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二百五十四章 剑拔弩张

天才布衣 第二百五十四章 剑拔弩张

  cpa300_4();  

  医院四楼,张醉墨住的病房,叶子轩火急火燎走入。

  叶子轩开始还以为张醉墨跟自己开玩笑,回到京城医院时还好端端的,怎么突然之间就发烧,可是来到病房的时候,他一眼看到张醉墨的不对劲,一头青丝披散在雪白的枕头上,闭着美丽眸子,睫毛轻轻颤动,整个修长身体蜷缩在白色被子。

  叶子轩打开一盏橘黄色小灯,让病房的光线更加明亮,随后把嗖嗖嗖灌入冷风的窗户关闭,接着动作敏捷走到病床旁边,在张醉墨微微睁开眼睛时,叶子轩把她掌心的手机拿开,随后伸手一摸,额头确实烫得厉害:“怎么就突然发烧了呢?”

  他喃喃自语:“难道是路上开车太快着了凉?”

  叶子轩的触碰让呼吸急促的张醉墨娇躯一颤,随后咬着泛白嘴唇睁开眼睛,朦朦胧胧地看见站在床前的叶子轩,那双美丽的眸子,如调制的相机一样缓缓恢复焦距,张醉墨脸上不受控制绽放一抹笑意,以及难言的复杂:“子轩,你真来了?”

  “你病了,我能不来吗?”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跑去茶几倒了一杯热水,让张醉墨补充一点水分,接着又把探烧针递给女人测温:“咱们可是生死朋友,今天还靠你赢了一辆奥迪九,也靠你帮我抵挡了过山虎他们,你算是我实打实的财神和恩人,我哪能怠慢啊。”

  叶子轩思虑一会,作出一个发烧推测:“而且你的发烧估计跟我有关,你刚跟过山虎他们五个激战一场,全是汗腺还没有完全平复下去,我就载着你一路疯狂飙车回来,夜晚凉风吹到你的身上,于是你就受凉发烧,只是没想到烧的这么快。”

  他感觉张醉墨身体还可以,怎会这样弱不禁风。

  张醉墨弱弱挤出一句:“我回来后、、洗了一个冷水澡、、、、”

  叶子轩闻言一怔,差点就一拍她脑袋:“你还真是不要命啊,这么冷的天都洗冷水澡。”

  张醉墨抿入一口热水,轻声接过话题:“习惯了,我这些年都是洗冷水澡,早上和晚上各一次,伟人说过,这样可以淬炼神经,清晰思维,还能增强体魄,如不是这些年都洗冷水澡,那天就不太可能毫不犹豫跳进水里救你,湖水,多冷啊。”

  “不跳进去救你,也就不会认识你。”

  叶子轩还是感觉身周凉飕飕的,起身又把暖气打开了,让病房渐渐暖和起来:“看来我还要感谢你的冷水澡习惯,只是你不该一回来就洗澡,该缓一缓,吃点东西、、、算了,现在说这些没有意义,我去叫医生上来,给你好好检查身体一番。”

  “不要。”

  张醉墨嘟着小嘴摇摇头,伸手拉住叶子轩:“我就是不想让医生知道,所以才给你发的信息,医护人员知道我病了,不用半个小时,整个病房就会出现一堆人,我就是躲一个清静才来医院,不想又让自己应付一堆人,所以还是不要找他们。”

  叶子轩眉头一皱:“可是你烧得厉害。”

  “你啊!”

  张醉墨又喝入一口热水,对冲嘴角和口腔的滚烫,精神好一点后,她就眨着眼睛望向叶子轩:“你不是小神医吗?你连瘀伤和疼痛都能一夜消除,区区着凉发烧也不成问题,你给我再来一个推拿,或者开点药吃就行了,我相信你的医术。”

  叶子轩叹息一声:“你这孩子,这么容易相信人,哪天被卖了都不知道。”

  过高的体温让她精神萎靡,身体也软绵绵的没有力气,可张醉墨的笑容还是明媚:“我只相信你啊。”

  叶子轩用手背又试了试她额头的体温,仿佛没有听见她的话,看着她干涩苍白的嘴唇,起身把洗手间窗户打开,再让房门开出一条缝隙,适当的保持空气流通,他还去弄了一条热毛巾,铺在张醉墨的光洁额头上,随后望着张醉墨说:

  “我去给你弄一点药吃,饿不饿,顺便给你买饭。”

  张醉墨摇摇头:“没胃口。”

  “总是需要吃东西的。”

  叶子轩轻声开口:“没有能量,身体怎会好呢?我去弄点粥吧”

  张醉墨的身体蜷缩得更加厉害,笑容恬淡点点头,不过在他出门的时候,还是补充一句:“我不一定吃哦。”

  她确实没有一点胃口,所以不想欺骗叶子轩,而且医院的粥太难喝,太难喝。

  “你会吃的!”

