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二百八十章 背后的玄机

天才布衣 第二百八十章 背后的玄机

  第二百八十章背后的玄机

  “子轩,谢谢你来了。”

  汤兮兮站在叶子轩的前面,香风阵阵,俏脸如释重负,显然叶子轩的到来让她安心,她跺跺脚,一指身后甲壳虫:“车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开到这里就熄火了,我想要叫修车人员,可又觉得太晚,而且对方赶赴过来也要一个小时。”

  叶子轩犹豫一下开口:“其实你可以叫叶家人或者大哥。”

  不是叶子轩抗拒帮忙,只是觉得有更好解决方式,毕竟三更半夜,他跑到山下跟汤兮兮见面,多少会让人觉得暧昧,而且叶宗和叶天荡第三代对自己不是很顺眼,汤兮兮又是叶宗的妻子,她邀请自己帮忙,叶子轩心里多少有些戒备。

  之所以出现,更多是古聊斋印象使然。

  汤兮兮闻言微微低头,俏脸多了一抹黯然,压低声音开口:“我就是不想惊动家里人,免得让你堂哥知道,借题挥向我大雷霆,你不知道,你回归叶家后,他的情绪变得很暴躁,动不动就对我大吼大叫,我是能少一事少一事。”

  在叶子轩神情微微一怔的时候,汤兮兮又眨着眼睛望向叶子轩:“我不敢麻烦叶家人,修理店又距离太远,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叫你过来帮忙了,我也知道咱们这样见面有点不妥,毕竟三更半夜,孤男寡女,可我实在找不到其他人。”

  叶子轩叹息一声:“你就不担心,我不回你信息,不从山上下来?”

  汤兮兮揉揉自己的脑袋,笑容变得娇媚起来:“如果你在飞龙花园,你一定会下来帮忙的,你在古聊斋不惜得罪过山虎,都肯援手帮我和醉墨,区区车子抛锚又怎会不帮忙呢?你忌惮我是你大哥妻子,可你也会考虑我是醉墨朋友。”

  “叶宗看你不顺眼,你看他不顺眼,可嫂子没得罪你啊,你总不会株连迁怒吧?

  她抓着叶子轩胳膊笑道:“怎么说,咱们也是一家人,嫂子说得对不对?子轩,你就帮帮忙噢。”

  叶子轩脸上划过一丝无奈,摸出手机瞄了一眼时间:“如果被堂哥知道你找我帮忙,估计你日子会更加难过,不过你都不在乎,我又何必想太多?嫂子,你去我车里坐着保暖,我替你看看车子,能修就修,不能修只能丢在这里了。”

  听到叶子轩这句话,汤兮兮固执摇摇头:

  “不,我陪着你一起修,我坐车里保暖,你一人孤零零修车,嫂子于心不忍,再说,我可以帮忙照明。”

  叶子轩苦笑一声,没有再多余废话,也没有再劝阻汤兮兮,打开白色奥迪大灯,拿出一把手电上前,汤兮兮紧跟着靠了上来,身上的香气和热量让叶子轩嘴角牵动,汤兮兮是嫂子,但也是一个性感女人,这种环境很能撩起男人**。

  叶子轩毫不留情扼杀念头,拿着手电专心检查车子,他一一检查汽车电瓶、火花塞和排气管,很快现电瓶缺电。

  随后他很果断的关掉大灯和暖气,钻入车里,环视女性化的车厢,还瞄了一眼后座一个眼睛亮晶晶的大公仔。

  汤兮兮走了过来:“子轩,什么问题。”

  叶子轩没有回应,重新打火,车子启动。

  叶子轩正要转头叮嘱汤兮兮,汤兮兮先快半拍欣喜靠了过来:

  “车子可以启动了?”

  “砰!”

  从车里起身的叶子轩一头撞在汤兮兮的温软怀里,两人来了一个猛烈碰撞,身子前倾的汤兮兮顿时往后踉跄,重心不稳要摔倒在地,还伴随一记痛苦的闷哼,叶子轩一个箭步窜了上去,一把拉住汤兮兮的手臂,稳住那具娇柔的身躯。

  叶子轩脸上带着一丝关怀:“嫂子,对不起,你没事吧?”

