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二百五十三章 不要让我失望


    cpa300_4();    

    回到京城医院,叶子轩跟张醉墨各自回房,一个上了四楼,一个上了八楼。

    虽然今天两人一起经历过不少事情,还在朝阳会所有过生死与共的玄妙,张醉墨更是无视闺蜜的劝告,但叶子轩没有趁机俘虏美人的打算,相识四十八小时,好感有,欣赏有,但情爱却真的没有,更多是救命之恩和今日陪伴的感激。

    “叶少。”

    叶子轩散去跟张醉墨一起的温馨画面,提着汤兮兮赠予的修补工具走入房间,早上没有跟出去的叶荣华他们,见到叶子轩回来齐齐恭敬问候,秦夕颜没把叶子轩身份告诉众人,但再三叮嘱他们要照顾好叶子轩,起居饮食都不可疏忽。

    当然,秦夕颜也告诫他们不要寸步不离,如果叶子轩出外面没让他们跟随,叶荣华他们就留在医院等待,她不想让叶子轩觉得自由被束缚,更不想给后者生出一股压力,叶荣华猜不透秦夕颜为什么这样关怀叶子轩,但还是领命行事。

    叶子轩出去差不多一整天,叶荣华一直担心他的安全,还准备给秦夕颜电话汇报这件事,因此见到他回来如释重负。

    他笑容满面的问道:“叶少,吃晚饭没有?没有的话,我立刻让人把饭菜端上来,黄昏时叶夫人送来了佛跳墙。”

    “一直在保温,你要享用,三分钟就行。”

    提着箱子的叶子轩脚步微微一滞,猜得出秦夕颜还没有把自己身份告知叶荣华他们,知道母亲是在顾虑自己的感受,不想通过道德和舆论来施压,当下轻轻点点头:“好,那就麻烦华哥了,你把饭菜热一下,待会我跟你们一起吃。”

    叶荣华挥手让人去厨房加热饭菜,没有多久,四菜一汤以及佛跳墙就摆在茶几上,色香味俱全,特别是佛跳墙格外诱人。

    叶荣华吸了吸鼻子,扬起一抹灿烂笑容:“我们已经吃过了,年纪一大,容易饿,我们一般都是六点前吃饭。”

    “十点半吃宵夜。”

    他侧侧手:“叶少,你吃吧。”

    叶子轩看了叶荣华四人一眼,从厨房又拿出四份碗筷,干脆利落把饭菜分成五分,佛跳墙也是各一小碗,接着他就端起其中一个碗,盛上三两米饭:“我早早出去没有回来,你们怎么可能有心情吃饭?别废话了,一起分了这饭菜。”

    叶子轩暴殄天物一口喝完佛跳墙的汤汁,然后把香喷喷汤渣倒在白饭上,跟其余菜肴搅拌一起大口吃起来,很没有形象,却很是平易近人,叶荣华想要说什么却被叶子轩瞪一眼,他只能颇为感慨的笑了笑,挥手让三名叶家成员盛饭。

    四人心里都涌动一股别样情绪,这一刻,他们不觉得自己是下人,而是叶子轩的家人。

    叶荣华看着叶子轩,很是真挚吐出四字:“叶少,谢谢。”

    叶子轩没有理会他们,只是捧着一个大海碗,大口大口的扒着,同时打开电视看晚间新闻,屏幕上正播报一则消息。

    出身华国少年班,拥有清大控制科学与工程、工商管理双学位,还是麻省理工学院名誉博士的宋禁城,从下个月一号开始,正式上任国电集团副董事长一职,全面负责公司投资及风险控制会工作,成为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国电集团高管。

    接着还播报宋禁城今日刚回京,就破获一起意图绑架公孙佳的惊天绑架案,宋禁城亲自毙掉五名流窜多年负案累累的悍匪,其中就有被东三省人民视为毒瘤的过山虎,警方将会给予宋禁城一级勋章,同时呼吁市民要留意身边陌生人。

    叶子轩眼睛微微眯起:“宋禁城?”

    他不知道自己走后,宋禁城他们就杀入朝阳会所,有些好奇过山虎风波面目全非之余,也对宋禁城多了一抹兴趣。

    这是一个从未谋面,却注定会狠狠碰撞的对手。

    “叶少,你不认识宋禁城?这不可能啊,他是宋家的骄傲,也是一等一的人才。”

    同样捧着一个大海碗的叶荣华,以为叶子轩对宋禁城没有了解,心里嘀咕不应该啊,叶子轩把江静瑶一伙人搅得哭天喊地,大决战还跟宋思妃有冲突,按道理应该很清楚谁是宋禁城,不过他也没有多问,把一口白饭咽入喉咙后开口:

    “他现在算是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国企改革,藏边平乱,军警精简都有他宋禁城的影子。”

    “这次成为国电副董事长,有宋家的运作缘故,但更多是他实打实的能力体现。”

