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二百六十二章 强势夕颜

天才布衣 第二百六十二章 强势夕颜

  第二百六十二章强势夕颜

  两声闷响,辫子女孩身躯一震,腹部出现两个血洞。

  她傲然的神情,瞬间变成了一股痛苦,还有无法掩饰的震惊,靠在墙壁上的她瞪着眼睛,怎么都不相信自己中枪,她也无法想通秦夕颜为什么开枪,她低头看着腹部出现的窟窿,还有正在缓缓的沁出鲜血,连疼痛都忘了,完全无法接受现实。

  所有人都像是被人当头一棒敲个目瞪口呆。

  这何止是不可思议,简直就是疯子行径。

  秦夕颜枪杀官裳衣保镖,传出去必会震惊京城。

  两名保镖和月婆婆反应了过来,瞬间横挡在同样讶然的官裳衣身前,枪械握紧,摆出随时对秦夕颜攻击的态势,只是他们没有作出过激举动,因为三人心里都清楚,秦夕颜只要不对官裳衣下手,就是杀掉他们任何一人,其余人也不敢还手。

  他们都知道秦夕颜的身份,

  “秦夕颜,你干什么?”

  看着如蛇皮袋倒下去的辫子女孩,官裳衣一把扯开月婆婆,愤怒不已的吼道:“你干什么开枪?”

  “你要给我一个交待,必须给我一个交待。”

  官裳衣仿佛是面对屠刀的勇士,脸上每一片肌肤,都代表着悲壮、愤怒、不甘:“她是我的人,你没有资格杀她!”

  她知道秦夕颜在叶家地位,但秦夕颜也该知道她的身份,所以官裳衣很是不解她的举动,也觉得这挑战了自己底线。

  “姐姐,我干吗开枪,其实已经告诉你答案了。”

  秦夕颜把特制的小枪收入手段,扬起一丝笑意贴近官裳衣:“我跟你说过,不要对叶子轩打黑枪,十分钟前,你这个脾气不好的保镖,追出医护人员的休息室,夺过保镖枪械想要射击叶子轩,我很不喜欢这举动,更不喜欢叶子轩遭受危险。”

  她摘掉薄如蝉翼的手套:“所以送她一程,也让姐姐知道我的态度。”

  “他靠近我女儿,破坏宋张联姻,我岂可容他?”

  官裳衣眼神迸射怒火:“而且我跟叶子轩的恩怨,轮不到你秦夕颜插手,你凭什么插手?”

  秦夕颜很平静的回道:“我就插手了,怎么的?”

  “蛮横女人!”

  官裳衣愤怒不堪:“我告诉你,今日一事,没完,你不给我一个满意答复,我不会善罢甘休。”

  “我会闹到叶家,闹到中楠海,让你秦夕颜为此付出代价。”

  秦夕颜无视官裳衣的色厉内荏,嫣然一笑傲视苍生:

  “只要叶老还活着,只要秦世皇还在位,只要秦夕颜还执掌叶秦,姐姐就是一头撞死南墙,也动不了我分毫。”

  这时,电梯已经下到停车场,秦夕颜走了出去,出门那一刻,她回头看着愤怒的官裳衣,忽然脸色一冷,厉声喝道:

  “从叶子轩身边滚出去!”

  “你算什么东西?敢对叶子轩吆喝?有没有照照镜子?”

  原话奉还,强大如斯!

  xx——xxx——xx

  秦夕颜再度出现京城医院的时候,已是傍晚六点一刻。

  她一身素衣,手里提着一个食盒,笑容恬淡。

  她向正在聆听歌曲的叶子轩一笑:“我可以进来吗?”以前强势女人不懂得什么叫近乡情更怯,现在算是狠狠体会了一把,见到叶子轩,自己的亲生儿子,秦夕颜心里竟然有一丝惶恐,担心叶子轩拒绝自己出现:“恰好经过,顺便给你送饭。”

  她本来不想过来,只是按捺不住想念,最终还是带着晚餐过来。

  靠在沙听了一个下午歌曲的叶子轩,把遥控器一丢就站起身来,动作利索上前一步,接过精致的食盒回应:

  “可以。”

  叶子轩心里也有一些心酸,也有一丝愧疚,他对秦夕颜多少有些了解,知道这是一个极其坚韧和要强的女人,如今面对自己却小心翼翼,生怕说错做错,他把秦夕颜笑着迎了进来,还瞄了她的伤腿一眼:“你的伤口还没痊愈,怎么就走路了呢?”

  他赶忙让秦夕颜坐在沙,还把室内温度调高两度,随后拿过一张矮凳子,把秦夕颜的伤脚放上去查看。

  他轻车熟路拆开绷带。

  秦夕颜心头一暖,嘴角勾起一丝欣慰的笑意,声音轻柔而出:“放心,伤口好得七七八八了,前两天就可以自由行走了,而且在轮椅坐了不少日子,再不直立起来走一走,那腿真要废了,而且我也只是走两条走廊的距离,没有什么要紧的。”

  “天天、、子轩,你不用为我检查伤势了,你先吃饭。”

  叶子轩手指滑过伤口,轻轻按摩一番,随后转身取出一个药箱,拿出绷带准备重新包扎:“伤口虽然好了不少,但还是没有完全好利索,你这样行走容易撕裂伤口,不过检查没什么大碍,如果可以,不要走太长的路,我给你敷点药,别动。”

  秦夕颜也没有坚持,脸上很是幸福:“好。”

  在叶子轩给她重新上药包扎的时候,秦夕颜的手几次想要放在他的头上,可是却最终没有这样做,担心叶子轩生出反感,叶子轩今日表现比起前两天更加温和,不仅把玉石黏合回去,还肯让她进来,更是关怀她的伤势,秦夕颜感到很满足。

  秦夕颜看着轮廓分明的儿子:“子轩,听说你要跟宋禁城一战解决恩怨?”

