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华海第一美人


    第二百六十九章华海第一美人

    化解恩怨,称兄道弟,天下英雄!

    很捧场的言语,很灿烂的笑容,很诚意的举动,宋禁城直接把叶子轩捧到了跟自己同等的位置,换成一般人肯定会受宠若惊京城太子的高看,只是叶子轩心里知道,宋禁城杀人无形,这几句话,足够点燃他跟叶家第三代的内斗战火。

    他清晰看到,叶芙蓉等人的眼神变得犀利,还有一股说不出的愠怒。

    宋禁城从走入大门到现在,满堂的叶家子侄,他却只看到叶子轩,只跟叶子轩对话,无形中刺激了叶芙蓉他们神经,恼怒宋禁城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之余,也对叶子轩更加充满敌意,没有人喜欢叶子轩回来分蛋糕,还要分最大那一块。

    叶子轩脸上没有太多情绪起伏,他知道宋禁城笑里藏刀捧杀他,只是这一局无法破解,他的出现对叶芙蓉他们俨然造成巨大压力,除非自己宣告永远不摄取资源,不然叶芙蓉他们绝不会有善意,宋禁城这些话,不过是提前刺激罢了。

    只是无论如何都好,他再度见识了宋禁城的獠牙。

    “子轩、、天龙!”

    还没等叶子轩回应宋禁城,门口又走入一个高挑身影,一袭藏青色服饰的张醉墨,挪移着脚步迈入大厅,喊叫声中带着一抹怯意,见到宋禁城他们也在大厅,张醉墨微微一愣,向叶芙蓉点头招呼后,就向宋禁城笑笑:“你也来了?”

    宋禁城出一阵爽朗笑声,很是从容得体的点头:“叶少认祖归宗,叶老高兴,我也替他们高兴,所以就来祝贺叶少回归,顺便给他送一份大礼,一笔勾销双方的恩怨。”他看着渐渐靠近的张醉墨补充一句:“你也来给叶少祝贺?”

    “你们真的不再争斗了?太好了。”

    张醉墨脸上涌现一丝欣喜,随后伸出右手开口:“天龙,祝贺你双喜临门。”

    叶子轩很直接的握上:“谢谢醉墨。”

    在叶芙蓉他们眼神越阴冷时,宋禁城瞄了两人的握手一眼,随后扬起一抹笑容,挥手让人端来一杯红酒,递到叶子轩的手里笑道:“叶少,我还作出决定,你昨天给你送去的战书,就此作废,你我恩怨都一笔勾销了,还要对战干什么?”

    “放心,我会传告各方,就说是我宋禁城撕毁战书。”

    宋禁城很是豪迈:“小人,我来做!”

    无懈可击,滴水不漏。

    在张醉墨露出一丝讶然时,宋禁城还举起酒杯笑道:“叶少,赏不赏脸,喝一杯酒呢?”

    叶子轩笑着站了起来,轻轻摇晃杯中红酒:“谢谢宋少高看,也很荣幸成为你口中的英雄,只是想要确认一句,撕毁战书,自认小人,是不是可以当宋少输了?如果是认输的话,协议条件有效,宋少是不是要连宋张婚约一起解除?”

    “宋少是此意的话,子轩愿意碰一杯,称兄道弟,有福同享。”

    他还向张醉墨喊道:“醉墨,恭喜你,婚约解除。”

    一招戳在宋禁城要害,削弱他刚才堂而皇之的话。

    张醉墨微微愣然,一时反应不过来。

    宋禁城嘴角牵动一下,笑容也从灿烂变得深邃,向叶子轩出挑战还拿婚约做赌注,是因为他有百分百击败叶子轩的把握,如今他却顺着自己捧杀的话,要自己认输执行协议,宋禁城怎可能答应?他往嘴里倒入一口红酒,神情柔和:

    “叶少想多了,我撕毁对战,是因为我想要交你这个朋友。”

    他恰到好处的躲开叶子轩碰杯:“我愿意一笔勾销恩怨,不代表我认输,而且不用生死对战,叶少就跟宋氏圈子恩怨消除,少了很多束手束脚的麻烦,这对叶少已经是一大好处,叶少可不能贪心,不能想着连我拿出的彩头都吃掉。”

    他还淡淡一笑:“而且我跟醉墨的婚约,无权自己解除。”

    虽然这一番话说得漂亮,只是相比刚才的步步为营,少了一丝意气风,宋禁城多少没想到叶子轩脸皮这么厚,消除恩怨还不够,还想要解除婚约,这小子真会得寸进尺,张醉墨也苦笑一声,轻轻摇头:“天龙,你不用为我着想。”

    她显得有些无奈:“没有重大缘故,哪怕我咬死不认,婚约也不会解除。”

    “宋家拒婚,不就可以解除了?”

