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二百六十章 张家夫人

天才布衣 第二百六十章 张家夫人

  第二百六十章张家夫人

  明天就是叶老八十大寿,虽然京城没有张灯结彩,但喜庆气息还是流淌了出来。

  官方媒体和民间网络都把叶家老人放在头条,列出这一生的传奇经历和显赫功绩,京城电视台更是建立了一个回忆专题,找到一些远亲、乡亲、旧友、警卫,隔壁老王,欢聚一堂来立体展现叶家老人,唤起老一辈的记忆,年轻一代的关注。

  各种娱乐节目以及日韩电视,这两天几乎都被腰斩了一半,各种恶**件也不知不觉少了三成,狂躁轻浮的国度难得来一次沉淀,那一张几经历史沧桑变化的脸庞,温暖着人们的心怀和记忆,相似年纪的老一辈,看着叶家老人更是泪流满面。

  他代表着一个时代,也见证着一个国家的兴起。

  在大街小巷都谈论着老人八十大寿甚至还有民众自庆贺时,叶子轩也把目光落在杂志上的沧桑老脸上,还有那一头苍苍白,他的记忆没有叶辉煌和秦夕颜太多影子,但老人的轮廓却是渐渐清晰,他已经能够幻化大榕树底下的和蔼脸庞。

  爷爷,叶无锋!

  坐在沙沐浴阳光的叶子轩微微闭眼,努力让支离破碎的记忆变得清晰,也许记不起连贯的内容,但他要把有印象的重复铭记下来,这样才不会再度忘记,胸膛随着呼吸不断起伏,身影也在明亮阳光中变得轻淡,叶子轩脑海跳跃一个个画面。

  他给自己一个很轻微的催眠。

  他的记忆飘飞在一个老式古旧的房子,满墙的画像、书籍和勋章,叶子轩记不得那些是什么东西,但是能够感受图像有些熟悉,随后,他又像见到两个影子晃动,正是大榕树底下的两个老人,他们身躯笔挺的站在一面红旗面前,放声高歌。

  两个老人唱得很是豪迈,很是热血,还泪流满面。

  “33376,556、643,556、632。”

  战火纷飞,红旗飘扬,叶子轩的脑海掠过一些残缺画面,像是嗅到了久远的硝烟,但听不清两个老人唱的歌曲,字眼也无法捕捉,只感觉到一些调子在耳边回荡,他手指在沙上不受控制敲击,一连串音符跳跃出来,很是凌乱,但有些熟悉。

  叶子轩想要再听清一些,房门忽然被人轻轻敲响了,不响却真实,叶子轩打了一个激灵,画面瞬间如潮水一样消散,心脏狂跳从催眠中醒了过来,他没有懊悔有人打扰,也没有遗憾收获不多,他默记还没散去的音符,随后对着房门喊出一声:

  “请进。”

  叶荣华走了进来,压低声音开开:“叶少,张夫人想要见你。”

  叶子轩一怔:“张夫人?谁?”

  叶荣华呼出一口长气,轻声向叶子轩解释:“张元帅的儿媳,张醉墨的母亲,官裳衣,她带着四个保镖和礼物来拜访你,但我邀请她进来却开口拒绝,她走去旁边的一个医护休息室等你,希望你能抽时间见个面,我估计她是为了张醉墨来的。”

  叶子轩端起面前冷却的茶水喝完:“她来找我干什么?”

  作为叶家老人的叶荣华思虑一会:“感谢,也是警告。”他看着叶子轩问道:“叶少,见,还是不见?”

  叶子轩拍拍衣服起身:“当然要见,今天不见,明天也会见,还不如早点碰面。”

  叶荣华会心一笑,随后侧身让开道路,引着叶子轩径直来到尽头一处医护人员的休息室,只是已不见可爱的护士和医生,门口有两个黑装保镖看守,身高一米九,双手粗厚有茧,看得出是拳击和玩枪高手,见到叶子轩出现顿时眯起眼睛扫视。

  叶荣华向叶子轩偏头:“叶少,张夫人就在里面。”

  在叶子轩要走进去的时候,两名张家保镖伸手拦住前者,摆出一副要搜身的态势,叶子轩毫不犹豫的转身,晃悠悠的准备回房,让两名保镖举在半空的手停滞,也让他们脸上涌现一股怒色,似乎没想到叶子轩这样张狂,正常的搜身都拒绝。

  “叶少,夫人请你进来。”

  在叶荣华对着两名自以为是的保镖摇头时,房门忽然打开,走出一个至少六十岁的老婆婆,她的头上布满了银,丝自然卷曲,她的皮肤或许是经常晒太阳,变得有些黝黑,抬头纹和眼角纹都很重,眉毛弯弯的,浑浊的眼睛让人看不出深浅。

  她目光平和看着叶子轩:“请。”

  叶荣华恭敬喊道:“月婆婆。”

  在月婆婆微微躬身回礼时,转身的叶子轩看了她一眼,随后若有所思从两名保镖中间穿过,从容不迫走入了休息室,这个休息室很简陋,除了几张沙和凳子之外,就是一个德国咖啡机,此刻,正中的沙上,一个艳丽妇人正低头喝着咖啡。

  咖啡很香,充溢着整个休息室,只是无法驱散妇人身上的兰花香。

  在妇人的身边,还有一个扎着辫子的女孩,鼻尖眼小,二十岁左右,穿得跟红孩儿一样,样貌一般,但神情很骄傲。

  见到走进来的叶子轩,她不知不觉哼了一声。

  “你是叶子轩?”

