从头到尾张醉墨的双脚都没有移动过半分,仅凭身体扭动和挡击,就悉数躲过对方连绵不断攻击。

  靠前的过山虎也牵动嘴角:这丫头,的确不简单。

  拳轰,落空,脚扫,被挡,三胖和阿郎的攻击如潮水汹涌,出手力道也越来越大,但张醉墨自始至终都是不疾不徐,每次都刚好能够躲避攻击,不管自己如何全力以赴,张醉墨就是无法应声而倒,她很轻松很平静的损耗着两人精力体力。

  十几个回合后,两名悍匪满头大汗,多年信心渐渐荡然无存。

  “砰……”

  就在对方攻势一缓露出胸膛要害时,一直只守不攻的张醉墨忽然眼睛一冷,瞬间欺身上前,身体刹那间在原地带出几个残影,速度之快不是常人能够想象,两名悍匪还来不及抵挡,张醉墨的双掌就按在对方两人身上,一股蛮力汹涌喷出。

  咔嚓一声,两名悍匪顿时喷血跌飞出去。

  肋骨断裂,两人再也没有战斗能力。

  一股冷风徐徐吹过草地,停滞了所有人动作,也让过山虎的凝重达到极致。

  张醉墨看起来人畜无害,还守多攻少,但一找到机会出手,却是毫不留情重创。

  公孙佳和叶芙蓉脸色也很难看,早知道姐妹如此强大,何必想着借刀杀人,导致姐妹情分断裂?

  此时再想弥补,怕是已经太迟了。

  公孙佳摸出电话,没有报警,只是给宋禁城发了一条短信。

  “下一个。”

  张醉墨清冷强大的声音,像是鞭子一样抽在过山虎脸上:“你。”

  “丫头,找死。”

  见到四名手下尽数被张醉墨所伤,过山虎那双漆黑的眸子,陡然迸射一股杀意,积累多年的土匪气势在一瞬间爆发,伴随着一声惊吼,他的双脚猛地一挪,脚边草地碎裂成七八块,随后,庞大身体如同一支离弦利箭,嗖的一声射向张醉墨。

  这速度太惊人了。

  在公孙佳和叶芙蓉他们目瞪口呆过山虎厉害时,江静初也掠过一抹惊讶,她也只能看到对方模糊影子,正要喝叫张醉墨小心时,过山虎已经拉近双方的距离,魁梧身体猛地一停顿,硕大拳头爆发出雷鸣般的轰响,右勾拳气势如虹的打出。

  “呼!”

  张醉墨保持着如水平静,她没有与气势如虹的过山虎硬碰,修长身躯向侧一退,巧妙地闪过了过山虎这一拳。

  一拳落空,过山虎眼睛微微一眯,但没有丝毫停滞,左脚毫不留情踹出。

  张醉墨似乎料到他这一招,双脚一错,从容不迫的再度退后,让过山虎这一脚也落空。

  “砰!”

  喷着粗气的过山虎再一次猛踩草地,草屑、泥块四处飞扬,有些还弹射到公孙佳和叶芙蓉的脸上,让她们俏脸生痛连连挥手挡开,这时,过山虎已经贴着张醉墨追杀上去,他庞大的体积跟灵活的步伐形成巨大反差,带来强烈的视觉冲突。

  江静初不受控制踏前一步,粉拳不知不觉握紧。

  叶子轩却毫不在意,好像跟他没半点关系,甚至从奥迪车里摸出一盒开心果,一边咬着,一边欣赏对战。

  公孙佳和叶芙蓉见状,恨得牙痒痒。

  公孙佳还看看时间,郁闷今日回京的宋禁城怎么还不来?她可是知会了对方。

  “砰!”

  左脚一顿地,过山虎身子腾空跳了起来。

  他的右腿在空中像蟒蛇吐的芯子,一样不停的翻转着,狂风暴雨一般朝着张醉墨踢过去。

  “砰砰砰!”

  张醉墨只觉得一股威压力量打来,其中还蕴含说不出的暗流涌动,但她这次没有躲避,迎着过山虎扫来的腿打过去。

  握紧的拳头,生出一丝划破空气的嘶鸣。

  一声拳脚接触的闷响,过山虎一个趔趄,连着往后退了两步。

  他感觉自己刚才的攻击被一股强大力量顶了回来,霸道力劲震的他脚后跟肌腱发麻。

  他讶然看着面前的张醉墨,没想到这个女人有这功力。

  “再来。”

