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二百六十一章 不要打黑枪

天才布衣 第二百六十一章 不要打黑枪

  第二百六十一章不要打黑枪

  叶子轩依然没有直接对话,他对这种刺激坦然处之,伸伸懒腰,起身,找了一个纸质杯子,心平气和的倒了一大杯咖啡,他漫不经心的喝着,像是眼前一事跟自己无关,他的思维转移到刚才冥想的音符,叶子轩很肯定老人唱的曲子哪里听过。

  只是旋律一时接不上,还需要继续排列一下。

  在月婆婆偏头看着叶子轩时,官裳衣对毫无形象的叶子轩更加厌恶,同时等待着叶子轩给自己回应。

  辫子女孩也眼神阴冷,很是不喜欢叶子轩这种态势。

  众人安静等待,但叶子轩没有说话,也没有拿着一千万离开,就站在那里慢慢喝咖啡,喝得很是大声,似乎咖啡很好喝,足足五分钟,叶子轩都没说一句话,官裳衣眼神变得更加戏谑,开始是担心叶子轩搅黄婚事,现在是彻底看不起这人了。

  出身卑微,起步很低,却又喜欢装叉的人,在她看来,一辈子都不会出人头地。

  “叶子轩,你不用装深沉了。”

  官裳衣冷冷开口:“你没有禁城的城府,也没有他的能耐,东施效颦,只会让我更加反感你。”

  叶子轩停止了对音符的猜想,手指轻轻一弹,喝完的纸杯落入垃圾桶,他迎接着官裳衣的目光:“张夫人,听你的意思,只要我有身份,有地位,有权,有势,你就不会反对我和醉墨交往?再粗俗点,我比宋禁城更牛叉,你把她改嫁给我?”

  辫子女孩冷冷出声:“你怎么对夫人说话的?”

  看到那双坚韧不屈还带着戏谑的眼睛,官裳衣心里很是不舒服,在她原本的设想之中,作为后辈的叶子轩哪怕不是毕恭毕敬聆听教训,也要敢怒不敢言承受自己喝斥,想不到他却针锋相对,这让她感觉到自己权威受到挑衅,声音一沉哼道:

  “你的话很粗暴,不过可以告诉你,事实就是这样。”

  她言语带着一股犀利:“你觉得自己能达到宋禁城高度?二十年,还是三十年?或者老死的最后一刻?别傻了,我告诉你,你这一辈子都不可能过宋禁城,你也别拿什么潜力来忽悠人,有些权势,你奋斗十辈子再有天赋,你也触及不到。”

  说到这里,官裳衣本以为叶子轩会恼怒,会喊出宁欺白头翁,莫欺少年穷的口号,这样,她就可以毫不留情打脸,谁知叶子轩却没半点情绪起伏,好像自己喝斥的、教训的不是他一样,这让官裳衣脸色更加难看:“年轻人,面对现实吧。”

  “不要觉得自己顺风顺水,就误认为自己俯视天下,那只是井底之蛙想法。”

  在辫子女子对叶子轩越不满时,官裳衣手指敲击在沙上,居高临下:“或许在你看来,二十出头就成为华海黑道新贵,还跟刘援朝他们碰撞一番不吃亏,你以后就能屹立在金字塔尖,我告诉你,你就是成为华国黑道霸主,也上不了台面。”

  叶子轩叹息一声:“我从没想过上台面,我现在就过得很好。”

  “不要混淆视听,你心里清楚自己的阶层,很简单的一个对比。”

  官裳衣字眼清晰教训叶子轩:“禁城何时都可以兴起杀掉你的念头,还不用考虑承担什么后果,而你,永远都不敢生出要他命的想法,你对徐洪刚三枪也算搏人眼球,只是你自己心里也明白,你再飙,再怒,你也只能在他腿上射三枪。”

  “因为你要考虑杀掉他的后果,而徐洪刚从来没有这种困惑,他只是差一个机会,他毙掉你,一样活得逍遥自在。”

  她一针见血:“这就是你跟他们的根本区别,你再怎么努力,也成不了类似他们的人。”

  叶子轩脸上又绽放一丝笑意:“张夫人,看来你调查过我,对我一切事情这么清楚?”

  他双手撑在沙上:“只是你觉得,我得罪这么多人,能够活到现在,纯粹是运气使然?”

  官裳衣冷哼一声:“难道不是运气?你不过是恰好抓到叶家这艘船,秦世皇和叶狂人先后庇护你,如果不是他们,你早就成为尸体,你也不要说禁城他们依靠家族,那是他们祖父辈打下的功绩,他们理所当然的继承,也是他们该有的东西。”

  “而你,不过是叶家赠予,赠予一时的跋扈。”

  她努力让叶子轩看到双方悬殊:“一个是继承,一个是赠予,差距太大。”

  叶子轩看着官裳衣问道:“夫人,知道我为什么跟醉墨混在一起吗?”

