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二百六十五章 说说你是谁


    第二百六十五章说说你是谁

    从丽莎服饰出来后,叶子轩钻入白色奥迪,直接驶向叶家花园。

    他没有过多在意店铺生的事,也不知道周媛媛的复杂心情,他只是掐着时间往花园赶去,期间还跟叶狂人和秦夕颜通了电话,两人告知不用火急火燎,慢慢来,老人家身体不好,早上感觉到胸闷,还在打点滴,估计寿宴要延迟个把小时。

    叶子轩听到老爷子胸闷,心里微微一紧,油门又加重两分,想要赶过去看一看,在白色奥迪呼啸着冲向叶氏花园时,一辆红色法拉利也从后面追了上来,戴着墨镜的周媛媛沉默着跟他并排而行,奢华车子只有她一个,神情清冷,俏脸泛光。

    叶子轩以为她要跟自己飙车,不置可否一笑下降度,想要她讨个彩头离去,只是周媛媛也降低了度,两部车子依然并排在路上行驶,叶子轩微微皱眉,看不出这个女人什么用意,正要警告她不要再搞事时,周媛媛忽然喊出一句:

    “谢谢。”

    下一秒,她一脚踩尽油门,法拉利嗖的飙了出去。

    如非空气中残存香气,叶子轩都以为是一场错觉,周媛媛对自己说谢谢,还真是西边出太阳了。

    不过他也没有过多的在意,稳稳当当驾驶车辆前行,半个小时后,白色奥迪抵达叶家山下,通往叶家花园的主干道上有一个红色拱门,张灯结彩,很是华丽,上面还有一条横幅,写着叶老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的贺词,这是上山拜寿的入口。

    但也是一道戒备森严的关卡。

    扼守关卡的士兵很尽职,尽管叶子轩手里有请帖,还有叶狂人和秦夕颜的叮嘱,但四名荷枪实弹的士兵,还是把车子细细检查了一遍,同时还核对叶子轩跟请帖的身份,两方完全一致,关卡才缓缓开启,叶子轩才获得通往顶层花园权力。

    在叶子轩小心驾驶车辆上行时,一辆辆奢华汽车也慢慢驶向叶家花园,车水马龙,不过如此,而且越往上,保卫系统就越完善,明哨、暗哨加在一起,可谓是防范森严,期间还能见到几架直升机呼啸飞过,像是在检查山道两边丛林的动静。

    车子没有直接开入叶家老人所在的顶层花园,在五十米外的地方,无论男女老少,也不管权贵亲人,车辆一律被警卫拦下,送入旁边备好的四个停车场,车上人员一律走入叶家花园,叶子轩没有搞任何特殊,配合警卫要求下车步行前往花园。

    “还真是壮观啊。”

    叶子轩一下车走到主干道,就见到前方一个雕刻的冲锋战士,紧握枪械,视死如归,流淌着当年的红色精神,雕像少说有十米高,望过去很是震撼,走过冲锋战士的雕像之后,就是叶家大门,两棵寿诞大树分立两边,挂满着各种各样彩灯。

    绚丽无比。

    从华丽寿诞树开始,就能见到不少姿色和身材都不错的礼仪小姐,她们彬彬有礼的服务着每一位宾客,叶子轩曾听叶狂人说过,这些礼仪小姐和服务员,全都是参与过大会堂两会的成员,质素和样子都一流,而且每个人学历都是本科以上。

    看到这一切,叶子轩心里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气派。

    从任何角度来看,叶家老人的这个寿宴都搞得非常气派。

    欢声笑语,一片喜庆,让叶子轩的心情无形中也好了起来,原本想要去看看老人的叶子轩,收到秦夕颜的短信,告知老人正跟提前过来的张老密谈,暂时不让人打扰,叶子轩先不用过来给他看病了,她还问叶子轩到哪了,她想要出来找他。

    叶子轩把位置给了他。

    “叶子轩,来的够早啊。”

    走到门口的叶子轩还没递出请帖,身后就传来一记不置可否的冷哼,扭头望去,正见公孙佳、林黛儿十几个人现身,再远一点,就是刚刚见过面的周媛媛,只是相比公孙佳和林黛儿他们来说,周媛媛柔和很多,像是一个小跟班似的默默跟随。

    叶子轩对公孙佳她们一笑:“早上没怎么吃早餐,所以早点过来混口饭吃,你们也是吗?”

