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二百六十六章 认祖归宗

天才布衣 第二百六十六章 认祖归宗

  第二百六十六章认祖归宗

  秦夕颜的声音不高不低,而对于周围人恰似一记轰在头顶的闷雷。

  他爹叶辉煌,她妈叫秦夕颜,他爷爷叫叶无锋?这岂不是说叶子轩是秦夕颜和叶辉煌的儿子?也就是叶家大少?不仅精明女子和吴浩他们一伙人愣住了,公孙佳、周媛媛她们也都僵直眼睛,一副难于置信的神情,显然没想到叶子轩会是叶家人。

  只是她们从来没有听过秦夕颜有儿子啊,曾经有叶天龙也在十三年前一场意外沉入了江底,她什么时候有叶子轩这样一个儿子?而且江静瑶清晰告诉过她们,叶子轩来自千里之外的达摩山,怎么突然之间就变成叶家大少?简直是匪夷所思。

  公孙佳目光锐利的盯向叶子轩,透射着一股质疑和寒芒,似乎想要判断眼前小子来历。

  在众人眼里闪烁各种惊讶时,唯有林宝之不以为然,眼里涌现一抹戏谑。

  短暂的沉默后,秦夕颜毫不客气的向精明女子喝道:“今天看在老爷子大寿份上,看在你是赴宴的宾客份上,秦夕颜不跟你们一般计较了,只是告诉你们,以后少招惹叶子轩,更不要动不动就想打他的脸,不然我担心你们会自取其辱。”

  “弟妹,这是一场误会,误会。”

  林宝之挤出一抹笑容,缓和着沉闷的气氛:“小孩子的事,过去了,朱秘书是我带来的人,言语得罪弟妹和子轩,我替她向你们赔礼了,也希望你们看在叶老份上,大人大量,不要计较。”他还挥手示意其余宾客喊道:“大家都散了吧。”

  他还向精明女子他们偏头:“还不向叶夫人和子轩道歉。”

  吴浩、朱秘书,年轻男子齐齐鞠躬喊道:“叶夫人,对不起,叶少,对不起。”

  无论是否甘心,这一刻他们需要低头,金钱兴许带给人一掷千金财大气粗的挥霍快感,但权力才真正是上位者杀生予夺的长刀,杀人不见血,回顾漫长华国历史,多少狂放厚黑的巨商富豪面对这把锋利长刀,只有引颈待宰血溅三尺的份。

  朱元璋时期富可敌国的沈万三,清朝末年汇通天下的乔致庸,还有民国年代号称华海霸主的杜家、五十年代的黄家,荣家,遭受灭顶之灾的众多世家巨贾,莫不见证权柄利刀的冷酷锋利,其中试图反抗者,十有**被权力宰的更凄惨一些。

  朱秘书、吴浩他们能参与叶老八十寿宴,都是有一定地位一定背景的人,他们心里也就清楚权力的杀人不见血,知道自己跟秦夕颜和叶家差距的他们,自然不会板着脸跟后者叫板,因此齐齐道歉来平息秦夕颜怒气:“嘴欠,请夫人原谅。”

  “自重。”

  秦夕颜冷哼一声,随后拉着叶子轩向门里走去:“子轩,我们进去。”

  在叶子轩沉默着跟秦夕颜走入大门后,林黛儿伸手拉住林宝之问道:“叔叔,叶子轩真是叶夫人儿子?”

  “黛儿,你用点脑子好不好?”

  此时,恰好出现还从公孙佳口中知道刚才一事的江静瑶,不置可否的哼出一声:“叶子轩怎么可能是叶夫人的儿子?你什么时候听过她有儿子?不,曾经有一个,但十三年前就掉江里死了,而且我对叶子轩再了解不过了,就是山里小子。”

  江静瑶想起六年前穿着短裤四处乱窜的叶子轩:“我回乡下几个月,跟他碰见过数十次,如果他是叶家大少,你觉得可能会出现在达摩山附近吗?还有,这些年你们谁听过他的存在?叶芙蓉算是八卦的人,她跟秦夕颜关系也是最为密切。”

  “她都不知道叶子轩是叶家人,你们觉得叶子轩有这投胎运气?”

  在林黛儿和公孙佳他们点点头时,周媛媛问出一句:“那叶夫人干吗说是他儿子呢?”

