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二百七十章 各显神通

天才布衣 第二百七十章 各显神通

  第二百七十章各显神通

  华海第一美人?陈园园?宋家?

  在叶子轩脑海中转动着念头时,张醉墨拉着叶子轩出门去迎接,还不忘记介绍几句:“宋夫人不仅长得跟仙子一样,是一个青春不老神话,还是一个多才多艺才女,书画双绝,随便一幅画都能卖出不俗的价钱,放眼华国都没几人比得上。”

  叶子轩抓着卫战国送的护臂,脸上带着一丝沉思,他想起唐宫毁灭的冲突,传闻唐云天打高尔夫球跟大佬遭遇,身边女人被大佬看上招致灭顶之灾,叶子轩记得龙古和叶狂人他们提及过,那位大佬就是现在的宋天儒,华国官方二号人物。

  所以他猜测陈园园是不是唐云天曾经的女人?

  叶子轩一边跟着张醉墨出门,一边低声问道:“陈园园是不是跟唐宫、、”

  最后两字还没有说完,张醉墨就轻轻摇头,截住他的话题:“天龙,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只是有些东西不能出口,免得招惹不必要麻烦,叶市长曾经非议过她,结果宋家很不高兴,联合徐江刘等人向叶老告状,叶市长被叶老飞踹两脚。”

  “简单点说,陈园园算是宋伯伯的禁忌。”

  “有这事?”

  叶子轩想起叶狂人曾经嘟囔要捏碎那女人的喉咙,原来不仅有自己掉入江里的恩怨,还有双方积累下的冲突,张醉墨虽然不让他把话说出来,但无形中给了他答案,叶子轩也不再纠结,跟着张醉墨站到园内的通道,领略华国领导人风范。

  陈园园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几乎都呆在宋家院子,十多年很多人只知道她的存在,并没有见过这女人的真面目,有机会见到的人,总是对她赞不绝口,继而让陈园园越传越神,不老神话,第一美人,宋家王后,让她披上了不少神秘的色彩。

  因此听到她跟宋天儒来参加叶老寿宴,在场华衣宾客都纷纷靠了过来,睁大眼睛审视这个传奇女人,叶子轩站在好不容易挤出来的缝隙,嘈杂声极为迅地转化,依然凌乱却代表截然不同意味的声音,隐隐夹着不少人惊喜或恭敬的呼喊:

  “宋老,宋夫人。”

  然后,这些声音在下一刻通通消失。

  一个山风凛冽占地极广的叶家花园,入口,夹道,舞台,宴席,没有任何声音,全都变得寂静一片,安静地让人感到心悸,除了那些落在石砖又仿佛落在心脏上的脚步声,就连主桌七八个顶尖权贵也都安静,笑着把目光投向了来客。

  自门外缓慢行来的脚步声并不只属于一人,也不整齐,十余名华衣男女参杂,但全场宾客的耳朵却仿佛只听到其中一人的脚步声,那脚步声异常稳定,得得得,高跟鞋的敲击,一步一步,但竟能让人从听觉上,探听出相当浓郁的孤傲味道。

  似乎她每一步都是踏在辉煌大道。

  就连公孙佳她们也早转移注意力,目光盯着走在过道的一群人。

  叶子轩微微眯起眼睛,捕捉到目标顿时一怔:“确实高贵啊。”

  虽然这一堆人群有十余人,宋家、江家、徐家、汪家要员都有,每一个人丢出去都会是一方诸侯,他们代表着华国顶尖权力的半壁江山,举手投足足于震动华国,但不知为什么,全场宾客还是把最灼热目光,落在其中一个华衣女子的身上。

  女子一身紫衣,戴着手套,年龄从明面上无法判断,衣饰不算华丽,饰也不算昂贵。

  但她瞬间夺了所有目光,俏丽的容颜、柔情的眼睛,高贵的气息,光亮的额头,让人感觉像是从华里走出来的,儒雅女人踏着洁白却不光滑的地板,昔日华海第一美人就这样出现众人的视野中,有若神子,让无数男人眼睛僵直放光。

  她的脸上挂着一抹恰到好处的笑容,向周围欢迎的人投于礼节性的问候。

  落落大方。

  短暂的安静,在场过半人都被她的风采折服,随后纷纷向她和宋天儒打着招呼。

  这时,叶家内部会议已经结束,在叶家成员到达各自位置准备宴会时,叶无锋也已走上主桌坐在主位,张家老人跟他谈笑几句,随后笑着向走来的人群喊出一句:“小宋,园园,你们来迟了,不仅错过一出好戏,也让我们久等了,该罚。”

  “酒就不罚了,让园园献画一副。”

  张家老人笑声洪亮:“也算给老叶大寿助兴。”他还补充一句:“这也是你们前些日子答应我的。”

