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二百七十八章 血洗洪青龙


    第二百七十八章血洗洪青龙

    灯光惨白!

    棺材板的现身,让唐薛衣也走了出来,还第一时间按住竹刀,看到挡住去路的叶子轩和唐薛衣,棺材板的脚步微微一滞,随后又扭头一看如狼似虎的追兵,他猛地一甩手臂,把小女孩丢到唐薛衣身边喝道:“带她走,带她走,她是无辜的!”

    说完之后,棺材板咬牙转身,向追杀过来的帮会成员迎战,像是要给唐薛衣和叶子轩他们挡一挡,也像是要表明自己对叶子轩他们没有敌意,唐薛衣看着摔在脚边的小女孩,神情冷漠没有俯身触碰,相反用竹刀隔开她跟叶子轩接触,以免危险。

    一有不对劲,他会毫不留情杀掉后者,谁知道,这是不是棺材板他们的苦肉计。

    “砰!”

    返身对战的棺材板不管身上伤痛,猛地一脚踹出,点飞一名壮汉,随后一把握住一个挥刀砍来的敌人手腕,不等对方做出其余反应,棺材板的手指瞬间猛然握紧,五指之间强大到令人窒息的爆力,使得壮汉的手腕出一阵令人寒毛倒竖的骨裂声。

    这家伙的握力竟然强大到这种变态地步。

    “薛衣,你说的没错,这棺材板确实厉害。”

    叶子轩看着只在资料见过的棺材板:“他跟你也有相似的气息,够狠,够快,够毒。”

    唐薛衣依然漠然:“他是我们的敌人。”

    叶子轩心里有着盘算:“敌人,也是可以合作的,这么好的棋子,不好好利用,可惜。”

    在叶子轩流露一抹欣赏的时候,棺材板一手接住对方的砍刀,干净利落的反手一挥,血光乍现,一名从背后偷袭的敌人惨叫倒下,胸襟染血,因为手腕骨裂的敌人倒退五步,出惊天动地的嚎叫,但嚎叫很是短暂,随后就被砍刀划破了喉咙。

    中刀敌人鲜血迸射,一头栽倒在地,生机熄灭。

    棺材板出手狠辣,拼着添加几道刀伤,也要杀掉锁定的对手。

    只是对方人数实在太多,加上棺材板扼守道路,刀光霍霍,身上很快变得鲜血淋漓。

    其中一道落在背部,深可见骨。

    “求你们救救我,救救大哥哥、、、”

    小女孩脸色苍白,迟迟没从地上站起,良久才挤出一句:“他是为了救我,被孟堂主他们追杀的,他们是人贩子。”

    看着被数十名壮汉围攻的棺材板,又看看恐惧到无法站起的小女孩,叶子轩脸上没有半点紧张,他望着唐薛衣一笑:“薛衣,别紧张,看棺材板和小女孩的样子,不会是什么苦肉计,一个人脸上可以伪装慌乱和害怕,却无法伪装眼中恐惧。”

    他望着小女孩的眸子:“她是真的怕了。”

    唐薛衣没有出声回应,只是竹刀一侧,动作利索拍打在小女孩后脑勺,直接把后者打晕在地,让她的危险降到最低。

    他还用竹刀在对方身上探寻一翻,确认没有什么危险才收刀。

    叶子轩摇摇头:“你真是不懂怜香惜玉。”

    这时,有两名大汉目光炯炯绕过了厮杀中心,提着锋利的砍刀直接向叶子轩他们奔来,俨然一副为了小女孩的态势,而且他们不给叶子轩置身度外的机会,靠近三人就毫不留情挥刀劈下,对于杀红眼的他们来说,废一个是废,废两个也是废。

    唐薛衣目光一寒踏了出去,冷眼看着两名找死的对手。

    两把砍刀在灯光之下闪闪光,唐薛衣一直屹立不动,当砍刀的光亮变得急剧拉长时,他才一抖手腕。

    “嗖!”

    一道刀光划过,简单却美丽。

    两名壮汉的胸膛染血,砍刀落地,惨叫跌飞。

    看到唐薛衣轻轻松松一刀杀掉两人,正跟棺材板激战的二十多名敌人,忽然停滞动作,目光向唐薛衣飘了过来,夜风吹过,带着令人起一身鸡皮疙瘩的凉意,从黑暗的最深处吹来,昏黄路灯下的马路,就像是通往地狱深渊一样令人不寒而栗,

    “杀!”

    这群刀口上舔血的家伙,震惊过后立刻变得愤怒,嗷嗷直叫分出人手向唐薛衣包围过来,短暂平静下来的局面又如同煮沸了的开水一样混乱起来,四五个壮汉将唐薛衣围起来,四面八方的刀锋划破空气,带起的哧哧声响,就如死神挥舞的镰刀。

    “扑!”