  江静瑶看了笑而不语的林宝之一眼,心里更加有了底气:“一是她心善,不想见到他被你们欺负;二是她感恩,听说叶子轩治疗过她的蛇毒,多少起了迟作用,今天是叶老八十大寿,你们这样对付叶子轩,她看不过去想要抱打不平。”

  在曾经接受过叶子轩治疗的江静瑶看来,一定是叶子轩治好秦夕颜蛇毒取得信任,但她不能当公孙佳说出来,那也会让她经历被人察觉:“只是又觉得师出无名,使用主人身份,救得了一次救不了第二次,所以她干脆喊叶子轩是儿子。”

  “至于所谓叶家名声耗损,她随时可以改口说是义子。”

  在朱秘书他们恍然大悟之际,林宝之意味深长地挤出一句:“你们这样想就行,如果叶子轩真是秦夕颜儿子,今天就不单是叶老八十大寿,还会有认祖归宗的戏码,现在有吗?叶家有这动静吗?没有,还有关键一点,他真是叶家大少、、”

  “在华海怎会混得这么辛苦?数次面临丢掉性命的危险。”

  林宝之还忆起十九号别墅时的情况,自己放任叶子轩生死的时候,叶荣华只是不断抗议,打电话给叶狂人,并没有完全撕破脸皮跟自己叫板,叶子轩是叶家少爷的话,叶荣华绝对会跟自己死磕,因此他很有信心叶子轩就是一个秦夕颜义子。

  林宝之向众人挥一挥手,示意他们赶紧向里面走去,不要再堵住大门了:“好了,进去吧,别为这事诚惶诚恐,叶夫人不会对你们怎么样的,也不至于为一个义子跟朱家和吴家闹翻,不过今天也别去招惹叶子轩,免得叶夫人下不了台。”

  公孙佳和林黛儿她们齐齐点头,随后恢复笑容走入了叶家,对叶子轩的忌惮消散无踪。

  门口司仪喊叫了起来:“江家,江静瑶到!”

  “林家,林黛儿到!”

  “周家,周媛媛到。”

  江静瑶意气风,俨然领军人物向其余宾客点头,随后把一个厚厚红包放在签到处。

  其余人跟着献上礼物和红包,一个个份量十足。

  叶家的花园很大,花园里,装满了各式各样的彩灯,在灯光和阳光的交织照耀下,附近一切都变得绚丽,璀璨,也削减了山顶冷风带来的寒意,花园的地面上铺着红毛地毯,花园的两侧都摆放着桌椅,桌子上摆放着名贵的红酒和一些糕点。

  而在每张桌子的周围,都有两个身材高挑,彬彬有礼的侍者站在那里服务,衣着统一的男女流动侍者,仿佛是游逡在大海中的游鱼,在各个小组长的指派下,以最快的度,出现在最应该出现的地方,处理着宾客要求的各种各样小问题。

  这一切,看上去很杂乱,其实又有条不紊。

  “子轩,不要跟那些人计较,顺风顺水久了,她们就觉得自己人上人了。”

  秦夕颜担心叶子轩被朱秘书他们破坏心情,所以轻声宽慰儿子:“如果你真看他们不顺眼,改天妈好好教训他们。”

  叶子轩轻轻一笑:“没事,习惯了,这些人打击不了我,受刺激的只会是他们。”

  秦夕颜哼了一声:“我已经告诉他们,你是我的儿子,他们再敢招惹你,我非废了他们不可。”

  叶子轩用力一握母亲的手:“你是长辈,这点小事,我来处理。”

  秦夕颜笑着点点头:“好,你自己处理,妈不越殂代疱,实在搞不定,再说一声。”随后她话锋一转:“我刚才出门的时候,见到了宋禁城和沈万千,他们跟在张老后面给老爷子拜寿,我知道你跟宋禁城有恩怨,今天特殊日子,小事先忍忍。”

  “当然,你真要做什么,妈妈是无条件支持你的。”

  叶子轩笑了起来:“放心吧,我有分寸的。”

  在秦夕颜轻轻点头的时候,走进来的叶子轩清晰看到,叶家花园热闹非凡的景象。

  男人们各个西装革履,举止幽雅,女人们各个晚礼服,神态优美,在主楼的入口处,叶子轩还见到穿着统一服饰的叶辉煌他们,一个个面带微笑的看着来往的客人们,几个艳丽妇人也都站在他们旁边迎客,毫无疑问就是叶家第二代了。

  再远一点,是几个三十岁不到的华衣男子和女子,其中就有汤兮兮的身影,她穿着一身裁剪得体的紫色长裙,笑容娇媚挽着一个魁梧男子的胳膊,颇为引人眼球,原本汤兮兮就长的很漂亮,此时配上那身衣服,远远望去,像极童话里的王后。

