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二百六十七章 敬礼
  第二百六十七章敬礼

  叶氏第二十三代子孙,叶辉煌、秦夕颜之子,叶天龙,给老爷子拜寿了!

  这一句从叶子轩嘴里喊出,通过旁边的话麦传播了整个叶家花园,回响的声音和字眼,像是一道鞭子抽打着江静瑶、官裳衣以及华衣贵妇的脸,叶建国和叶改革他们也都僵直身躯,难于置信,目光死死盯着舞台上跪伏在地的叶子轩。

  全场呆若木鸡,连呼吸声都无形中停滞,无法作出反应。

  叶子轩是叶家贵客,不稀奇,叶子轩受秦夕颜高看,不稀奇,一曲长歌,引出两位老人,也不稀奇。

  但叶子轩认祖归宗,却让每一个人生出了震撼。

  “叶子轩是叶辉煌、秦夕颜之子,叶无锋之孙?这怎么可能?”

  林黛儿和公孙佳她们目瞪口呆,大门口的时候,一番自以为是的分析,得出叶子轩不是叶家大少,如今结论被叶子轩当场推翻,精致漂亮的脸蛋马上僵直,目光清晰写着难于置信,端着酒杯的林宝之,也硬生生把口中酒喷在了地上。

  他真是秦夕颜的儿子?

  就连宋禁城和沈万千也停滞笑容,如被雷劈一般不动,他们的眼里涌动着无尽惊讶,感觉叶子轩像是在编一个故事,一直盯着成长的对手和兄弟,怎么会突然变成叶氏子孙?还是叶辉煌和秦夕颜这一脉的儿子,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叶芙蓉和几个叶家子侄更是呆滞,瞠目结舌,不知所措。

  华衣贵妇还挤出一句:“小子,你乱认亲干吗?这是叶老,你不要乱来。”

  叶改革也向几个保镖喝道:“还不把这疯子扯下来?”

  在他看来,这肯定是叶狂人和叶辉煌兄弟请来的戏子,弹出一老爷子喜欢的血染风采,再当众喊出一句认祖归宗的话,让年迈的叶无锋误认为是当年的孙子回来,他还手指狂点叶辉煌他们:“你们两兄弟,干的好事,丢尽人了。”

  叶建国也是阴沉脸色:“真是家门不幸。”

  张醉墨掩嘴高兴而哭:“他是天龙,他真是天龙。”

  江静瑶原本死死捂着嘴巴,像是错过宝贵的玩具,难于接受叶子轩的话,听到叶建国和叶改革他们的喊叫后,心里又多了一抹希望,内心不断的喊着:对,这是假的!这是假的!这是一场讨老爷子的秀,叶子轩绝对不是叶老的子孙。

  谁知,下面一幕再次冲击她的视觉。

  “他妈的谁敢动我叶无锋孙子?”

  走向舞台的白老人,一脚踹翻一名叶家保镖,威慑其余两人不敢动叶子轩。

  叶建国喊出一声:“老爷子,这是老三老四他们搞得节目,那人不是你的孙子,叶天龙早死了。”

  “闭嘴!”

  叶无锋没有理会他的喊叫,还一把格开华衣贵妇过来的搀扶,一股子坚定:“这就是我的孙子。”

  张家老人也站了出来,手指点着叶建国他们哼道:“没错,他一定是叶天龙,这血染的风采,就是当年我和老叶躲在房间唱的歌,只有当年陪伴我们的叶天龙知道,你们这些兔崽子,从来就不知道它的存在,更不知道我们喜欢它。”

  “叶天龙,告诉他们,我们为什么喜欢这歌?”

  叶子轩抬头,声音朗声而出:

  “这是爷爷和张老,纪念此生最后一战的歌曲,戎马一生,南疆一战,是你们最后一仗。”

  叶无锋和张家老人同时放声大笑,笑的很是开怀,很是欣慰。

  这个笑声,让每个人都知道,叶子轩毫无水分,这种笑声,也让官裳衣嘴角牵动,一丝不好征兆蔓延心底。

  江静瑶晃动一下身躯:“这、、这不可能,不可能、、、”

  恰好站在旁边的周媛媛,幽幽一叹:“错过了,就是永远的错过了。”

  此时,叶狂人第一个站了出来,向颤巍巍走向舞台的老人,以及叶辉煌和秦夕颜喊道:

  “恭喜老爷子!恭喜三哥三嫂!阔别十三年,祖孙再聚,三口团圆。”

  声音带着一股子说不出的粗犷浑厚,对于众人不亚于一记震耳欲聋的闷雷,震的他们心惊胆战大脑短路,不少讥嘲过揣测过甚至质疑这只是一场秀的人,开始相信叶子轩真是叶家子孙,叶辉煌和秦夕颜的儿子,不然叶狂人哪会出来当众祝贺。

  秦世皇也踏了出来:“恭喜老爷子,祖孙再聚!”

