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二百七十九章 嫂子
  第二百七十九章嫂子

  叶子轩给棺材板和小女孩找了一个地方住下,从医院弄来一些伤药和纱布,最后还让唐薛衣留下保护他们两个几天。

  棺材板出手狠辣,杀人不眨眼,但叶子轩还是能看出他的底线和原则,他跟唐薛衣一样,对着孤儿有着一种特别的情感,这也是他为什么宁愿被砍,也不肯丢弃小女孩跑路的要因,叶子轩不是圣人,但愿冒险给棺材板一个活命机会。

  他要控制这一把双刃剑,把洪青龙撕裂出一道口子。

  处理完这一切,叶子轩就独自一人回飞龙花园,车不快,车子停在门口的时候,时间已经指向九点半,让叶子轩没有想到的是,大厅没有见到秦夕颜和叶辉煌的影子,但是见到蝴蝶一样欢快的花轻舞,还有厨房传出来的饭菜飘香。

  “回来啦,快去洗手,饭我已经煮好了。”

  身上裹着一条围裙的花轻舞,捧着一碟切薄的牛肉从厨房走出来,嘴里还哼着小曲,一见到叶子轩,花轻舞脸上顿时笑靥如花:“本小姐手指一掐,猜测你会这个时间回花园,所以就准备好食材等你打火锅,聪不聪明?开不开心?”

  餐桌摆着一个电磁炉,还有七八款食材原料横陈,炉子上面的锅冒着热气,散肉骨头的香气。

  叶子轩微微一愣:“你怎么在这?”

  他摸摸饥肠辘辘的肚子,一边好奇问,一边向餐桌走去,很是诧异花轻舞出现在这里,花轻舞似乎早料到这话题:“怎么?你认祖归宗了,本小姐就不能来这里?别忘了,我可是叶夫人的贴身医护人员,前些日子我每天都进出。”

  “在你回华海那些日子,我还在这里住了几天,我跟夫人关系密切,跟大家也交情不浅。”

  花轻舞娇哼一声:“叶大少爷,不欢迎我了?”

  叶子轩苦笑一声:“哪会不欢迎你,我还期盼你每天过来呢,我只是奇怪你突然出现,我妈他们呢?”

  花轻舞向楼上微微偏头:“听说集团有事,她在书房开视频会议,估计要好几个小时,所以让我准备一点宵夜给你,她担心你在外面没吃好,我刚才去厨房转了一圈,我也不知吃什么,就直接弄一个火锅了,你将就一点,别挑剔。”

  没等叶子轩回应,她就补充一句:“敢挑剔,本小姐踹飞你。”

  “这么辛苦准备,还敢挑嘴?”

  叶子轩脸上涌现一丝无奈,同时对大大咧咧的花轻舞更加欣赏,花姑娘对叶子轩从始至终都是不卑不亢的神情,无论他展示高医术,还是成为叶家少爷,花轻舞脸上都没有太多奉承,相反还会很自然的调笑,让叶子轩不会太拘谨。

  花轻舞取下围裙,像是主人一样坐下来:“我是来看看叶夫人的伤势,一边看一边聊,见到天色已晚,担心一个姑娘家不安全,她就留我在花园住一晚,顺便给你备个宵夜。”她话锋一转:“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洗手吃饭,等下汤都熬没了。”

  她歪着头问出一句:“莫非你吃过饭了?”

  “没有。”

  叶子轩很想对花轻舞说你很安全,但最终散去念头,摸摸还有点火辣辣的肚子,酸辣牛油面早被他吐个一干二净,现在还真有一点饥饿,他摇摇头去洗手池清洁双手,随后走到餐桌坐下开口:“花徒儿,我是你师父,还救过你的小命、、、”

  “你这样每天对师父吆喝,不怕被天谴吗?”

  花轻舞动作优雅给叶子轩盛了一碗热汤,让他先喝两口暖和一下身子:“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我就是这种男孩子性格,怎么?看我不顺眼准备嫌弃了?还是希望,我见到你回来,就向你满脸笑容的鞠躬:呀买碟,开一里那撒!”

  “你大爷!”

  看着花轻舞满脸调笑的样子,叶子轩毫不客气轻敲一击,随后捧起热汤喝了起来,或许是汤熬了一阵子,也或许是真的饿了,叶子轩喝得很快,还把花轻舞夹给自己的牛肉、丸子、羊肉一扫而光,花轻舞微微皱眉:“你真没吃饭?”

  “出去半天,忙啥这么晚回来,还连饭都没吃?”

  叶子轩塞入一块牛肉,不想母亲担心,避重就轻回道:“跟几个东瀛人生小冲突。”

  “靠!东瀛人挑衅你?”

