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二百五十五章 针锋相对


    cpa300_4();    

    心爱女人被另外一个男人照顾,还嚣张跋扈当众打脸,这是任何一个血性男人都难于忍受的事,宋禁城如山深沉没有动作,不知道在思虑着什么,刘援朝却无法忍住这口恶气,为兄弟两肋插刀的他举着枪上前,大有把叶子轩直接爆脑的趋向。

    张醉墨没有说话,但眼神瞬间冷了下来。

    “嗖!”

    还没等刘援朝把枪戳在脑袋上,端着瓷碗的叶子轩忽然起身,速如猎豹,右手一错,虎口夹住上半个枪身,大拇指压住对方套筒,剩下四根手指搂住底把,令人目不暇接的快速搓动七八下,弹夹中的子弹全被当当当退出来,紧接着手腕一转。

    哐当一声响,枪身也化为零件,随子弹散落一地。

    “枪不是这样玩的。”

    不等刘援朝和江静瑶他们脸上震惊腾升,叶子轩就淡淡抛出一句,随后一脚踹在刘援朝的腹部,后者砰一声向后摔飞出去,只是没有等他倒地,两名汉子就齐齐踏前一步,动作敏捷把刘援朝接了下来,那份利索那份从容,彰显他们的不简单。

    叶子轩瞄了这些保镖一眼,眼里有着看不出的深邃,最落后的苍狼嘴角牵动,但很快恢复如水平静。

    江静瑶和随行保镖他们目光没有落在狼狈的刘援朝身上,更多是看着变成一堆零件的枪械,他们都是精通枪械之人,也就知道叶子轩这一手的霸道,宋禁城想得更深,叶子轩没有夺枪劫人,而是毫不在乎拆掉它,要么脑子进水,要么有恃无恐。

    在他看来,叶子轩怕是属于后者。

    见到叶子轩要捏碎瓷碗,张醉墨想到过山虎下场,下意识喊出一声:“子轩,不然伤他们。”

    她会为叶子轩讨回今晚的公道,但她不想叶子轩伤害刘援朝,这会让叶子轩成为众矢之的,将难于在京城立足。

    叶子轩松掉捏碎瓷碗的力量,看着刘援朝不置可否一笑:

    “看在醉墨份上,今晚就放你一条生路,下次再敢对我乱开枪,我直接爆掉你的脑袋!”

    在场不少保镖不以为然冷笑,显然认为叶子轩这是场面话。

    此时,江静瑶喝出一声:“叶子轩,你胆敢还手?你真想死吗?”

    她的俏脸如冬日寒霜,带着一股子恨意,这股愤怒,除了叶子轩跟张醉墨暧昧,让她替宋禁城感觉憋屈之外,还有就是叶子轩的态度刺激了她,她从来没有想过,从山里冒出来的叶子轩,不仅在华海打了他们的脸,还成为声名显赫的新贵。

    她看不起黑道中人,可也没想到叶子轩达到那个高度。

    如今来到京城,叶子轩一样肆无忌惮,羞辱公孙佳,赢了江静初,还跟张醉墨说不清道不明,她难于接受这个结果。

    见到叶子轩散发危险气息,六名宋家保镖挺身,六支枪械齐齐戳前,死死指着叶子轩的要害,手指全都贴着扳机,只要一扣,叶子轩就会被打成蜂窝,但没有一个人擅自开枪,他们不比刘援朝和江静瑶,作为近卫军有着严格的纪律,令行禁止。

    没有宋禁城的指令,他们不会开枪,但只要有宋禁城命令,就是张醉墨也敢一并毙掉。

    当然,他们也有狭隘空间弹头反射的顾虑。←百度搜索→

    “狗日的,连我都敢踹。”

    缓过一口气的刘援朝杀气腾腾冲前:“我弄死你。”

    “住手。”

    在刘援朝缓揉揉疼痛腹部重新夺过一把枪要上前时,宋禁城声音平淡的抛出一句:“援朝,退下。”

    刘援朝的脚步戛然而止,扭头望着宋禁城开口:“宋少!”

    在江静瑶也讶然看着宋禁城时,宋禁城正缓步上前,动作优雅摘掉手套:“我们是来探望醉墨的,打打杀杀干吗?”

    张醉墨淡淡开口:“我还以为你们都忘了这是谁的房间。”

    她从来不担心宋禁城他们在房里对叶子轩下手,没有人敢当着她的面毙掉叶子轩,就是刘援朝也更多是虚张声势。

    宋禁城手指轻轻一挥:“都把枪给我放下。”

    身边保镖瞬间把枪械收起,神情漠然退到了后面,刘援朝和江静瑶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宋禁城一根指头摇晃制止,他笑容温润的走到病床旁边,声音轻柔而出:“醉墨,听说你眼睛不好,要住院观察,怎么了?也不知会我一声,让我很是担心。”

    叶子轩无视众人,平静地收拾桌上餐具,没有阻挡宋禁城对张醉墨的问候,不管他对张醉墨有没有好感,后者跟宋禁城始终有婚约在先,今日暧昧也多少超出朋友关系,再自以为是阻挡,自己和张醉墨都会千夫所指,张家也会蒙羞。

    他跟宋禁城恩怨颇深,但不会借这个大打出手,他始终为张醉墨考虑。

    张醉墨神情复杂的看了叶子轩一眼,随后又望着宋禁城叹道:“小事,休息几天就好,倒是你们今晚这种大阵仗,差点把我吓个半死,我今天身体有点不舒服,发烧,让叶子轩下来看一看,他给我取了药,还熬了一小锅粥,你们看不惯?”

