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二百六十四章 赤子之心

天才布衣 第二百六十四章 赤子之心

  第二百六十四章赤子之心

  上午十点,国贸大厦地下一层,世界名牌服装区。

  秦夕颜昨晚让人送来的衣服被叶子轩沾染了药水,虽然染色面积不是很多,但位置太明显,叶子轩无所谓穿在身上,但担心失礼叶家,就跑来叶荣华介绍的商业大厦买套新衣服,叶子轩耐心逛了四五家店铺,最后走向一间偏僻的丽莎服饰。

  他的目光落在一套黑色中山装上。

  丽莎店铺虽然见不到几个客人,但是一点儿都不冷,踏入大门冲面而来的先是一股暖气,让叶子轩顿感全身一暖,紧接着让人舒服的是,一名身材高挑的迎宾员能将和路雪都融化的热情,那份笑容,让人一看到,就觉得心中暖暖的。

  叶子轩感觉异常的舒服,无论是环境还是招待。

  “欢迎光临,这位先生,我可以帮你什么吗?”

  还没等叶子轩站稳脚跟,一个容颜漂亮的女子走了过来,彬彬有礼的向叶子轩鞠躬,奉献着最好的态度,最热情的介绍,叶子轩瞄了她一眼,神情一怔,服务员也是一滞笑容,随后笑的更加灿烂:“叶、、、叶子轩,你是叶子轩?”

  叶子轩愣然之后也反应了过来,认出对方就是高铁上要了自己号码的服务员,他扬起一丝笑容开口:“全幽优?”在女孩子嫣然一笑点着头确认时,叶子轩又好奇问出一句:“你不是在高铁上工作吗?怎么又跑来这里做服务员了?”

  “生活所迫,只能多打一份工了。”

  一身中规中矩工作服但饰件件昂贵的全幽优,向叶子轩意味深长地开起了玩笑:“高铁是我本职工作,我在丽莎是兼职,休息时间过来赚点小钱,对了,你怎么来这里了?买衣服?喜欢什么样的衣服,跟我说一说,我帮你参考。”

  她还翘起嘴角:“我还可以给你打折哦。”

  “没错,我是来买衣服的,今天要参加一个重要宴会。”

  叶子轩手指一点:“帮我看看那套中山装。”

  听到叶子轩说起重要宴会,全幽优眼睛亮了一下,随后又保持着一抹甜美笑容开口:“你眼光还真不错,这套中山装是香港名师设计的,是一个从上海移居香港的老裁缝最后杰作,听说他的父亲曾经给毛先生和蒋先生做过中山装。”

  “就是重庆谈判时,两人身上穿的中山装。”

  全幽优动作利索把衣服取下来,热情大方放在叶子轩的手里:“手工精湛,布料极品,款式跟当年两位先生一样。”她还轻声补充一句:“老裁缝还给它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赤子,历史沧桑,艰难沉浮,唯一不变是赤子之心。”

  “它的价格也不贵,只要三万八。”

  全幽优呼出一口长气,看了叶子轩一眼后,红唇轻启:“你需要的话,我把我提成折扣去了,三万五就行,这衣服不错,只是赏识的人几乎没有,所有进店的客人都嫌弃它过时,落后,如果不是老板不想亏本,估计早把它雪藏了。”

  “如今能够得到你这个明主,我很高兴,我想老裁缝也一定会欣慰。”

  叶子轩手指轻轻滑过中山装,感受着布料的手感和纽扣的古朴,也不知故事是不是全幽优自己编出的,但他确实很喜欢这一件衣服,他念叨赤子这一个字眼,脸上扬起一丝笑意开口:“这衣服,我喜欢,就让我来做这个冤大头吧。”

  “谢谢。”

  全幽优笑容灿烂,一指更衣间:“你可以在那里换衣服,我去给你申请折扣。”

  说完之后,她就一溜烟跑去收银台。

  “咦,这不是彪悍无敌的叶大少吗?”

  在叶子轩要拿着衣服走入更衣间的时候,店门又被几个艳丽十足的女孩推开了,不待店员迎接上去,其中一人就向叶子轩走了过来,正是有些日子没见的周媛媛,依然精致,依然骄傲,依然高高在上:“没想到你也来这买衣服啊。”

  熟美的娇靥,线条优美柔滑的秀气桃腮下一段挺直动人的玉颈,领口间那白嫩得近似透明的玉肌雪肤和周围洁白的衣领混在一起,让人几乎分辨衣服和肌肤,领口下一对圣女峰高傲的向前挺立,今天的周媛媛,比起华海要妩媚多了。

  叶子轩不咸不淡:“真巧啊。”

  “什么叫巧,是我倒霉。”

  周媛媛一脸戏谑向身边几个闺蜜介绍:“这位叶少很牛的,在华海把我们一行人踩的遍体鳞伤,来到京城听说也不闲着,公孙佳和叶芙蓉她们都吃过他的亏,传闻还准备抢宋少的女人,你们千万不要招惹他,不然怎么死都不知道。”

  嘴里说着叶少威风史,脸上却是诸多不屑,显然觉得自己能够笑到最后。

  几个名媛千金,闻言拍着胸膛娇笑起来:“好怕怕噢。”

  周媛媛对叶子轩的恨意不比端木雄他们少,因为沈万千当初在石头坞打得是她的脸,只是她无法找沈万千讨回公道,所以只能把所有怒气都泄到叶子轩的身上:“小心点,不用乱说他,不然他会揍我们的,林黛儿就是被他打了。”