  叶辉煌和秦夕颜含着眼泪:“恭喜老爷子,祖孙再聚!”

  沈万千虽然感慨场面太戏剧性,但反应极快的他迅上前:“恭喜叶老,祖孙再聚。”

  随着这几个重要骨干向叶家老人祝寿,数十名军方高官也齐齐踏前一步,双手作拱喊道:

  “恭喜叶老,祖孙再聚。”

  下一秒,全场数千人也都齐声附和,声音席卷整个叶家花园,叶建国和叶改革他们相视一眼,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这时候也不能不表态了,也都走到了前面,挤出笑容祝贺白苍苍的老人,雍容华贵妇人他们脸色难看跟着出声。

  张家老人哈哈大笑,一锤定音:“恭喜老伙计,小天天回来了。”

  他笑得很大声,很欣慰,显然替叶无锋高兴。

  至此,叶子轩是叶家子孙的身份再无人质疑,没有人认为叶家会拿世纪颜面来作一出秀,叶狂人他们也不敢这样愚弄老人来寻开心,而叶子轩更不可能冒生命危险认祖归宗,毕竟事情虚假,叶狂人和叶子轩他们都会被老人无情碾灭。

  叶家也会成为华国一大笑柄。

  叶子轩再度磕头:“爷爷,天龙给你磕头了,祝你老人寿比南山,福如东海!”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看到跪在地上磕头的叶子轩,绝望的江静瑶差一点就摔倒,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表情那叫个精彩。

  公孙佳和林黛儿也是嘴角牵动,她们跟林宝之一样真的走眼了。

  叶芙蓉还是很难接受这个现实,她很抗拒眼前生的事:“爷爷,他怎么可能是叶家子孙啊,他叫叶子轩啊。”

  叶子轩真是秦夕颜的儿子,她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啊。

  “天龙,让爷爷、、看清你一点。”

  叶家老人没有理会叶芙蓉的不甘心,还一把推开她试图阻拦的手,蹒跚前行,走上台阶,山顶的小西北风飕飕吹来,灌入胸怀,叶无锋下意识的深深吸了一口气,某种消失已久的情感随之悸动,天空深邃高远,老少相依谈笑在哨所边缘、、

  “爷爷!”

  叶子轩抬起了头,注视着走上舞台的老人,叶无锋听见了一声招唤,仿佛他的内心伸出,一直都在等待着这声召唤,并因为这声召唤而猛然一振,从失望中真正醒来,真正有了活力,找到了自我,整个人焕出色彩,绽放出纵横天下的光芒。

  他呆了片刻,脚步微微一滞,随后目光凝聚,看着面前已经长大的叶子轩,风把赤子之心吹的猎猎作响,吹得如秋叶飞卷,清澈干净的目光中,流露着无尽的真挚、无尽的重逢激动,只是叶子轩脸上的笑容,却仍然如阳光,温润,温暖。

  “天龙!”

  叶无锋轻轻喊出一声,像是怕惊走归来的孙子。

  随着这一声呼唤,仿佛十三年的时光瞬间都不存在,那种熟稔的爷孙情怀激荡身心。

  叶无锋挺直了腰板,张开双手向叶子轩走去。

  “爷爷!”

  叶子轩回了一声,起身,大步流星的迎接了过去。

  两人以冲撞般的力量,拥抱在一起。

  头顶屏幕,一面共和国的红色旗帜,猎猎作响。

  叶子轩松开老人,喊出一声:“天龙认祖归宗,子轩致敬叶老。”

  他挺直身躯,一脸坚毅:“向叶老敬礼!”

  “啪!”

  敬礼!

  动作,标准、有力。

  秦世皇和叶狂人率领数十名军方高官上前一步,抬手,敬礼。

  他们的身姿,挺立如广场上的英雄纪念碑,直刺苍天。

  叶无锋泪盈满眶。

  ps:知道大家等这个环节,所以成功努力写完,谢谢大家支持,知道大家等更急,成功也想一天十章二十章,可是情节和画面转化成文字,是一件艰苦的工作,不是脑子里想到什么就能变成文字,打字度和精力,始终不可能永恒持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