  叶子轩点点头:“没错,我赢了,他跟醉墨解除婚约,他赢了,我向端木雄他们道歉。”

  秦夕颜问出一句:“怎么不觉得赌注对你有利?你喜欢醉墨?想要跟她在一起?”

  她心里同时开始掂量,如果儿子真的喜欢张醉墨,自己应该从哪方面打开缺口,让两人能够顺利联姻呢?中午两枪,可是把官裳衣得罪的死死,秦夕颜并没有想过阻止两人结合,于她来说,只要是儿子喜欢的人,她就会不惜代价地去撮合。

  叶子轩轻轻摇头:“我想帮醉墨一把,让她脱离婚约束缚,而且我赢了这一战,恩怨也就一笔勾销。”

  秦夕颜神情犹豫了一下,红唇轻启开口:“其实你没必要为了化解恩怨跟对方打一战,你不需要这样来获得生存,如果他们知道你的身份,一切恩怨就会消散不少,他们也不敢明目张胆打压你,更不敢出现徐洪刚和宋思妃带兵要你命场面。”

  她赶紧补充一句:“我不是给你压力,更不是诱使你认祖归宗,你不要误会。”

  “我知道你不是这个意思。”

  叶子轩很快给秦夕颜包扎好伤腿,随后起身去洗手台消毒双手开口:“其实你应该明白我一战用意,不仅是要给宋禁城一记重击,给醉墨一个自由之身,还要给我一个立威机会,如果我一战成名,对叶家人,对外人都是一个巨大的威慑。”

  “我也从一个不入流的家伙,跻身为一线大少的行列。”

  秦夕颜微微一怔:“叶家人?外人?”她忽然欣喜若狂:“孩子,你这是准备回归叶家?你是一战取得叶家地位?”

  她似乎想通了叶子轩的一切用意。

  叶子轩重复一句:“我很需要这一战。”

  秦夕颜确认叶子轩有回归叶家的打算,脸上神情很是欣慰:“孩子,我明白你的意思,也想通了其中乾坤,你比妈妈想得长远多了,你跟狂人一样看得远,妈妈这点不如你,不过我还是不赞同你跟宋氏一战,至少你不能亲自出战,很危险。”

  叶子轩笑道:“影子告诉我,宋家有一个变态高手,还说我不是对手。”

  秦夕颜的眸子恢复了如水平静,看着打开食盒吃饭的叶子轩:“没错,宋家有一座沉甸甸的武道大山,至少京城还没有人可以逾越,他叫宋天道,曾有机会入主红墙参与华国大事,但他醉心武道放弃上位机会,这成为宋家惋惜到至今的事。”

  “只是他虽然放弃了十大位置之一,但他的武道却得到极大突破,听说十年前就是宗师级别了。”

  叶子轩好奇问道:“听说?”

  “他的身份,宋家的实力,都摆在那里,无论他是不是宗师,谁又敢去挑战他呢?”

  秦夕颜幽幽一笑:“不过应该不会有水分,宋天道是一个孤傲的人,不喜欢沽名钓誉,所以如果不是宗师级别,绝对不会让宋家宣扬,而且在他成为宗师之前,影子跟他有过一次切磋,三招落败,当时他都这么霸道,现在只会更厉害了。”

  在叶子轩恍然影子对宋天道的崇拜原因时,秦夕颜又补充一句:“他达到什么水准没有几个人知道,也很少有人知道他的近况,因为他除了跟宋家几个人联系,几乎不跟外人交往,而且他在八宝山弄了一个陵墓居住,也就没几个活人见过他。”

  “如果宋家请他出山,你没有一点胜算,搞不好还会丢命。”

  “这么孤僻?”

  叶子轩脸上没有太多惊讶,给两副碗筷盛上米饭,其中一碗放到秦夕颜的面前,调笑开口:“别担心,这种人不会轻易出山的,他也不屑跟后辈交手,宋家未必能让他出山,再说了,就算他出山,他这么老了,也未必能打过年轻力壮的我。”

  “傻孩子,宋家知道你底细,敢跟你一战,没有必胜把握,哪会给你公平机会?”

  秦夕颜看着叶子轩出声:“我不希望你出战。”

  “算了,先不讨论这个问题了。”

  叶子轩见到秦夕颜一股子坚定,忙转移话题:“一起吃饭吧,吃完你也早点回去,明天老人大寿,你肯定很忙。”

  秦夕颜左手接过瓷碗,右手一把握住叶子轩手腕:“不要跟宋氏一战,解决恩怨,扬名立万有很多机会。”

  叶子轩没有回应,只是往嘴里扒入一口米饭。

  秦夕颜脸上划过一丝无奈,儿子性格跟她太像了,决定的事,不容易改变注意,自己劝告估计也没多少用,只是无论如何都好,她都不会让儿子再遭受危险,她寻思真是宋师道出战的话,要不要调集精锐来一场围杀,不择手段灭掉老怪物?

  虽然会跟宋家生大战,但她无所畏惧,只求叶子轩安全。

  叶子轩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也捕捉到她眼里一闪而逝的杀机,绽放一个笑容轻声开口:“你不用担心,我心中有分寸,如果真是宋天道出手对付我,不用你做什么,也不用我做什么,有人会想法子摆平宋天道的出山,我有九成信心。”

  秦夕颜一脸讶然:“谁能摆平宋天道出山?”

  叶子轩给她夹起一个四喜丸子,声音如水温柔:“妈,吃饭。”

  ps:谢谢a1ain打赏本作品1888逐浪币、trance2o15打赏本作品1oo逐浪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