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二百六十八章 惟使君与城耳


    第二百六十八章惟使君与城耳

    主建筑偏厅,叶无锋,叶氏五兄妹以及配偶各自落座。

    这是一间豪华至极的偏厅,地上铺着厚软的波斯地毯,两边清一色真皮沙,游走着内敛的润泽之光,四周墙壁,都装饰着点金碎彩和名家字画,上空垂挂着百花齐绽般的水晶灯,使整间屋子看上去金碧辉煌,透着一股豪门的奢侈。

    老佣人很快端着茶水送了上来,放在每个人面前后就离开。

    现场除了十一名叶家成员之外,还有一个人坐在屋子拐角处的阴影里,看上去让人搞不清楚,究竟有多少岁的男子,个子不高,身材削瘦,整个人,给人一种毫不起眼感觉,他的脸,有着天打雷劈都不会有所反应的麻木,双眼微闭。

    但浑身上下,却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冷寞和空洞。

    叶氏兄妹刻意跟他保持距离,仿佛他身上,有什么可怕东西似的。

    他坐的位置虽然偏僻,不会惹人注意,但视线开阔,大厅里的一切又都在他的观察范围之内,他的手臂,自然下垂,仿佛钢琴家般的修长手指,只是看着他的冷酷神情,没有人会怀疑,这一双手能够轻易杀人,事实也是一个狠角色。

    老山,叶无锋的终极警卫,相伴三十年。

    轻轻掩闭的隔音玻璃门,把外面的喧杂和欢庆隔离了开来,让整个偏厅多了一丝安静,只是这股死寂像是石头一样,狠狠压在叶建国他们心里,白苍苍的老人似乎知道他们想些什么,端过一杯茶水喝入一口后,很平静的抛出一句:

    “我知道你们心里很多疑问。”

    老人微微挺直自己身躯,一股浑厚威压丛生:“你们有什么想问的,就把它说出来吧,讨论,解决,服从,我从来给你们民主,不过我需要告诉你们,任何争执任何矛盾,只能局限于这个偏厅,出了这个大门,你们必须十人同心。”

    “谁敢对亲人下绊子,我叶无锋定斩不饶。”

    他很不客气的交待自己底线:“还有二十分钟,宴会开始,在这之前,给我完事。”

    叶辉煌和叶改革他们的目光齐齐落在叶建国身上,显然都把第一个问的机会让给后者,俨然一家之主的叶建国抬起头,眼神威严扫过叶子轩一眼,随后轻声开口:“爸,你怎么就当众认了一个孙子呢?万一叶子轩不是叶天龙呢?”

    “这岂不是让叶家颜面丢尽?”

    叶建国,五十岁的样子,一张国字脸很是出彩,给人一种稳重成熟的态势,事实多年的淬炼,也让他能够从容处理叶家事务,应对各种各样的危机,只是叶子轩的回归,让他今天有点激动:“你们有没有想过它对叶家造成的影响?”

    手脚很是修长的叶改革也点点头:“是啊,天龙十三年前就葬身黄浦江了,这时候现身实在让人匪夷所思,我不是想说他和老三夫妇有什么企图,只是一时无法接受他的回归,爸,你不该听老四他们忽悠,当众把这个孙子认下来。”

    “就算他是叶家子孙叶天龙,也可以寿宴后再认祖归宗,这么急于一时干什么呢?”

    虽然叶改革穿着西装,领带,但衬衣半敞,肆意裸露着野人般的胸毛,他的眼神更像是在草原上猎食的秃鹫,填满了可以感觉到的凶狠气息,乍一看去,他跟叶狂人有几分相似,但少了那一股直率:“玩舆论压力,会不会幼稚一点。”

    叶狂人想要出声,却被叶辉煌伸手拉住。

    叶家老五,叶爱武,身高一米八,长相中性,但散知性气息的她,也轻轻一抬眼镜,带着两分强势开口:

    “我现在,只希望叶子轩真是天龙。”

    叶家两位儿媳以及女婿暂时沉默,只是把目光落在老人身上。

    叶无锋眼皮都没有抬,只是向叶辉煌夫妇偏头:“给他们答案。”

    “大哥,二哥,五妹,两位嫂子。”

    秦夕颜站立了起来,走到中间一字一句的开口:“子轩就是我的天龙,是我的儿子,我是在华海找回他的,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们,甚至拿我秦夕颜的性命担保,这不是一场讨好老爷子的秀,我们玩不起,老爷子也承受不起这种秀。”

    她看着众人:“希望后的失望,那就是绝望,我们不会让老爷子这样煎熬,我和辉煌也从来没想过,弄一个儿子代替天龙,回归叶家谋取什么好处,我真是居心叵测的话,这十三年,早跟辉煌生十个八个了,至于苦苦追寻天龙吗?”

    叶建国微微眯起眼睛:“没人说你动机不纯,只是事情重大,牵扯叶家颜面,不能有半点马虎。”

    叶辉煌轻轻咳嗽一声,随后也站了起来开口:“天龙的脖子上有半截飞龙玉石,这是当年张老送给老爷子的东西,老爷子又把它送给了天龙,和氏璧碎料所为,独一无二,如果他不是叶天龙,你觉得谁能从黄浦江捞半截玉石戴着?”