  高贵而又美丽。

  花园中间,还有一个舞台,上面摆着一部架白色钢琴,三个琴师正轮流弹奏各种名曲。

  “子轩,我带你过去,让你伯伯他们认识一下。”

  一直牵着叶子轩的秦夕颜低声开口:“他们还不知道你的存在。”

  叶子轩犹豫了一下,最终跟着秦夕颜缓缓走了过去。

  刚刚抵达主建筑入口,还没有等秦夕颜出声向众人介绍叶子轩,叶狂人就从里面跑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一脸无奈的宋禁城和沈万千,向来牛哄哄的叶狂人像是犯了一个错,摸着脑袋向叶辉煌他们喊道:“哥,嫂子,不好了,我不小心招惹老爷子了。”

  “他现在心情不爽,不想出来见众了,让我们自己庆贺。”

  在几个叶家成员脸色一变时,一个国字脸男子沉声喝道:“老四,你又搞什么事了。”

  叶建国,他一副家主态势:“这个节骨眼,你就不能安分一点?”

  另一个手长脚长的中年男子,叶改革,也瞪大着眼睛:“今天老爷子大寿,你让他不爽,岂不是让我们也不爽。”

  叶狂人撇撇嘴,身后宋禁城冒出一句:“他把张老送给叶老的一盒磁带踩坏了,不仅叶老不高兴,张老也飙。”

  沈万千向叶子轩点点头,随后也附和开口:“叶老和张老说,给他们几个馒头,一壶清水就行,宴席,我们自己吃。”

  在叶子轩若有所思时,众人手指齐齐直戳叶狂人脑袋。

  叶狂人嘟囔一句:“我答应修补磁带,可他们就不依,如果不是我跑得快,腿都会被打断。”

  叶辉煌眉头一皱:“老爷子性格固执,越老越像小孩,他说不出来,真可能不出来。”

  秦夕颜扫过身后宾客,先把叶子轩的事压一压:“咱们一起劝一劝吧,不然今晚真难下台。”

  她清楚,活到这岁数,这地位的老人,更多率性而为。

  汤兮兮他们齐聚,脸上都带着一抹担忧。

  “我来让叶老出来。”

  没等叶家成员走向后山去请叶无锋出来,叶子轩轻声抛出一句,在众人微微一怔时,他转身走向了中间的阔大舞台,叶建国和叶改革他们眉头轻轻一皱,环视四周一眼后喝问一声:“这是哪家的子弟?口气这么大,他能叫老爷子出来?”

  叶改革也是眼睛眯起:“他跑去舞台干什么?要用喇叭喊叫吗?”

  沈万千悠悠一笑:“这是我兄弟。”

  宋禁城一推眼镜,神情带着几分兴趣。

  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走了过来:“他干什么?”

  “大哥,二哥,嫂子,稍安勿躁。”

  叶辉煌和秦夕颜相视一眼,他们也不知道叶子轩要干什么,但是对后者却一股子信任,觉得叶子轩会创造一个奇迹,当下伸手拦住几个要揪叶子轩下来的叶家成员,叶狂人也站了出来,把几个子侄扯到一旁:“由他去!由他去!谁都不能干涉。”

  叶子轩动作优雅在一部钢琴坐下,把足够让声音传播叶家花园每个角落的话麦调好,随后彬彬有礼的开口:

  “在下叶子轩,下面这一歌,献给叶老和张老。”

  声音足够洪亮,让喧杂交谈的全场无形中安静了下来,随后不少人向舞台中间靠近,想看看是怎么回事,琴师从中午就轮流着弹奏,偶尔换演唱几歌曲,但是从来没有这样提醒全场似的宣告,当下都怀着好奇靠近,江静瑶也挪移脚步靠近扫视。

  同时,她心里轻哼一声:又在哗众取宠!

  她对叶子轩这种试图博取老人好感的做法很是不屑,两个世纪老人真是一歌曲能够讨好,众人就不会这样头疼了。

  不远处,官裳衣也一把抓住张醉墨,望着舞台的眸子闪烁一抹厌恶:“这小子,竟然出现在叶家?”

  她拉着张醉墨向一名雍容华贵妇人走去。

  叶子轩轻声吐出第二句话:“叶老,张老,感谢你们。”

  “叮!”

