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二百七十二章 无锋,您好


    第二百七十二章无锋,您好

    画纸掀起,展开,吸引众人视野。

    随着头顶阳光和屏幕灯光的变化,画纸上的将军也披上了色彩,开始提剑起舞,一招一式,动作缓慢,却不曾停歇,不仅让在场宾客感觉到他在舞动,还让人感觉到他的剑法招招不同,似乎舞出的是一套剑法,而不是简单的一招。

    “这怎么可能?”

    全场众人心里几乎同时喊出一个声音,这小子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江静瑶和公孙佳她们全都呆立在当场,没有人能够从这画的震撼中走出来,叶建国和叶改革的神情也是讶然,还有一抹说不出的懊悔,早知道不让叶子轩画画助兴了。

    想要他出丑压压气焰,结果却让他万众瞩目。

    在宋天儒眼睛微微眯起也流露一丝思虑时,陈园园身躯微微颤抖了一下,握着的酒杯不受控制倾泻些许酒液,除了这幅画带给她的震撼之外,还有就是画中将军变得立体后,她清晰捕捉到几分熟悉的神韵,那就是早已死去的唐云天。

    他难道认识唐云天?不然怎会画出那种独一无二的落拓啊。

    在陈园园心里出一个呐喊的声音时,张家老人更是颤巍巍走前几步,拳头无形中攒紧,二十年来沉浸字画不求自拔的他激动不已,他抖动着手指高声喊道:“这副画,我的,我的。”随后扭头望着叶无锋补充:“老叶,让给我。”

    “我欠你一个人情。”

    此话一出,全场一寂,宋天儒和官裳衣呼吸都微微一滞,每个人心里都清楚,得到张元帅一个人情,比十个亿还要值钱,他们看着叶子轩不得不佩服,这小子就是厉害,一幅画,让张元帅欠下叶家人情,叶无锋闻言大笑,大手一挥:

    “什么让不让的,喜欢就拿去。”

    叶无锋手指一点:“你拿去的只是一幅画,而天龙是我的孙子,我要十幅百幅都可以。”

    张元帅口无遮拦:“他也是我孙子。”他推开几个搀扶的人,步伐蹒跚走到叶子轩的前面,伸手拿过那一副画,爱不释手的看了一遍又一遍,随后搂着叶子轩的肩膀喊道:“你别忘记,我十三年前就认他为义孙,你可不能不认账。”

    “天龙,他是你爷爷,我也是你干爷爷。”

    张元帅让人把将军舞剑赶紧收起来,生怕被人看坏被风吹坏:“以后有好东西,可要给我一份。”

    在张醉墨和宋禁城他们一怔时,叶子轩脸上划过一丝苦笑:“张老放心,以后我孝敬爷爷的好东西,一定也给张老留一份,对了,这将军舞剑,光线不停,舞剑不止,只是不能为了看他舞剑,承受太强的光线,否则会造成光污染。”

    “放心,我就挂我书房,除了我和你爷爷,其他人一律没得观赏。”

    张元帅捧着装入画卷的盒子:“对了,以后见面不要再叫张老,张老,叫干爷爷,懂不?如果不是你当年失踪,你现在都是、、”说到这里,他忽然打住了话题,扫过宋禁城和张醉墨一眼,有些遗憾的摇摇头,转身向主桌走了回去。

    官裳衣忙把老人搀回位置。

    “寿宴开始。”

    在张醉墨暗挥拳头向子轩表示祝贺时,似乎不想让叶子轩承受太多赞许的叶建国清清嗓子,马上宣布宾客就位来打断众人对叶子轩欣赏,随着他的宣告出,各方宾客谈笑着走回各自位置,等待已久的服务员笑容满面端着菜肴现身。

    虽然叶子轩今天认祖归宗还表现出色,算得上叶家一大喜事,但叶无锋没有让叶子轩出现在三大主桌,叶辉煌和秦夕颜也没有谋求重视,甚至没有一家三口齐聚,他们按照原先的安排,分散到各个重要席位,照顾着八方宾客的情绪。

    叶子轩知道老人和父母心里想法,平淡一点对待自己,麻烦会少很多,他理解三位长辈的想法,于是自己找了一张后备酒席坐下,拿了两瓶红酒要了几个菜肴,叶子轩正要独自享用的时候,沈万千带着人跑了过来,笑嘻嘻坐在旁边:

    “叶少,躲在这里喝闷酒啊?”