    江静瑶喝出一声:“你是宋少未婚妻,不觉得这样暧昧过分吗?”

    刘援朝也脸色难看:“哪个男人能受得住这画面?”

    张醉墨叹息一声:“如果你们拿我和宋少婚事说话,我无法可说,你们有什么怨气都撒我身上吧,没有必要针对无辜的子轩。”她摆出独自承受的态势,随后又看着宋禁城:“虽然我不喜欢你,可知道你有担当,希望你不要对叶子轩发难。”

    “责我,辱我,骂我,无所谓,但对叶子轩下绊子,我绝不会罢休。”

    叶子轩闻言苦笑一声,这丫头还真是单纯,他跟宋禁城碰撞是注定的,今日一事纯粹是导火索。

    张醉墨呈现出一股强势,一字一句的开口:“或许当着你的面,当众为另一个男人申辩,保护,你很生气,但这只是我恩怨分明的性格使然,跟情愫无关,跟交情也无关,希望你能相信我,能够理解我的意思。”她还目光冷冷看着张静瑶:

    “瑶瑶,多年朋友,不好,也不坏,希望你以后尊重一点。”

    “奸.夫婬妇四个字,如果再让我听到一次,休怪我当众掌你嘴。”

    江静瑶脸色难看:“醉墨,是我不尊重你吗?是你不尊重宋少,你也不要拿张家压我,当江家软弱可欺?”

    粘着宋禁城,江静瑶在江家的地位也水涨船高,再加上当年江家辉煌的心理作祟,她把自己跟张醉墨摆在一个等级。

    即使有差距,但也很小了。

    江静瑶眸子闪烁一抹讥嘲:“换成谁见到刚才画面,也会骂你们奸.夫婬妇。”

    “啪!”

    一直病恹恹的张醉墨忽然跃起,裹着被子出现江静瑶面前,毫不客气就是一巴掌。

    一声脆响,江静瑶俏脸顿多五个印痕,在她呆愣中,张醉墨又躺回了床上。

    “宋少,她动手?”

    江静瑶捂着脸,一脸怨毒和憋屈:“她打我。”

    张醉墨目光平和,很平静看着江静瑶。

    “住手!”

    在叶子轩感慨张醉墨确实彪悍,江静瑶要冲上去讨回公道时,宋禁城伸手拉住了江静瑶,让刘援朝把她扯到后面,随后笑容温润的看着张醉墨,还伸出手去握她掌心,却被张醉墨躲了开去,宋禁城也没有半点恼火,眼里始终有着一股柔情:

    “我相信你,你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我都会相信,因为我知道你的性格。”

    他把目光落在叶子轩脸上:“放心,我一定不会因今晚一事,对他有什么过激行动。”

    刘援朝脸色巨变:“宋少——”

    江静瑶更是恨铁不成钢的跺脚,眼里对叶子轩和张醉墨有着无尽怨毒。

    宋禁城手指轻轻摆动:“什么都不用说,我相信醉墨,她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也不会有对不起我的念头,所以我也不会在意叶子轩今日的行为。”他目光变得深邃起来,看着叶子轩淡淡一笑:“甚至我还要感谢他,今晚精心照顾醉墨了。”

    他站起来,彬彬有礼:“谢谢你。”

    在江静瑶要把嘴唇咬破时,叶子轩淡淡回应:“不客气。”

    张醉墨俏脸一松:“谢谢宋少。”

    “照顾醉墨的恩情,我会铭记在心,不过接下来,是不是要算一算华海的账呢?”

    宋禁城嘴角勾起一丝笑意:“醉墨,你没有查过叶子轩来历吗?他可是华海新贵,这十年来最璀璨的黑道新星,百人大决战,力挽狂澜,挫败三帮,拯救龙古,一跃成为龙傲天和古大佛的恩师,也成为华海最年轻的黑道上位者,前途无量。”

    张醉墨微微一怔,望向叶子轩:“子轩、、、”

    “他说的没错。”

    叶子轩很平静点头:“我就是叶宫的叶子轩。”他还直接补充一句:“我跟宋少他们有不少恩怨。”

    “端木雄、高胜寒是我废的,徐洪刚是被我枪击的,林黛儿也是我打伤的,宋少的顶尖打手剑西来,也被我断了腿。”

    叶子轩笑容旺盛望着张醉墨:“这么多恩怨,估计宋少想要我死的心都有了。”

    “叶少真是一个妙人,也是一颗耀眼的新星,我怎么会想要你死呢?那太寂寞了。”

    在张醉墨瞪大美丽眸子消化这些信息、刘援朝和江静瑶脸色阴沉时,宋禁城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随后手指一点开口:“叶少,听说你身手不错,我想要见识见识,打一场,赢了我的人,我跟你磕头拜把子,从此称兄道弟,有难同当。”

    “不过你要是输了,就得给我的兄弟磕头认错。”

    “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