  在几个女孩故作讶然的时候,叶子轩懒得理会去换衣服。

  看着关闭的更衣间,周媛媛不置可否的冷哼一声,戏谑变成了冷冷萧杀,一名靓丽姐妹扫过一眼,压低声音笑道:“媛媛姐,要不要捉弄他一下?找一个姐妹弄个衣衫凌乱,直接冲入他所在更衣间,然后喊他非礼,让他声名扫地。”

  周媛媛环视周围一眼,看看随处可见的摄像头,又看看不远处的叶荣华他们,思虑一会最终摇头:“算了,这里探头太多,还有叶家保镖在场,加上叶子轩也是今天参与叶家宴会的宾客,小伎俩对付他没意义,搞不好反让我们遭受羞辱。”

  “我们拿几件披风,待会要赶去叶家祝寿呢。”

  言语羞辱几句可以,但真刀真枪玩一出,周媛媛担心吃亏。

  另一名姐妹也点头:“对,都快十点半了,正事要紧。”

  “好吧、、暂时放过、、放过、、他吧。”

  容颜精致的女孩笑笑,轻声回应周媛媛的话,只是回话变得断断续续:“真帅啊。”

  几个姐妹也有一些呆,望着叶子轩,好像突然被人施了定身法。

  拿着单据的全幽优也张大嘴巴,眼睛无形中变得直了。

  周媛媛扭头望去,动作利索还好衣服的叶子轩走了出来,笔挺身躯裹在中山装里,在冰冷灯光的洒照之下,不仅多了一股雍容华贵,还有一股天塌下来,他一人独自撑住的傲然态势,散着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魅力,宋禁城相比也不过如此。

  “花痴啊,这么老土有什么好看的?”

  周媛媛向几个姐妹喝道:“比得上援朝?比得上宋少?”

  在几个时尚的姐妹犹豫着摇摇头时,全幽优一脸笑意把单据和银行卡还给叶子轩,还伸手为他抚平领子一抹皱褶,刚刚触碰就听到店门砰的一声,一个酒瓶狠狠砸在玻璃上,钢化玻璃没有哗啦碎裂,但裂出不少痕迹,很是触目惊心。

  “呀!”

  在全幽优和几个店员下意识尖叫时,一个剃着寸头的东瀛青年闯入进来,扯开一个衣领向周媛媛吼道:“媛媛,你今天必须给我一个理由,为什么要抛弃你?是不是因为我被驻华大使馆开除了,对你没有利用价值了,所以你不要我了?”

  “你跟我交往,是不是纯粹利用我?为你安全局的哥哥铺路?”

  “中田春,你要干什么?”

  看到东瀛青年,周媛媛脸色一变,娇喝一声:“我们性格不合,我们已经分手了,别做这种幼稚的事。”

  她向姐妹偏头:“赶紧叫保镖和保安,把这家伙给我弄走。”

  “这理由,我大大的不喜欢。”

  被称呼为中田春的东瀛青年,抬起那张醉醺醺却桀骜不驯的脸:“你是不是有别人了?”

  周媛媛俏脸一冷:“滚!”

  “出去!”

  这时,有两个保安提着警棍最先赶赴过来,脸色一沉向中田春喝道,随后两人伸手去抓他的肩膀,还没触碰到后者,中田春就一个踉跄撞入了一人怀里,直接把他撞飞出去,接着又是一记重拳,轰翻另一名魁梧保安,他摸出一把锋利小刀。

  小刀锋利,闪烁嗜血气息。

  中田春挪移脚步靠前周媛媛,恶狠狠恐吓众人:“不要动我,不然我弄死她。”

  就在中田春惊得全幽优她们尖叫连连,周媛媛下意识后退两步时,叶子轩不置可否的摇摇头,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一记低鞭腿朝着中田春的膝盖狠狠地扫去,“扑通”一声闷响,这一腿低鞭势大力沉,叶子轩竟然直接把中田春扫倒在地!

  那中田春被叶子轩重创了膝盖,翻倒在地,感觉到丢人的他摇摇头,清醒两分酒意,挣扎着站了起来,杀气腾腾:

  “小子,你敢管东瀛驻华武官的事?“

  在周媛媛微微讶然看着叶子轩时,中田春紧握着匕吼道:“我弄死你。”

  熟悉热身的叶子轩没有等他站稳,又是一记低鞭腿,势大力沉,狠狠扫在了中田春的小腿之上,高大魁梧的中田春顿时被打得一个踉跄,向后摇晃着退去,叶子轩没有就此停滞,接着又是连续十几个低鞭腿横扫,“啪啪”作响,刺痛众人耳膜。

  前后十二下,全部扫在了中田春的同一条腿上。

  “砰!”

  最后这一腿,直接把中田春抽倒在地。

  干脆利落!

  中田春再也站不起来,一脸憋屈,愤怒,叶子轩上前踢掉他的匕,随后一声不吭离开丽莎店铺。

  店内几个女孩眼睛闪烁:“好帅啊。”

  笔挺的身躯,黑色的服饰,吸引着不少人的目光,周媛媛神情复杂。

  全幽优喃喃自语:“赤子之心。”

  ps:谢谢龙少18打赏本作品5oo逐浪币、轩辕邪打赏本作品588逐浪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