    叶子轩给他倒上一杯酒笑道:“一个下午没找我,我还以为你不理我了呢。”

    沈万千拿起筷子,夹起一个丸子塞入嘴里:“你觉得,我今天是理你好呢?还是不理你为上?没看到你堂兄堂姐的目光吗?他们恨不得直接把你五马分尸吃掉,你回归叶家已让他们感到威胁,如今还这么出色,他们绝对坐立不安。”

    他意味深长一笑:“如果我跟你打成一片,加上宋禁城刻意表现出来的热情,我可以跟你保证,叶家第三代甚至你大伯二伯他们将会全部联合起来对付你,叶宗和叶天荡前些日子斗得死去活来,现在你冒出来,他们顷刻化解敌意。”

    “我刚才去厨房偷鸡腿吃的时候,见到他们两个嘀嘀咕咕,十有**是联手的意思。”

    他一边夹着菜肴,一边跟叶子轩盘算:“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现在叶老和张老一起庇护你,没有人敢明面上对你下手,只要不是动用官方资源碾压你,其余见不得人手段,你应付绰绰有余,至少,叶宫比他们暗中势力牛叉多了。”

    叶子轩脸上划过一丝苦笑,让人端来一大盘白饭,盛了一碗后叹息开口:“今天是老爷子大寿日子,也是我回归大喜日子,让我神经安静两天行不?你再给我灌输叶家内斗这些字眼,我不仅没有胃口吃饭,还会懊悔今天认祖归宗。”

    “行、、、”

    沈万千眉头一皱:“还是不行,作为兄弟的我,要对你多说几句,你在叶家现在有点被孤立,但你还是可以找到盟友的,你五姑的儿子,卫战国,就是刚才站我身边的胖子,那家伙是一个扮猪吃虎的能人,搞定他,会少很多麻烦。”

    沈万千不愧是南方太子,熟知天下事:“他对叶家门道很清楚,而且他也是被打压的人,平时想要从叶家抢点资源,被你大伯和堂哥他们踩的遍体鳞伤,如不是你五姑一哭二闹三上吊,以死相逼,估计卫家现在连一个局长都不如。”

    “他对你堂哥他们一肚子憋屈,把他拉到自己阵营,很好一把利剑。”

    “卫战国?”

    叶子轩眼睛微微眯起,伸手拿过一个盒子,打开,拿过那一副护臂,脱掉衣服,掰开铁片,把右手放了上去,咔嚓一声锁住,右臂顿时多了一道防护,而且正如卫战国所说,这护臂很轻,戴着就等于一个套袖,挥舞几下,很快磨合。

    “靠!这是楼兰古物啊。”

    没等叶子轩把衣服穿上去,沈万千就一把拉住叶子轩,瞪着眼睛细细审视这个护臂:“我在拍卖会上见过另外一副,当时拍出三百万的高价,我还见过他们当场做实验,一枪轰下去,连个弹痕都没有,这玩意哪里搞得?还有没有?”