  他忽然现汤兮兮的鞋跟裂了,脚踝好像也有点扭歪了,显然是踩到旁边一颗石头了。

  汤兮兮松开叶子轩的手,挤出一抹笑意,试图想依靠自己站起来:“没事,只是脚扭了一下,应该没什么大碍!”

  “哎呀……”

  右脚用力的汤兮兮突然一吃痛,脸上带着一丝苦楚,身体再度失去平衡往后倒去。

  一直没有掉以轻心的叶子轩眼疾手快,一把拉住要摔倒的汤兮兮,让她重新稳住了身子。

  他低头看了一眼:“嫂子,你估计是脚扭了。”

  汤兮兮一脸讶然:“不会这么倒霉吧?又坏车,又扭脚?”

  “我先扶你到车里坐下。”

  叶子轩将汤兮兮扶到车子驾驶座侧坐,就着车内小灯审视一眼,见到汤兮兮裹着丝袜的脚踝处肿胀些许。

  感觉到疼痛的汤兮兮下意识一摸,眼泪差点当场流了出来,只是她很坚韧的咬住嘴唇,向叶子轩扬起一丝笑容:

  “没事,我撑得住,我能开车回去。”

  叶子轩看着脸色惨白的女人,摇摇头按住要离去的汤兮兮:“你右脚伤了,难于用力,这样怎么开车回去?搞不好上山没力踩油门滑下来,到时出现事故就麻烦了,还是我送你回去吧,你刚才不是说咱们一家人吗?不用担心堂哥脸色。”

  “多年夫妻,他怎么也该相信你。”

  楚楚动人的汤兮兮毫不犹豫摇头,望着叶子轩苦笑一声:“你送我回去,今晚我百分百要被审一个通宵了,我现在都头疼如何解释回去这么晚以及扭伤了脚,如果再见到你出现,估计我今晚就不用睡觉了,而且你也会成为众矢之的。”

  她问心无愧暗地里的相处,却担心丈夫他们明面上的误会。

  “那就给我五分钟,我先把你的伤控制好再说。”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旋即蹲下身盯着汤兮兮脚踝:“到时你可以慢慢开车回去。”

  他神情有点犹豫:“只是动作有点暧昧,还请嫂子多多见谅。”

  汤兮兮蹙着柳眉点点头:“好!”

  她的脚开始传来钻心的疼痛,痛得她连动都不敢动,更加不用说出力开车了。

  深深呼吸的叶子轩没有继续说话,小心翼翼地握起汤兮兮那只伤脚,脱掉鞋子,慢慢转动。

  这一动,痛的她额头直冒汗,呼吸也变得急促。

  此时,汤兮兮的脚踝处已经肿胀起来,情况似乎有些严重。

  “嫂子!”

  叶子轩咳嗽一声:“我要用点力了,你要忍住。”

  汤兮兮咬着红唇点点头,看着叶子轩那专注的眼神,虽然觉得这画面有点暧昧,可是疼痛却让她忘记拒绝,念头转动之间,叶子轩一只手握住踝关节上端往后推,一只手握住足跟向前拉,力度不小,疼得汤兮兮的差点出一声尖叫。

  如此手法反复几次后,叶子轩从怀中摸出一颗药丸,捏碎,用水揉合,搓热,在踝关节周围来回按摩。

  “沙——”

  随着手掌和丝袜的摩擦声,汤兮兮顿时感觉疼痛在缓缓减弱,而且还传来一阵阵温热感,让她小脚感到舒服。

  整整按摩了三分钟,叶子轩才停止了推拿,放下汤兮兮的玉足,给她重新穿上鞋子:“可以用点力了。”