  下一秒,叶子轩的手指落在琴键上,琴声响起,音符跳跃,叶子轩的声音也飘飞叶家。

  修长的指尖,在黑白琴键上不断跃动,流畅、清澈的音符行云流水般的从指尖流泻出来……

  “也许我告别,将不再回来,你是否理解,你是否明白,也许我倒下,将不再起来、、、、”

  “你是否还要永久的期待,如果是这样,你不要悲哀,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

  没有江静瑶熟悉的《南山南》,也没有让沈万千感慨的《千千阙歌》,而是一曲有些年代的战地老歌。

  与此同时,大屏幕上,也出现了一个歌曲视频。

  《血染的风采》

  耳熟能详的旋律,瞬间引起不少老一辈权贵瞩目。

  叶子轩充满了磁性和激昂的声音,随着琴声的节拍一起一伏,然后转入让人心柔的低音,升华,每一个字眼,都与跳跃的黑白琴块相互辉映,引人共鸣的老兵、让人热血激情的嗓音、令人遐想的战火画面,起伏跌宕,却又释放着**。

  “如果是这样,你不要悲哀,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也许我的眼睛再不能睁开,你是否理解我沉默的情怀。”

  “也许我长眠再不能醒来,你是否相信我化作了山脉,如果是这样,你不要悲哀,共和国的土壤里有我们付出的爱。”

  秦夕颜和周媛媛他们全都安静,竖起耳朵聆听,像是在听一场战地演出。

  沈万千习惯性晃动的白色扇子停下,宋禁城眼里也闪烁一抹欣赏,全场不少人都沉迷于叶子轩的演唱之中,老一辈权贵双眼更是涌现一抹炽热,整个人都焕了不少精神,显然都想起战火纷飞的岁月,想起那一扇被鲜血染红的旗帜。

  叶狂人和秦世皇数十名军方高官,更是散去一切笑容,神情肃穆,身躯笔挺,像是一挺挺直刺天空的标枪。

  他们齐齐望着屏幕上的军人,还有血红的旗帜。

  “如果是这样,你不要悲哀,共和国的旗子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

  “叮!”

  叶子轩落下最后一个琴音:“血染的风采!”

  一曲终,人却未散,安静,安静,再安静。

  秦世皇和叶狂人他们齐齐盯着屏幕,盯着那一扇红色旗帜,啪一声,同时敬礼。

  全场,瞬间多了一股严肃,还有说不出的感动。

  还没有等叶子轩从舞台下来,也没有等在场宾客拍手鼓掌,一身华衣的叶芙蓉冒了出来,她像是一只骄傲的孔雀,一脸敌意看着衣光鲜艳的叶子轩喝道:“谁让你来的?谁给你的请帖?谁让你弹琴的?今天是爷爷大喜日子,你却弹血染风采?”

  “你这是拆叶家的场子吗?你这是打我爷爷的脸吗?是想说寿宴染血吗?”

  “我很不喜欢你,我不欢迎你来叶家,请你马上离开。”

  她还向走过来的秦夕颜喊道:“三婶,我不喜欢他。”

  秦夕颜神情一冷:“芙蓉,闭嘴。”

  “弟妹,脾气怎么这样大啊?”

  这时,一个雍容华贵的贵妇走了过来,一米七的个子,身材丰韵,容貌跟叶芙蓉有几分相似,她身边还跟着脸色阴沉的官裳衣和极其无奈的张醉墨,华衣贵妇把叶芙蓉扯到自己身边,皮笑肉不笑:“昨天你杀了张家保镖,今天又来教训我家芙蓉?”

  她目光落在舞台上的叶子轩脸庞:“区区一个给你治病的小骗子,你这庇护,那抬举的,究竟什么意思?”

  “他黑道混混,还自以为是,大喜之日,弹奏血染的风采,叶家将会成为天下人笑谈,老爷子的脸也被你丢尽。”

  “你干吗带他进来叶家?他有什么资格参与寿宴?你还让他上去弹琴?”

  在叶芙蓉暗暗喝彩中,华衣贵妇再度厉喝:“凭什么?”

  “凭什么?”

  又一个不怒而威的声音从后面雷霆炸起:“凭他是我叶无锋的孙子,够不够?”

  两个白老人,在一群人簇拥中现身,神情激动,颤巍巍向舞台走来。

  叶子轩起身,离地,下跪,摊手,磕头,朗声而出:

  “叶氏第二十三代子孙,叶辉煌、秦夕颜之子,叶天龙,给老爷子拜寿了!”

  江静瑶和官裳衣她们瞬间惊呆。

  ps:谢谢无情蛇打赏本作品1oo逐浪币、淡然kang打赏本作品1oooo逐浪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