    “你们当初也知道飞龙玉石的存在。”

    他手指轻轻一挥,叶狂人拿出一个箱子,从里面拿出五份文件,一一分给众人:“还有,这里有五份基因报告,昨天从国外和京城研究所出来的,其中三份,是夕颜跟子轩的基因比对,她当时也不相信儿子还活着,所以一连做了三份比对。”

    “三个样品分别送去美国、德国和京城研究所,最终三份报告一致,证明他是秦夕颜的儿子。”

    叶改革淡淡开口:“弟妹的儿子?”

    叶辉煌声音低沉而出:“当然,或许在你们心里,秦夕颜的儿子,未必是叶辉煌的儿子,叶家子孙,所以我又拿自己和老爷子的头,跟叶子轩一一基因比对,报告依然显示,他就是我的儿子,如果你们不相信的话,可以亲自比对一次。”

    这一番话,让秦夕颜嘴角流露一丝戏谑,叶改革他们把要质疑的话吞回去,五份报告交替着传到叶建国他们手里,虽然觉得叶辉煌夫妇不敢开玩笑,不敢算计老爷子,但还是细细审视五份报告,最终不得不承认,叶子轩就是叶天龙。

    叶子轩的身份基本可以确定,只是众人脸上没有太多笑容,端起茶水喝着,各有心事。

    叶无锋没有半点反应,靠在沙上很是平静。

    “爸,此事你看起来提前知道了?”

    叶爱武把报告丢在桌子上:“可你怎么不跟我们说一声?这样我们心里也有准备啊,不至于今天这样狼狈。”她还看着叶辉煌和秦夕颜:“三哥,三嫂,你们也是,瞒着我们干吗?这么大的事,应该早点告诉我们,让我们替你们高兴高兴!”

    叶无锋冷哼一声:“告诉你们?你们很有空回家吗?”

    秦夕颜呼出一口长气,望着叶爱武他们坦然回道:“以前没有确定天龙身份,怎敢让你们知道?毕竟希望越大,一旦不是,失望也越大,最重要一点,他也是昨晚才叫我妈,我们一直担心他不想回归,所以都不敢随便触碰他的神经。”

    听到这一句话,叶改革和叶爱武他们眼里闪过一抹不以为然,不想回归?叶家这种名门,叶子轩会不想回归?只不过是欲擒故纵罢了,想要让自己显得更加金贵,当然,他们没有把这个念头当众说出来,免得又被老爷子批判不和谐。

    随后又听到秦夕颜补充:“我今天本来要介绍给你们认识的。”

    “这不,还没开口,就听到老爷子闹脾气不出现,注意力被转了过来。”

    她幽幽一叹:“然后天龙就上台弹奏钢琴,接着就是认祖归宗了。”

    雍容华贵的妇人冷哼一句:“回归就回归,干吗这样高调呢?”

    叶建国妻子,魏如是。

    “还不是你们向他叫嚣?”

    一直喝茶的叶无锋抬头,直接把魏如是气焰压回去:“如果不是你当众喝骂他,斥责夕颜,什么血染寿宴,什么几个意思,他会这样落你的脸?他这是维护他的母亲,而且高调怎么了?阔别十三年,祖孙再度相逢,让宾客齐庆,有什么不行?”

    魏如是脸色微变,低头回应:“老爷子教训的是。”

    叶无锋坐直身子,环视众人一眼:“我怎么感觉,天龙的回归,你们好像很不高兴?”

    叶建国他们一愣,随即大笑起来:“怎会不高兴呢?祝贺老爷子,祝贺三弟,夕颜、、、”

    秦夕颜俏脸微紧,叶狂人的担心,正变成现实。

    在叶家召开内部会议时,叶子轩正坐在偏厅门口的单人沙,手里捧着一杯热腾腾的香茶,在他的对面,是叶芙蓉等几个叶家第二代,跟叶建国他们一样,这些兄姐对他回归没有半点欣喜,脸上更多是敌意,除了娇媚风情的汤兮兮。

    汤兮兮显然已经认出了他,站在人群后面微眨友善眼睛。

    这时,宋禁城从门口走入了进来,他无视叶芙蓉等一群人,脸上扬起一丝笑意,大步流星走到叶子轩面前:

    “叶少,恭喜你认祖归宗,找到了父母,找到了叶老,也就找到了家,我为你高兴。”

    “不废话了,你我以前的恩怨,一笔勾销,以后宋氏圈子不会有一人找你麻烦。”

    “如果你赏脸当我是兄弟,以后有难同当有福同享。”

    在叶芙蓉他们脸色变得难看时,叶子轩淡淡一笑:“宋少真是高看我了啊。”

    “以你的能力,很快就是叶家翘楚,第一继承人。”

    宋禁城笑容满面:“跟你称兄道弟,是禁城的荣幸。”

    “今天下英雄,惟使君与城耳!”

    ps:谢谢朽轲打赏本作品1oo逐浪币、皮皮小二黑打赏本作品1oooo逐浪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