  张醉墨向叶子轩低语一句:“爷爷很喜欢陈园园的画,家里收藏了她两幅山水画,依然兴趣不减,想方设法让陈园园再画几幅,张家最近跟宋家走的近,也多少跟爷爷欣赏陈园园画艺有关,不过陈园园画得确实有水准,值得收藏起来。”

  叶子微微点头:“原来如此,怪不得张老要她献画一副。”

  张醉墨苦笑一声:“爷爷找机会挺厉害的。”

  此时,前行的宋天儒闻言一笑,向两位老人微微鞠躬后,毕恭毕敬的回道:“张老恕罪,今天招待几个外宾来的有点迟,还请张老、叶老恕罪,不过再好的戏,也不如及时给叶老贺寿,只要没耽误叶老的良辰吉时,其余好戏不看也罢。”

  “当然,让各位久等是我们不对。”

  宋天儒悠悠一笑:“我待会愿意自罚三杯。”

  叶无锋也暂时从叶子轩一时走出,恢复主人态势主持大局:

  “三杯必须的,除了这个,还需要来一副画,有水准的,不过关,不给酒喝。”

  张家老人出声附和:“没错,小赵出国访问,无法及时赶回,你这个当家人,还姗姗来迟,自该拿点诚意。”

  两个老人像是小孩子一样任性,引得全场宾客善意一笑。

  宋天儒也扬起了笑容,只是有点为难的开口:“叶老,张老,不是我不想让园园画,只是这里风寒绵绵,她作画需要一个特定的环境,这样才能最大限度挥她的才艺。”他望着陈园园一笑:“园园,你觉得现在,还是改天画一副合适?”

  见到宋天儒这种态势,叶子轩算是明白张醉墨没有撒谎,宋天儒对陈园园有着特别的宠爱和呵护,换成其余权贵,听到两位元老出声,再大不适再大困难也会克服,何况这是一个当众展示风采的机会,答应画一副,必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儒雅女人上前一步,嫣然轻笑:“叶老,张老,这样抬举,区区风寒算什么呢?”

  “园园就给叶老和张老画一副吧。”

  听到陈园园这一句话,张老哈哈大笑,竖起拇指赞道:“还是小园痛快,小宋就跟你大哥一样,总是扭扭捏捏。”

  宋天儒毕恭毕敬回道:“张老教训的是,以后一定改进。”

  叶无锋挥手让宋天儒他们上来:“来人,笔墨伺候。”

  叶家成员的度很快,在陈园园脱掉外衣的时候,笔墨和长桌很快就搬了过来,陈园园摘掉手套,盘起了长,露出俏丽脸庞,双手在热水里面泡了泡,舒缓关节后,就拿起了一支画笔,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从容不迫的在画纸起稿。

  张老由衷赞道:“看小园作画,就是一大享受,小宋,你这媳妇娶得好。”

  宋天儒温润一笑:“谢谢张老夸奖。”

  宋禁城他们笑容旺盛,等待着陈园园的杰作。

  风,轻轻吹过,带着酒香,脂粉香,陈园园收起了笑容,动作飞快构建出一幅少女秋千。

  一个头带着五色花冠的少女,坐在一架白色秋千上,画面上的微风吹起了少女的裙摆,少女长得很是清甜美丽,乌黑的眼睛望着前方,高挺滑嫩的鼻子,长长的捷毛,修长如弯月般的两道弯眉,配上两腮两抹红润,十足的美人胚子。

  陈园园画得很是柔和,却瞬间击中叶子轩的心底,他想起了白秋画,想起了上官宁。

  在他恍惚中,陈园园又动作优雅构建几笔,少女两只手抓住了秋千的铁链,身上是纯白色的连衣裙,袖口和裙摆都打着繁复的花纹,搭在两只白嫩脚踝上的,是纯白色的袜子,边上一样繁复堆着淡金色的花边,还有少女特别喜欢的蕾丝。

  白衣少女的脚上并没有穿鞋,但在画面的地上,两只小靴子散落。

  它似乎是被画中少女顽皮的踢到地上。

  随着陈园园的画笔一转,白衣少女,嘴角变得略略上翘,似乎是带着会心的笑容,也似乎是准备撇嘴哭泣。

  无比惹人疼爱。

  画的背景上面是尉蓝的天空,还有一些花草树木,整个画面很温馨,陈园园把白衣女孩打扮的像是春天女神一般,而在少女的脸上,陈园园还加上自己的影子,两个浅浅酒窝,小巧的耳朵,还有光亮的额头,几乎是年轻版的陈园园。

  盯着自己的画看了好久好久,陈园园才满意停止画笔和色彩。

  灯光投了下去,四个屏幕放大展示,整个花园多了一抹温馨色彩。

  ps:谢谢明德格物打赏本作品1oo逐浪币、小海豚_打赏本作品588逐浪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