  汤兮兮从刚才的舒服中缓过神来,脸颊带着一点羞涩,她感激看了一眼叶子轩,然后小心翼翼试了一下伤脚。

  她惊喜现可以用力了:“咦?好像好了不少,不过还有点点疼。”

  叶子轩也缓缓站了起来,拿出一张湿纸巾擦拭双手:“嫂子,你可以顺利回家,只是车子你开慢一点。”

  “再见。”

  说完之后,叶子轩就转身走向白色奥迪,钻入车里,掉头,一踩油门,很快驶出二十多米,汤兮兮微微一怔,没想到叶子轩走得这么干脆,让她连感谢都来不及说,只能摸出手机出一条信息:“子轩,再见,嫂子改天请你吃饭。”

  叶子轩没有回信,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

  在叶子轩给汤兮兮修完车回家时,远在十五公里之外的大理寺,一处位于西边的隐蔽寺院,正传来一阵当当当的激烈打斗声,寺院狭长的走廊和大殿,刀光剑影,拳脚纵横,还不断传来倒地,或者身体撞击声,俨然是打斗进入白热化状态。

  “我就不信,今晚破不了你们。”

  昏黄灯光中,一个体格强壮,鼻子高挺的年轻男子,光着膀子,身上伤痕累累,嘴角也有一些红肿,气喘吁吁,但眼睛却闪烁着一抹狠戾,他那一身久经锻练的肌肉,棱角分明,如山岳起伏,充满了阳刚之气,他伸手一抹脸上的汗水血迹。

  望着面前四个带有铁制面罩和罩衣的汉子,年轻男子舔舔嗜血的嘴唇,手指一勾:“一起上。”

  四名铁罩汉子脚步一挪,一脸漠然向年轻男子动攻击。

  “来得好!”

  年轻男子狂笑一声,随后不退反进,一个箭步冲了出去,途中,身体骤然跃起。

  右拳挥出!

  拳似流星腿似鞭,膝如山崩肘似电,拳脚击出,会出沉雷般的闷响

  年轻男子展示着自己的力量,还有度,步挪,拳到,腿到。

  铁罩汉子伸手格挡。

  “砰!”

  一声刺耳巨响,挡在年轻男子面前的铁罩汉子被轰开,闷哼着向后摔飞出去,在他倒地的时候,年轻男子又是飞出一脚,点中另一人有防护的胸口,沉闷声音再度响起,铁罩汉子蹬蹬向后退了两步,正要稳住身躯攻击时,年轻男子已经撞入。

  “砰!”

  随着两人相撞,铁罩汉子像是断线风筝翻出,闷哼一声挣扎起来却不再动手,而是神情沉默退到一旁,在他站立的四周还有十余名同伴,年轻男子脸上绽放一丝狠戾,望着从左右两边攻上的两名铁罩汉子大笑:“还有两个,我一并撂倒你们。”

  年轻男子气势傲然,拳掌不断变换,脚下挪移如兔,再次向两名对手攻击。

  “咔!”

  五分钟后,年轻男子提着一件外衣,咳嗽着打开木门,一脸疲惫不堪,他的小腿和双臂都微微抖,但脸上依然带着一股坚韧和冷冽,门外,一个干瘪瘪差不多八十岁的老和尚,穿着僧衣,坐在一个凉亭的石凳子上,手里捏着一颗白子自我对弈。

  见到年轻男子出来,他侧头一笑:“叶施主,今晚破阵,终于突破停滞一月不前的时间了,快了十五分钟。”

  “看来叶天龙的回归,对你有着巨大刺激。”

  老和尚淡淡开口:“这是一块很好的磨刀石啊。”

  年轻男子不置可否一笑,这时外套的手机震动,他掏出来扫视一眼,一张香艳照片入目。

  他抬起头,望着老和尚出声:“十三年前,他被我打得满地找牙,十三年后,他一样不入我法眼。”

  老和尚神情平静,笑容恬淡:“枯花初八来京,你可敢跟她一战?”

  ps:三千五百字更上,谢谢火细雪打赏本作品1oo逐浪币。

  ...