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二百七十一章 破阵子

天才布衣 第二百七十一章 破阵子

  第二百七十一章破阵子

  风徐徐吹过,画纸微微晃动,少女也像是动起来,灯光映射中很是唯美。

  “真漂亮!”

  江静瑶和公孙佳她们几乎同时失声,每个少女都有秋千经历,这一幅画出来,顿时让她们像是找回童年。

  就连秦夕颜和张醉墨也眼神柔和。

  沈万千和宋禁城他们也都流露赞誉,每个少女都有秋千梦,每个男孩都有梦幻的秋千女神。

  他们不止一次想象过,站在秋千后面轻轻推着女神。

  叶子轩更是多了一抹伤感,似乎想起了那个小丫头。

  “好,好,画得漂亮,画得漂亮。”

  张老最先拍手喝彩:“一下子让我年轻了几十岁。”

  这一幅画显然也触动了他的心事,毫不避忌的笑着补充:“当初我跟醉墨他奶奶相爱就是荡秋千认识的,当然,画面没这么唯美,那时她奶奶在村里自制千秋,一棵大树,两根绳子,一块木板,一个人,荡得很是高兴,但总不够瘾。”

  老人很是感慨很是坦然讲着自己故事:“她就让路过我的帮忙一把,我那时看她不是很顺眼,于是就上前踹出一脚,这一脚,直接把她踹出七八米,额头破了,牙齿断了两颗,她妈说破相了,拿着菜刀逼迫我娶她,没法子,我只好成亲。”

  “所以这秋千真是老夫的媒人啊。”

  众人闻言大笑起来,随后纷纷鼓掌,送给张家老人,也送给陈园园。

  消毒完双手的陈园园幽幽一笑,挪移脚步走到宋天儒身边坐下:“这一副画献给张老,希望你老青春永驻,时刻保持一颗童心。”随后又望着叶老轻声开口:“叶老,过两天,我给你画一副八马奔腾,到时亲自送到叶家,弥补今日失礼。”

  叶无锋笑着摆摆手,神情很是豁然:“老张喜欢就让他拿去,这把年纪了,我懒得跟他争,何况我今晚高兴,我收到更珍贵的礼物。”他远远看了叶子轩一眼,笑容很是和蔼:“我阔别十三年的孙子回来,他就是我心中的画,心中的礼物。”

  宋天儒嘴角牵动,顺着目光冷冷扫过叶子轩,随后恢复平静。

  张老哈哈大笑:“没错,他有更重要的礼物。”

  “老爷子,好事成双啊,应该再来一幅画。”

  在宋天儒笑容多了一抹冷冽的时候,叶建国看了不远处的叶子轩一眼,随后向叶无锋和张老他们挤出一句:“两位老爷子,宋夫人今日展示了非凡的才艺,但我觉得还是不够尽兴,只是又不能让宋夫人再劳累,我想应该再找一人来画画。”

  张家老人闻言顿时来了兴趣:

  “对了,好事成双,也可以让我收秋千少女,收的安心一点,不然在你寿宴上,我有,你没有,说不过去。”

  叶无锋淡淡开口:“无所谓了,再画,又有谁能跟小园相比呢?”

  “有人!”

  陈建国手指点着远处的叶子轩:“老爷子刚认的孙子,天龙,刚才弹钢琴一鸣惊人,才华横溢。”

  “我听说他不仅会唱歌弹琴,琴棋书画都有所涉猎。”

  他笑容带着深长意味:“今日老爷子大寿,阔别多年的天龙再献一画,多温馨,多完美啊。”

  张老瞪大眼睛,欣喜喊道:“天龙,你会画画?什么时候学的?来一幅,让我瞧瞧水准。”

  叶子轩瞬间吸引了全场目光。

  宋禁城端着红酒喝入一口,看来自己的捧杀正在生效。

  公孙佳和江静瑶他们也都看着叶子轩,眼里有着别样的玩味。

  在陈园园他们也把好奇目光落在叶子轩,以及探听什么认祖归宗时,极其护犊子的秦夕颜踏前一步开口:“大哥,子轩会弹琴,未必会画画,没必要这样拿他来出丑,而且宴会时间到了,大家等这么久,也都饿了,咱们还是先吃饭吧。”

  叶建国淡淡一笑:“相比见识才艺来说,区区一顿饭算什么?”

  不少人笑着附和。

  “一窍通,窍窍通。”

  叶改革轻轻咳嗽一声:“就算不会画,随便画个鸡蛋,就当娱乐一下,让叶老和张老高兴,有什么所谓?”

  秦夕颜俏脸微紧:“那二哥干吗不出来跳个舞娱乐娱乐呢?”