    “不过这职位估计也就坐一年半载,他很快就会掌控更加实权的部门,例如警察部、安全部、商务部等。”

    “他的能耐足够支撑他的位置。”

    叶荣华向叶子轩介绍着宋禁城:“老一辈有什么棘手或者不便的事情,搞不定都会让他介入帮忙,整个京城圈子乃至北方权贵,很多都把他当成新一代核心,照他这种风头和仕途发展下去,二十年后,他绝对是红墙中前三的人物。”

    叶子轩点点头:“应该很厉害,不然也不会到处听到他名字。”

    叶荣华郑重的点点头:“他这个人有魄力,有手段,还有运策帷幄的能力,他站在你面前,就像是一个虚构人物,你完全看不透他想些什么,时而温润,时而残酷,我跟他有过几次碰面,每一次接触都止不住感慨,生子当如此啊。”

    “叶少,这小子真的很优秀。”

    他由衷赞叹:“叶家几个子侄也算有能耐,可是比起他还是要逊色了一点。”

    叶子轩舀起一颗丸子,抛入嘴角咔嚓咬碎:“有机会,一定要认识认识。”

    他很快把饭吃了一个干净,然后亲自洗碗放在消毒柜,接着就去修补玉石,上午在车里只顾着翻看各夹层,看看有没有私货,没有过多关注十二件小工具,这次拿起工具却感觉手感不同,完全不是修补工具的重量,一件件重的离谱。

    叶子轩拿起一个镊子,轻轻划了一道痕迹,一抹金灿瞬间迸射出来。

    “靠!金子啊。”

    叶子轩手指摩擦着缺口,嘴巴微微长大眼前镊子,随后又把其余十一件工具划出痕迹,每一个都反射着金灿的光芒,他估算了一下物件重量,少说一公斤,也就是说这些工具差不多价值三十万,叶子轩思虑一会,又把箱子外皮拆掉。

    靠!

    箱子也是金的。

    叶子轩捧在手里晃了一下,四公斤跑不了,全部加起来差不多两百万,他苦笑一声,汤兮兮出手还真是大方啊,随后又见到一张金色名片掉下,纯黄金制造的名片,上面没有名字,但有一连串数字,不用猜也知道是汤兮兮私人号码。

    叶子轩扫过一眼,嘴角勾起一丝笑意:“这嫂子,有点意思。”

    “叮!”

    就在这时,一条信息涌入了叶子轩的手机,来自张醉墨,女孩告知自己发烧了。

    叶子轩二话不说就起身,抓起衣服向四楼跑去、、、、

    几乎同个时刻,五公里外的一辆红旗车上,一身白衣的江静瑶正伸手关掉车载电视,很是不满的看着身边男子开口:“宋少,公孙佳她们也太自以为是了,把过山虎他们的死扣在你身上,看起来让你成为英雄,实则是给你找麻烦。”

    “她们难道到现在还不明白,你已经不屑这些名利了吗?”

    江静瑶微微挺起傲然的胸部,俏脸带着一股寒霜般怒意道:“新闻这样播出去,不仅会让叶子轩和醉墨取笑,你把他们的功劳占为己有,还会让过山虎同党迁怒于你,那些都是纵横边境多年的悍匪,每一个人手里都有数十条人命。”

    身边年轻男子气势不凡,英俊的眉眼、高挺的鼻梁就像传说中那般不可挑剔,映着两边路灯漏下的淡淡柔光,他的脸上挂着一抹恰到好处的冷冽,能够让所有人都能感觉到他的骄傲,那份深藏于身躯内骄傲到不屑于展露出来的骄傲。

    他,显然就是宋禁城了。

    听到江静瑶的话,他淡淡抛出一句:“这是我的意思。”

    江静瑶神情止不住怔了一下,一脸讶然看着宋禁城:“这是你的主意?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这对你弊大于利,无数麻烦之余,醉墨也会觉得你虚荣。”

    宋禁城靠在座椅上,笔直的身躯流淌着一股高贵:“区区一伙盗墓贼,我还不放在眼里,需要的时候,我派韩月远赴东北血洗他们就是,至于醉墨,她是不会误会我的,她清楚我是怎样一个人,而叶芙蓉她们是不会胡乱嚼舌头的。”

    江静瑶轻轻摇头:“我还是不懂你的用意。”

    “第一,我知道过山虎还有同伙,也知道他们的凶悍,所以要把醉墨的危险转移到我身上。”

    “第二,醉墨知道我不是贪功之人,所以会看得出我用意,这有益于我们关系更密切。”

    宋禁城手指敲击着车窗,他的脸庞在暗影中,闪烁着金属雕像般的冷锐,特别是他的眼眸,清亮、透明,一派无动于衷的沉静:“第三,我就是想要让叶子轩看到新闻,让他感觉到我虚荣,这样,他就会掉以轻心,掉以轻心就会有疏忽。”

    “一有疏忽,我就有机会讨回你们的公道。”

    宋禁城眼里闪烁一抹光芒:“华海新贵,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