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二百七十三章 千颜
  第二百七十三章千颜

  早上六点,飞龙花园,东侧卧室,也不知是不是昨晚烟花放得太多,还是京城空气实在恶劣,早早起来的叶子轩练完易筋经和洗髓经,想要拉开窗帘呼吸新鲜空气,结果却现外面一片灰蒙蒙,还有尘雾争先恐后涌入进来,吓得他赶紧关窗。

  隔着透明明净的窗户,叶子轩第一次见识京城雾霾霸道,远处空气好像浓稠的墨水,把世界都浸润在里面,只有门口两点橘色的灯火透过浓浓的雾照到窗边,两米开外的地方似乎什么都看不清了,雾霾就好像一堵墙,把你与远处的世界分开。

  “京城人民真不容易。”

  叶子轩摇摇头,洗漱,下楼。

  “少爷。”

  刚刚到大厅,叶子轩就见到十多个叶家佣人和保镖,齐齐停滞手头忙活的东西,毕恭毕敬对自己喊了一句,其中还有不打不相识的叶儒林,这让他无形中打了一个激灵,他忙摆摆手回应:“大家叫我子轩或者天龙就行,千万不要叫少爷。”

  “这让我太尴尬了。”

  叶儒林脸上扬起一丝笑容,态度前所未有的恭敬开口:“少爷是主,我们是仆,总是需要尊卑的,不然显得叶家太没家教,如果少爷不喜欢这两个字,那我们就叫回叶少好了,子轩和天龙是绝对不能喊叫的,而且叶少也承受得起这个尊称。”

  在其余佣人和叶家护卫齐齐点头中,叶儒林又轻声补充一句:“叶少昨晚在寿宴的表现,我们都已知道的一清二楚,我们不想妄加评论,只想说佩服的五体投地,听说叶老昨晚还连喝三杯,这是向来克制的他,第一次高兴得失去了自控。”

  “子轩,由儒林他们称呼吧,你现在有点尴尬,呆久了就习惯。”

  叶子轩眼里闪过一丝无奈,正要说话却见一身黑衣的秦夕颜走过来,高高盘起头的女人更显端庄,她很自然很疼惜的跟叶子轩来了一个拥抱,随后就拉着他向餐厅走去:“我猜到你这时候起来,所以掐着时间做了早餐,赶紧过来趁热吃。”

  “你爸、舅舅和四叔在后园练功,待会也会进来一起吃早餐。”

  叶子轩望了一眼外面:“练功?阿炳拉琴,还是吸收毒气?”

  在叶儒林他们牵扯嘴角笑了起来时,秦夕颜也轻轻一戳儿子脑袋,没好气的笑骂一句:“你这孩子,怎么这样说你爸他们呢?后园有封闭式的练功场所,场地近千平,设有各种器材,他们是呆在里面练功,切磋,而不是在外面吸毒气。”

  “他们三个十几年没凑一起,这几天好得要同穿一条裤子。”

  叶子轩悠悠一笑:“我就说嘛,人影都看不到,怎么练功?”

  “嫂子,有饭吃没有?有饭吃没有?”

  秦夕颜和叶儒林他们脸上都绽放一丝笑意,叶子轩的存在,让这个冷冷清清的宅子忽然有了生气,有了欢笑,还有了温馨,就在这时,叶狂人粗犷声音传来,带着一股子兴奋喊道:“让人炒几个好菜,再弄一瓶好酒,我要好好喝上几杯。”

  很快,穿着一件背心的叶狂人现身大厅,后面还无奈跟着叶辉煌和秦世皇,不过两人眉间也都带着笑意,似乎有什么好事一样,秦夕颜微微一怔,讶然出声问道:“老四,大清早的,炒什么菜,喝什么酒?而且你昨晚不是刚喝个痛快吗?”

  叶子轩也好奇看着他:“叶市长、、四叔,你捡钱了?”

  “夕颜,别听他的,大清早喝粥吃点心就是。”

  叶辉煌笑容满面的挥手,示意妻子不用理会叶狂人要求,随后又一拍不甘心的叶狂人开口:“早上别喝酒,对身体不好,而且你待会还要飞回华海,一大堆事务要处理,最重要的是,无数中外记者在华海等着你,喝个醉醺醺的成何体统?”

  秦夕颜微微皱眉:“什么事这么高兴?”

  “这个要感谢我的好侄子。”

  叶狂人散去没有酒喝的郁闷,披上一件衣服,一个箭步冲到叶子轩身边笑道:“嫂子啊,这天龙真是我的福星,不仅为我赚了几十个亿,还让华海万众瞩目,连我这个市长都沾光,看来我当初去华海做市长,是此生最明智的一个选择啊。”

  在叶子轩和秦夕颜还是不解生什么事时,秦世皇已经走到茶几旁边,亲手打开有些日子没有开启的电视,大屏幕很快亮起了画面,他随手调了一个中央台开口:“妹妹,老四高兴是难免的,昨晚老爷子大寿献礼,各个省市都各显神通。”

  “纷纷向老爷子奉上祝贺,其中华海最让老人高兴。”

  秦世皇挺直腰板解释着:“华海献礼不仅赢得老爷子、张元帅以及全场宾客的赞许,那两句祝寿贺语还一夜之间风靡大江南北,西方各大媒体也把争相它列为头条,朴素无华的‘无锋你好,无锋生日快乐’,成为今天搜索第一的字眼。”

  在叶子轩恬淡的笑容中,叶辉煌也笑着出声:“现在市长办公室电话都被打爆,无数中外记者都想采访大逆不道的叶市长,西方几个主流媒体也出专访邀请,希望老四能够抽时间跟他们聊一聊,可以这么说,华海这两天成为了世界焦点。”