  叶子轩轻轻挥手,随后就从病房消失。

  张醉墨嘴角上扬,笑容很是甜蜜。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张醉墨感觉到动静睁开眼睛的时候,叶子轩已像是一阵风旋转进来,左手拿着退烧的药物,右手提着一个保温瓶,他脱下外套洗洗手,随后就走到张醉墨身边开口:“我熬了一点南瓜枸杞粥,火候差点,但味道不错。”

  “你将就着喝一点,吃完了,看看身体会不会好点。”

  叶子轩声音轻柔:“还是不行再吃药。”

  张醉墨微微讶然:“你熬的粥?会不会更难吃?”

  “本少煮了十几年的饭菜,手艺可比五星级大厨师,怎么会难吃?”

  叶子轩差点学佟月儿给她一个板栗,转身倒了一杯热水,接着就扭开保温瓶盖子,一股热气顿时冒了出来,还带着一丝甜滋滋味道,张醉墨艰难瞄了一眼,虽然感觉到香气四溢,可胃口还是让她有些抵触,她现在更想吃药,然后好好睡一觉。

  叶子轩看出她心里想些什么,很直接拿起汤匙,舀了一小口轻轻吹了两下:“张嘴。”

  看着那勺五颜六色的粥,一想到叶子轩刚才轻吹,张醉墨就觉得身体更烫,面红耳赤。

  但还是轻轻张开小嘴,含.住了滚烫的汤匙。

  一入口,她只觉非常的清甜可口,宛如天山玉泉一般,安抚着她的舌尖。

  浓郁香醇的南瓜香味再配上红枣、枸杞的清香,环绕在齿舌之间,久久不愿散去。

  “真好吃,这粥太好吃了。”

  张醉墨从小到大吃过无数美食,但是从未吃过这样让人食欲大开的粥,仿佛里面的材料完全爆发出精华来一般,虽在嘴中,但已经渗入心肝脾肺肾,让她这个没胃口的病人都无法抗拒,她的俏脸有些惊讶:“子轩,这粥真是你熬出来的吗?”

  叶子轩又舀了一口:“你觉得附近哪里有买?”

  张醉墨嫣然一笑点点头,附近确实不可能有这粥卖,随即又小猫一样吃入一口,还是那般美妙,让人吃了又想吃。

  “还要,还要、、、”

  一口接着一口,竟然停不下来。

  显然,张醉墨爱上了这种味道。

  在她大口喝着粥时,医院驶入了五辆红旗轿车,车门打开,钻出一脸平静的宋禁城、江静瑶、刘援朝等人,宋禁城向楼上看了一眼,江静瑶踏前一步,站在他身边开口:“禁城,公孙佳说,醉墨就住在四楼,听说眼睛不舒服,住下来观察几天。”

  “对了,叶子轩住在八楼,他昨晚特意下楼找醉墨的。”

  刘援朝咬着一根雪茄:“这小子还真是不怕死啊,醉墨的主意也敢打啊。”

  宋禁城没有太多情绪变化,神情平静的带着人走入医院大厅。

  他的出现,顿时引得值班人员和病人侧目,全都目光炯炯看着这个年轻人。

  世间有一种人天然具有某种魅力。

  即便他是茫茫人海一个衣饰普通的少年,即便他是黑压压叩山虔诚信徒中面容普通的朝圣者,无论他如何低调沉默地走在人群中,无论他身周有多少光彩压目的大人物,只要他在视野中出现,那么当你望去时,绝对会第一眼看到他,锁定他。

  宋禁城便是这种人。

  江静瑶等人穿的比他还要华丽,可是众人眼里只看到宋禁城。

  宋禁城似乎习惯这种瞩目,无视大厅众人的目光,沉默着走入电梯,直上四楼。

  江静瑶挺直身躯跟上。

  两分钟后,站在门口的宋禁城眼睛微微眯起,刘援朝的脸却冷成千年寒霜,从保镖怀里夺过一把消音手枪。

  房间里,叶子轩正坐在床边,一口一口地喂张醉墨喝粥。

  听着动静,刘援朝怒火滔天,宋禁城如水平静。

  一脚踹开虚掩的门,江静瑶怒极而笑:“好一对奸.夫.婬.妇啊。”

  叶子轩微微侧头,脸上平静,随后又把汤匙递到张醉墨嘴边:“来,最后一口。”

  张醉墨讶然宋禁城他们出现,但条件反射让她吃入最后一口粥。

  “叶子轩,宋少的女人,你也敢碰?”

  刘援朝抬起枪械喝道:“你找死吗?”

  叶子轩没有回头,只是望着张醉墨笑道:“好吃吗?”

  “混蛋!”

  刘援朝扣动扳机,一弹打在叶子轩脚边沙发:“信不信我毙掉你。”

  其余人也都举起枪械,充满敌意看着叶子轩,只要宋禁城一声令下,有杀人执照的他们会毫不犹豫开枪。

  叶子轩笑容依然温润:“好好睡一觉。”

  张醉墨嘴角牵动,眼角含着泪,笑容如:“好。”

  刘援朝枪械前伸,直指叶子轩的脑袋:“我替宋少毙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