  喝咖啡的艳丽妇人缓缓抬头,盘着头,穿着简单,不是那种一眼看不出年纪的风韵犹存,叶子轩从这个女人身上,很明显的感觉到一股沧桑意味,女人五官很是柔和,虽然经过岁月的打磨,眼角有一些鱼尾纹,但并不影响她的整体感官。

  真正让人判断出她大概年龄的,是她的气质。

  气质这东西是很玄的东西,但不能否认没有,或高贵,或纯洁,或妖媚,这种让人第一感觉就能明了的东西,确实是判断一个人的主要标准,中年女子样貌算不上倾国倾城,不是让人一眼就惊为天人的惊艳,也没有那种神经质的孤僻乖张。

  她面色淡然的坐在沙上,却给人一种高高在上。

  张夫人的样子和张醉墨有几分相似,可是身上却没有半点张醉墨那种爽朗热情的气息,她的表情平静,可是眸子里流露出的强势足以让绝大部分男人望而却步,这种女人的野心和智慧都不低,她们只能用来远观,转过一个念头的叶子轩点头:

  “我是叶子轩,张夫人好。”

  官裳衣手指轻轻一抬:“坐!”

  叶子轩淡淡开口:“谢谢。”随后直奔主题:“张夫人找我何事?”

  辫子女孩微微皱眉,似乎很是不喜欢叶子轩这份主动。

  在叶子轩落座的时候,穿着布鞋的月婆婆站到角落,一声不吭,像是一根老朽多年的木头,年迈和危险气息掺杂,很容易让人忽略她的气息和存在,但叶子知道,无视她的对手一定会后悔不迭,至少,在他眼里,月婆婆比红孩儿要危险多了。

  张夫人也没有让她出去,显然对她很是信任,是自己人。

  “醉墨已经被我送回家了,你不用去四楼找她了。”

  官裳衣眸子扫过叶子轩两眼,眼里划过一抹不解,她看不出后者的可取之处,中规中矩连刘援朝都比不上,也不知女儿怎会跟他混一起,随后,她身子朝后靠了靠,靠在沙的后垫上,双腿一错翘了起来,她开门见山:“我是醉墨的母亲。”

  她重复着自己的身份:“我今天来找你的目的有两个。”

  叶子轩神情平静看着对方,猜到官裳衣要说什么,但他不介意后者说出来。

  他这份泰然处之的态势,让官裳衣多少有些惊讶,还以为叶子轩会趁机讨好自己,不过依然稍纵即逝,随后保持平静开口:“第一,感谢你为醉墨辨出一个仿造花瓶,让她免受损失,也感谢你在她生病的时候,悉心照顾她,让她病情好转。”

  叶子轩还是沉默,他等待着重点。

  第二点。

  见到叶子轩连客气话都不说的态势,官裳衣神情微微一怔,手指轻轻一挥,辫子女孩掏出一张巨额支票,重重拍在叶子轩的面前,官裳衣声音轻缓而出:“一千万,感谢费,我知道你不在乎这钱,你是华海新贵,身家千亿,物业比我还要多。”

  “但这是我作为母亲,应该为女儿付出的一点心意。”

  说到一半,她话锋陡然一转,身上流露一股不可抗拒的气势:

  “第二,从醉墨身边滚出去。”

  官裳衣俏脸一寒:“你算什么东西?想打我女儿主意,有没有照照镜子?”

  毫不客气的教训。

  叶子轩忽然笑了:“照了,很帅。”

  听到叶子轩这一句回答,官裳衣不仅没有出笑声,还多了一抹鄙夷神情,似乎对这种玩世不恭的人很厌恶,她把咖啡杯往茶几上重重一顿:“我警告你,以后不要再纠缠我女儿,你配不上她,也没有资格喜欢她,癞蛤蟆是吃不了天鹅肉。”

  “而且她是一个有婚约的人,我不想她被众人指指点点。”

  官裳衣流露一股强大气势:“她和禁城很快就要结婚,你如果搅黄这门亲事,或者生出其它乱子,我不会放过你。”

  “带着一千万,从我女儿身边滚蛋。”

  她绝不允许被人破坏女儿联姻。

  ps:谢谢小海豚_打赏本作品5oo逐浪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