    叶子轩意味深长一笑,看了向这边不断张望的汤兮兮一眼,随后轻声抛出一句:

    “而且我不是贪心,我只是想要成就宋少美名。”

    叶子轩循循善诱:“想一想,宋少撕毁战书,还执行赌注,传出去,一等一男人。”

    我真这样做了,我就是一个蠢货。

    宋禁城心里迸出一个声音,丝毫不为叶子轩喊叫的名声打动,喝完杯中红酒笑道:“叶少,禁城的诚意摆在这了,只要你点头,禁城随时愿跟你相互扶持,有叶老叶叔他们的庇护,禁城再锦上添花一把,叶少随时可以成就大业。”

    他依然风度翩翩:“宴会差不多开始了,寿宴之后,咱们可以抽时间一聚。”

    说完之后,他笑容恬淡离开了大厅,也不等张醉墨,来的潇洒,走的自如,只是给叶子轩留下一堆麻烦。

    看着宋禁城离去的背影,张醉墨若有所思,轻声叮嘱叶子轩:“叶少,我不希望你跟他为敌,毕竟他的身份和资源摆在那里,除了沈万千之外没人能与之抗衡,但我也不希望你跟他走得太近,禁城太复杂,复杂到你不知他想什么。”

    “你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张醉墨脸上带着一丝凝重:“不敌,不友,保持距离,这是最好的方针。”

    叶子轩显然也能看得很透:“放心,我有分寸,当他在医院忍住没有向我开枪,我就知道他是一个笑里藏刀的毒蛇,现在没有机会对付我,他就绽放笑容麻痹我,至少明面上滴水不漏,一旦他有必杀我的机会,他会毫不犹豫下手。”

    “你能看透就好。”

    张醉墨嫣然一笑:“这样我就可以放心不少。”

    “可是我不放心你啊。”

    没有在意叶芙蓉和汤兮兮始终不曾消散的目光,叶子轩压低声音叹道:“你们必须解除婚约,你虽然暂时能扛住家里施压,但时间一久,你就会精疲力尽妥协,别看他现在对你这么好,你真嫁过去了,他稳定了位置,搞不好秋后算账。”

    “我的事,我可以想法处理,你千万不要又跟他挑战,”

    张醉墨声音轻柔:“当务之急,你要在叶家站稳脚跟,不会他们会无情吞噬你。”她不忘记提醒一句:“你跟宋禁城他们是旧日恩怨,未来利益之争,双方来日方长,不会急于一时冲突,而你跟叶家子侄,那可是眼前的利益瓜分。”

    “他们本来每人能分五分之一的蛋糕,现在你冒出来拿走五分之三,换成谁也会跳脚啊。”

    她有意无意点明叶辉煌和叶狂人拿着大半叶家资源。

    叶子轩点点头:“好,我会谨慎。”

    “姐姐,你们怎么都呆在这里?老爷子开会,你们站这里凑什么热闹?”

    就在这时,门口又走入一个一米八左右的年轻男子,二十三四岁的样子,体积比起沈万千有过之而无不及,肥胖如肉山的他丝毫不给人累赘之感,举手投足之间有着泥鳅之感:“宗哥,荡哥,让我进来叫你们,赶紧出去招呼客人。”

    “宋老、郭老、李老他们车队都到山下了。”

    听到年轻男子这一番话,叶芙蓉他们相视一眼,随后就挪移脚步离开大厅,不再固执的等待结果,只是临走时又冷冷看了叶子轩一眼,张醉墨站在叶子轩身边,压低声音开口:“叶爱武,你姑姑的儿子,卫战国,不是简单的人物。”

    “醉墨,你好!”

    年轻胖子此时把目光落在叶子轩和张醉墨身上,先是人畜无害跟后者打了一声招呼,随后大笑着向叶子轩走过来:“你一定就是刚刚认祖归宗的天龙表弟了,我有点事情来得迟,错过刚才让人震撼的画面,我叫卫战国,是你表哥。”

    在张醉墨回应问候后,卫战国一脸诚恳跟叶子轩握手。

    叶子轩微微一愣,这是回归之后,第一个流露热情的叶家子侄,他没有过多扭捏,笑着跟对方握手:“表哥好。”

    年轻胖子跟叶子轩重重握手,力度让人感觉到重视,随后挥手让人把一个盒子拿过来:“表弟,今天是老爷子大寿,也是你认祖归宗,第一次见面,表哥没有准备什么礼物,这一副护臂,送给表弟作为见面礼,还请你不要见外。”

    盒子打开,一只散银色金属光泽的护臂。

    护臂镌刻精美花纹,宛若人类能工巧匠手工打造。

    在叶子轩讶然对方这样看重时,卫战国把它拿了起来笑道:“看似厚重,其实很轻很轻,长三十公分,差不多可以包裹住你的小臂,用小口径枪械近距离射击,留不下一丝弹丸轰击的印记,最坚硬的钛合金与它相比,完全就是渣。”

    “我从国外搞来的,表弟留着护身,还请表弟给个面子。”

    叶子轩一怔:“表哥,这礼物如此贵重,我怎能收呢?”

    “自家兄弟,干吗这样客气?何况今天也是你大喜日子。”

    卫战国摆出一副固执的样子:“表弟,宝物配英雄,落我手里就是渣,在你手里就是宝。”

    “以后你我兄弟,多亲近亲近。”

    冷吹从门口吹入进来,拂动着卫战国的华美衣衫,隐然之间,这个胖子竟然有着说不出来的沉凝气势。

    “宋家,宋老,宋夫人,到!”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声响彻全场的喊叫,卫战国打了一个激灵,转身冲出外面,口无遮拦:

    “表弟,看美女去。”

    “昔日华海第一美人陈园园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