    “卫战国给的。”

    叶子轩笑着穿上衣服,还把卫战国的认亲说了一遍:“我还不了解他,但他确实是一个有趣的人,至少比叶芙蓉他们要好,他不仅热情,还当场送我这护臂,我还推辞不得,只是我没有想到,它这么昂贵,看来要还给他一份礼物。”

    沈万千一愣,随即大笑,竖起拇指:“那家伙,眼光不错,懂得抱你这棵大树。”

    两人低声谈论卫战国一番,让叶子轩对后者更多认识,随后沈万千偏转话题,“对了,叶少,你那个将军舞剑,如此传神,究竟是怎么画出来的?那玩意拿出去卖,至少值一百万,沉淀十年,一个亿不止,五十年,可以进博物馆。”

    谁都没有想到,眼光独到的沈万千一语成谶,五十年后,这一幅将军舞剑请入博物馆,成为国宝之一。

    “怎么画的?”

    捏着筷子的叶子轩止不住停滞,脑海浮现达摩山洞中的场面,清冷的灯光,喝醉酒的人,挥舞的短剑,还有沧桑的破阵子,那份神韵,那份悲壮,叶子轩见过一次就无法忘记,他的心多了一丝疼惜,随后向沈万千摇摇头,没有回答。

    沈万千能够捕捉到他的悲凉,挥动两下扇子没有多问。

    宴会进行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天色渐渐阴沉了下来,这时,四周屏幕再度打开了,一一播放各大省市给叶无锋的祝寿画面,有群众祝福,有军人祝愿,有小孩挥手,还有各式花车,队伍,聚齐欢庆,一束束烟花在屏幕上绽放,很是耀眼。

    衷心的贺语,真挚的字眼。

    “举天同庆啊。”

    看着屏幕上的炫丽画面,还有无数民众的欢呼,以及不断重复的‘寿比南山,福如东海’,‘叶元帅安康’的字眼,张元帅比叶无锋过寿还高兴,兴奋的连连拍着后者肩膀,叶无锋也都扬起笑容轻轻点头,显然对这个大寿很是欣慰。

    “老四,你们华海市呢?”

    叶改革向大口喝酒的叶狂人喊道:“有没有给老爷子献礼。”

    叶无锋、张元帅和宋天儒他们也望过去,叶无锋冷哼一声:“他不给我惹祸,我就满足了,还献礼。”

    叶狂人撇撇嘴:“华海穷,省点钱,不搞太花俏,两个蟠桃已经花我不少钱了、、”

    叶建国他们几个纷纷摇头:“你啊你,连老爷子祝寿的钱都不出,真是逆子啊。”

    “爷爷,华海准备了礼物。”

    此时,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叶子轩,站在叶狂人的背后开口:“四叔只是跟你们开玩笑,待会切一下华海画面。”

    在叶狂人微微一愣要摆手时,叶子轩一把按住他的手。

    叶无锋看着叶狂人:“这小子有礼物?”

    叶建国淡淡一笑:“老四能玩什么花样,普通水准都达不到。”

    叶改革也是不置可否:“老四能送两个蟠桃已经不错了,去年只是绣了一朵花呢!”

    “华海,献礼!”

    这时,画面轮到了华海,随着屏幕的亮光闪起,只见华海一片欢庆。

    叶子轩拿起手机,很简短的出四个字:“华海,献礼。”

    “砰砰砰!”

    黄浦江两岸烟火腾升,一束束烟花在天空炸开。

    五彩缤纷,很是炫丽,很是璀璨,刺激着每个人的神经。

    张醉墨、秦夕颜、宋禁城和沈万千他们全都望向屏幕。

    其中三个画面切换成三个人群,一个是军人,一个是学生,一个是市民。

    三千人自肺腑的祝寿,只是言语不再是千篇一律的福如东海,身体安康,而是很直接,很亲切的字眼:

    “无锋,您好!”

    “无锋,生日快乐!”

    全场抬头,齐齐震惊。

    谁都没有想到,这‘大逆不道’的祝语,一夜之间风靡全国,传遍整个西方世界。

    历史铭记!

    陈园园盯着叶子轩,眸子有了一丝欣赏。

    ps:寿宴到此结束,谢谢大家的支持,祝大家周末愉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