  花轻舞瞪大美丽眼睛:“那你,有没有指着他们闭嘴怒骂,八格牙路,死啦死啦的。”

  叶子轩对这个女人彻底无语了,只能埋头吃着碗里的食物,花轻舞笑过一阵后,就收住大大咧咧的样子,又把一大勺肥牛放入叶子轩碗里:“叶少,师父,我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忙,明天有一个小聚会,推脱不了,是金芝林中高层的聚会。”

  “我想要带你出现一下。”

  叶子轩毫不犹豫回应:“不去。”他微微侧头看着女人,一副高瞻远瞩的样子:“你不用多说,我也知道,你是想让我假扮你男朋友,替你打狂蜂浪蝶,这法子对你不错,对我可是百害无利,莫名让不少人恨上我,看来这宵夜、”

  叶子轩感慨一声:“看来天下还真是没有免费的午餐啊。”

  “不去?”

  花轻舞嘴角勾起一丝迷人笑容:“你觉得不去合适吗?是谁把我推去金芝林展?公孙水现在对我无比器重,不仅把一生所学一五一十交给我,还让我介入公司日常事务,很多人都觉得他是我干爹,尽管公孙水连握手都不敢,但没有人相信。”

  “我告诉他们有男朋友,也没有一个人当真。”

  “除了觉得这是我掩饰之外,还有就是从来没见过我男朋友。”

  叶子轩淡淡开口:“那你找一个人撑撑场代替不就行了,现在网上不是可以两千租借一个男友吗?”

  花轻舞手指轻轻一捏叶子轩的腰部:“你当那些人都是瞎的啊?找阿狗阿猫扮演岂会看不出来?如果不是一个重量级人物出现他们面前,就算我真有男朋友现身,他们也会认为是我找人扮演,目的就是维护公孙水声誉,我的利益。”

  “只有你出现,让他们知道我靠你这棵大树,一切流言蜚语才会停止。”

  “你不是想我未来掌控金芝林吗?”

  “声誉毁损清白殆尽,以后拿什么服众?拿什么跟他们讲妙手仁心?”

  “咱们现在可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在叶子轩眼里多了一抹深思时,她还轻笑着补充一句:“而且公孙佳也觉得我在勾引他父亲,开始有意无意针对我,中午还跑去我的办公室,把我东西全部砸个稀巴烂,还对我出一个警告,三天内离开金芝林,不然找人做掉我。”

  叶子轩眼神一冷:“公孙佳去折腾你?”

  花轻舞轻描淡写的点头:“嗯,把我电脑,金鱼缸,办公桌,字画,书籍,茶几全砸了,整个公司的人都过来围观,如果不是忌惮叶夫人这层关系,估计要给我两个耳光,我没有动手也没阻拦,我就靠在门口,任由她砸个稀巴烂。”

  “砸完了,我客客气气送她离开。”

  叶子轩微微停滞筷子,这还真是一个问题,必须让花轻舞洗脱小三麻烦:“告诉我地址,时间,给你撑撑场面。”

  花轻舞笑容满面给叶子轩又烫了一些食物,随后拿起手机把地址和时间给叶子轩:“天宇酒吧,八点,帅一点!”

  “别担心我会黏住你,就只借你一个晚上,本小姐的白马王子不是你。”

  完短信,花轻舞就一丢筷子跑上楼:“吃完自己让佣人收拾,我去洗澡睡觉了,女人不能太晚睡的。”

  叶子轩目瞪口呆看着过河拆桥的女人,良久恨恨不已挤出三个字:“花姑娘!”

  “叮!”

  这时,又有一条信息轻轻涌入叶子轩的手机,瞄了一眼是一个陌生号码,他一边往嘴里塞着食物,一边用手指点开,寻思谁这么晚给自己信息,不点开还好,打开见到内容顿时一滞神情,脸上多了一丝沉思,还有一股说不出的犹豫。

  迟疑了差不多三分钟,叶子轩把嘴里的东西吃完,招呼佣人收拾一下桌子,自己拿起车钥匙又出门,还给花轻舞他们一个短信,告知很快就回来,随后一踩油门,白色奥迪又呼啸着驶出大门,没有多久,车子就绕过两个圈驶出叶家关卡。

  叶子轩放慢车,往市区方向开出三百米,没有多久,就见到路边停着一辆红色甲壳虫,危险灯一闪一闪。

  叶子轩打着方向盘靠了过去,车内的女人见到奥迪车牌先是一愣,随后认清叶子轩顿时大喜,灯光远近交替。

  车窗落下,一手伸出挥舞:“子轩,子轩。”

  车门被她推开,先露出一只浑圆的丝袜长腿,接着就钻出一个身穿黑色套裙的年轻女人,如狐娇媚,属于很有能力激起男人最原始冲动的那种床上尤物,胸前的双峰高挺如山,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套裙,裹着黑丝的长腿更是无视寒意,展示风情。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停车,打开车门,望向钻出车子的年轻女人:

  “嫂子!晚上好,车坏了?”

  汤兮兮。

  ps:谢谢阿伟1982打赏本作品1oo逐浪币、小海豚打赏本作品588逐浪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