  过山虎怒吼一声,又是右腿一摆,连连踢出。

  面对仍旧令人眼缭乱的腿法,张醉墨没有再做多余的动作。

  她很直接地拧腰转胯,以一记浑厚扫踢狠狠打过去。

  就好像正在燃烧的火焰,忽然被一瓢水浇灭,过山虎气势如虹的攻击,竟然张醉墨一腿扫中膝盖,破局,过山虎后退数步才重新站稳身子,他的膝盖上传来一阵阵的酸麻,可见张醉墨刚才的扫踢何等霸道,过山虎吃惊的看着张醉墨:

  他以为这女人只会以柔克刚,借力打力,没想到硬碰也如此霸道。

  张醉墨淡淡开口:“我不仅会以柔克刚,我还能以刚破刚。”

  “小丫头,我就不信,你有这份力道。”

  过山虎怒吼一声,拳脚轰飞,似乎要把张醉墨淹没在暴风雨中,

  面对横七竖八狂轰滥炸过来的无法分辨的攻击,张醉墨眼神如水平静,忽视了对方让人眼缭乱的不同方位的攻击,然后瞬间冲了上去,挡住对方两记拳头后,一记干净漂亮的直线顶膝狠狠撞上,这一膝结结实实的撞在过山虎腹部!

  一声闷响,过山虎捂着肚子连退两步,样子很是难受和痛苦。

  张醉墨没有犹豫立刻欺身而上,随着身体的高高跃起,一记劈肘从上向下重重砸去。

  “砰!”

  过山虎躲闪不及,一声骨头断裂声响起,过山虎肩胛一痛,竟然被张醉墨一记劈肘打跪在地上,他的右侧锁骨疼的好像就要断裂了,过山虎吃了这一击,感觉整个身体从锁骨往下都像是被震散,跪在地上的他无法遏制喷出一口鲜血。

  血落地,触目惊心。

  张醉墨冷冷开口:“你输了!”她向江静初偏偏头:“可以叫警察抓他们了。”

  “去死吧。”

  在张醉墨转身走出两步时,极其不甘心输给一个小丫头的过山虎,像是垂死的野兽怒吼一声,凝聚最后力气冲出去,手里抓着一把从靴子中摸出来的匕首,恶狠狠捅向了张醉墨,江静初他们脸色巨变,下意识喊道:“醉墨,小心。”

  “嗖!”

  没等张醉墨躲避出去,一道光芒从半空闪过。

  仿佛闪电劈击,三棱军刺猛然穿入过山虎的胸膛,并力量巨大的把他拖出四五米,狠狠钉在了公孙佳的法拉利上。

  那幅画面,就像是一枚钉子钉住了壁虎。

  “嗯、、、、”

  过山虎的身前身后全是鲜血,身躯在风中抖动,张着嘴,抽搐着,有大量血泡从他口中冒出,但却发不出丝毫声音。

  那双桀骜不驯的眼睛再也不见凶狠,只有惊骇、痛苦,愤怒,以及懊悔。

  血的刺鼻气息,开始在空气中弥漫。

  这是**裸的杀戮,特别是军刺透入呈现出来的力量,更是让人毛骨悚然、

  所有看见过山虎垂死的人,都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嘴角不受控制的牵动起来。

  江静初和张醉墨的俏脸,也多了一抹难于言语的变化。

  叶子轩把一个开心果丢入嘴里,随后拍拍空荡荡的双手笑道:“打完,收工。”

  刚才还喧哗的草地,在这一刻,如坟场般寂静。

  十多名豪少千金以及四名悍匪,看着叶子轩的目光,就好像是看洪荒野兽一样敬畏。

  这小子,太,太,生猛了。

  五分钟后,叶子轩载着张醉墨,一脚油门离开会所。

  在闻讯赶来的警察处理现场时,江静初看着死去的过山虎,知道心里从此刻下叶子轩三字。

  在江静初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又有三部红旗轿车开了过来,车门打开,涌出六名神情冷酷的男子,他们环视现场一眼,搜寻想要的目标却不见影子,中间车辆落下车窗,露出一张轮廓分明还充满金属冷冽的脸,公孙佳见状马上冲了过去:

  “宋少!”

  显然,这是宋禁城的车队,他看都没看现场,只是淡淡开口“醉墨呢?”

  “被人载走了。”

  公孙佳连珠带炮把事情简述一遍,随后一指过山虎他们开口:“都是醉墨打倒的。”

  宋禁城没有说话,只是伸出一根手指,轻轻一挥。

  随着这个手势发出,四名黑衣男子摸出手枪,丝毫不理会警察在场,上前一步,对着四名悍匪眉心。

  扳机扣动!

  “砰砰砰!”

  四名悍匪当场毙命。

  江静初的心里微微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