  官裳衣哼出一声:“还不是要攀张家这棵大树,有张家这棵大树,你将来逃过宋禁城他们打压,才能走的远。”

  叶子轩站直了神情,伸出一根指头轻轻挥动:“我跟醉墨在一起,不,是成为朋友,有两个原因,第一,她是我的救命恩人,她有事,我一定会给予援手,无论是凶险还是生病,我能帮忙的,她要求了,一定全力以赴,就如昨晚的烧。”

  “第二,那就是过山虎要对付我的时候,她站在我面前替我阻挡,她的仗义和爽朗,让我愿意跟她交朋友。”

  叶子轩一字一句开口:“换成其余人,比如夫人你,再比如要跟我拜把子的宋禁城,我是不屑的。”

  辫子女孩踏出一步,脸色一冷:“小子,怎么说话呢?”

  一股惊人气势向叶子轩压来,她冷冽的眼睛,多了一抹杀意。

  官裳衣冷笑了起来:“你还真是高贵啊,我和禁城还入不了你的法眼。”

  叶子轩无惧辫子女孩的喝斥,也没有在乎官裳衣的讥嘲,针锋相对:“张夫人,你现在该清楚我的态度了,想要我从你女儿身边滚远一点,除了张醉墨有这个资格让我滚蛋,任何人都没有权利要求我,哪怕你是她的母亲,哪怕张元帅来了。”

  “小子,太猖狂了。”

  辫子女孩眼神一寒,闪出一把匕:“信不信我废掉你?”

  叶子轩脸上划过一丝笑意,大步一跨,还没等辫子女孩看到叶子轩的到来,他就已经出现在了对方的面前,辫子女孩直觉得眼前一晃,还未来得及思考,一股强势无匹的气息临头而下,辫子女孩赶忙举刀迎上,瞳孔紧缩,想要阻挡叶子轩攻击。

  只是匕刚抬起,她就感手中一松。

  一道威压狠狠的压在了她的身上,但很快,辫子女孩又觉得身上的压力骤然大减,在她心里一动,下意识要再度出手时,她的笑容却是逐渐的凝固在了这一刻,手中匕已经不在掌心,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握在叶子轩手里,落在自己的脖子上。

  一切,从始至终,辫子女孩都是处在被动之中,她的脸色便是如同死灰,胜负立现。

  当!叶子轩也没有为难她,把匕一丢笑道:“张夫人,再见。”

  “不,是明天见。”

  他相信,明天叶老大寿,官裳衣一定会出现。

  官裳衣看着扬长而去的叶子轩,眸子越变得如霜清冷。

  “夫人,他太嚣张。”

  辫子女孩很是不甘,一个脚步冲出房门:“完全不把你放在眼里。”

  她从保镖腰间拔出枪械对准叶子轩,想要教训这个对夫人无礼的家伙,结果被月婆婆眼疾手快拍掉。

  在辫子女孩被扯回房间时,月婆婆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别冲动!这是医院!”

  官裳衣站了起来:“以后大把机会算账,走。”

  叶子轩跟官裳衣碰撞一番后就回到房里,他没有过多理会官裳衣对自己和张醉墨的干涉,脑海更多是念叨回忆中的调子,期间他还打开电视,见到主持人正兴高采烈播报,各大省市明天都会给叶老献礼,还有民众自聚会,祝贺他八十大寿。

  叶子轩看到这个新闻,心里微微一动,随后就拿起电话,给梅子书了一条短信,叶子轩也想明日送份大礼。

  几乎同一个时刻,一脸沉寂的官裳衣带着月婆婆和辫子女孩他们来到电梯,正要按下按钮离开的时候,一个戴墨镜的女人神情平静的走入了进来,从容转身,贴在墙壁,跟官裳衣并排在一起,没有看清来人面目的辫子女孩,下意识喝出一声:

  “出去。”

  走进来的女人一笑:“嫂子,你的保镖怨气很大啊。”

  “叶夫人?”

  官裳衣眯起眼睛侧头,认出戴墨镜的女人,淡淡一笑:“好久不见。”

  月婆婆神经一紧,把辫子女孩扯到一角。

  墨镜女人正是秦夕颜,她笑着摘掉眼镜,很是儒雅很是温润:“确实好久不见。”

  官裳衣嘴角上扬:“我还以为明天才会碰见你,想不到今天会同一步电梯,你是来探视叶子轩的?”

  秦夕颜把手放入手袋,嫣然一笑:“我是来跟姐姐说句话的。”

  官裳衣不置可否笑道:“你我交集不多,好像没什么好说的。”

  “有。”

  秦夕颜右手从手袋探出,贴近官裳衣笑容如花:“不要对子轩打黑枪,不然妹妹会生气的。”

  “扑扑!”

  两记枪响,两颗子弹打入辫子女孩腹部。

  ps:谢谢杨亚铮打赏本作品8888逐浪币、tufeiyiren打赏本作品1oo逐浪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