    唐薛衣冷酷的脸上闪过一抹杀机,身躯不退反进爆射出去,竹刀在半空中一挥,刀光闪过,刀尖瞬间划过三人的咽喉,鲜血迸射出来,落地之际,竹刀又已经抽回,并顺势扫在旁边冲来的两名敌人胸膛,让他们来不及惨叫就嗅到了死神的来临。

    五人横在唐薛衣前面,没有一个人活着。

    一切就像一个没法醒过来,或能够改变的噩梦。

    全场再度不受控制的安静下来,残存的十多名壮汉眼睁睁地瞧着同伴尸体,只觉得指尖冰冷,脚趾冰冷,只觉得冷汗慢慢地沿着背脊流下,就好像有条毒蛇在背上慢慢爬行,带着小女孩逃亡的棺材板,已经让丢出数十条人命的他们恐慌了。

    如今,唐薛衣又如此变态,简单几刀,却杀掉他们七人,他们心里止不住慌。

    这种恐慌不是因为唐薛衣的强大,而是他们不知道怎么向孟堂主交待,

    叶子轩漫不经心扫过他们一眼,随后提着小女孩走向白色奥迪。

    唐薛衣走到浑身是血的棺材板面前,左手丢给他一粒叶子轩给的药丸,毫无疑问他准备介入这一战,既然已经决定救下小女孩还下了手,唐薛衣就不会装叉又白痴地停下来,告诉眼前的敌人,是你们的人先动手的不能怪我不仁慈之类的废话。

    杀了,就杀一个干净,这是唐薛衣的作风。

    “谢谢!”

    棺材板想都不想就吞下,伤口的鲜血变得迟缓,他一挺身躯,握着砍刀的手又多两分力道。

    “杀了他们!”

    一位小头目喃喃自语:“必须杀了他们。”

    他的话像是滴入油锅的水,掀起了巨大的浪潮,随后扬起手中的砍刀,率先冲出,十几名壮汉分成两批,分别向唐薛衣和棺材板冲了过去,刀光剑影,没有任何惨叫就相续倒下了,联手的唐薛衣和棺材板出手很默契,很凌厉,全都是一招致命。

    三分钟不到,二十多名壮汉全都躺在地上,没有一个活口。

    “上车。”

    在身受重伤的棺材板止不住踉跄一下时,一辆白色奥迪横在了两人面前,叶子轩向唐薛衣他们偏偏头:“上车。”

    唐薛衣扯着棺材板钻入车里,昏迷的小女孩被叶子轩丢在副驾驶座。

    披上一条空调毯子,又喝入一口净水,棺材板冷冷挤出一句:“谢谢。”

    叶子轩淡淡开口:“怎么回事?你不是来京城杀我的吗?怎么变成被人追杀?”

    棺材板眼睛闪烁一抹光芒道:“我确实是来杀你的,不过运气不好,不小心撞见一伙人贩子执行家法,我见到他们挖掉四名儿童的眼睛,还见到他们老大要对小女孩进行践踏,我不想多管闲事,但他们觉得我可能拍照了,想要杀掉好一点。”

    棺材板很平静的叙述着来龙去脉:“我一怒之下,就刺伤他们堂主还带走小女孩,结果招致他们无情追杀,如果是我一人,随时可以杀个回马枪干掉他们,可多了一个累赘,躲不了,跑不快,一路杀杀停停,最终导致现在丧家之犬的局面。”

    向来不喜欢废话的棺材板,为了叶子轩能够容下小女孩,罕见向叶子轩摊开整件事情:“他们,好像是三帮分之。”

    叶子轩笑容恬淡:“你可以丢掉累赘的。”

    棺材板没有说话。

    “前面路口让我下车。”

    棺材板挤出一句:“我欠你一个人情,你有什么要做的事,可以跟我说出来。”

    叶子轩神情平静笑道:“还掉我人情之后,你继续执行杀我的任务对不?”

    棺材板没有否认:“对!”他话锋一转:“其实你不该救我,或者现在杀了我。”

    叶子轩波澜不惊:“我这个人做事从不后悔,决定出手救你,就不会再对你下毒手,至少现在不会,你身上十多处刀伤,必须找一个地方治疗,不然你会流血至死的,你也不要想着去医院处理了,医院见到你这伤口,一定会向警方汇报。”

    “而且今晚横死这么多人,那什么孟堂主也会要你命。”

    在棺材板微微沉默的时候,叶子轩又补充一句:“我给你安排一个地方住下吧,你也不需要抗拒,觉得又欠我人情,将来不好意思对付我,放心吧,我要你养好伤也是有不小意图的,我想要你尽快还我这个人情,还可能是要你拿命还的人情。”

    “我会让你执行一件艰巨任务,打击对方,也重创你。”

    叶子轩悠悠一笑:“一箭双雕,说不定连你这个祸患一起除掉。”

    棺材板目光清冷:“什么任务?”

    叶子轩手指一挥:“袭杀青千颜,血洗洪青龙。”

    ps:谢谢傲骨金狼打赏本作品1oo逐浪币、火细雪打赏本作品1oo逐浪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