    “叶子轩,你就是一个混蛋。”

    在身边八名公子哥对叶子轩充满敌意时,公孙佳像是一头母狮子,踏前一步恶狠狠看着叶子轩:“你伤害黛儿和端木雄,还抢宋少的女人,更是蛊惑醉墨跟我和芙蓉决裂,多年姐妹情全因你毁损,你简直不是东西,拿醉墨做筹码。”

    “我告诉你,你迟早会不得好死。”

    公孙佳恨不得把叶子轩千刀万剐,朝阳会所的断交言辞,她原本以为张醉墨只是跟她开玩笑,谁知张醉墨说到做到,不仅屏蔽她的来电和短信,拉黑一切社交软件,还把主动上门赔罪的她驱赶出门,就连林黛儿求情也没有半点作用。

    她柳眉倒竖:“你破坏我们感情,此仇不共戴天。

    没等叶子轩回应什么。一个穿着白色大衣的鹰钩鼻青年,很是高傲的护住公孙佳喝道:“小子,我不知道你和公孙佳之间到底生了什么,我劝你最好马上过来道歉,否则今天下山之后,你会为你的鲁莽而后悔,我吴浩说一不二。”

    叶子轩抬头看着这名很有勇气的青年,眼中丝毫不掩饰的戏谑,让这个原本骄傲的男人心中有些怵,但是自认为自己背景显赫,现在还人多势众,根本没有必要害怕,所以鹰钩鼻青年又重新挺起胸膛:“怎么?没听到我说的话?”

    叶子轩微微眯起了眸子,用最直接的不屑忽略了鹰钩鼻青年挑衅,他看着公孙佳淡淡一笑:

    “公孙小姐,你会不会幼稚一点?找这样一个废物来叫嚣我?”

    他淡淡一笑:“他比端木雄牛叉?还是比宋禁城威风?”

    鹰钩鼻青年脸色一寒:“小子,说我废物?你再说一遍?”

    先入为主的观念地认为叶子轩不过如此的情况下,当众扫脸的鹰钩鼻青年对于叶子轩的口出狂言,充满着一股敌意,卷起袖子:“不要以为有点能耐就全华国你最大了,告诉你,华国卧虎藏龙的人多了去,到时候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叶子轩笑而不语。

    这时,周媛媛上前伸手拉住要动手的吴浩,还制止其余几个蠢蠢欲动的同伴,娇喝一句:“今天是叶老八十寿宴,举世瞩目,在这里骂人动手就是对叶老不敬对叶家蔑视,大家都是有素质的人,不要做出让主人难堪也丢我们脸的事。”

    “有什么恩怨,以后再算。”

    鹰钩鼻青年冷哼一声:“给媛媛和叶老面子,今天不为难你,不然我非废掉你不可。”

    在叶子轩饶有兴趣看了周媛媛一眼时,林黛儿也拉住还要飙的公孙佳:“佳佳,媛媛说得对,今天不要闹事,避免让叶家难做。”接着又冷眼看着叶子轩开口:“叶子轩,我承认你最近运气不错,但运气不会眷顾你一辈子,这人还需要实力。”

    “你这样嚣张,迟早会报应的。”

    林黛儿俏脸带着一丝寒意:“你欠我的,林家一定会十倍还给你。”

    叶子轩闻言一笑:“那林家欠我的,又什么时候还给我啊?”

    林黛儿一脸讥嘲:“林家欠你?你算什么东西?”

    叶子轩没有直接回应她,只是把目光落在他们的身后,看着向这边走过来的四五名华衣男女,目光玩味,落在一人。

    叶子轩咳嗽了两声,不大,却很清晰,吸引了四五人的目光,那人见到叶子轩一愣,随即嘴角牵动。

    “林叔。”

    在林黛儿她们扭头望过去还喊出一句林叔的时候,中年男子他们背负着双手走了过来,还没等他们问怎么回事时,吴浩像是西游记中找到靠山的妖怪,指着叶子轩大义凛然斥骂:“林叔,这小子狂妄自大,骂了佳佳,又骂我是废物。”

    “还说要出手教训我。”

    吴浩笑容旺盛:“林叔,你说,是不是要抽这小子一顿?”

    显然他知道中年男子的火爆脾气,林黛儿也挤出一句:“林叔,他就是叶子轩,在华海打伤我的人。”

    “小子,原来你就是打伤黛儿的人,你真是胆大包天啊。”

    一个年轻男子脸色阴沉了下来,毫不客气的教训叶子轩:“法制社会,伤人,必须受到惩罚。”

    “小子,你是什么人?林小姐都敢伤?”

    没等轻轻皱眉的叶子轩回应什么,一个类似秘书模样的蓝衣女子,就上前两步,眼神犀利,盯着叶子轩下马威般喝道:“你是哪家的孩子,报出名来!如果父辈不是市里一把手,爷辈不是省里二把手,你马上给我向林小姐和陈少爷道歉。”

    “他爹叫叶辉煌,他妈叫秦夕颜,他爷爷叫叶无锋。”

    一身浅衣的秦夕颜冷冷显身:“说说吧,你老是什么人?”

    ps:谢谢欣壹頁打赏本作品588逐浪币、百赖小生打赏本作品1oo逐浪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