  “老爷子刚才还给老四电话,第一次叮嘱他好好干,不要丢叶家的脸。”

  此时,屏幕上正出现民华社文,正是关于昨晚华海献礼一事。

  华国官方媒体给予高度的赞誉:“这两句话感情真挚,就像是对亲朋,像是对自己最热爱、最熟悉的家人的问候,真真实实地表达了人民群众内心深处,对叶无锋同志的由衷祝愿和朴素、深厚的爱戴之情,亲切地表达对叶无锋同志的敬意。”

  在叶儒林和秦夕颜他们瞪大的眼睛中,身躯笔挺的男性播报员,抑扬顿挫,感情真挚:“简短两句,却表达了人民群众对路线方针政策的衷心拥护;表现了人民群众对叶无锋同志历史功绩的认同,对我们世纪元帅的无比热爱和崇高敬意。”

  在全场一片安静和欣喜中,叶子轩也微微讶然官方的力捧,随后秦世皇又调了几个地方电视台,全是对华海献礼的播报,其中还有不少外媒赞誉,喊叫华国在亲民和人权方面又迈了一大步,采访的二十几个路人,更是对着镜头直呼那两句话。

  秦夕颜一脸惊喜:“老四,恭喜你。”

  “恭喜我干啥?这都是天龙的杰作,该是我恭喜你有个好儿子,我不过是沾光罢了。”

  叶狂人很是感慨:“我这数十年,一直都是负面形象出现,这是第一次正面舆论啊,我怎能不高兴呢?所以刚才想要喝酒庆贺一番,不过三哥说得对,喝得醉醺醺回去,会毁掉天龙的一番心血,再说了,这未来一个月,估计喝酒要喝个吐。”

  显然,他能预见未来的应酬,随后又一楼叶子轩笑道:“好侄子,四叔真是感谢你,给了我这样一份大礼,不仅讨得老爷子欢心,让呲牙咧嘴的大伯二伯直跳脚,还让华海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将来有机会,四叔还你一个大人情,大大人情。”

  他已经决定,将来把名下资产转给叶子轩。

  叶子轩笑着一握他的手臂道:“四叔,一家人,何必这么客气?”随即淡淡一笑:“再说了,叶宫也从中得到莫大好处,作为这次献礼的幕后组织者,不用多久就会被人挖出来,有这噱头在,以后不管谁做华海市长,都不敢轻易动叶宫。”

  叶辉煌和秦夕颜相视一眼,眸子都有着一丝欣慰。

  秦世皇把遥控器丢在沙上:“别站着了,吃饭了,一家人,不用谢来谢去。”

  “哈哈哈,对,一家人,何必这么客气。”

  叶狂人大手一挥:“吃饭,吃饭。”

  一家欢喜一家愁,在飞龙花园上下谈笑风生吃早餐的时候,数公里外的叶建国花园,气氛却不是太好,把自己装扮得跟公主一样漂亮的娇媚汤兮兮,把准备好的爱心早餐亲自端到丈夫面前,叶宗却没有半点胃口,只是夹着一根香烟沉闷吸着。

  汤兮兮环视四周还没有开启的几间卧室,知道叶建国他们心情不高兴睡的晚,所以就没有让佣人去叫他们吃饭,她坐在丈夫身边,看着这个身材魁梧也是国字脸的男人,红唇幽幽开启:“亲爱的,都过一个晚上了,你们的心情还没好转吗?”

  “你知道个球。”

  叶宗毫不客气对妻子火,金属冷冽一般的脸,充满着说不出的戾气,香烟戳在手机上的头条新闻:“这心情怎么好转?叶天龙回来,不仅出尽风头得到老爷子宠爱,还直接威胁到我们到手和未来的利益,搞不好我要跟你一起去卖古董了。”

  “卖古董好啊,每天看那么好稀奇古怪的东西、、、”

  汤兮兮没心没肺的挤出一句,见到丈夫脸色难看就话锋一转:“我看叶天龙不算是坏人啊,他现在也没有跟我们抢东西,再说了,十三岁当兵的老爷子智慧过人,阅历过人,他不会因偏爱叶天龙,就把全部资源给他,老爷子心中有分寸的。”

  “他再喜欢叶天龙,也会出于家族平衡,而一碗水端平。”

  叶宗伸手捏一捏妻子的俏脸,他以前喜欢这个漂亮女人还娶入为妻,就是觉得她没心没肺还足够娇媚,让自己感觉床头每天躺着不同的女人,可是现在却觉得她足够愚蠢和无知:“他还没跟我们抢?本来三叔四叔那两份资产将来是我的。”

  “现在叶天龙回来,九成变成他的了,这还不是抢啊?”

  汤兮兮一时哑然,不知道如何回应丈夫的逻辑。

  良久,她挤出一句:“其实你们可以友好相处,或者拉拢他、、、”

  “如果古聊斋走入一个乞丐,叫着要跟你分古聊斋的资产,你可以跟他友好相处?”

  叶宗端起一杯牛奶喝下,随后不置可否的哼道:“算了,不跟你多说了,你去你的古董店吧。”

  坚持每天上班,有一份自己事业,这是汤兮兮死死咬住不放的要求,汤兮兮看着丈夫的神情,脸上划过一丝无奈,她一度想要把自己跟叶子轩有过交集、还想为丈夫拉拢他入伙的话说出,但看到丈夫的阴冷就散去念头,免得让后者生自己的气。

  这时,叶宗电话响起,一个陌生电话涌入,叶宗没有触碰手机,只是戴上蓝牙耳机,刚刚喂出,耳边传来一个声音:

  “叶少,是我,千颜、、、”

  ps:三千六百字更上,今天有事出去,估计保底更新,还有一更在晚上,谢谢大家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