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二百五十六章 赌注
  第二百五十六章赌注

  宋禁城的确是一个人物。

  当宋禁城向叶子轩抛出打一场解决恩怨的挑战时,叶子轩算是明白叶荣华他们的评价何等客观,生子当如此啊。

  区区一句话,宋禁城却蕴含了不少深层用意,一是向江静瑶和刘援朝他们表明,他这个太子一直不忘耻辱,不惧叶子轩折服三帮供奉的身手,悍然一战为他们讨回公道,他将会最大努力击败叶子轩,让他给端木雄和林黛儿等人磕头。

  二是向关心叶子轩的张醉墨宣告,他可以大度可以宽容,不因今晚暧昧一事对叶子轩下手,他也不屑,但兄弟姐妹的耻辱,他作为圈子领军人物,还是需要做一点事情的,叶子轩如果应战,输了,死了,也是天意,她没有道理恨他。

  如果叶子轩不敢应战,以后刘援朝他们对叶子轩有什么举动,那也是人之常情,总不能不让受憋屈的他们报仇?

  而他宋禁城,已经当着大家的面给了叶子轩机会,是叶子轩拒绝公平一战要求,张醉墨也不能怪责他。

  当然,就算叶子轩悍然一战,哪怕击败自己派出的高手,宋禁城这一局也毫不吃亏,能够战胜三帮供奉和宋禁城派出去的高手,再结合叶子轩现在的实力以及叶家庇护,称兄道弟有利无弊,而且可以挑拨叶子轩跟沈万千的结拜之情。

  沈万千一定会恼怒叶子轩所为,双方必会生激烈冲突。

  这一战,宋禁城可进可退,怎样都是得利者,所以叶子轩不得不感慨他的心思,还真是一个老谋深算的对手,此时,宋禁城又制止刘援朝和江静瑶他们开口,看着叶子轩淡淡一笑:“时间地点以及公证人,由叶少自己选择,醉墨也可观礼。”

  “你替我照顾了醉墨,我内心感谢你,也愿意交你这个朋友。”

  宋禁城保持着彬彬有礼,像是一个君子一样邀战:“只是需要给端木雄他们一个交待,因此我必须做一点事情,不然会寒了兄弟们的心,也会让我威望尽失,我不会暗地里对你下手,也不会以权压人,我给你一个公平的机会,叶少可敢一战?”

  “这才算一个光明正大的男人。”

  张醉墨扬起那张俏脸,看着宋禁城嫣然一笑:“不过需要完善一下细节,双方点到为止,不得伤了性命,而且磕头认错,我觉得很不好,太伤自尊和血性了,叶子轩如果输了,就让他给端木雄和林黛儿她们赔礼道歉好,没必要当众磕头认错。”

  她知道宋禁城他们的能耐,如果没有一个公平的机会,叶子轩肯定玩不过宋禁城他们,搞不好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她见识过叶子轩杀过山虎的身手,放手一战,顶尖高手也不用担心,而且赢了还能化干戈为玉帛,宋禁城他们不会再找叶子轩麻烦,所以她脸上涌起一抹高兴,全力促成这一件事:“林黛儿和端木雄的怨气,我来负责摆平,不让宋少为难。”

  宋禁城柔情似水,声音轻缓:“醉墨喜欢怎样,就怎样。”

  张醉墨望向叶子轩:“子轩,可以一战,你绝对可以赢的。”

  宋禁城的笑容温润儒雅,无论叶子轩战或不战,他都让自己在张醉墨心里多了一点好感,他笑着附和一句:

  “叶少,条件很公道了,别让醉墨失望。”

  刘援朝哼出一声:“估计他不敢应战,还力挫三帮,当时肯定运气。”

  江静瑶沉默,她看不出宋禁城用意。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没有在意他们的目光,也没有直接给予回道,只是拿着保温瓶去洗手台洗了一个干净。

  宋禁城悠悠一笑:“给叶少两天时间考虑?”

  在众人安静等着他的答复时,叶子轩转身向宋禁城一笑:“宋少,对战一场的提议不错,只是赌注我不太喜欢,应该说,我不喜欢跟你做兄弟,输了,我给你们磕头道歉,哪怕赔掉性命都无所谓,赢了,我只有一个要求,解除你和醉墨婚约。”

  张醉墨止不住一怔,没想到叶子轩提出这样一个条件,脸颊娇红:“啧,子轩,你怎么加这个赌注啊?”

  刘援朝脸色一板:“小子,别得寸进尺。”

  “我这哪是得寸进尺?我这是为你们好。”

  叶子轩不置可否的开口:“站在你们的立场,我赢了,你们喜欢我跟宋少结拜兄弟,还是希望他们解除婚约呢?”