  叶建国眉头一皱:“老三媳妇,怎么说话呢?天龙出来是娱乐,老二跳舞就是笑话。”

  “妈,我会画画。”

  不等秦夕颜再说话,叶子轩适时站出,他不想母亲这样承受打压,更想给自己讨一点立足资本:

  “我给大家也献上一幅吧。”

  叶子轩身躯微微挺直:“醉墨,帮我伺候笔墨。”

  在官裳衣眉头一皱中,张醉墨毫不犹豫站了出来:“好。”

  周围响起了掌声,等待叶子轩的表现。

  “靠!叶少又要风华绝代了?”

  捏着白扇子的沈万千一脸兴奋,叶子轩像是有备而来一样,很快让人取来十几支笔、纸、墨,动作利索要了一张长桌摆放,四个屏幕的探头全部聚集桌上,在宋禁城好奇思虑叶子轩画些什么时,叶子轩双手脱掉了衣服,露出两支修长的手臂。

  随后,他把双手放在倒来的热水中,暖和关节后,他就淡淡一笑,拿起了其中一支毛笔。

  张醉墨幽幽一笑:“你会画画?”

  叶子轩轻轻点头:“会一点。”

  他又想起天赋过人的上官宁,心里闪过一丝惆怅,也不知道,小白过得还好不好?开不开心?

  张醉墨嫣然轻笑:“我相信你。”

  在叶建国他们不以为然的眼神中,叶子轩对张醉墨耳语几句,随后,俯身画画。

  张老看其态势,笑道:“有点样子。”

  秦夕颜和叶辉煌相视一眼,苦笑一声没有说话,大家开心就好。

  宋禁城无法近距离查看,只能透过头顶的屏幕观看,只见叶子轩的笑容变成了一种肃穆,还有一股说不出的认真和专注,他握着特制的毛笔,带着韵律的动着,但开始却没有人能够看出,他到底在画什么,江静瑶抓着宋禁城的手轻声问道:

  “他会画吗?会画什么呢?”

  宋禁城脸上绽放一丝笑意,微微一握江静瑶的手回应:“不知道,看他样子是大手笔,至少要五分钟后才能捕捉端倪,因为,画画本身就是玄妙的东西,知道,看到,却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只有等最后一笔落下之后,才能够一窥全豹!”

  “只是样子有了,想要博取眼球,难。”

  宋禁城看了一眼陈园园:“要跟伯母媲美,更难。”

  他看多了陈园园作画,多少知道皮毛。

  “嗖——”

  随着时间的流逝,叶子轩手中的挥洒,各种笔法随手而来,众人终于从中看到了一点奥妙。

  这是一个身材笔挺的壮汉。

  点点笔墨,随心而动,片刻之间,叶子轩就已经将一个壮汉的神韵点缀了出来。

  雪白的纸张,瞬间屹立了一个悲壮男子,从中映照的神情,虽然没有色彩的点缀,却有一种别样的风萧之美。

  眉眼传神!

  接着,叶子轩又是几笔构建,悲壮男子手里多了一把宝剑。

  画中男子变成了一个古代将军,杀意盎然。

  张家老人站了起来,眼里多了一丝兴趣:“有点意思。”

  叶无锋原本平静的眼神,也渐渐起了涟漪,似乎也想要一个惊艳。

  “《破阵子》”

  在叶子轩继续构建画面时,张醉墨忽然沉声而出: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

  随着张醉墨慷慨激昂的念词,叶子轩手中的画笔不断变快,手中的毛笔在动,而纸上的人,却似乎有些改变,江静瑶和公孙佳她们心中一愣,有些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再仔细看,心中却是忽然一惊,那纸上的男子,似乎也动了!

  沈万千打开白色扇子,相似的讶然:“这人会动?”

  卫战国也瞪大眼睛:“这家伙确实会动哦。”

  叶辉煌和秦夕颜他们也都多了一丝讶然,显然都看出了神奇。

  江静瑶也若有所思:“对,有变化,刚才的剑好像刺上,现在一看又好像横掠。”

  “横看成岭侧成峰。”

  陈园园眯起眼睛,一语道破:“光线作用,位置不同,感观不同。”

  沈万千他们恍然大悟,但依然流露一股叹服。

  叶子轩还在运笔如飞,额头多出一抹汗水,丝毫不受外界赞誉影响,也无视众人的惊讶目光,专注画面。

  “沙场秋点兵,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

  当张醉墨语变快念着最后两句诗时,叶子轩的画笔更是飞,嗖嗖嗖在画纸上滑动,壮汉舞剑,变幻莫测,让人微微恍惚古代沙场画面,弓弦雷鸣,万箭齐,敌人纷纷落马,残兵败将,狼狈溃退,将军身先士卒,乘胜追杀、、、

  “叮!”

  叶子轩忽然接过词句,气势如虹,声卷全场:

  “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生!”

  最后一字,叶子轩落下了最后一笔。

  “将军舞剑,报国精忠。”

  ps:谢谢it57q打赏本作品1oo逐浪币、我爱天生打赏本作品588逐浪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