  刘援朝瞬间闭嘴,他绝对不希望叶子轩跟宋禁城拜把子,那样一来,昔日耻辱再也没有讨回的机会。

  江静瑶也是相似想法,甚至希望宋禁城答应,这样,叶子轩赢了,也不会踩在自己头上,还能让宋禁城和醉墨分开。

  宋禁城的眼睛则眯了起来,脸上罕见划过一抹怒意,但很快恢复平静,还带着一抹淡淡欣赏:“这提议有点意思。”

  “只是婚约是父母之命,我没有权力直接解除。”

  他用磕头拜把子来挑拨叶子轩和沈万千的关系,让叶子轩赢了也是焦头烂额,在宋禁城看来,叶子轩出于张醉墨的期盼,会答应这一个条件,毕竟没有什么比化解两人恩怨,实现张醉墨心愿更好的事,没想到,叶子轩现在一剑戳在他的要害。

  把他和张醉墨的婚约摆上台,这是张醉墨期盼的东西,远比磕头拜把子做兄弟更让张醉墨期盼,而且叶子轩这一句,等于在帮张醉墨逃出束缚,必然会博得后者好感,事实也如此,张醉墨此刻的嘴角上扬,笑意无意识流淌,显然喜欢这个赌注。

  “哐当!”

  叶子轩把保温瓶拿在手里,向宋禁城他们淡淡一笑:“宋少如果觉得我厚道,那就按刚才的赌注来一战。”

  “如果觉得难于接受,或者长辈坚决不同意,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我也不需要你们公平一战的机会,你们可以不择手段报复我。”

  “反正京城是你们地盘,我九成九玩不过你们。”

  这一句,又堵住宋禁城的退路。

  “想好了告诉我,我住八楼。”

  叶子轩向张醉墨笑着挥挥手:“再见。”

  张醉墨点点头:“再见。”

  刘援朝和江静瑶脸色都很难看,很是不甘叶子轩就这样走了,但没有宋禁城的指令,他们又不敢阻拦,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叶子轩走向门口,期间握枪的手松了紧,紧了松,就是不敢有任何举动,宋禁城看着叶子轩的背影,眼里闪烁一抹狠戾。

  “嗖!”

  就在叶子轩一脚踏出门口的时候,一道蓝色身影裹着一阵香风从暗影中闪出,像是九天妖女一样钉在叶子轩的面前,身材修长,戴着面纱,眼睛锐利有神,手里还握着一把藏刀,锋利,清亮,声音清冷而出:“太子没让你走,你不得离开。”

  眼中晦涩的光芒闪烁,蓝衣女子的身边浑身上下散出滔天的战意,杀气犹如实质。

  手里藏刀似乎随时要劈出,她向叶子轩喝出一句:“回去。”

  一丝惊天的杀气一闪而逝,杀气中的血腥浓重得几乎让人窒息。

  “嗖!”

  这时,又有一道黑影踏了出来,神情漠然对峙面纱女子,唐薛衣目光阴冷看着对方,很直接吐出两个字:“让开。”

  简单两字,强大却执着。

  完美无缺的杀气,硬生生被这两字破开一丝破绽,唐薛衣右手握上了竹刀,随时准备溅血杀人。

  “当!”

  刀光一起,两人几乎同时出刀,只见两道光芒闪过,一声巨响,随后,各自向后退出三步,重新站定,虎口剧痛。

  彼此嘴角,都有一抹鲜血。

  只是一招,两人却变化了七次,对抗了七次,都压上了七成实力。

  “住手!”

  带着人走出来的宋禁城微微一怔,下意识打量唐薛衣一眼,叶子轩这个手下,穿着一袭黑色衣衫,头短碎,两条眉毛又浓又密,他的鼻子很挺,但长在他的脸上却更显出他的孤独,他的手里抓着一把竹刀,右手很坚硬,还有几道清晰伤痕。

  他的嘴唇很薄,但一看就知道他是一个话出如山的人,只有杀人无数,用手比用嘴多的人才会给人这种感觉。

  视野中的唐薛衣不但眼睛是死灰色的,而且整个人还冷得像天山上的千年寒冰,冷得足以令任何人的血都凝结,虽然他的嘴角流淌着血迹,但他的背仍然挺得笔直,他的人就像是钢铁铸造的,冰雪、严寒、疲倦、劳累、饥饿都不能令他屈服。

  世上好像没有任何事能令他屈服。

  这不是一个好招惹的角色,宋禁城手指轻轻一挥:“韩月,让开。”

  蓝衣女子看了唐薛衣一眼,舔着血迹缓缓退回到阴影处。

  唐薛衣随之散去了杀气。

  叶子轩向宋禁城一笑:“宋少,谢谢了,记得,想好了答案告诉我。”

  这一战的主动权,就这样到了叶子轩手里。

  宋禁城如水平静:“叶少放心,明日日落之前,你会有答案的。”

  三十分钟后,宋禁城离开京城医院,刚刚坐进车里,江静瑶就低声问道:“宋少,你干吗不毙掉他?”

  “他是叶狂人的私生子,杀他容易,承受叶狂人的后果很难。”

  宋禁城淡淡开口:“放心吧,我给叶子轩想好了归宿。”

  ps:谢谢恒星医说打赏本作品3888逐浪币、又见年轻打赏本作品588逐浪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